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飄,一不注意就挨刀」──兩岸職場衝突實錄

「人在江湖飄,一不注意就挨刀」──兩岸職場衝突實錄

這幾年常常聽人家鼓吹要跟對岸的員工一樣培養「狼性」,從 2009 年開始常常飛大陸出差的我倒是沒有感覺到對岸特別有狼性,不過也發生過幾次讓我印象很深刻的事件,其中有一次的狀況更讓我流了一身冷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但職場不是武俠小說可以快意恩仇,起碼不能明目張膽地快意恩仇,有時候不經意的一句話,就能讓這小江湖起波瀾。

去年的暑假前後,為了能讓專案機種搭上最新的作業系統同步上市,所以我們要提前到工廠產線做準備,還沒到大陸就先收到對岸部門主管的邀約,說是剛好碰上他們部門聚餐,想找我們這些從台北過去的同仁一起同(拚)樂(酒)。我們的部門在對岸也有一樣的建置,通常是台北為主,大陸那邊為輔,我們每天都需要陸籍同仁的幫忙,所以這個約不能不赴,以前菜的時候我還能耍賴不去,但現在手下也有一整個 Team,因此即便我不愛應酬,也只能赴約了。

到了決戰地點,呃...我是說餐廳,是一間「農家菜」餐廳,不曉得對岸為什麼這麼愛農家菜,我想就跟台灣賣蜂蜜的都要說不純砍頭的意思一樣吧。陸籍主管很熱情的招呼我們,並且很快的就按照資歷和分屬團隊給我們安排了座位,然後就是一輪輪陸籍伙伴的敬酒。在台灣我們很習慣都要喝冰到會頭痛的啤酒,但不知為啥我的陸籍同事他們都愛喝不冰的,說是這樣比較好入口,不管好不好入口,三杯黃湯下肚以後,大家都已經有了一點醉意。

無心一句玩笑話,挑起戰火

這時候有一對陸籍同仁情侶,剛好支援我的專案,大家聊得正開心,他們也不停地卿卿我我,對所有人「丟閃光彈」,我於是開玩笑脫口說了一句:「你們要不要去旁邊包廂啊,但可別跟那個優衣庫(Uniqlo)豔照門一樣,哪天傳出豔照出來。」

那陣子網路有傳一張 Uniqlo 試衣間的不雅照,陸籍同仁都會傳給我們看,所以我不經大腦地就拿出來虧對方一下。

這一對情侶的男生長得很粗壯,就叫他大熊吧,我當下沒看到大熊的臉色,大家也笑得很開心,就以為這是沒什麼大不了的笑話,於是轉頭和其他人聊起來了。

當我注意到大熊一直瞪著我看的時候,事情已經有點不對勁了,雖然其他人沒發現,但大熊不停地喃喃自語,那人就是一根腸子通到底的個性,喜怒哀樂全寫在臉上,我在想他是怎麼了,為什麼這麼想給我一拳的樣子。我被看得有點不舒服,就像是被大野狼盯上的小白兔一樣不自在,所以我想說跑廁所一下避避風頭,沒想到我剛從廁所出來,大熊就在門口等我。

我假裝他是在等廁所,所以向著他微笑點個頭就往餐桌走,突然被絆了個踉蹌,低頭一看是大熊故意用腳絆了我一下,兩隻熊眼盯著我,嘴巴喊著:「你剛剛什麼意思?」

一股氣從丹田直上腦門,本狼不發威你把我當哈士奇了是吧,要打架就來吧,我輸人不輸陣啊我。但看到大熊粗壯的手臂這個念頭很快的就被我壓了下去,好漢都不吃眼前虧了更何況我是隻好狼。

我飛快的想了一下有哪些選擇,是要抄起旁邊的酒瓶先往他頭上一棒子下去還是拿旁邊的十大暗器之首好折凳跟他拼了?我拼贏了有什麼好處?真的開打我想雖然其他陸籍同仁會把我們拉開,但他們會怎麼看我?打贏了也落了個欺負人家的罵名,打輸了以後也不用在他們面前做人,打輸打贏都沒好處那幹麼打。下一瞬間我就想到在台灣嗷嗷待哺的老娘(在全國讀者面前說她老我大概也會被白眼幾天),但那時候還好有想起我老娘,萬一我這一酒瓶過去對方殘了怎麼辦?我打算要在對岸關多久?那如果大熊也在我頭上來一酒瓶,我老娘不哭死才怪。

