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柬埔寨客戶說台灣好便宜,泰國供應商說台灣好好買」──在泰國賣電腦的強者我同學訪談(下)

「我的柬埔寨客戶說台灣好便宜,泰國供應商說台灣好好買」──在泰國賣電腦的強者我同學訪談(下)

在台北工專求學的時期,我在光華商圈兼職銷售過筆電,當時會派我們這種剛進公司的生面孔喬裝成比價的客人,到其他店家蒐集對方相同產品的賣價,作為當週店內機種定價的基礎。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在八德路巷子內的一家店,店主人聽見我們的比價後的反應。

他說:「如果我只是比隔壁那家便宜一點,你就跟我買,那我找台販賣機來賣就好了,我養那麼多業務要幹嘛?解說產品跟服務客人都要人力都要成本,我也希望能多提供幾個工作機會。如果你真的很在意這幾百塊,那你去跟別家買就好了,真的不要勉強。

我記得走出店門口的時候我有點恍神,除了有種異樣的羞愧之外,也忍不住一直回想老闆剛剛說的那段話。

「理想很性感,現實很骨感。」兩三年後再次經過那一帶,相同的店面已經換了不同的經營者。老闆的理念我認同,但看來消費者並不認同。


小狼:傑克,你也知道在台灣的消費者很喜歡比價,有店家是把價格公開在網路上讓大家比,幾乎就是大家比價的基準,在泰國這邊的狀況呢?

傑克:你說的是 XX 屋對吧,泰國這邊的消費者一樣也會比價,一樣會是在網路上比價以後再到我店面來買。

小狼:那會有當場跟你殺價的狀況嗎?

傑克:通常零頭會去掉啦,但說要殺價就沒有,因為泰國這邊算是賣方市場,有貨的就是老大,就比較不怕客人亂砍價錢。

小狼:所以你也有在網路上面賣產品嗎?

傑克:在 FB 上面打廣告賣,這邊的電商其實很不發達,「台灣那一家」進來泰國看會不會好一點。

小狼:泰國的網路購物不發達?我在這邊用 4G 網路的速度很快,看起來基礎網路建設還不錯,是有其他問題造成電商不發達嗎?

傑克:東南亞這邊本來只有一家叫 Lazada 的平台,在東南亞應該算是最大的吧,但那個很爛,「台灣那一家」來他一定掛掉的。

小狼:Lazada 是拍賣平台還是線上購物?抱歉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平台。

傑克:Lazada 是線上購物,你可以在他的平台上面開店,但 Lazada 不只會根據賣的東西跟商家抽不同的費用,你的貨運物流還得要用他的。

小狼:Lazada 有推像「台灣那一家」所謂的 24 小時或是北北基幾小時快速到貨嗎?

傑克:在泰國或是在曼谷目前都不可能,這邊沒有像台灣的宅急便或是貨運公司,要寄貨很麻煩,另外更麻煩的還不只是物流,是金流。

小狼:金流?這邊的人不用信用卡嗎?

傑克:這邊沒有像台灣刷卡那麼方便,而且泰國人有用信用卡的人也不多,就算金流解決了,貨運的問題沒解決之前還是一樣,曼谷很大又容易塞車,要做到快速到貨太難。所以我想「台灣那一家」如果能夠解決金流和物流的問題,在曼谷應該大有可為。
(註:曼谷約 1569 平方公里,台北市約 271 平方公里,接近 6 倍大)

小狼:剛剛你有談到你的客戶包含周邊國家,是怎麼一回事?貨運不發達的話又要怎麼交易?

傑克:你知道我有接近一半的營業額來自於柬埔寨嗎?

小狼:這有點扯,我以為你在泰國賣電腦,原來是在泰國賣電腦給柬埔寨嗎?

傑克:泰國以前生意好做,都是出口到寮國、緬甸、柬埔寨和越南等周邊國家,泰國進口電腦相關產品都是零關稅,其他國家都要 10-20%,周邊國家當時還沒開放所以跟台灣買很不方便。我就會從曼谷把商品賣到周邊國家,但開放以後台灣廠商都有直接的銷貨管道,鋪到緬甸和越南,所以這兩個國家的生意我就做不到了。東協裡面北邊發展最快的就是越南,南邊應該是印尼,還在開發中掙扎就是緬甸和柬埔寨,所以柬埔寨目前是我最大的客戶。

小狼:那柬埔寨從泰國進口不用收關稅嗎?

傑克:你問到重點了,他們會請我把貨寄到邊境附近的收貨點,其餘的就是他們的問題了,哈哈哈。

小狼:東南亞果然是人治的地方阿,哈哈哈。

傑克:講到柬埔寨,前陣子 Computex Taipei,我招待我的柬埔寨客戶到台北看展,你知道他跟我說什麼嗎?

小狼:說啥?Taiwan Number 1 嗎?

傑克:他跟我說台灣怎麼這麼便宜,我嚇了一大跳。

小狼:台灣很便宜?柬埔寨耶?你有聽錯還是他搞錯嗎?

傑克:沒有阿,他自己訂了信義區五星級的飯店然後跟我說好便宜,因為一樣等級的飯店在柬埔寨價格更貴阿,我在泰國的廠商去台北也說好便宜好好買咧。

小狼:柬埔寨那個客戶應該收入在柬埔寨算頂尖對吧?那泰國供應商怎麼會說台灣好便宜好好買,你所謂的供應商是指哪些人?他們的收入是大概在那個等級?

傑克:柬埔寨那位的確是在當地收入比較高的沒錯,泰國的廠商大概就跟你一樣出社會工作過幾年的上班族,幾個 PM 之類的,前陣子我太太帶他們到台北跑去西門町買了一堆東西,然後每個都跟我說台北好便宜好好買,回泰國每個行李箱都是塞爆。

小狼:他們買些什麼東西一直喊好好買?

