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窮節乃見──一位佛跳牆老師傅的愛情往事

時窮節乃見──一位佛跳牆老師傅的愛情往事

戀人們剛慶祝完今年的第一個情人節,一年總要往返兩岸幾次的我,似乎也好久沒有過情人節了。因為產業的關係,每年的這幾個月總是專案最忙碌的時候,也常常利用這些忙碌,讓自己對幾件事或某些人更淡然些。

念工專的時代,學校陽盛陰衰、被稱作和尚學校,後來雖然念了陽明山上的最高學府,卻也未曾和大學妹妹有過純純的愛,頂多只有蠢蠢的礙。一直到了赴美 Home Stay 的那一年,才轟轟烈烈了一次。

有個故事,我想說給你聽。

就在一個週末的傍晚,整天在夜店人肉市場拼殺的舍弟邀我去參加當晚的 Party,想了想也不願再宅一個週末,腦子一熱就點頭了。

如果一家子總有一位要負責增產報國延續香火的人,我想在我家就是我弟了。在這之前,我去過夜店的次數,大概比我交往過的女朋友數量還少,所以當晚我也腦袋放空地種在包廂內一邊看著搖擺的肉體,一邊啜飲著廉價烈酒。

此時突然有一個打扮火辣的正妹就坐到我的旁邊,一邊打著招呼:

『Hi 你好,我是 Vicky,你是可魯的哥哥喔?』(死小子原來你的花名叫可魯,幹嘛不叫必魯)
「Hi 妳好,我是他哥沒錯,叫我小狼就可以了。」

可能是她這輩子沒認識我這種腦袋很正直的工程師,也沒碰過玩吹牛這麼爛還跑夜店的瞎男,所以我講的冷笑話她很捧場,她贏的遊戲我也沒少喝。

『欸,你會不會跳舞?』她壞壞的問。

「你有看過會跳舞的工程師嗎?」我裝傻的答。

一陣大笑之後我就被拉下舞池,當然不是跳舞,我負責當鋼管,她開心跳舞。

臉紅心跳之際,也忘了誰先牽了誰的手,總之後來離開 9%(那家歇業的夜店)去吃宵夜的時候我是牽著她的手。

『最正的妹被你把走了啦!』離開前包廂內剛認識的其他人這麼吼著。
「我哪有,我就不會把妹阿!」我叫屈著。
『你意思是說本小姐把你囉?』她捏著我的耳朵拉我出了夜店。

讓看倌失望了,當晚什麼事都沒發生,我送她回家以後,我們一起睡覺,她在她家睡,我在我家睡的那種一起睡。交往後她說因為當天她看我酷酷壞壞的樣子一個人坐在那帥呆了所以來把我,但我承認我只是不知所措在發呆以後,她發出了老娘被騙的慘叫。她也大哭了一次,因為她說她沒想到我對她這麼認真,她以為她這輩子都碰不到了,我心裡想原來談戀愛還能不認真喔。大哭大笑,這是我記憶中卸下妝卸下心防的她。

熱戀的時候總是特別甜蜜,短短的一個月跑遍了台北市夜店,足跡踏滿了近郊的約會景點。但我總覺得她心裡面一直少了些什麼,該說是她光芒萬丈的獅子座女王外表下,卻有顆敏感又自卑的心,她總是拿她姐姐和她自己比較,比職業比收入比誰給爸爸的錢多,她覺得她比不上她姐姐。我見過她父親幾次,不要問歐巴我為什麼這麼快見她爸,歐巴我沒練過但是有傻膽,因為交往隔天就是她爸生日,在她有點不好意思的邀約下我當然就上鉤出席了,還好他的爸爸是個很疼女兒的老大叔,雖然他一直說我像眷村出來的軍人子弟,很合他脾胃,但我也只能解釋我是土生土長土台客但不傷脾胃。

前文提過,「佛跳牆老師傅」長期要往返兩岸,當時不算老師傅的我也必須跟著學師的老師傅往返,所以就在交往滿月後,帶著伊人的依依不捨踏上萬里征徒,這一去就是一個月。交往前我跟她說,初出茅廬的我現在沒有什麼能承諾你的,但請妳信任我,我也願意給你我全部的信任,妳想去哪玩只要注意安全就好,她泛著淚光著點頭。

