反核、節能、愛地球,光喊口號有用嗎?──寫給政府:與其當個光說不練的說謊家,不如當個解決問題的工程師
圖片

那些影劇裡「說謊不眨眼」的律師

好萊塢喜劇泰斗金凱瑞(Jim Carrey),在 1997 年的電影《王牌大騙子》(Liar Liar)中,飾演一位王牌律師,劇中當他無法兌現前妻或是兒子的承諾時,總是用一個個謊言矇騙過去。

但也正因為「心夠黑嘴夠狂」,他成了洛杉磯最好的一位律師,也在事務所內有了升官發財的機會,他為了要滿足上司的要求(戲中上司貪圖他青春的肉體),因而錯過了兒子的 5 歲生日。好笑的是,兒子許下的生日願望,竟是「我希望把拔以後都不能說謊。」

意外的,願望成真了!當金凱瑞與上司魚水之歡過後,上司問他這經驗是不是非常美好,金凱瑞的回答居然是「我有過更好的。」下場請各位讀者自行想像,或是有空找這部喜劇來看。

香港喜劇天王周星馳,在 1997 年也拍了一部電影《算死草》(台譯:整人狀元),無獨有偶,本片的英文譯名為 Lawyer Lawyer(指律師),不曉得是有意為之,還是一個奇妙的巧合。

本片在有線電視常常可以看到重播,我就不再敘述劇情了。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後陳夢吉的徒弟何歡被判處了環首之刑,就在行刑到一半的時候,周星馳飾演的狀師陳夢吉對著法官說:「你判的是環首之刑,而不是環首死刑,所以已經執行結束了,萬一你把何歡弄死,我可不同意。」

那時候我邊笑邊想:原來不管是西方的律師,還是東方的狀師,都擅長在文字上面做功夫,和我們這種講究數據和實驗結果的工程師,真是大不相同啊!

工程師的天職:看到問題立刻動手解決

就像去颱風現場勘災,念法律的法律人可能會穿著西裝皮鞋,不撐傘就去了,但身為一個工程師,我大概會先預備好最適合現場的工具,例如,我會準備好雨衣,高級一點的就 Gore-Tex 防水透氣衣,也會準備好雨鞋甚至是工具鉗、救生衣之類的。

工程師的天職是解決問題,而不是製造問題,當然更不是演戲。前幾天有一則新聞:執政黨立委指出會限電都是馬英九政府的錯,我實在難以忍受這種不負責任的說法,因此我想藉本文談談工程師最重要的核心價值──政府裡如果能夠多一些工程師,社會說不定會更美好

如前所述,工程師最重要的價值,就是「負責任」和「解決問題」。在我工作的環境中,當被品質管理部門回報機器有問題的時候,常常可以看見這樣的情況:

A 部門說這個問題是 B 部門造成的,B 部門說這問題是 C 造成的,C 部門則說這問題是 A 部門造成的。

最後,這個問題變得沒人要解決時,通常就會落到我的部門頭上,因為我的部門專門處理灰色地帶,或是沒有人要處理的問題,而這也是我們的價值所在。

台灣企業互踢皮球 VS 美國企業實事求是

如果當相同的情況,發生在我去「復仇者聯盟」(請參見過去文章〈那一年,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一)〉)英特爾進修的時候,我發現他們的工程師和企業文化,會有截然不同的演出:

A 部門說我已經確認過相關的部分沒有問題,B 部門說我也確認過我的部分了,C 說我們有發現一個可能的問題點,但我們需要 A 部門幫忙確認。最後,這個問題在 A、B、C 的合作下,很快就能得到解決方案。

當然,部門間攜手合作的情況,台灣也有,但比例上來說,台灣企業部門間互相推諉的情況,遠比彼此合作多太多了。因此,我時常告誡自己,必須要求我所帶領的新鮮肝臟們當碰到問題時,第一反應不是像看到足球一樣踢出去,而是先找出能一起解決問題的對象,或是嘗試自己尋求解方。

那麼,我們要如何找到解決方案呢?在台灣,我最常聽到的是「我『猜』這個問題是因為 A 因素造成的」、「我『想』這個問題,大概是 A 因素造成的」,而在跟美國的工程師合作時,他們的思維是這樣的:

「這個問題我沒看過,讓我先確認一下 A 因素有沒有問題。」
「我確認完 A 因素,我懷疑是 B 因素造成的。」
「因為我懷疑是 B 因素,所以我打算做 C 實驗。」
「根據實驗結果,我判斷這個問題是 D 因素造成的。」
「我們打算在某一版程式,或是某一次更新時,解決這個問題。」

這就是一個專業工程師應該有的態度。

「外行領導內行」,無益社會發展

反觀我們社會上最近的幾個爭端,電力不夠是科學可以解決的問題,為什麼不讓台電的工程師提出解決方案,而要用信仰來解決科學問題?我能理解反核是一種信仰,那我們的政府能不能提供一個切實可行的能源政策,而不是要大家「用愛發電」或是要大家關冷氣解決

再說到禁止燒香引發的宗教遊行,信仰的問題真的可以用科學解決嗎?事實上,禁止燒香也是一個科學問題,跟信仰無關。政府說燒香會有空氣污染、會有健康疑慮,這些污染數值是用科學測定出來的,但政府並不打算用科學解決問題,而僅採取「取消」及「禁絕」。

其實,政府可以對香進行檢驗和規範,或是請工程師研究新款香爐,過濾掉有害物質──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手段,而不是在面對問題的同時徒增爭端。

我對田橋吾友的文章觀點深表贊同,根據過往的經驗,已經有太多「外行領導專業」的事情發生,所以才會希望政府與其多做沒用的事情,不如少做才能產生實質幫助。

也許產業需要的,不是幾年幾億的揠苗助長,而是政府提供健全的法規,和不會有跳電之憂的能源供應。當然私心還是希望不管是政府的決策單位,抑或是民意機關立法院內,能夠有多一點實事求是的「工程師」,少一點光說不練的「律師」。

或者,我們在下次投票的時候,少選一個只會把問題推出去的人,多選一個願意揮汗解決問題的人吧。

《關聯閱讀》
「阻止空汙就是別開柴油車」?──「綠能環保」沒那麼簡單:從德國的「反柴油車風暴」,警惕台灣「能源危機處理」
除了專業、除了SOP,我們還剩下甚麼?

《作品推薦》
「台灣一條龍不倒,中國代工不會好」──產業變遷,台灣正面臨電腦代工「整盤被端走」的危機
抨擊燒金紙、取締改裝排氣管──你的環保意識與行動,真的有比我強大嗎?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光小狼/狼眼看世界

1982年生,光華橋(已拆)旁台北工專末代五專生,五專念材料科,但不務正業整天泡社團電腦學會,畢業後插班最高學府文化大學資訊管理系。從小愛玩電腦,唸書時修電腦,出社會做電腦。
作者臉書:Paul Tsai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