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新鮮的肝」們:那些年,我們一起菜逼八的日子

致「新鮮的肝」們:那些年,我們一起菜逼八的日子

又到了畢業的季節,有很多新鮮的肝即將進入人力(奴隸)市場,我試著回想一下,我剛進入市場時稜角分明的樣子,有個歷程我想跟你分享。

回想當年,剛收到公司正式員工的聘書,我興奮的將它放在自己的 blog 內,自己那段時間的努力得到了肯定,但我也清楚接下來才是一切的開始。

「菜不該死,菜是罪該萬死」,那個時候剛進公司,做的工作卻跟預想的不一樣:因為公司要撥付部分人力支援另一事業處,這麼菜的我就在一位資深主管的帶領下,打包好東西乖乖去支援了。工作的內容是有關作業系統的認證:如果你近幾年有買過電腦,你會發現在你剛買的電腦上都會有貼 Windows 的貼紙,是的,要通過一系列的認證才能夠貼那張貼紙,當時我們就被安排去做這樣的驗證工作。

帶領我們這組人的主管我們都叫他歪歪,歪是機歪的歪,自己都說自己很機歪的人,可見他真的不是普通的機歪。第一次見到歪歪我就覺得他是個很嚴肅的人,當天他大概跟我講了一下整個驗證中會碰到的問題、和一些該注意的事項以後,他就把文件和機器丟給我自己玩了。我不是天縱英才,只能很笨的練功,我記得他跟我說這些是一切的基礎,我也就傻傻的一字一句的把整份規格書讀完。一個禮拜後我就開始自己做所有的驗證,然後把碰到的問題列出來。

「所以這些沒有過的測試項,你有想過要怎麼讓他過嗎?還是為什麼沒過?」歪歪開始機歪了。

「那我想一下我可以做些什麼。」我弱弱的回答著。

當天我邊想邊做到凌晨,然後他也盯著我到凌晨。

「這人是不是有病阿?我想回家阿睡覺阿,大佬,」腹誹一向是我的好習慣。

「這些實驗都做完以後,我們明天繼續吧。」歪歪看了錶以後這麼說。

隔天八點半進辦公室的時候,我發現歪歪已經在座位上等我了,這樣的情景重複了 3 個月,每天都是跟我練功到半夜,每天都是他比我早到辦公室等我,這人不只機歪,而且有病,我默默的在心裡認證。

一年後,我對他的磨練,只有感謝而已。驗證很完美的做完了,也拿到了該有的貼紙,然後我就被調回原部門跟另一位主管開始接案子了。這一年相處下來,我跟歪歪有種亦師亦友的情誼在。

回到原部門以後,新的主管叫丹丹,丹丹跟歪歪是在光譜的兩個極端,歪歪總是第一個進辦公室,丹丹總是在過了打卡時間以後才提著早餐晃進辦公室。只要一接近打卡下班的時間,總是會聞到一股香水味,這時候就知道丹丹要下班了,他正在去除煙味。

當時我對這樣的主管相當的不認同,我覺得丹丹一點都不用功,丹丹跟歪歪根本不能比,而且丹丹把很多他應該做的事情都交給我做,我為什麼要幫你做那些你應該要做的事情?我的職位明明就不應該越界做那些事情阿?你是不是要找我背黑鍋?

我也曾經對當時的老闆抱怨過丹丹,為什麼丹丹沒有在我被定的時候,替我說話替我擋子彈,而且還要我幫他做那麼多事情,那他到底來幹嘛的?同樣的話也從我的口中說給了當時的心靈支柱聽(請見前文──時窮節乃見),也許是因為 Vicky 比我早出社會的關係,也許她看出了很多那當下我看不見的事情。

「親愛的,你知道你抱怨的樣子一點都不迷人而且很失敗嗎?」Vicky 深深的凝視著我。
「你怎麼都不替我說話阿?」我依然很蠢的在氣頭上。
「如果你只是想聽好聽的話,那我可以說給你聽阿,但那有幫助嗎?」她親了我一下。
「那你說是為什麼阿?我真的不懂阿,」我瞬間就很沒骨氣的被說服。
「我哪知道阿,但不要被負面情緒和抱怨影響你,而且我覺得你一定會找到答案。」她帶著聖潔又崇拜我的光芒說著。

有天晚上,當時的老闆找我和丹丹吃飯,三杯黃湯下肚以後,我老闆才狠狠的點醒了我,原來那一切並不是丹丹逃避責任,或是將事情都交給我做,而是我帶著從歪歪那裡學的東西在看所有的事情,但我並不知道一件事情可以有很多種處理的方法。

丹丹做的很多事情,是當時的我看不懂或是沒有看到的。在我沒看到的地方,丹丹已經打通了所有的關節,在會議中他從來不生氣吵架,因為他知道生氣吵架沒有用,不如把心力花在如何解決問題上。而他丟給我的所有事情,都是他覺得身為一個有能力自己帶專案的主管,所應該具備的技能,所以他希望我能把這些事情都做好。

"It's not who I am underneath, but what I do that defines me."- Batman Begins(2005)

原來不是因為我掛了什麼職階,所以我才能做哪些事情;而是我能做哪些事情以後,我才能配得上那個職階,我的老闆和丹丹替我上了一課。

「小狼阿,你是我帶過最有潛力、但是也最難帶的 member 你知道嗎?」丹丹說著。
「乾杯,這杯替我的不成熟向你道歉。」我臉皮很薄,但我願意承認錯誤。

在那之後,我跟丹丹就培養了一種很棒的工作默契,他知道他交代給我的事情我一定能在時間內做好做滿,他完全可以不用操心。我也知道如果我有問題,我可以去找他,請他給我方向而不是答案,答案從來都是我自己去找的。

歪歪教給我的,是紮實的打下自己的專業基礎,但是在得到他的肯定之後,我開始驕傲自滿,我開始用固定的框框檢視其他的人。丹丹幫我拆開了那個框框並且告訴我,同一件事情可以有很多種處理方法,有時候不是專業上的問題,而是溝通上的問題,專業上的問題好解決,溝通上的問題通常很致命。

我很感激在我職涯的初期,能夠遇上兩位亦師亦友的前輩。我從歪歪的身上學做事,從丹丹的身上學做人,沒有哪一方更重要,兩方都很重要。我也說不出來到底是受到歪歪的影響多一些,還是丹丹的影響多一些,我的行事風格雖然受他們的影響,但我依然有自己的風格。我常常對我現在的 member 說:你可以從我身上學你覺得好的東西,然後放開心胸去跟下一個主管學他的東西,最後你會有你自己的風格和特色,而不要當一個複製人。

職涯之路還很漫長,我也在不停的學習,這是我幾年下來的一點心得,和即將畢業的你分享。

《關聯閱讀》
新人被「凹」怎麼辦?──為了名聲先忍忍,不要怕當別人的免費工
英倫職場求生記:別怕冷嘲熱諷,機會是給隨時都在咬牙準備的人

《作品推薦》
兩岸小黃啼不住,UBER已過萬重山:面對外來競爭,你怎麼應對?
試以佛跳牆為例,簡述台灣代工電子業是怎麼煉成的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