傑克:聽說是包包跟衣服,哈哈哈。

小狼:那你覺得台灣在東協有什麼機會?把電子廠搬過來嗎?

傑克:別傻了,這邊電力的供應不是很穩定,還會跳電給你看咧。

小狼:我覺得台灣也快了拉,只能用愛發電了,這邊有核電嗎?

傑克:應該是沒有,但聽說有在計畫。我覺得台灣在東協的機會不是很樂觀,不要被口號騙了,最蠢的就是來這邊跟中國大陸熱錢搶房地產的。泰國人去住那種市區高級房產的很少,都是騙這些外國人的。


政府喊的新南向政策,會不會變成「難向政策」,是我們後來一直在討論的話題,傑克提到泰國是東協的中心之一,理由是因為泰國有基礎的民生工業。舉個例子:我習慣使用某家抗敏感牙膏,同品牌有相當多種選擇,每次都讓我難以挑選,後來都用產地挑選,同品牌在泰國生產的產品我一概跳過,在我刻板印象中,泰國的產品好像不怎麼可靠,但這次實際造訪卻深深的打了我自己一巴掌。

如傑克所說,泰國的基礎民生工業相當發達,逛一趟當地的大賣場就知道了,食品和日用品幾乎都是泰國當地生產,價格低廉品質又好,並且大量的出口到周邊國家,因此傑克認為加入東協本身對泰國並沒有帶來什麼利益,反而有可能降低泰國本身的出口數量,畢竟這些基礎民生工業的國際大廠,是有可能外移到周邊國家在當地生產的。

傑克更表示泰國除了基礎民生工業發達,也是東協的底特律,日本的車廠幾乎都把泰國當生產基地,我在曼谷路上看到的日系車都是當地生產的,既然貿易是互通有無,那我們到底可以賣什麼東西到東協?先別說東協了,單單泰國有什麼是一定要從台灣進口的?別忘了日本已經把泰國當成汽車生產基地,我們想賣給泰國的產品,日本難道就沒有、就不想賣給泰國嗎?

再退一步說,實際走訪幾個曼谷最大的購物中心,一樓最大的區塊是韓國的品牌,整棟逛下來我沒有看到一個台灣的品牌,也難怪泰國人到台灣會說好好買,我想是因為他們在泰國沒看過台灣的品牌吧。

想要南向想要進入東協,我們就必須把日韓當成競爭對手。在此我忍不住想到,而私心節錄一段我和台灣小島秀夫,同時也是換日線的另一位作者(很久沒新文章的那種作者,這絕對不是幫忙催稿),和我私下的聊天討論:

「要和他國競爭?別說大陸了,這龐大的魔王不是我們現在可以想像的。看看韓國就好,國土面積人口數量與台灣接近的國家。50 年代朝鮮戰爭,90 年代國家破產,近一世紀韓國絕對過的比台灣慘。

但是韓國如今成了可以撼動亞洲的經濟強權,看看那個超先進的江南首爾,為什麼?
以為只要政府扶植就能成功?以為只要政府出錢就萬事 OK?以為只要女人男人都整容就行?只要打假球出錢賄賂裁判就好?

錯!

真正的原因是韓國世界第一的自殺率,是每年上萬人的過勞死,是每天凌晨 4 點下班早上 7 點上班的必死覺悟。短短 10 年從無到有,給現在的台灣,哼哼,五倍時間都辦不到。」

我們當然可以不用學著韓國的腳步走,但我們的選擇是什麼?是繼續不停的內鬥內耗喊口號,還是願意面對一下現實?

我們如果選擇南向,那我們打算用什麼和其他國家競爭?東協的其他國家有什麼東西是一定要跟台灣買而不是跟近一點的泰國買;又,既然要跟遠一點的國家買,為什麼不跟日韓買要跟台灣買?只因為我們比日韓那兩家店便宜兩百塊嗎?

我們甘願當一台廉價的販賣機只是用價格取勝,還是願意挑戰看看我們有什麼優勢是東協國家必須要向台灣買,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的產品?這個產品可以是實際上的商品,也可以是我們可以提供給東協的服務。

例如,我們可以把台灣特產的政論名嘴和政客出口到東協,除了外銷賺外匯之外,看能不能拖累東協各國發展的腳步,讓我們能夠喘口氣,但我想東協各國應該不會收黑心產品吧。(以上純屬玩笑)

一個在東協生活了近十年的台灣人,我很想知道傑克對此有什麼看法,傑克說現在可能只剩下台灣的餐飲業有機會了吧,他表示在曼谷沒有像台灣這麼多服務好的餐廳,像麻辣鍋吃到飽之類的,在泰國沒有幾家類似的餐廳,或許還有一試的價值。

「我的柬埔寨客戶說台灣好便宜,泰國供應商說台灣好好買」,這兩句話不斷的提醒我,在我們原地踏步的同時,除了已經看不到我們車尾燈的韓國──因為向後回頭只看的到我們的前大燈;還有同樣看不到我們車尾燈的泰國──因為他們已經併行在我們身旁。緊追在後的還有多少國家?他們還需要多久能超過我們?我們如果甘願落後會怎麼樣?我們能做些什麼來改善困境?我們的機會在哪裡?

我沒有答案,當然我也不能阻止某些人開始找人來怪罪,怪政府怪財團怪總統,都是誰誰誰的錯,反正這十幾年來一直都是這麼幹這麼原地踏步的對吧。

你聽見緊追在後轟隆隆的引擎聲了嗎?都是誰誰誰的錯,害我們被追上被超過,對吧。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roject1photography / Shutterstock.com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