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職場啟示錄──那些年,尾牙教會我們的事情

台灣職場啟示錄──那些年,尾牙教會我們的事情

去年,公司尾牙結束隔天,家母正在翻報紙,翻著翻著她突然說:「哎呦,報紙上說你們公司昨天尾牙抽了一百多個特別現金獎耶,我都不知道抽那麼多個。」(翻譯:你今年有沒有中獎,不要跟老娘說又貢估,有中你應該知道意思啦吼!)

小狼:「你也知道『才』抽一百多個喔,少到報紙都登出來了。」(翻譯:沒中,不要再刺激玻璃心了。)

老娘:「這樣很少?」(翻譯:真的沒有中?)

小狼:「真的很少啊,前幾年多到應該有上千個吧,但那次我也沒中。」(翻譯:沒中就是沒中。)

一晃眼在服務單位已待 8 年,8 年的尾牙雖遇上不少風風雨雨,卻也學到許多職場上的道理,以下就來談談尾牙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以及個人的一點體悟。

跟長官敬酒,才能榮升正職?

第一次參加尾牙是在 2008 年底,那一年我剛從上一份正職工作換到現在的公司當約聘,因為是約聘人員,沒有抽獎資格,只有在旁邊乾羨慕的份。

正當忙著看台上歌手表演時,周圍的約聘同事突然都拿著酒杯起身,身為剛來的菜比八,一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比較資深的同事拉了我一下,問我要不要一起跟著去跟長官敬酒。

為什麼要跟長官排隊敬酒?因為要讓長官認識你,萬一有轉正職的機會,希望能夠得到長官的青睞,畢竟約聘人員這麼多,轉正職的機會少之又少,競爭實在激烈。

但我並沒有拿著酒杯跟著去,會對著人搖尾巴的是哈士奇,不是狼。也可以說我不擅長這種交際,所以就待在位置上發呆,遠遠看著那邊排隊敬酒的人龍。

年資老了以後才知道:當你菜的時候,會被帶著向你不認識的人敬酒;等你老了以後,會有很多你不認識的人來跟你敬酒。總歸都是不認識的人,怎麼會影響到你的升遷呢?

如果一家公司是因為你有沒有跟長官敬酒,決定你的升遷,那你可能要想一下這家公司值不值得你待下去。那天有約聘喝到不省人事被抬走,但半年後升正職的是我這個在座位上發呆的。

不是長袖善舞的人,做好你擅長的事情一樣會有機會。

誰辦桌不重要,進口冰淇淋是必備甜點

敝公司尾牙大概都席開五百桌以上,一桌十道菜,一共五千道菜,究竟在南港展覽館這種場地要怎麼生出來?

我發現,席間不會出現煎炸烤之類湯水少的菜色,而是以蒸煮類為主。我猜想因為用蒸煮的方式在場地上較為安全,也較容易大量輸出,所以不管今年是哪家飯店、哪位大廚領軍,我對菜式的多樣性都不會有太大期待。

另一個觀察是:不管是哪家飯店來辦桌,每年總是可以嚐到相同的甜點──進口品牌冰淇淋,那大概是我每年最愛也最期待的一道菜了。吃完了那份冰淇淋,總會有又過了一年的滿足感。

尾牙重頭戲,抽獎看景氣

既然尾牙重點不在餐點,那重點是在哪?對我們這種苦哈哈底層的員工來說,當然就是一開始提到的抽獎。

景氣好不好,看尾牙獎項準沒錯。前幾年敝公司的業績表現亮眼,坐上了大老闆們口中的龍頭寶座,成為 ODM 業的武林盟主。那一年,光是大老闆們進場就充滿狂霸之氣,獎項自然也極盡豐富。

每年總經理夫人都會上台抽獎,那一年她喝得特別醉,籤筒直接被她踢倒,就在大家傻眼時,台上傳來豪氣地一聲:「倒出來的通通算中獎!」,台下的歡呼聲只差沒衝破南港展覽館的屋頂。

那一年的中獎率近五成,獎項是六萬到十萬現金不等,大老闆們有肉吃,我們這些員工就有口湯喝,真是不錯。

可惜,隔年開始,籤筒就穩如泰山,再也沒有倒下來了。總經理夫人的酒量也似乎變得更好,一年比一年清醒,抽出的獎項越來越少,大概是景氣冷颼颼的關係吧。

表演藝人形同公司門面,員工表演是奴性表現?

