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內泰國薪資漲了一倍,台灣呢?」──在泰國賣電腦的強者我同學訪談(上)

「近十年內泰國薪資漲了一倍,台灣呢?」──在泰國賣電腦的強者我同學訪談(上)

在我進台北工專的時候,學長對我說了一句話:「只要有工廠的地方,就有台北工專的學長。」這句話聽起來好像很狂妄,但實際上卻很實在

趁著手上專案的空檔,向公司和總編告了假,跑了一趟泰國,採訪我那在暹羅賣電腦的北工同窗。除了瞭解這位不在工廠在商場的北工人之外,也冀望從他的眼中多瞭解這一個我很陌生的東協國家。

這也是畢業十多年後,我和同學的再次聚首──當然是我很不要臉的直接聯絡他,表示我快要江郎才盡寫不出新文章,是不是可以讓我分享一下他在泰國的東協經驗,同窗的義氣,讓低調的他不得不接受我不專業的採訪(兼聊天)。
 
先簡單介紹背景資訊:強者我同學傑克,在泰國當老闆,經營電腦零件銷售已近 7 年,和泰籍妻子育有兩子一女的他,如今說著一口流利的泰文。傑克在泰國目前一共有 4 家分店,不只店面的經營方式很像台北光華商圈的電腦賣家,和台灣的店家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次我造訪的分店,位於曼谷著名景點四面佛的附近──名為 Palladium IT Pratunam。

Palladium IT Pratunam

 

以下是訪談內容部分摘要:

小狼:傑克,十幾年沒見, 看來我們身材都沒什麼長進。

傑克:哈哈哈,我們都有變大的趨勢。

小狼:當初你怎麼會想要在泰國賣電腦阿,我記得你不是在泰國當導遊嗎?

傑克:我一開始是在這裡當領隊沒錯。但大約七八年前,看到中古電腦在這邊都賣天價,我就想說那我是不是可以從台灣帶貨到這裡來賣?有次就拖著一個行李箱的中古電腦零件,想不到行李箱一打開,就有人開始挑東西,讓我等著收錢了。那時候生意很好做,我也就這樣開始了我的生意。

小狼:那在泰國你不只有一家店面嗎?

傑克:在不同的商場一共有 4 家分店。

小狼:都像這家分店一樣位在電子商場中嗎?

傑克:泰國現在已經不流行整棟集中式的電子商場,通常都是商場的某一些樓層或是區塊會賣 IT 的東西,現在生意沒有像以前這麼好做了,所以都是複合型的商場。

小狼:對耶,我剛剛上樓也覺得怎麼一個 IT 商場一二樓還在賣衣服,三樓還有泰式按摩。那你大概有幾個員工?看到一些台灣媒體報導,泰國人比較懶散,是真的嗎?

傑克:這麼說對也不對,像我有一些比較老的員工,他們其實就很認真,也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跟著我的員工都很久了,最菜的也有兩三年,不像外面的年輕人那樣不定性。

小狼:所以你有碰過不好相處或是不認真的員工嗎?

傑克:有阿,還有偷我店裡東西去賣的咧!收貨的店還不承認,最後鬧上法院才賠錢,因為那個貨整個曼谷只有我有,他賴都賴不掉。

小狼:你知道現在台灣很多大學剛畢業的新鮮人薪資都只有 22K 嗎?中南部甚至都還有最低薪資一萬九千多的咧,就你在泰國的觀察這邊的薪資狀況呢?

傑克:這邊不只幣值和台灣差不多(註:泰銖與新台幣匯率約 1(泰銖):0.92(新台幣));物價和台灣差不多,你應該有感覺。薪水其實也已經和台灣差不了太多了。以大公司來說,大概起薪會有兩三萬。一般勞工的最低工資是9,000,至於大學畢業生,約有15,000至16,000,會多語言的就兩萬多。

小狼:對,我有逛了一下這邊的 7-11,物價其實和台灣差沒多少,便宜一點點。你剛剛說有些商品整個曼谷只有你有,是怎麼一回事?

