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一條龍不倒,中國代工不會好」──產業變遷,台灣正面臨電腦代工「整盤被端走」的危機
圖片

前陣子在《換日線》的作者聚會上,友人問起我們公司狀況如何,我搖了一下頭苦笑。友人接著問是因為最近訂單接得少嗎?這問題反而讓我愣了一下:說是少嗎?其實這兩年明明忙個不停,專案也沒停過,那為什麼我會下意識搖頭苦笑?

我這才豁然醒覺,這兩年台灣電腦代工業的命運變化,與其說是訂單的量變,不如說是訂單的質變。

之前雖然隱隱約約就有這個想法,但總是沒有好好思考、整理出來過,利用這個機會,就讓我來說說這兩年台灣電腦代工業的改變吧。

所謂的「質變」,在此可以分成兩個部分來談。首先,得從品牌廠與代工廠的愛恨情仇說起:

品牌廠如何「以夷制夷」,與代工廠溝通共創雙贏?

在我踏入業界的前幾年,不管是身邊的主管同事,或是隔壁部門的點頭之交,常常都可以聽見哪一位又被品牌廠看上,挖角走了。那是一種會讓我們這種菜鳥羨慕萬分的「得道升天」,總覺得他們從代工廠這種「好本土」的公司,被挖角到「高大上」的外商公司,這些人的運氣也太好──啊不我是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能夠讓自己的努力被別人看見,就是一種實力。

但在經過這幾年的打滾後,除了一種階級流動的感覺外,我更覺得這其實是外資品牌廠商一個必要的策略。我們代工廠想要暸解來自品牌廠的客戶,客戶又何嘗不想更了解代工廠?

「了解」可以有很多種方式,客戶有資源上的優勢,所以他們可以直接用挖角的方式,把代工廠裡的傑出人材挖走,接著再讓這些有代工廠工作背景的人,負責和代工廠商進行溝通和合作。除了有種「以夷制夷」的意味之外,對本土代工廠來說,其實也有好處:雙方可以很快地找到共同語言,達成共識,清楚彼此底線,達成雙贏。

電腦消費力衰退,產業鏈局勢驟變

然而,在產業的變動下,這樣的合作模式開始產生了變化。

這兩年,因為電腦消費力道的消退,各大品牌廠遂採取最簡單的方式──與低消費力抗衡,推出價格更低廉的機種,搶佔印度與中國等新興市場。那品牌廠要如何在這樣的狀況下,推高出貨量的同時仍維持利潤水平?答案是降低機器成本,用新的方式和代工廠合作。以下舉個觀光漁市的例子:

以往的客人(品牌廠)會到觀光漁市,挑選想要的新鮮魚種,挑到想吃的魚之後,就拿到旁邊的代工餐廳(代工廠),讓餐廳代客烹煮整道菜。餐廳則收取一定的費用作為營利:除了主菜的工錢之外,連周邊的配菜、配料都能夠賺上一點蠅頭小利,有些時候明明知道光主菜賺不了錢,但加上小菜及服務費之後,得到的利潤還是可以維持代工餐廳的正常運作,餐廳也就接了這訂單。(接單生產,品牌廠客戶不指定代工廠的相關零組件供應商)

不過,不知道哪一天開始,客人主動改變了消費方式,不只自備主菜的那尾魚,甚至自己準備了周邊小菜、配料與餐具。他告訴餐廳:「配料我都準備好了,你們開火煮就對了,以後我只給服務費,其他的一概不給,另外服務費再幫我打折,不然我就去隔壁那家了。」(客戶指定整條供應鏈,削減所有相關代工廠利潤以減少成本)

這樣一來,這間代工餐廳連本來能夠「挖東牆,補西牆」的機會都沒有了,所有的盈利只剩下那代工組裝的費用,客戶一手包辦了所有的供應鏈,他們說了算,代工廠只能磕頭謝恩。

代工廠悲歌:手機崛起,電腦作業系統隨之瘋狂更新

另一個質變來自於外部,這個質變說到根本,是來自智慧型手機的影響。

以往的電腦作業系統,大部分都是微軟的 Windows,其更新模式大概就是每兩年會有小改版,幾年之後會有個更新的大改版,例如從 Windows XP 更新到 Windows Vista 再到 Windows 7、Windows 8 等。

而代工廠幫品牌廠生產的電腦,只要搭載當時客戶指定版本(通常是最新版)的 Windows 即可,在研發中的整合測試,也只要跑過這麼一輪就好。但這樣的情形到了 Windows 10 之後,有了巨大的改變:

Windows 各版本發布日期。圖/光小狼 製作


如上表所列,微軟在 Windows 10 將作業系統的發行方式,向手機作業系統(Androind, iOS)靠攏,在短短的兩年多內,共更新了四次。

每一次的更新,都還在我們代工機器的生產週期內,因此在微軟和品牌廠的要求下,代工廠端必須要更新這些還在生產的專案作業系統,並且將大部分的研發驗證流程重新再跑一次,簡單說,就差不多等於專案重做了一半有餘。

用觀光漁市場買魚,請餐廳代工的前例來說明:餐廳端出代客料理好的魚上桌後,這條魚客人吃了不到一半,就要求端回廚房重新洗乾淨再炒一次,中間的重工成本請你餐廳自行吸收,反正客人吃的還是那一尾魚沒有變。

不管這條魚還剩下多少沒吃,只要客人想要重做,你就必須端回去請師傅重做。是的,魚越吃越少,用的配料也越剩越少,更不用說這條魚還剩下一半的時候,客人又拿了新的一條叫你比照辦理。

整個專案的料理時程(生命週期),在這樣不停重工的狀況下延長很多,但廚房內的員工還是那些人。所有成本都轉嫁到代工廠身上──我們手邊可能同時有數個這樣的案子,所有人力成本當然是由代工廠自行買單。

代工廠咬牙苦撐,延緩死亡期限

最後一個變因是,這兩年品牌廠從代工廠挖角的例子變少了,或是不再把挖角的重點,擺在中階員工上面,而是把本來應該由品牌廠負責的事情,直接請代工廠代勞:品牌廠訂好遊戲規則(開好規格等)後,就直接讓不同代工廠競爭 ODM 的提案,之後只要緊盯得標代工廠在時程內有合格的產出即可。

對台灣的電腦代工廠而言,在對岸方興未艾的「紅色供應鏈」競爭下,這些額外的工作,沒有帶來相對於過去 OEM 為高的淨利率,反而給了更多砍價的理由:反正你不做,對面那一家會做,那你到底要不要做?

在理想的狀況下,品牌與代工廠商本該是互存互榮、一起成長的夥伴,但在產業的變遷下,這樣的關係越來越往一邊傾斜──品牌廠從代工廠身上吸取那些失去的養分,代工廠很多時候只能咬牙苦撐,更多時候是一種「我做了會晚一點死,不做馬上就會死」的無奈。

造成這狀況的因素如此複雜,局勢如此,已經不是光用我們擅長的 "Cost Down"(壓低成本)或是「拿肝臟加班,跟他拼了」的阿甘精神能夠解決的了。

台灣代工「整盤被端走」的潛在危機

以上都是身在業界底層的我,目光所及的觀察,也許局勢並非如我所見如此險惡,也許這棋局比我想像中的更糟糕,但身在局中的我,如今在台灣的產業政策與環境下,實在看不到具體清晰的解決方案,只能默默期待會不會突然蹦出一個虛竹,誤打誤撞落下一子,解了這難解的珍瓏棋局

之所以撰寫此篇文章,是希望能講出我所見所思的現狀,能夠拋磚引玉,請更多產業內的長官先進們指教。更希望有志之士、朝中大官們能一起想想解方,想方設法替台灣的科技製造業「續命」。

讀者也許會問,那不解行嗎?反正台灣科技業不創新又血汗,乾脆讓它倒一倒,台灣經濟砍掉重練,靠小確幸救國、用愛發電、排拉麵拚內需如何?

行啊!如果打算把台灣發展了幾十年,每年上兆元產值的科技製造業整盤送人,當然可以不要解。

反正如前述,對岸中國早已經在培植自己的科技代工業了,「台灣代工一條龍不倒,中國代工不會好」,聽起來很熟悉,對吧?

《關聯閱讀》
沉默的世界五金行,未來該何去何從?──三十歲電子業經營者的沉重心聲
當台灣還在拼硬體亞洲矽谷時,「數位泰國」已在FinTech的革命路上

《作品推薦》
「人在江湖飄,一不注意就挨刀」──兩岸職場衝突實錄
陰險的是人不是國──台中韓筆電合作案,會議交手實錄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Matej Kastelic@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光小狼/狼眼看世界

1982年生,光華橋(已拆)旁台北工專末代五專生,五專念材料科,但不務正業整天泡社團電腦學會,畢業後插班最高學府文化大學資訊管理系。從小愛玩電腦,唸書時修電腦,出社會做電腦。
作者臉書:Paul Tsai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