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放權不收割,卻遇到天才隊友:腕力哥異聞錄──換日線麥肯錫神文完全套用手冊 (下)

主管放權不收割,卻遇到天才隊友:腕力哥異聞錄──換日線麥肯錫神文完全套用手冊 (下)

前文(上集)有提到 A 君 E 君在套用神文的管理方法後晉升。事情當然沒有憨人想的那麼簡單,做幾個報表訪談一下成員,就可以順順利利晉升上位。還有很多額外的工作要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幫他們行銷個人品牌。

宦海沈浮這些年,觀察到很多人不是不會做事,而是不懂得如何把自己的豐功偉業行銷出去,所以一直無法得到正面的評價,而這就是身為團隊小主管的責任。

要行銷「囉嘍」有很多種方法,例如每次會議都把部門實績拿出來說嘴,或是在討論晉升名單時跳出來幫他們爭取,但這樣強勢的方法會造成一個現象:囉嘍很可能會打上我的烙印,會變成我的「副牌」,久了就會培養出一個集團或是一個小圈圈。

這並不是我想要的結果,雖然在一個大公司難免都會有山頭林立的現象,但我並不想在部門中建立自己的嫡系人馬。不管你信不信,我信奉的是「軍隊國家化」那一套理論,雖然我知道建立自己的人馬有很多好處,但培養出獨立且平等的個體,能夠獨立作業或是交給任何一個主管帶領都不會「恃狼而驕」,這才是我對部門表達忠誠的方式。

那我是透過什麼方法來行銷 A 君和 E 君?這個方法很笨很慢而且要多花數倍的心力,但是不傷身體而且藥效長久,雖然後來 A 君進化成了「腕力哥」(為什麼叫腕力哥請繼續看下去),但並不影響這個方法,如前文結尾所說,歪掉的始終是人。

放權不收割,讓部屬建立個人品牌

我的方法說起來很簡單:「放權」,在專案執行中所有會讓各級長官看到的報告、所有會和客戶來往的文件,我通通下放給他們發表。過往的工作模式是:囉嘍們執行日常的工作後,由主管寫成報告(可能一週一次也可能數次,端看專案狀況)發給各部門老大,簡單說就是由我(主管)收割整組人的工作成果。

但這樣的機會,我交給了腕力哥和 E 君。當然不是直接放手,而是他們在發這些報告之前,我會先和他們看過一遍,討論哪裡可以寫得更好,哪些地方是大老闆們會注意到的,直到確認過沒有問題後,才會請他們發出報告。我也帶著兩位囉嘍出差,在跟客戶開會時,讓他們上場和客戶溝通,當然也是事先都先針對每一條客戶會提出的問題進行過演練,一方面是訓練他們獨立作戰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要建立他們自己的名聲。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當所有專案利害關係人長期收到這些報告,每次開會他們都有表現,不知不覺中,兩位囉嘍的品牌就建立起來了。不需要強力爭取,也不需要老是把實績拿出來說嘴、更不會打上我的烙印,晉升也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也跟他們說你們晉升完全是你們自己的本事,我所做的不過是讓你們的表現能夠被看到而已。

專案告一段落以後,整組人馬進入休整期,在我們的日常工作中常常會有這種現象,專案並不是一個接著一個連續上的,而是會有一段休息時間讓大家充電,可能是幾週、也可能是一個多月,端看公司接案狀況。

但休整期間「腕力哥」發生了幾件插曲,讓我開始注意到他的狀況。

道歉不能解決問題

第一件事情,專案機種在產線發生一個問題,我們很快的找出應對方法,並請品保部門確認應對方法是否有效,但時間已經是傍晚,品保部門的人已經準備下班,所以我請腕力哥隔天一早進公司,一定要先馬上聯絡品保部門確認應對方法是否有效。

隔天我進辦公室,我只看到腕力哥正在和另外兩位主管聊球鞋,看了一下 mail 也不見任何回報。又過了 20 分鐘,我走過去問腕力哥是否有跟品保確認昨晚實驗結果,球鞋的對話才結束。答案是沒有。

我盡量克制自己的臉不要發臭,只是淡淡回過頭請他快點確認。過沒幾分鐘 skype 就傳來腕力哥的訊息:「狼大抱歉,剛剛是兩個主管來找我聊球鞋,我想說沒事就陪他們聊一下,那個品保我早上有聯絡過找不到人,我晚點再打看看他的分機。」

