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對待「不一樣」?──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三)

你,怎麼對待「不一樣」?──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三)

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對電腦工程師的印象是什麼樣子? 讓我來替你回答吧,也許是油油的頭髮伴隨一副黑色粗框眼鏡,洗到褪色領口變成荷葉邊的 T-Shirt,搭上一件長短寬窄都不合身的牛仔褲,可能還會掛上識別證和背上一個背包。

大多數人對我們的印象就是如此,其實可以在上下班時間到科學園區各辦公大樓的一樓去看看,還真的八九不離十。我印象很深刻,某年冬天的某一天,我服務的部門全部男生不約而同地全穿上格紋襯衫,格紋襯衫變成了另外一種制服,穿制服對我們來說再習慣不過。

在復仇者聯盟的某一天下午,我們正準備驗證新平台的能源效率──簡單說就是看同樣一個電池在新的平台上可以比舊平台多出多少使用時間。我們在實驗室內緊鑼密鼓的進行著前置作業,並聽說復仇者聯盟會派個電源專家,來和我們一起做實驗。

在一陣敲門聲後,一個看起來不像工程師的人走了進來,有多不像?真要說我會覺得他像是個藝術家或是街頭藝人(遊民,還是很帥的那種)。他穿著一件塞滿古怪圖騰的上衣,露出五顏六色的手臂,上面除了刺滿了花樣外,還有幾個像是經文的梵文。他背著一個破爛的背包,最酷的是還有個鼻環。

就在我一直猜他是來化緣還是來倒垃圾的時候,他說他是復仇者聯盟的電源專家,很高興認識我們這票台灣來的賣肝人,他會幫助我們驗證電源方面的問題。呃,這好像跟我們印象中的專家不一樣?當我們開始進行實驗以後,這些疑慮很快就一掃而空。我覺得他頭上應該出現光環,背後可能還有一對翅膀,他的專業能力毋庸置疑,他的態度誠懇讓人如沐春風,他根本就是這個領域的麥可喬丹。

我在復仇者聯盟又受到了一次 Culture Shock,這次教我的是「不一樣」。 我想大部分的讀者和我一樣,從小受的教育一直都在教導我如何和別人「一樣」,我們穿著一樣的衣服叫「制服」,我們說著一樣的語言,讀著一樣的課本,街上的汽車最多的就是牛頭牌制服車。我們似乎沒有被教育,如何看待自己或是別人的「不一樣」。

我去過綠島的監獄遺址,牆上斑駁的大字寫著「台獨即台毒」,原來我們以前對待和自己有「不一樣」想法的人,就是找個海島然後把他們丟過去,期待有一天可以把他們「教育」得和大多數人相同。時光冉冉,島上的人早就被放出來了,他們的理念也不再是小眾。

我們歧視和自己性向「不一樣」的人,甚至在言語上多所貶抑,他們連基本的民法權益都沒有,還好前陣子「美國那匹馬」讓全台灣的臉書產生一片彩虹,我不敢說在台灣他們很快就會有一樣的法律權益,但希望是朝著那個方向走。

身上有刺青,鼻上有銅環,這在我生活的島上會很「不一樣」,在台灣我沒有見過和他一樣的工程師。在復仇者聯盟,我見識到他們如何看待「不一樣」這件事情:他們願意尊重不一樣的人,那是每個人的選擇,而和他的專業無關。組織需要他的專業,所以他就來了,不會因為他的「不一樣」就歧視他、或是質疑他的專業。

要怎麼樣知道我們目前如何對待和自己「不一樣」的人? 

很簡單,打開電視,選到本土天王說過沒有黑白的那幾台,大概就可以知道電視上的名嘴、檯面上的政客,如何對待和自己有著不同想法或立場的人。

幾十年來,好像有進步但又好像沒有什麼進步。難保將來不會有那麼一天,綠島的牆上漆著煥然一新的油漆,上面的標語變成「統一沒藥醫」,然後我們再度把有「不一樣」想法的人丟進去。

是全盤否定和自己不一樣的想法,還是願意聆聽並尊重對方不一樣的觀點。這一課很重要,很希望我們都可以尊重自己和別人的「不一樣」。

寫到這邊,我才發現我好像忘了提豬一樣的隊長,完全沒有兌現前文的承諾,那就說一下豬隊長如何「不一樣」地使用語言這個工具。

這位非常不一樣的專家,在幫助了我們一天之後,豬隊長對著他說:You are so strong!專家一臉疑惑又帶點驚恐的看著我,我忍著笑對他說 : Professional!

專家露出和我相同的苦笑,這一點倒是沒有不一樣。

《關聯閱讀》
為何瑞士3大語系、26州的人民能和平共處,台灣卻常「戰」得你死我活?
楊宗翰:世界不是非黑即白,還有一大片灰──台灣人勇闖海外,沒在怕「不一樣的人生」
願每一次強烈的文化衝擊,能幫助你踏上真正屬於自己的「人生旅途」

《作品推薦》
那一年,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一)
印式、新式英文和閩南語的文化衝擊─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二)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文中人物)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