傑克:那些貨是我從台灣直接拉回曼谷賣的阿,你也知道台灣有些店家要換現金或是要衝量,他們就會用比定價稍微低一點的價格賣,我就去掃這些貨然後運回曼谷賣。這樣子的話我的利潤就會比在泰國當地跟代理商採購要高,而且我可以在第一時間拿到最新的產品。這一行現在就是在比快,誰能最快拿到新的產品就有利可圖。

小狼:原來如此,那你客人的階層大概是哪些?是商務人士還是愛打電動的年輕阿宅?

傑克:其實都有,你看今天商場有辦電競比賽,所以很熱鬧,但來跟我買電腦的不是只有這些人,我的客人其實還包含了泰國周邊國家。

小狼:你說這邊客人各階層都有,那消費能力和台灣比起來呢?

傑克:都是賣高價的高階產品,一張兩三萬的顯示卡我一個月一家店可以賣 10 組,很意外嗎?

其實我真的很意外,在我的刻板印象中,泰國人的購買力應該沒有台灣人強,所以我預期傑克的答案會是以量制價的低階產品,但沒有想到卻是完全相反的答案。

在泰國商場舉辦的電競比賽

 

 

 

在這一段簡單的採訪和聊天中,接下來傑克更說了一句讓我很感傷和不安的話:

「你知道這近十年來泰國的工資已經漲了快一倍,台灣這十年來有一倍嗎?」

我們的薪資水平在這十年不只沒有翻倍,實質購買力還不停的倒退。傑克表示雖然在泰國都市地區的薪水,已經逐漸追上台灣,但泰國的房價比台灣便宜太多,除了中國熱錢湧入(全世界都有這現象)的特定地區部分房產之外,房價並沒有讓一般人要花三四十年的時間貸款才買得起。

我特地走了一趟泰國的大賣場 Big C,一般的民生物資也和台灣相去不遠甚至便宜一點。所以在泰國的大學畢業生,如今領著和台灣差不多的薪水,但生活壓力卻比在台灣的我們要輕鬆很多。

「泰國這麼好,那你會想回台灣嗎?」這是我當天閒聊的最後一個問題,傑克不加思索的說會,畢竟是自己的家鄉。接著傑克也語重心長的表示,泰國是一個人治的國家、如今政治局勢也不算穩定,他覺得在台灣比較自在。但為了生活,他還是先選擇在泰國經商,也許等哪一天環境又有變化,他就會回台灣。

其實,在政府大喊「南進」、「新南向」等口號之前,早已經有很多像傑克一樣的台灣人,在異鄉默默的打拼。

當初我徵詢傑克,是否有意願接受我一點都不專業的訪談時,除了同窗之誼外,他也說了很歡迎我去,不然他在那邊一個朋友都沒有,其實挺無聊的。我本來想問他不是還有老婆在身邊嗎?但我想已經結婚的男人們都知道答案(苦衷),所以雖然本狼待字閨中,但也就了然於心的不問了。

我想,在世界各地生活的台灣人們,也許都會有這樣寂寞的時候,身處異鄉方知鄉愁。換個角度想,我們是不是也更應該對在台灣工作的異鄉人們多一點友善、多一點諒解?

下一篇,我們會聊到在異鄉人的眼中,泰國在東協扮演什麼角色?台灣有哪些機會?我們對於這個市場,又有哪些過度美好的幻想。

《關聯閱讀》
當台灣還在拼硬體亞洲矽谷時,「數位泰國」已在FinTech的革命路上
同樣從 22K 起跑,泰國年輕人為什麼更有機會出頭?

《作品推薦》
致「新鮮的肝」們:那些年,我們一起菜逼八的日子
兩岸小黃啼不住,UBER已過萬重山:面對外來競爭,你怎麼應對?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光小狼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