熱戀當下,情人的誓言有時也只在當下。

那次出差是我最慘烈的一次出差,大老闆們的爭鬥就像神仙打架,倒楣的總是我們這種抬轎的小鬼。下班後一通長途電話總是能撫慰一下疲累不堪的心,雖然我發現通話的時間越來越短,接我電話的那位女聲也總是告訴我,您撥的電話無回應,請稍後再撥。我只能安慰我自己,那是她體諒我很累不想多耽誤我休息。終於在大老闆們的棋局下完後,身為棋子的我回到台北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她,丟下行李就飛奔到她家。

離別一個月再見面,她的眼神有些陌生有些閃躲,老大叔依然很高興看到我,當晚的晚餐氣氛一樣熱烈,但我卻覺得她越來越陌生。

『你都沒有話要問我嗎?』送她爸回房後她問了一句。
「你應該有話要跟我說吧?」其實妳不說我也知道了。

當天後來說了什麼我想看著故事的你們都猜的到。

『你給我一點時間考慮選擇。』她有點歉意的說。
「恩,我先走了,想好再跟我說吧。」我面無表情的落荒而逃。

從延平北路三段要走回師大附近好像有點遠,但我當時需要處理自己幾近崩潰的情緒,所以我選擇邊走邊想邊處理。我真的要讓她選擇嗎?我的信任就這麼廉價嗎?如果這次她選擇了我,那下一次呢?我的工作是需要持續往返出差,那下次我還有辦法全心全意的信任她嗎?這些問題不停的在我腦海裡碰撞,我打給了好友 Jovy。

『如果你原諒她,她只會覺得這次這樣傷害你都沒關係了,下次也可以。』Jovy 對我吼著。
「也許就跟吸毒一樣,上癮的人總是說要戒,這次最後一次,但總是還要再來一次,」我答著。

隔天晚上我們又相約見面,其實我心裡還有很多期待,期待她哭著求我留下來,但我看到的卻是她不停在跟另一位傳訊息,甚至為了另一位沒有馬上回訊息而問我為什麼男生都這樣。

不管我睡的再沉都該醒了。

「我走了,妳好好照顧自己,也不用再掙扎了,我選擇離開,謝謝妳這段時間這麼愛著我。」秉持著耍帥要耍到最後一秒鐘,我告別著。

『我們還會是朋友嗎』她想握手。

「現在沒辦法,以後不知道。」我在口袋內的手並沒伸出。

當晚爛醉一場,酒醒就全心投入工作,我相信時間能治療一切傷痛。

離開後 FB 就封鎖,電話就刪除,我只能用徹底的消失來面對自己的不堪。

時窮節乃見,我心裡浮出了這句話,在我需要支撐的時候,妳選擇找自己的快樂。

時間正在治療傷痛,我卻也常常在半夜接到她打來道歉哭泣的電話。

『對不起,是我不好,但是如果你沒有出差的話』她哭著說。
「恩,我從來沒怪過妳,也只恨過妳一下下。」我忍著掛上電話。
「叔叔,很抱歉我們分開,但請你相信我,我沒有對不起你女兒,至於為什麼分開也不重要了」我也回應了老大叔的質詢。

因為時間治療傷痛不夠快,所以我又多加上距離這藥方,藉著到美國復仇者聯盟實習的機會,我讓她找不到我,時間加上空間的雙重治療。我想愛的反面就是恨,但我寧願只記得她可愛的地方就好,恨太醜陋就快點忘記。

時間就在忙碌和兩岸往返中過了兩年,某天下午我在辦公室瞎忙的時候,一個陌生的電話打來。

「你好,我是小狼。」我還在想這是誰打來的電話。
『還你好咧,我啦,你最近好嗎?』電話那頭是她。
「我不錯阿,但我有點忙」我想掛電話。
『你都不會問人家好不好嗎?』語帶哭音。
「你如果好怎麼會打給我?唉,怎麼啦?」我投降了。
「好啦,我現在真的有點忙,我晚上再打給你好不好」就在聽了電話哭 5 分鐘以後。
當晚我沒有回撥,她也沒有再打來。

一個月後,我又出差了。

在工廠又是忙的昏天暗地,Skype 傳來好友 Kevin 的訊息。

『小狼,你快看你前女友臉書。』
「喔?幹嘛啦,沒啥好看的,都封鎖那麼久了。」
『她好像要辦告別式。』
「啥?她爸過世了嗎?」
『她自己的告別式。』
「靠邀,今天不是愚人節不要耍我。」
『誰有空開你這玩笑。』

