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一)

那一年,我在復仇者聯盟工作的日子(一)

2012 年,英特爾(Intel)邀請業內一線的品牌商和 EMS(註一)廠,準備進行一個野心勃勃的 Homestay Program。計畫在美國某一個廠區執行,目的是要在第一時間和所有的合作伙伴一同驗證新的處理器和晶片組,以期能夠在第一時間內搭配即將上市的作業系統出貨。當時服務的客戶也在這個 Program 邀請範圍之內,找上了我們公司一起燒錢陪英特爾玩。

「天上不是不會掉禮物,而是掉的時候你有沒有勇氣接下來。」

當時的部門主管私下徵詢,是否有人自願去參加這個計畫,參加專案的成員會在美國呆上一段時間,時間和空間的距離對很多人來說是無法克服的障礙。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離鄉背井,更多人會因為家庭或是其他的因素無法成行。

從小就喜歡對著螢幕敲鍵盤的工程師,當有機會到英特爾執行專案的時候,就好比有一天進復仇者聯盟總部,參與最新型鋼鐵裝的開發。因此俊逸無比的前老闆(這是約定好哪天在公開場合提到他的時候,稱呼他的暗號)徵詢到我的時候,經過一段很長時間的考慮(估計有 10 秒鐘那麼長),我主動表達不是想去,而是一定要爭取到這個機會。

既然都提到了俊逸無比的前老闆,不得不分享一下從他身上偷到的東西。不要用曖昧的眼神看著我,哥偷的不是心,是那無時無刻在審視自己的「聖鬥士精神」。前老闆總會定期打開自己的履歷表,檢視在這一段期間,有沒有獲得新的技能或是完成的專案,並更新在履歷表上。

有這樣要求自己的老闆,身為屬下的我也常常必須挑戰自己的極限。對了,前老闆和舊情人一樣,放在心裡崇敬懷念是可以的,隨便講出口是愚蠢的,若是不得已要提,請跟我一樣用暗號,別讓現任的看穿,慎之慎之。

目標用想的並不會達成,直到你付出了汗水和淚水。」

在簽署了相關保密協定之後,終於踏上了山姆大叔的領土。永遠都忘不了第一次踏進復仇者總部雀躍的心情,那是聖地,是一群最聰明的人工作的地方,而我有機會可以跟這些人共事。除了專業知識上的激盪,來自於不同文化的衝擊更拓展了視野。不敢妄言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但我願分享我的所思所得。

第一次到復仇者總部是開誓師大會,作東的英特爾把所有的合作伙伴集合在一間寬敞的會議室,由資深副總對所有人剖析 Program 的目標,以及預期得到的商業利益。有那麼一瞬間,我似乎靈魂出竅並以第三人稱的方式觀察著會場(保證不是因為時差打瞌睡)。我發現在台上滔滔不絕的,都是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在台下聽著美麗願景的,通通都是亞洲人,無一例外。之所以不說都是台灣人,是因為還有一些品牌是日本和韓國人代表。

我似乎察覺了無以名之的關連,稍微的推想了一下。

PC 個人電腦最值錢的中央處理器和晶片組由美國人設計,而 EMS 生產的成品機器掛著品牌商的標籤,回到最重要的市場美國。既賣「原料」又賣「成品」的美國人,拿走了利潤大餅最甜美的一塊。中國提供了人力資源和土地廠房,儘管工廠有點污染,導致他們那塊餅有點髒,起碼人人有餅吃,人人有錢賺。

而身在台灣的我們,剩下的是毛三和毛四。

我沒有辦法客觀評論台灣在這個生態鏈中,擔任角色的好與壞,畢竟代工這回事,除了需要很高的專業水平,當然還要傲視群倫的工時。這方面我們將所有人遠遠的甩在後頭,你們有鋼鐵人,我們有肝鐵人

但當時的我心中,出現了一股若有似無的危機感。(待續)

註一:EMS,Electronics Manufacturing Service,電子專業製造代工,提供經濟規模及全球各地的電子專業代工製造服務。(參考自國研院政策中心科技產業資訊室)

《關聯閱讀》
沉默的世界五金行,未來該何去何從?──三十歲電子業經營者的沉重心聲
美國大學不教、學生卻都會的事:創新的秘密
試以佛跳牆為例,簡述台灣代工電子業是怎麼煉成的

《作品推薦》
浪頭尖端跳紅海,新一代「科技薪跪」的辛酸告白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Wacko Photographer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