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式、新式英文和閩南語的文化衝擊──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二)

印式、新式英文和閩南語的文化衝擊──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二)

前文提及當年任職的公司和客戶參與了由復仇者聯盟(英特爾)推動的一個大型計畫,在誓師大會過後,緊接著約莫有一週的時間都是在教育訓練。課程的內容大致是「新型鋼鐵裝」(意思是簽了約保密不能說的產品)的優缺點、技術詳情、如何針對不同的客戶需求客製化、如何進行性能的評估和可靠度測試等等。

雖然進行整個計畫的地點是在美國本土,但因為復仇者聯盟的幹員遍佈世界各地,很多不同領域的專家都在世界各地的分部工作,因此替我們上課的都是來自不同國家的菁英。

而我,遭遇了此行中第一次 Culture Shock(註一)

時間先暫且拉回到 20 年前,不是我的少女時代,是我的宅小弟時代。當我們在國中畢業的那年,要面對的升學制度叫「聯考」,我想跟我差不多年紀的讀者,應該都經歷過那段沒有週末沒有假日的大補習時代。在我小學 4 年級的那個暑假,我的老木(家母)替我報名了鄰居介紹的英語補習班,從此我就沒有了週末,我的週末都在貴陽街左轉中華路的那家英文補習班。

也許是到了一定年紀,總會不自覺地懷念起過往的種種,當年那個補習班以嚴格著稱,班主任會拿著所謂的「偉人巧克力」,如果抽背課文背不出來,班主任會請你的手心吃偉人巧克力──熱辣辣的 5 大板子。平常教學會由一個外國老師和一個本國老師搭配,不停地矯正我們的發音和會話。在愛的教育鐵的紀律之下,我的英文打下紮實的基礎。

「棍棒出孝子,嚴師出高徒」,我自承不是什麼高徒,但這樣的訓練從小學一直持續到我國二為止,我的高中和五專聯考英文都是滿分,雖然之後上了五專就開始爛掉,但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在這段期間培養出來的英文會話和聽力,雖然後來退化了很多,但還是給我很多幫助和一點小小的自傲,當年我們都會比較誰英文講得比較標準,誰的腔調比較像外國老師,這樣的觀念一直深埋在我的潛意識,直到我來到了復仇者聯盟。
 
一個常常自傲英文發音跟老美一樣的阿宅,在復仇者聯盟上課的第一天,就被印度腔的英文完全擊敗。

第一天吃午餐時,發現餐廳內幾乎有三分之一的印度人,員工餐廳內甚至有兩個櫃位是印度菜,所以也預期會碰到很多的印度裔講師。但就算有了心理準備,下午上課時我幾乎聽不懂台上的印度裔專家在說什麼,必須要搭配投影片上的文字和自己的理解去推測台上的講師要表達的意思,最後還必須透過 email 和他確認一些關鍵的問題和數據,以免出錯。

第二位上台的講師有著和你我一樣的華人臉孔,但是他一開口,我的頭上不只冒出問號還有驚嘆號,我從來都沒有聽過這樣子的英文,甚至我會懷疑他到底講的是哪國語言,但細聽之下又會聽到很熟悉的單字。

也許是他看出了我眼中的迷惑,中場休息時間他跑來跟我說,「我知道你們聽不太懂我共啥米,現在沒有美國人,我們可以講閩南話」。老天爺,他會講閩南話,原來他是新加坡人,我聽不懂的是所謂的「 Singlish 」。在他上課的過程中,能感受到他很努力的在講讓我們可以聽懂的英文,但或許是習慣使然,難免會參雜一些我們難以聽懂的腔調和句型。還好他的閩南語說的跟我一樣好,我們會後還可以用閩南語或是一般中文溝通,但難得可以碰到講閩南語的外國人,除了比較親切也可以瞬間拉近彼此距離,何樂而不為?

從印度裔美國人的印度英文,到南洋的 Singlish,在復仇者聯盟學到的第一課,英文只是工具,只要工具能發揮作用,彼此能夠溝通,這工具是哪一國生產,是不是名牌並不重要。「 Th 發音舌頭要放在兩齒中間」,當年班主任的教誨又浮上我的心頭,還有那一條刺激的偉人巧克力。

有人說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般的隊友,我說悲劇不是有個豬隊友,而是有個豬隊長,下次就來談談亂用工具的天才豬隊長吧。

註一:Culture Shock,文化衝擊,是指一個人或者一個組織身處不同國家的文化或不一樣的環境中而經受的一種困惑、焦慮的狀況,未必會產生後果

《關聯閱讀》
英文非要說得和英、美人士一樣「標準」嗎?──在外商,輕微「台灣腔」反而是加分
「英文不好,你還是別出國吧」──謝謝說這種話的「貴人」們,我的英文學習之路
我的小小英文老師,哈娜──說著一口流利英語的樂天派菲人(上)

《作品推薦》
那一年,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一)
浪頭尖端跳紅海,新一代「科技薪跪」的辛酸告白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邱劍英 攝影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