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布丁三姊弟」,看不會說故事的台灣電子業

從「布丁三姊弟」,看不會說故事的台灣電子業

之前一段時間,強力播送的一則新聞在令人煩躁的選舉消息間注入另一股寒流:就是南台灣布丁三姊弟的那則報導。

社會上總有扒不完的糞爆不完的料,鄉民也有做不完的夢。對這件事情的評價,留在我心中即可,更不打算對著已經被綁上十字架的小朋友再丟上幾粒石頭。

但有鄉民記者爆料指出布丁成本低廉,根本是賺暴利,這點忍不住讓我發笑。俗諺有云:「第一賣冰第二作醫生」。求學時期在飲料店兼職過,我當然知道餐飲業最大的成本往往不來自於原料,而是附加的服務,或是近幾年最流行的賣故事。

故事有什麼好賣?除了在換日線可以看到精彩的故事,書店裡面也是滿滿的故事。而我們有這麼愛買故事嗎?除了最近的這則新聞,我們一起回想一下:

在棄業流浪台灣的旅途中,我偶然遇見了自然有機種植芒果的果農,由於產量稀少,並不受中盤商青睞,在三杯黃湯過後,我們決定一起保存傳統台灣果醬文化,藉由手心的溫度傳遞芒果吸收的夏日精華...

集團創辦人閒遊日本鄉間,偶然品嚐到傳聞中的老當家手工豆腐,老當家已經高齡七十歲,在友人嘟嘟牽線下,老當家終於答應將快要失傳的傳統豆腐傳授與我們,在經過三年的奔波後,終於將這傳世的美味帶回台灣...

先不要翻白眼,這類文案都曾經成功造就了某些排隊熱潮,並且大大的增加了商品本身的價值進而提高價錢。如果再加上名為悲情的調味料,那更是排到深處無怨尤,新台幣下架兼下嫁,利潤遠遠大於電子代工產業的 3%(俗稱毛三到四)。因為我們這一行,就不會說故事阿!

產業升級四個字,從筆者求學時代的阿扁市長喊到馬總統都要準備卸任了依舊還在喊,好像也沒喊出來要怎麼升級,技能點數要怎麼配點。是要多投資兩點行銷?還是繼續點在撙節成本能力上?每當新聞報導景氣不好,人力(奴隸)銀行繼續秀下限,呃,我是說秀薪資下限的時候,代工產業又要被抓出來批鬥一番:

「代工產業真是不長進,除了排放大量廢水,耗用大量能源,污染我們美麗的島嶼,還想要慷股東之慨發股票而不是直接加薪,最後毛利只有那低微的幾個百分點,活該!」

但如果不是代工業,消費者不會有便宜的電子產品可以用,包含手機和電腦售價可能都要翻上幾倍。更何況,糟糠之妻不下堂,在那最艱困的時代,是代工業陪著台灣默默耕耘,「你現在發達了就嫌我醜嗎?」

而以筆者服務的公司為例,生產線等勞力密集的部分,其實早就外移至中國了,留在台灣的部分更像是服務業多一些。我們也很努力的想要從過去的輝煌中破繭重生,真的來產業升級一下。那麼,「說故事」,會不會是如今在台灣,已經從生產轉為服務導向的電子業,一個新的突破契機與關鍵能力?

「本工程師在逛夜市的時候,偶然遇見一個推著 CPU 在賣的 CEO,配合古法錘鍊的主機板,日本進口的電源供應器,西德製造的硬碟,由老師傅的雙手成就專屬於你的換日一號主機......」

呃,看來賣故事這技能似乎並不適合我們這一行阿。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下次就讓我說說在生產線上的那些故事吧。

《關聯閱讀》
我們都(需要)是說故事的人
隔行如隔山的行銷法則──從「賣感覺」到「拚信任」

《作品推薦》
陰險的是人不是國──台中韓筆電合作案,會議交手實錄
選擇的重量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大川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