大公司的尾牙常常都是在拚人氣、拚場面的,今年你們請了星光幫,我們就請電音天后拚場,拚到我老娘都會說:「這些錢省下來發獎金不是更實際嗎?」

不管景氣好壞,每年總是會請一個一線藝人,搭配幾個名不經傳的小咖。那小咖就有可能是經紀公司搭售方案,要請一個大牌的,一定要搭配行銷幾個還在栽培的藝人。

獎可以抽得少,別人不一定知道,請來的藝人不能小,面子工程最重要!

每當台上是宅男殺手表演的時候,搖滾區就會擠滿宅宅工程師;台上是老蕭一類的情歌王子時,台下就會有一雙雙瞪著愛慕眼睛的資深美少女。

有一年,各大山頭流行藝文風,公司請了世界知名舞團來表演,並且特別公告:請大家專心看表演,為了尊重台上的藝術工作者,表演結束才會上菜。

延後上菜的後果就是大家先喝酒,舞跳完已經醉倒一片人,兩套價值標準衝撞的結果,就是提前出現滿地的醉漢。

除了藝人之外,台上也會出現公司同仁的表演,有樂團也有火辣熱舞,這幾年尾牙時分常常會聽到意見領袖、覺醒青年的一種說法:「你已經辛辛苦苦工作一整年了,尾牙是老闆犒賞員工的,你為什麼還要上台娛樂老闆?你們奴性真是堅強!」

但真的是這樣嗎?以敝公司來說,上去表演的通常都是內部社團,公司的熱舞社或是樂團,你練團、練舞練了一整年,難得有一個五、六千位觀眾觀賞的舞台讓你表演,你不會想要上去表演嗎?

為什麼要把事情想得那麼狹隘,就當成一個免費提供的舞台不好嗎?每個人的價值觀或是看法都不相同,我們太習慣爭論是非對錯,連一點小事都無法輕鬆看待。

長官喝醉鬧事,最笨的是當場對衝

有一年酒酣耳熱之際,一位不得志的長官跑來巡迴敬酒,到我坐的那桌時,旁邊有位已經喝醉的新同事,對著長官狂喊一個專案代號,表示自己是專案成員。

喊的剛好就是那位不得志長官的專案,新同事在長官傷口上狂妄的灑鹽巴。

我連忙用眼神示意同事閉嘴,但眼神對失控的醉漢是無效的,我看出長官已經很不爽了,只好拿起酒杯敬了那位長官,下一秒卻立刻被那位長官推倒在地上。

為了五斗米,我狼狽地爬起來,說長官你喝多了,結果長官又大力拍了我的背後兩拳,揚長而去,我只能搖頭苦笑。

別急著問我為什麼不反抗?為什麼奴性要這麼重?不然你想怎麼辦?最笨的就是當場跟他打起來!在台灣酒駕撞人都不一定會抓去關了,長官只要一句我喝多了,事情就不了了之。我只把當下的衝突當成是路上的磨練,笑笑也就過去了,大不了幾年後拿出來寫在專欄上搏君一笑。

尾牙不只是吃吃喝喝,從尾牙可以看到很多財經新聞沒告訴你的事情。就像登上武林盟主那一年,照往例都是在尾牙前公布年終獎金,那一年並沒有公佈,正當大家覺得有點奇怪時,在尾牙上便收到年終獎金加碼一個月的消息。

此後每逢尾牙之前,我都會看看年終獎金公佈了沒,可嘆的是,那一年過後,每年都很準時的在尾牙前公佈。回不去的驚喜,一如回不去的產業榮景。

《關聯閱讀》
把聚光燈打在員工身上──四零四科技
夕陽產業的悲哀:真的不是我們要當壞人──來自「萬惡」水泥業第四代的真心話

《作品推薦》
主管放權不收割,卻遇到天才隊友:腕力哥異聞錄──換日線麥肯錫神文完全套用手冊 (下)
一個團隊小主管,該如何領導?──換日線麥肯錫神文完全套用手冊 (上)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