說到底就是那一句話造成的麻煩,有時候我們覺得一句無傷大雅玩笑,很可能只是「我們」覺得,我們很可能戳到對方的逆鱗而不自知。

那要怎麼收尾?我看他一副要把我做掉當肥料的樣子,一頭發怒的熊不是這麼好對付的。我轉過身面對著他,我深深地望進他有點血絲眼睛,「對不起,剛剛那個爛玩笑讓你很不舒服,我沒有惡意,請你原諒我。」然後就是深深一鞠躬。我不想死在這裡啊,好漢不吃眼前虧好狼也不吃,我捏著鼻子就忍了,反正你以後還是在我手下做事,我多的是機會挖洞給你跳,這場子我早晚找回來。

這時候大熊的女友也發現事情不對勁,一邊道歉一邊把大熊拉走了,回到酒席上她又是一直道歉一直敬酒,弄得我也很不好意思,我剛剛還在想挖洞給你男人跳咧,那還是算了吧,挖洞也很累的,省著挖也好。專案能夠順利執行才是最重要的,我能夠平安回家才是最重要的。

真正可怕的,是「隔岸觀火」的心態

隔天進工廠,陸籍主管就把我拉去一邊,豎起大拇指說:「你修養好,昨天那傢伙太衝動太不懂事了。」我心裡面罵了聲國罵,原來你們昨天都有看到,都不出來拉人害我嚇了個半死還腹黑半天充滿負能量,現在稱讚我幹麼。

這位陸籍主管是近兩年大老闆拉拔上來的人,以前我們是以臺灣海峽為界,兩邊各自為政,但前兩年我一位英明神武的大老闆反攻成功,一統兩岸,之後對岸的部門人事權都掌握在臺灣海峽的這一端,同屬一個大部門下。

這位陸籍主管以前也一起做過案子,通常我們台北過去的 R&D 負責動腦,而跟工廠那些牛鬼蛇神打交道就是陸籍同事負責,我只記得當時這位陸籍主管人前人後都叫我一聲小狼哥,但自從他有皇上罩以後,那聲哥就再也沒聽過了。我並不在意他在態度上的改變,我也一如往常的尊重他,「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這種事這幾年在兩岸都看的多了。

「不不不,那是我真的不好。」我也很虛偽的回敬他。

後來碰到大熊,大熊都用一種很不好意思很謙虛很曖昧的態度跟我講話,我倒是很直接的跟他說昨天真的是我不好,謝謝他大人大量不跟我計較,然後他的臉就更紅了。

最難忍的就是那一股沖天之氣,其實睡一覺起來,我真的覺得那句話很不妥,怎麼還會想挖洞給人家跳,真的要謝謝大熊不跟我計較,也很慶幸那時候雖然我腦子充滿負能量,但那一口氣還是被硬壓下去,沒有鬧出更大的事端。大熊後來也跟我說他也不知道為啥那當下他那麼生氣,但事後覺得那沒什麼。也許那當下衝突無法解決,但我們可以轉個彎,也許衝突就再也不是衝突,事緩則圓嘛。

環境再惡劣都能能夠活下去的昆蟲姓蟑名螂字小強,小強為了活下去有滿滿的螂性。

「江湖不是比誰的拳頭大,是比誰活的久。」這是武俠小說都沒明說的一件事。

《關聯閱讀》
中國職場台商實況:你真的準備好,跟「狼性民族」打一場硬仗了嗎?
職場如何化敵為友,第一次就上手

《作品推薦》
「親愛的芳鄰:」──謝謝你把台灣當成你的家
「近十年內泰國薪資漲了一倍,台灣呢?」──在泰國賣電腦的強者我同學訪談(上)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