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未窮,匕已現──台灣電子業的職場鬥爭實錄

圖未窮,匕已現──台灣電子業的職場鬥爭實錄

在電子業中,一個消費性電子產品的專案團隊,往往由各個不同的部門組成。新機種在開發階段時,由品管部門負責偵測問題,再交給工程師解決,這屬於跨部門合作。然而,這些問題在某些情況下,往往演變成不同部門間的衝突。

常見的衝突原因,不外乎在於這些問題可能複雜到難以解決、可能影響專案時程、可能會增加支出等等。職場鬥爭幾乎可以在每一個專案中見到。規模上,有時只是局部的挑釁,也有時像夏亞推落人工殖民地般成為毀滅性攻擊。鬥爭結果有時勝負分明,但更多時候,卻是輕易挑起爭端的那一方受到最大傷害。

最近,公司就發生了幾個這樣的例子。類似情事,發生一次已令人發噱,連來兩次就令人無言問蒼天了。

糗大了的「腦神經外科」

一台電腦的組成大概有幾個部分:外觀機構件、電子電路板硬體、控制這些電子電路的基礎韌體、架構在韌體上的軟體以及作業系統,我知道《換日線》不開計算機概論課,看到這邊,大概有很多讀者在翻白眼了。

換個說法好了,用生了重病的病人比喻發生問題的電腦,醫院裡面有骨科、皮膚科(外觀機構件)有內科(電子電路板硬體)、腦神經科(基礎韌體)、家醫科(作業系統軟體)。狼狼不是讀醫科出身,公堂之上合理的假設是不犯法的,請專業讀者勿怪。

案例一,機器無法正確讀取韌體內的保固日期。通常,這些資料都是寫在腦子(基礎韌體)裡的,但是腦神經外科的大夫們卻發了 mail  表示,該病症與他們關係不大,請其他科別的醫生去會診,「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問題」。

看到 mail 的時候,我在心裡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按照過往的經驗,這病症有很高的機率就是基礎韌體的問題,但本院腦神經科向來都是以「你的病不是我的病,如果你有病你幹嘛不自己醫」的精神看診。所以,他們不但把病人往外推,還發了一封酸味十足的公告,說他們已經做完了詳盡的檢查,問題不是他們能解決的。內容大概是:

「請正確的窗口勇敢站出來開始跟客人討論後續吧,拜託了喔。不然下次會議上,客人看我、我看大家,不就糗了~」

一個優良工程師,在這種狀況下,一定會先確認是不是自己負責的部分出了問題。為此,我們也做了一些實驗(相當於替病人做了檢查),再三確認負責的部分和現有的問題沒有明顯的關聯後,我就拉好板凳,準備看戲了。果然,過沒幾天,這仁兄就舉白旗投降了。新的信裡寫道:

「這事情已經告一段落,我們下一版韌體會修復這個問題。」

所以到底是誰糗了?會議上客人看著你,你好意思看著別人嗎?糗的到底是誰?

「叫院長出來!」史大夫自打臉

案例二,機器的觸控螢幕有時候會失靈,負責觸控螢幕的部門進行一些簡單的測試和實驗,發現這問題是某次韌體更新後出現的,所以懷疑是某一版韌體造成的問題。於是,這位比較資淺的大夫在會議上提出了他的觀點。

話才剛說完,腦神經外科(韌體)的主任史大夫就爆怒了。史大夫表示憑什麼他發現在某一版韌體更新以後才會發生的問題,就是他們的問題?在那當下其實很想問他說,如果動了一個變因以後才發生的問題,那不找你這個變因要找誰?

但畢竟史大夫位高權重,所以我也只是等著看戲。史大夫在會議上大吼著這種作法很無知,他要向醫院的院長報告這個不合理狀況。他不想處理這個問題,但是他要處理回報問題的這位資淺大夫──其行徑完全就是按下大規模毀滅武器的開關,進行一個向地球推落阿克西斯殖民地的動作。

會議室的氣氛降到冰點,沒有人跳出來抵擋這毫不留情的攻擊。據聞史大夫是院長的愛將,他又吼著要院長現身,當和平的仲裁者。身為專業酸民,再一次確認不是自家問題後,當然要好好的看史大夫怎麼收尾。

一週後,相同的會議上,史大夫帶了另一個資淺大夫進來開會,當談到上週問題時,這位資淺的腦神經外科大夫大義凜然的站起來表示,他們發現是腦神經(韌體)的問題沒錯,會在下一版的韌體修復這個 BUG。史大夫一臉鐵青,假裝沒這回事,繼續敲著他的電腦,我幾乎是咬著嘴唇才沒讓自己笑出來。

鬥贏顧人怨,爭輸成笑柄

「勢不可去盡,話不可說盡,福不可享盡,規則不可行盡。凡事太盡,緣分勢必早盡。」出自於我少年時代很愛看的漫畫,這兩個例子讓我深深的警惕自己:話不要隨便說死,旁邊酸民隨時都準備好雞排奶茶,等著看戲。

武俠小說常常寫到「招式已老,變招不及」,話說得這麼死,這一招完全不留任何餘地,攻擊力有多大,打在空處的反震就會有多大。專案中一個主事者不留餘地,鬥爭贏了只是顧人怨,輸了就是活生生的笑話。

圖未窮,匕已現,戳不死秦皇還白白搭上一條命。從《厚黑學》的角度來看,在案例二中的處事順序是顛倒的,何以顛倒?史大夫不應該直接跳出來和別人單挑,相反的,應該由那位比較資淺的大夫出來開戰,萬一最後發現戰況對自己不利,史大夫還可以從容出來談和、收拾殘局,頂多就是在外人面前稍微教訓一下自己人,回去以後再補償為部門犧牲的棄子,場面不會太難看,更顯得史大夫大度。

如非要和對方全面宣戰,不死不休的死磕、主事者直接跳出來和別人肉搏,贏了還好,輸了用甩尾的方式收拾殘局,影響的便是自己的專業和公信力。

《關聯閱讀》
「資深,已無法掩蓋你的不專業」──台灣企業的世代斷層危機
在沒人有義務對你伸出援手的異鄉職場,機會只給「隨時都在準備的人」

《作品推薦》
「程式有問題?你幹嘛不找微軟解釋?!」──兩岸工作歧視,看職業也看國籍
台灣職場啟示錄──那些年,尾牙教會我們的事情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