這是沒有用的道歉,訊息翻譯如下:「因為兩個主管找我聊天,所我還沒有確認問題,不滿就找他們兩個,問題的部分我還沒找到人,我晚點找到再說。」但我希望得到的並不是道歉,而是你告訴我幾時會有結果,這才是最重要的。

可能會有未出社會的讀者問:那要怎麼回答?類似的事情發生的話,我會這麼說:「品保的人早上不在位置上,我 10 分鐘後會再打一次電話,如果還是沒找到我會留話給代理人,一有消息我會馬上讓你知道。」

重點並不是道歉(安撫情緒),而是解決問題。

將錯誤控制在「可接受範圍」

第二件事情,有一天專案大長官 V 哥(比我部門主管還大)來找專案團隊,他想要弄一台專案的機種當作工作機,希望我們能幫他安裝作業系統和常用軟體,以及在公司系統註冊。這是一個和大長官建立關係的機會,因為在後續的晉升中,這些大長官都會是關鍵人物,所以我找來腕力哥,請他把機器處理好以後直接拿給大長官用。

我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雖然把機會交給他的方向沒錯,但我沒有再次把關。幾天過後大長官面有難色的抱著機器來找我。

V 哥:「小狼你看一下,為什麼我的機器不能上網而且螢幕會一直閃。」
狼:「長官別急,我看看。」

打開 V 哥的電腦,透過裝置管理員我發現這台電腦只裝了作業系統,所有的驅動程式都沒有安裝。我知道很多人不懂電腦,想像一下你到一間專門代客煮泡麵的店,10 分鐘後端上桌的泡麵不用說另外加的青菜和半熟蛋了,連基本的調味粉包和油包都沒有加。是,就是這麼嚴重。

狼:「長官抱歉,有些東西可能沒有裝好,等等弄好我再送過去。」
V 哥:「喔,那你弄好送來給我。」

V 哥的表情除了疑惑還有些許的不滿,我並沒有找腕力哥來先臭罵他一頓再請他善後,發洩情緒是不必要的,解決問題才是當務之急。因此我只有交代腕力哥趕緊把缺的東西裝好以後給 V 哥送去,這件事情我後來有找一位業界前輩聊過,他跟我想的一樣,這是我的問題,因為這麼重要的事情,我不應該沒有再次確認過就送去給 V 哥,我應該要負起最大的責任。

身為一個小主管,我並不期待囉嘍們能夠不犯錯,所有的錯誤都是寶貴的學習機會,而我們的責任就在於把錯誤控制在可接受和可以修正的範圍內,因此在專案執行過程中,我常常預見囉嘍們可能發生的錯誤,但我都沒有阻止他們,只有在一發不可收拾前出手,並且和他們一起研究解決方法、一起學習。但這一次我沒有控制好,因為覺得這個太基本,直接忽略錯誤的可能性,這是我嚴重的失職。

當培養出的人才,要你「帶兵要帶心」

第三件事情,一個下午正在改寫一些文件時,後面傳來一陣陣的喧鬧聲,回頭一看眼睛都快掉出來,剛來沒多久的社會新鮮人正在和腕力哥比腕力(謎底揭曉:所以我叫他腕力哥),這還是我第一次在辦公室看到這麼充滿活力和白目的活動。

這個時候正好在打年中考績,而我們隔壁都是 PM(產品經理),大大小小的老闆們常常會找 PM 串事情,如果被這些大小老闆們發現這件事情,一方面影響整個部門給人的觀感,一方面會影響到自己的考績。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名聲,只要一件小事情就可以破壞掉。這個道理剛出社會的新鮮人不懂就算了,在公司混多久了還能這麼無知無畏我也是醉了。

這件事情不能不管,所以很難得的直接過去阻止了他們愚蠢的行為,並且在群組對話內跟他們說:

「最近在打考績,請不要因為一些愚蠢的事情讓自己整年的努力白費掉,我知道最近大家沒事在充電很爽,但爽也請低調的爽,你要逛網拍、臉書、淘寶我都不管,但比腕力是哪招?怕別人不知道你很爽嗎?我們隔壁常常有大老闆過來開會找人,不要因為這樣讓自己黑掉。我對於你上班要幹嘛真的沒有意見,那是每個人的選擇,但會影響到別人工作的事情我就不能接受。」