隔天我就回到台北,下飛機又是飛奔她家。

『小狼你來了,妹妹那天喝醉以後就沒醒來了。』我看見一位哀傷至極的老大叔在摺紙蓮花。
「叔叔,怎麼會這樣。」我傻了。
『你可以跟叔叔說當初為什麼分手了嗎?』這跳躍性的問題還是很難招架。
「就當時她又被巷口那已婚的...追...」也只能囁嚅地回答了。
『我就知道!!那個爛東西!』老大叔的咆哮很軍人很沙場。
「妹妹的靈位在二殯,你可以去看她一下嗎」老大叔看著我。
『我每天都會去。』最後一哩路我還能伴著妳。

我以為我會很嘲諷,我以為我會對著她的靈位說,你看看妳當時的選擇。我以為我是勝利者,但看到那寫著她名字的靈位,我卻哭得亂七八糟的。

「很抱歉我那一天沒有再打給妳、聽妳說完,那妳托夢跟我說好不好,不要來找我,我怕鬼,還是你來找我但是不要嚇我,我真的很怕鬼啦。」我一邊吸著鼻涕一邊對著靈位說。

但現實就是她再也不會說話了,我們溝通的工具從 Line 變成兩個十塊,擲筊也只能回答簡單的是非題。
「妳到底有沒有愛過我?」這問題很蠢但一個聖杯害我哭得唏哩嘩啦。
「那我要先回家了喔,明天再來看妳。」連三個笑杯。
「妳要我多陪妳一下嗎?」又一個害我哭得亂七八糟的聖杯。

我一直期待也許十年以後,當一切雲淡風輕,我們會在某個街頭相遇,也許那時候我會有一點小成就會讓她想吃後悔藥,但人生除了沒有後悔藥,也沒有載入檔案,更不能重來。我說過選擇是有重量的,她必須為了她自己的選擇,我也要為我的選擇負責。

有種東西建立要很久,但破壞只要一秒,叫做信任。我沒有辦法再一次全心全意的信任她,我更不想每次出差都忐忑不安,所以我選擇了轉身離去,偶爾遠遠看一眼就好。她選擇用酒精逃避一切不愉快,但她卻不知道這讓她最愛的父親傷透了心。如果正在看這篇故事的是女孩,請妳一定要聽我說,如果妳有一些朋友在妳不如意的時候,總是跟妳說:
『喝啦,這杯喝下去就好了。』
『喝啦,喝醉了就不煩了。』
請妳想想他們是不是真的把妳當朋友,還是只想當道長撿屍。

如果妳因為這樣過世以後,這些妳所謂的朋友,可能只有一半出席妳的告別式,妳的第一年冥誕可能還有另外一半的人在妳永遠都無法再更新的臉書上祝妳生日快樂。但你別誤會,他們不是記得,只是因為臉書會提醒,而且實驗證明過兩年以後可能只有兩三個人會祝你生日快樂,包含妳深深傷害過的那個歐巴。

時窮節乃見,我的心裡又浮出這句話。

也許總是會有一個人,在每年清明節的時候為妳送上一束鮮花,一聲嘆息。中元節普渡也沒忘了到佛寺裡安了個超渡靈位,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超渡亡魂這回事,但那老大叔總是有被超渡的療癒表情。超渡超渡,超渡的不是亡魂,而是留在世上眷戀的靈魂。

熱戀中的戀人阿,不愛了也記得好好說再見,一轉身可能不是下次見而是下輩子見。女孩阿,記得好好的愛自己,學著不要再跟別人比較,永遠都不要覺得自己不夠好,比不上別人,妳就是妳,獨一無二。

清明節快樂。總有一天我會帶著情人或是妻兒去看妳的,就像《搶救雷恩大兵》裡面,麥特戴蒙在諾曼第美國墓園探望戰友一樣,這是我對妳最好的回報。我沒有對愛情或是人性失去信心,總有一天我會再遇見另一位能全心信任彼此的靈魂伴侶。

當年的學徒已經變成佛跳牆的老師傅,繼續往返兩岸,這是我的選擇,我的重量。

《關聯閱讀》
大洋兩岸的兩種人生:買賣的愛情,就該被看不起嗎?
釋放在台灣的枷鎖與異樣眼光:我的法國愛情故事

《作品推薦》
從「布丁三姊弟」,看不會說故事的台灣電子業
浪頭尖端跳紅海,新一代「科技薪跪」的辛酸告白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