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電子書」時代會來嗎?(下):良心出版社的救贖──電子書的優點與可改進之處

台灣的「電子書」時代會來嗎?(下):良心出版社的救贖──電子書的優點與可改進之處

在上一篇文章《台灣的「電子書」時代會來嗎?(上):夢想的破滅,與「正體中文電子書」先驅者周劍輝》中,我們大致講述了台灣「電子書」的發展軌跡,和現在主要的幾個平台。

以下,將從正體中文「電子書」的幾個主要優缺點談起,順便和大家聊聊它可以再改進的功能,與未來可能的展望:

當然,這些分享都存在著光小狼我本人的「主觀偏見」──由於未受到各大平台「充值」(置入),在此也就放膽有話直說,請讀者海涵之餘,也請多多指教:

顯而易見的優點一:減少實體書的體積與重量

這當然是「電子書」最顯而易見的優點。比如說已故的玄幻武俠小說大師黃易遺作「盛唐三部曲」──《日月當空》(共 18 卷)、《龍戰在野》(共 18卷)、《天地明環》( 22 卷未完)⋯⋯不算上未出完的部分,就已經逼近 60 本,它們光榮地佔據了我那窄小的書架一大部分。我實在很擔心哪天要搬家的時候,該怎麼帶著這些書跟著我移動──當然,如果是電子書的話再多本都不會有問題。

在此也再次向「往破碎虛空而去」的黃易大師致意:在我很多次人生低潮的時候,是您天馬行空又與歷史若合符節的故事,與筆下的人物,讓我每每「虎軀一震」,鬥志再起──出差或渡假的時候,能夠用電子書帶著全套黃易大作一起出國,隨時遁入這些天馬行空的故事裡,真是人生一大福音。

黃易在《大唐雙龍傳》這套小說裡面的兩位主角寇仲和徐子陵,大概每500 個字左右就會「虎軀一震」一次。圖/光小狼 提供

如今在通勤的時候,也不用多放一本厚重的書在包包內──「科技_薪跪」阿宅我的後背包已經很滿了,比較小本的「輕小說」或許還行,像《人類大歷史》這種磚頭書,實在是無法在通勤的時候輕鬆帶上一本;反之用手機或是電子閱讀器(後面會聊到)就方便了太多。

優點二:「無痛入手絕版書籍」──但在台灣並不容易

我最愛的美國軍事、諜報小說作家湯姆克蘭西(Tom Clancy)翻譯舊作,有很多是由台灣的「星光出版社」出版發行。例如有同名電玩遊戲的《虹彩六號》 (Rainbow 6)原著小說,在少時曾買過一套(上下合集),是我的愛書之一。但隨著搬家已不知去向,等到想再找回來珍藏回味的時候,卻因絕版已久,連二手書都找不到了。當時只能透過「好讀網」,保存「版權曖昧的電子版本」回味。

另外,雖然陸續透過網拍的方式,收回不少湯姆克蘭西爺爺的中文翻譯本,但書籍的狀況通常都不是很好,而這些書的電子版,至今(也很抱歉地)只有在好讀網上看到過。

不過這背後其實也透露著台灣的傳統 / 實體紙本出版社,未必有意願和技術「重出」電子版書籍的困境──可能是基於市場考量,也可能受限規模、海外版權與對電子書出版技術的認知⋯⋯等原因,這個「無痛入手絕版書籍」的好處,在目前台灣的電子書書市,優勢並不明顯。

但總之,若哪一天有出版社克服上述問題,在幾個平台上重新發行湯姆爺爺的作品,至少我本人一定二話不說支持整套。

(台灣目前)電子書籍出版時間或有落差

同上,也許是基於市場、版權和技術的考量,也可能是因為台灣的出版社更執著於「實體書」的銷量,或者是電子書的編輯須要花上更多時間,不少具連貫性質的書籍往往會優先出實體版本;過了「一大段時間」後才推出電子書版本。

以本狼偏愛的漫畫《王者天下》與《鑽石王牌》為例,兩套漫畫的實體書和電子版本的最新單行本發行,都有相當的時間差距。這種狀況,會讓一直想追看故事發展的阿宅如我,產生矛盾與沮喪的心理衝擊,或者乾脆放棄電子書的購買。

優點三:提供「個人化的閱讀體驗」

例如坊間有很多翻譯小說,會採用「橫排」的方式出書──在只有紙本書的狀況下,這種情形是完全無法改變的。

雖然現代人已經很習慣橫排、由左至右的方式閱讀(包含最多人閱讀的書──臉書,以及你現在正在看的《換日線》文章),但在閱讀長篇小說的時候,使用傳統編排方式「由上到下,由右至左」的直排方式閱讀,對我個人而言,還是最舒服也最直覺的方式──這一個在紙本書上無法改變的問題,卻可以透過電子書配合閱讀器達成。

例如讀墨(Readmoo)推出的電子紙閱讀器 Mooink ,就可以透過韌體的方式將出版社本來「橫排」的書籍「一鍵直排」;而樂天 Kobo 的閱讀器也可以透過一些簡單的方式達成這個目標──我趁 50 元特價在 Google Play 圖書買了幾套金庸的小說,但不知道是出版社還是 Google 的問題,這些書通通都跟當年看紙本的時候不一樣,變成「邪惡又醜陋的橫排」,但最後上網查詢方式後,還是能夠使用 Kobo 的閱讀器把他們變成直排。

