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小黃啼不住,UBER已過萬重山:面對外來競爭,你怎麼應對?

兩岸小黃啼不住,UBER已過萬重山:面對外來競爭,你怎麼應對?

前陣子因為要參加表妹婚禮,要回靠近桃園機場的外婆家,因此就找了平常出差會叫來接送機場的某大車隊計程車。上車後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家母閒話家常,我忘了是講到什麼話題,家母講了「小黃」二字來稱呼計程車。此時開車的計程車司機大哥就插話了。

司機:「小姐,其實我不喜歡人家叫我們小黃捏,感覺很看不起。」
家母:「喔,我想說年輕人都這樣叫我也都這樣叫。」

氣氛有點緊張,而且剛上高速公路,我很怕被丟包在路肩,以我自己的作風就是不再談論這個話題,免得情勢更加緊張。但我完全低估了阿桑的戰鬥力,無知者無畏!五分鐘後家母就開口了。

家母:「阿司機先生,剛剛叫計程車小黃你為什麼會不高興阿?」

我轉頭對著我老木翻著大大的白眼。

司機:「就覺得好像在叫狗一樣阿,而且你看我的車這麼乾淨我的襯衫每天都洗,我換的輪胎都是進口的輪胎,你看這個冷氣出風口一點灰塵都沒有,你摸得到灰塵我就不收你錢。」

我仔細觀察了一下,這麼乾淨的計程車我有多久沒看過了?車內沒有一點點異味(包含刺鼻的香水味都沒有),靠枕套也都潔白無比,我甚至伸手摸了車內的細縫,真的完全沒有一點灰塵。

小狼:「司機大哥真的耶,你的車真的好乾淨,我好久沒有搭到這麼乾淨的司機,呃,我是說車。」

司機:「那當然咧,我的車是我們車隊第一名,我們老總都說他的車都沒有我的乾淨。」

小狼:「是喔,你們車隊還有排名喔?」我衷心的佩服敬業的小黃司機。

司機:「對阿,有排名阿。阿你有沒有搭過那個什麼 UBER?」

小狼:「我的手機有裝他們的軟體,我也通過信用卡驗證,但是我還沒叫過 UBER。」

我的眉頭一皺,突然發現剛剛司機大哥的問話並不單純,這是開大絕的起手式。

司機:「我跟你說啦,那個什麼 UBER 我們一定不會讓他合法,小英敢讓他們合法的話,我們就召集幾個友好的車隊去抗議,告訴她有我們幫忙她才選上的。」

家母:「司機先生喔,你的車子真的很乾淨,但是你知道我們有搭過多少又髒又臭的車嗎?」

本狼已經被家母驚呆了,開始想萬一被丟包要怎辦。

司機:「太太你這麼說也對啦,像我看到很多自己車隊的那樣子也是搖頭。」

天阿,大哥自己搭樓梯,此時不下更待何時。

小狼:「是啦,我每次出差都叫你們的車,真的有碰過搭的很不舒服的,但是大哥你的車子真的是我搭過最乾淨的。」

我想起幾個月前,我在大陸跟開車的師傅聊過差不多的話題。大陸叫計程車稱做打 D,開車的不叫司機,叫師傅。出差會活動的地方就昆山,我在昆山幾乎每天都會打 D,因為公交車我不敢搭。在大陸打 D 尤其尖峰時間,都要有打不到車的心理準備。

在台北這小黃比乘客還多的城市,很難想像叫不到車是怎麼樣的狀況。某次我好不容易打到一台 D 車,我看見在方向盤旁邊多了一隻開著 APP 的手機。

小狼:「師傅阿,你那手機是什麼程式阿?是可以叫車的嗎?」

師傅:「是阿,你台灣來的吧?我們現在都用這 DD 打車接客人,你運氣好碰上我剛好空檔。」

小狼:「DD 打車?他會告訴你乘客在哪嗎?」

師傅:「會阿,附近有人叫車他會通知,然後我可以按下按鈕去接他。」

小狼:「那如果你按了以後不去接,直接載旁邊的路人可以嗎?」

師傅:「那不行,會被記點罰錢的。」

小狼:「你們這好進步阿。」

師傅:「是阿,聽說是學國外什麼烏伯(UBER)的。」

小狼:「那這樣對你的有好處嗎?」

師傅:「有阿,我隨時都接的到客人,收入更好了。」

我想起了這位在大陸的師傅,我決定把在大陸看到的事情跟台灣的這位司機大哥分享。

小狼:「司機大哥,我跟你說但是你不要介意喔。」

司機:「不會啦,先生你講。」

小狼:「我常出差大陸,我發現他們面對 UBER 這樣的新競爭者比較正面耶。」

司機:「按怎說?」

小狼:「我碰到的大陸司機,他們不是去反對 UBER 進中國市場。或是他們的教育部沒有讓他們有反對政府的這個選項,也許他們有政府的保護,他們的反應是,把對方好的先學先山寨起來,然後再開放。你知道他們有類似 UBER  的軟體還更適合他們自己人使用嗎?儘管競爭者進來了,但是他們也有了一搏的競爭力,而且他們因為這樣賺得更多。」

經過五分鐘的沈默。

司機:「先生,我覺得你講的很有道理。」

小狼:「沒有啦,這是我剛好自己有碰到,我覺得他們大陸司機碰上問題是想著怎麼去解決問題,怎麼想著利用來提昇自己,那為什麼我們台灣的司機只有想到反對 UBER 進來?這麼消極的思維是一個四面環海的台灣人應該有的嗎?你也說你的車子這麼乾淨你又從來不危險駕駛,那你為什麼要怕競爭?你覺得政府真的會一直擋嗎?那如果擋了 UBER 就不會有下一個嗎?這個世界是一直在進步的耶,你想要控制外在環境不變動是不是比較困難?而且你確定政治人物有利益的話不會把你們賣了嗎?」

司機:「丟,阿捏你共 A 丟,這個我下次開車隊會議要跟其他人講。謝謝你咧。」

小狼:「不會啦,我只是講我自己看法。」

我深深的鬆了一口氣,除了免於被丟包的恐懼,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不管我們在哪一行業,哪一個崗位,能夠用更積極的態度來面對改變或是競爭,競爭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競爭的心態。

《關聯閱讀》
取締Uber之外的選擇?看看印尼怎麼做
共享經濟不只一種方法──向Uber說不,德國柏林這麼做

《作品推薦》
時窮節乃見──一位佛跳牆老師傅的愛情往事
試以佛跳牆為例,簡述台灣代工電子業是怎麼煉成的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chia ying Yang CC BY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