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的重量

選擇的重量

我還記得剛滿 18 歲那一年,其實也不過就七八年前的事情(我沒算錯,我數學很好,微積分之神不是叫假的)。那時候很興奮,因為代表著我成年了,我可以翻閱限制級書刊,(呃,我是說光明正大的翻閱,至於偷偷摸摸翻閱是幾時發生的事情就不要問了,或是直接轉頭問妳旁邊那位臭男人,如果你剛好是臭男人那咱們就心照不宣了。)同時我也可以對我的生活做出更多我想要的選擇。

那一年我正在台北工專唸著專三,也就是林真心和王大陸準備考大學的那年紀,我們五專生也會面臨兩年後要直接去當兵、就業還是要繼續升學,念二技或插班大學等等選擇。

選擇很多,很難選,加上老母又會不時插嘴,她會說她希望我怎樣怎樣,但我總是一句話就頂回去:「當初要不是妳叫我填材資科(材料及資源工程科),我的分數可以上更好的科系」,然後就是 5 分鐘的靜默,老母轉頭離開,我勝利收場。

材資科在當時的分數是全工專最低的,我老母聽了她朋友的意見,聽說以後念材料出路會很好,就叫我直接填材資科,當年我就這麼填了。儘管我心裡還是想玩電腦(如果有時光機我會回去揍我自己一頓),或是我的分數可以填工業工程科,我還是照她的意思就填了材資科。工業工程科比材資科好在哪?首先,工業工程科是全校女生最多的科系,其餘有多好我就不提了......總之,最後我還是想做電腦(執迷不誤),就打算準備插班大學的考試,去普通大學降轉念資訊管理。

準備的過程,除了念不是自己本科系的書令人煩躁,班上其他在準備升學的同學沒有人跟我一樣準備插班資訊管理,很寂寞很煎熬很痛苦,每當我承受不住的時候,我就會轉頭對著老母抱怨,「當初都是因為你,所以我才念材資科,現在才會這麼辛苦」,然後又是 5 分鐘的靜默,又是轉頭離開。接近 20 歲的年紀,有點憤世嫉俗,「都是因為你們的錯才造成我今天這麼辛苦」的舒適區,是我當時最常逃避現實的地方(現在偶爾看到網上轉貼 PTT 文章都有種懷念的感覺)。

2006 年,那一年我已經準備從大學資管系畢業了,儘管有些曲折,我還是達成了自己的規劃,雖然念的學校自己不是很愛,但還是只能概括承受,我也已經不會拿這件事情出來對著老木說嘴。我記得就在一個蹺課後的下午(叔叔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我跑去看了Rocky Balboa (中譯 :洛基六)。電影很熱血,我看得很開心,直到史特龍透過洛基這個角色對他兒子說了那一段影響我至今的演說,摘錄其中一段騙稿費如下:

Now if you know what you're worth then go out and get what you're worth. But ya gotta be willing to take the hits, and not pointing fingers saying you ain't where you wanna be because of him, or her, or anybody!Cowards do that and that ain't you!You're better than that!

 

是,我從來都只有把過錯推給別人,因為這樣我不用負責任,只要抱怨都是因為老母的關係,所以我這麼辛苦。電影院很暗,我的內心更暗,沒有人發現我已經淚流滿面。我相信老母在那個當下已經盡了她所有的能力耗盡了一切的關係打聽,才告訴我說去念材資科,但我只有看到她替我做的選擇,而沒有看到隨之而來的重量。被不懂事兒子抱怨了好幾年,她後悔嗎?我相信她恨不得有時光機能夠讓我自己選擇一次。但是那時候我敢自己做選擇嗎?我有成熟到可以承受隨著選擇而來的重量跟責任嗎?我知道怎麼樣替自己的人生負責任嗎?

成年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我們可以有自己的選擇,選擇自己的對象,選擇自己的工作,或者選擇在護照上貼吉翁公國的貼紙。(骨灰級鋼彈迷編按:吉翁公國為日本知名動畫機動戰士鋼彈中,於宇宙世紀 0079 年前後宣布獨立之宇宙移民國家)自己的對象好壞自己愛,自己的工作血汗自己流,貼了護照被遣返則不忘要記得罵政府。

洛基說的, Cowards do that!

然後,接下來講講另一個我成年之後,實際做出的一個選擇,與它的重量:

2011 年,我跟著當時的老闆出差到大陸工廠,那是一個很平順的專案,機種已經準備量產,只剩下一些最後的測試要收尾。通常這種重複性的測試我們都會交給陸籍的工程師,畢竟我們的觀念都是用腦的台灣來,出力的交給大陸,人多好辦事阿!

發派到我這組專案的,是一個從南方來的姑娘,很平凡的一個女同事,你在路上看到都不會多看兩眼的那種,她叫張智成,我記得很清楚。當天有一個實驗必須在深夜做完,隔天一早客戶們等著看結果,如果結果是正面的,就直接開始量產。我跟老闆商量了一下,是要我自己留下來做完、或是請張小姐加班到半夜把結果發出來,考量我們隔天都要跟客戶開會,最後就請她幫忙加班,我回宿舍休息,這是我們當時作的選擇。

隔天進工廠發現找不到張小姐的人,後來在會議室碰到老闆。老闆一臉慘白告訴我:「小狼,那個同事加班到凌晨,騎電動車回家的時候跟貨櫃車發生擦撞,然後貨櫃車就從她的頭上壓過去,她下個月就要結婚的未婚夫正在趕來公司的途中」。 

The world ain't all sunshine and rainbows. It's a very mean and nasty place and I don't care how tough you are it will beat you to your knees and keep you there permanently if you let it.─Rocky

這是選擇的重量。
肩膀上有沒有覺得重重的?看倌,我是寫換日線不是聊齋誌異 2015 喔。


《關聯閱讀》
給被說「崇洋媚外」的妳/你:世界很大,別因此限制了自己的選擇與愛 
你的人生,不該有標準流程

《作品推薦》
你,怎麼對待「不一樣」?──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三)
挑戰換日線尺度,美國Strip Club初體驗──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四)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