可供各大電子書平台參考的「貼心功能」:「遮罩」

另一個人化的閱讀體驗,是我作為讀者一直想要、但始終還沒有一個平台提供的功能,在此直接舉一個過往的例子說明:

前面有提過,我是湯姆.克蘭西爺爺的「腦粉」,當年星光出版社發行的中譯版,我每一本都讀過,且這些小說的中文翻譯水準很高:由於小說題材多為軍武、諜報,有很多軍事術語及專業用語。星光出版社認真的翻譯以及編輯,除了都能──找到「最貼近中華民國國軍」的用語不說;更重要的是舉凡「湯姆克蘭西小說宇宙」(在不同作品中貫穿出現的人物或事件)之譯名,在每一本書中「完全統一」。

但這個美好的統一,在星光出版社不再代理湯姆爺爺的小說以後,完全崩壞了:2012 年湯姆爺爺的新作中譯本《反恐任務》(Dead or Alive),由另一間出版社及譯者出版──我在得知 Dead or Alive 被翻譯成「反恐任務」時就覺得大事不妙,拿到小說細讀以後,更是悲憤不已。

我甚至還寫了一封「態度很委婉內容很機車」的 email 給該書譯者,表達身為老讀者的抗議及不滿:在湯姆克蘭西架空軍事小說宇宙裡面,有一位很重要的角色 Chavez Ding ,在星光出版社時期譯作「查維茲.丁」──姑且不論這樣翻譯是好是壞,但總之他在《反恐任務》內卻被直接「更名」為「迪恩」⋯⋯

Excuse me? Are you serious? 這就好像《哈利波特》的主角在最後幾集被改名叫做「哈力柏爾特」一樣,一直在追看這個系列故事的讀者,應該都不會習慣這種事情。

圖/光小狼 提供

因此,我想要在此提出一個,目前還沒有電子書平台做出來的功能:那就是一個很簡單的「遮罩」──讓讀者可以搜尋整本電子書的內容,把「迪恩」全部用「查維茲.丁」遮蓋起來,就像在實體書上貼了一個標籤蓋上去一樣。

我知道更改書中內容,會牽扯到版權問題,但限於個人閱讀時使用,並且只是貼個數位化的標籤上去,不該算是「改製」或「重製」吧?讀者並沒有改動書中的內容,只是透過電子書平台或閱讀器,放了一個客製化的遮罩上去而已。

這就好像在 Word 檔裡面使用「尋找」與「全部取代」功能──技術上,這更應該比「一鍵橫排直排轉換」還要簡單才是。

當然,這樣的設計還有一個好處:讀者可以把小說內容進行「個人化」。例如在讀《鹿鼎記》的時候,使用這個方式把「韋小寶」遮罩成「光小狼」,讀起來應該更有代入感。

話說如果有電子書平台的經營者看到這篇文章,因而決定開發這個新功能,別客氣請盡量把這 idea 拿去用──當然如果要付我權利金的話我也很歡迎,請跟我的經紀人《換日線》聯絡。

優點三:良心出版社的救贖

不管是翻譯作品或原生中文書籍,讀者總是偶爾會發現書中有錯字或漏字,更糟糕的,是可能整本書的翻譯水準都很「超譯」。

在實體書本的時代,讀者只能鼻子摸摸認了,或是等(負責任的少數)書商回收。

但電子書卻完全不同:出版社可以透過更新的方式(就手機或是電腦裡面的 app 更新修正一樣),主動修補這些缺憾、甚至整本書重新翻譯。(我絕對沒有在影射某本《快思慢想》惹出的翻譯風波

當然沒良心的出版社或譯者 / 作者,即使有了這工具,還是一樣完全不會在乎就是了。

硬體篇:全球 e-ink 的最大供應來源地,就在我們的腳下

大致談完了各種正體中文電子書平台、電子書閱讀的好處,以及我的小小期望之後,接著來談談配合這些平台的「電子閱讀器」:

曾經用 iPad 和 iPhone 透過「好讀網」閱讀電子書很長一段時間,直到近兩年,我開始認真地想找一台「電子紙閱讀器」(eReader)來讀電子書──

如果説過往的故事載體是竹簡是帛書是紙本,那今日最主流的故事載體,除了網頁之外,也許就是「 e-ink電子閱讀器」了吧。

不過不無諷刺的是, e-ink 的最大供應商,就位在我們腳下的這塊土地;但台灣一直到 2017 年中,讀墨(Readmoo)推出了自己的 Mooink 之後,才算有了第一台「具經濟規模」的本土電子閱讀器──而「具經濟規模」不單指硬體,更要能與「把這硬體當作載體的電子書平台」相輔相成。