如果事情就這樣結束,估計大概氣個一陣子就沒事了,但腕力哥又再一次證明了人的無限可能性。過不久他就再次傳來了「道歉」的訊息。

「狼大,剛剛我有問隔壁 PM 他們有沒有聽到我們吵鬧的聲音,他們說沒有。」

這句話完全令人傻眼,所以現在是我找你麻煩嗎?難道他覺得隔壁棚的被這樣問還會直接說你們真的太吵?一點臉面都不用留。實際上我也有在事後收到隔壁棚的訊息說我們太吵了,那是不是要找他們出來對質。

我實在不懂為什麼會想要在上班時間比腕力,喧嘩以後還去問別人有沒有吵到你們。接著又傳來一長串的道歉,但我覺得比較像是替自己該負的責任解套:

「我認為考績更應該只是一種良性的競爭,而不是為了考績工作的提心吊膽,深怕一個不小心就得罪了人,當天我們應該也只是『做平常的那個自已』誰想到會有這種反效果,若要為了考績而這樣提心吊膽,那我仍然會選擇做一個平常的自已,而提心吊膽我想應該也不是應有的部門風氣......

一句話『帶兵帶心』。對我來說,這句話不管在任何工作/主管非主管/社交/家庭都受用,我的心態也都是如此,從以前的老闆就可以看出這句話是否堪用,也印證了我對於這句話的堅持,而非常常讓所屬成員感受到『考績』、『主管』、『誰才是老大』、『上對下』等相關語意.....」

看完以後,我只好默默的關上視窗,刪除封鎖腕力哥。

遇到天兵級隊友,只能各走各的路

我並不憤怒,而是深深的失望,那一句「帶兵帶心」讓我徹底的放棄腕力哥,原來一整年帶著腕力哥大人出差,手把手的帶著跟各級長官交手都沒帶到心阿,那還真是我能力不足。從來都沒想過要用考績威脅人,而是擔心這樣的行為會影響到上級長官如何看待你們的考績或是整個部門,我們私下可以是朋友,但工作上應該要公私分明,不能因為私交造成管理上的困擾。

「千丈之堤,潰於蟻穴」,要建立名聲和品牌很難,要毀掉卻很簡單,只要一件小事情就可以。腕力哥想要選擇「做一個平常的自己」,我尊重他的選擇,但上班比腕力這種「沒有最狂只有更狂」的強者,我還是敬而遠之好了。

這個案例我思考了很久,犯的錯誤是不該只偏重於腕力哥和 E 君,除了這兩位還有另外的專案成員,但就像打電動會有習慣用的角色,主角威能加持之下忽略了其他專案成員,不管有什麼事情都盡量交待給腕力哥和 E 君,也許雞蛋不該全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應分散投資分散風險。

私下和幾位在職場打滾更多年的前輩請益過,其中一位是《換日線》專欄作家的孝全大大說了一句話讓人醍醐灌頂:「你怎麼會讓他覺得你是來交朋友的?」是啊,我怎麼會讓他覺得我是來交朋友的?

周瑜打黃蓋,黃蓋不願意挨就算了,還跳起來搧了周瑜一個大巴掌,邊罵道:「誰叫你打老子的,老子跟孫權是哥兒們。」如果真是如此,赤壁之戰也不用打了,周瑜也不會被孔明氣死,而是會被孔明笑死。

唐僧取西經的路上遇見了齊天大聖孫悟空,如果要唐僧念整路的緊箍咒上西天,不曉得是潑猴會先痛死,還是唐僧先口乾舌燥累死,唐僧一路西行的同伴是師徒、是同志,如果彼此不能夠理解,勉強念咒是不會幸福長久的,還是我取我的經,你回你的花果山吧。

上班不要比腕力,腕力不要上班比,影響的不是考績,而是你的專業形象。

《關聯閱讀》
「披著狼皮發抖」的矽谷菁英──接了老闆的位子,才知道她當年的處境
這些當主管的,到底怎麼了?──從最常見的六種「主管病」,認識管理職天生的六道「坎」

《作品推薦》
一個團隊小主管,該如何領導?──換日線麥肯錫神文完全套用手冊 (上)
試以「食神」裡爆炸的佛跳牆為例,簡論「星星星」的危機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