因此,在「正體中文電子書閱讀器」上,本土廠商 Readmoo 的 Mooink 、和日本廠商 Kobo (同樣在台灣有正體中文電子書平台)的電子閱讀器系列,一直是我在權衡考慮的選項。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相當熟悉類似電子產品的開發生產流程。所以 Mooink 剛出第一代,我還不太想「賭人品」;再加上 Kobo 之前的平台大特價,最後促使我先入手了一台 Kobo 電子閱讀器:

Kobo 在國外已經開賣電子書閱讀器,但一直到上個月( 2018 年 9 月),才開始在台灣市場販售限量的「國際板閱讀器」試水溫。當時剛好有神秘友人路經日本、帶了一台便宜的入門版 Kobo Clara HD 回來當做我的生日禮物,所以很幸運的有了一些使用體驗,以下「開箱」分享一下──相信 Kobo 在「試水溫」的閱讀器如今短時間內銷售一空,很快會正式引進台灣的。

不傷眼的電子紙閱讀器

首先,比起 iPad 或是 iPhone 的螢幕,採用電子紙技術的閱讀器在「長時間閱讀下」,明顯較不傷眼睛。

每天的工作總是要盯著電腦螢幕,通勤或在家的時候也常抱著 iPad 和手機,這些螢幕的背光(Back Light)就在螢幕下方,當閱讀或是瀏覽的時間一長,或是在燈光不足的狀況下都會使眼睛加倍疲累。

而採用電子紙技術的螢幕,卻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e-ink/ePaper 顯像的技術,非常接近印刷紙本,在大太陽或燈光底下也更加清楚不會反光;電力比起手機或是平板電腦也更加持久,充電一次可以讀上一個禮拜都還有餘裕,連續不中斷閱讀的體驗實在相當過癮。
說起「不中斷的閱讀體驗」,這也是電子紙閱讀器帶來的好處之一:

不中斷的閱讀體驗

相信大家都有經驗,當使用平板電腦 、電腦或智慧型手機作為閱讀載體時,在閱讀的過程中,常常會被各式各樣的通知(Push Notifications)給打斷:《一線之間》(A Fine Line)讀沒兩段,就收到朋友的一則「 Line 」;郭靖和歐陽克打得正精彩的時候,偏偏又來了一則「西門町鬥毆事件」新聞通知;更有可能的是讀書讀到一半,又變成在滑臉書⋯⋯。

反觀電子紙閱讀器,由於本身硬體上的「限制」,沒有辦法做到這些智慧型手機能輕易做到的功能;但這個缺點反而成為優點,讀者可以很放鬆地沈浸在故事的世界內不受打擾⋯⋯當然老木或老婆在喊吃晚餐的時候,還是要記得「回魂」,免得發生家暴事件。

另外,有些書籍尤其是翻譯文學、專業書籍,難免都會有「註解」:使用電子紙閱讀器的好處之一,就是不用翻到段落的最後一頁看註解,而是在註解的部份輕點一下就行了,想要關閉再點一下就行。

但如附圖所示,也點出了 kobo 閱讀器的另一個問題(倒數第二行有一個問號,麵包的「包」無法正常顯示)──這是因為目前所有的 Kobo 電子紙閱讀器,並沒有支援「原生的中文作業系統」,顯示的中文字其實是使用日文字型的漢字配合後續修訂,因此有些字仍會缺字。

圖/光小狼 提供

目前在實際使用kobo時,可以放入自己購買或網路上共享的「正體中文字型」進去解決這類問題,甚至可以挑一個自己喜歡的字型進行閱讀;此外一直有注意到 Kobo 也表示,「原生的正體中文字系統」已經在測試中了──但從第一次看到這消息至今已經快一年過去了,這開發時程實在是延遲得有一點久。

圖/光小狼 提供

瀏覽網路文章的另一種選擇

另外一個我常常用到的功能,是在網路專欄上看到「 U 質長文」──例如圖中所摘錄的三篇換日線文章──在有了閱讀器以後,實在很不想再使用電腦或手機閱讀。手邊這台閱讀器,便提供了不錯的解決方案:配合一個簡單的瀏覽器外掛插件 Pocket  (https://getpocket.com),讀者可以很簡單地把這些想要細讀的文章,先收藏放入 Pocket ,接著後使用電子閱讀器來閱讀,讀起來相當舒服。(如圖示)

雖然電子紙閱讀器在台灣的起步較晚,全球市佔最高的電子紙閱讀器 Amazon Kindle 、更直接放棄台灣以及正體中文市場⋯⋯(對, Kindle 有簡體中文版,也「只有」簡體中文的書籍可以買;而且很多書籍都被「和諧」過了,和諧在這裡作動詞使用)

但還好,我們現在有自己土生土長的 Mooink 、和目前全球市佔率第二大(不包括 iPad 等平板電腦商品)的 Kobo 可以選擇──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閱讀、喜歡沈浸在故事裡面,也希望利用更多的零碎時間來閱讀的話,這類產品買了一定會後悔──後悔怎麼沒有早一點買。

台灣的「電子書」時代?個人十分樂觀

整體來說,我對如今發展晚了各國多年的「正體中文電子書」市場,仍然相當的樂觀。

在硬體價格相對(平板電腦)實惠、也有越來越多人使用的情況下,如同上篇所述,台灣的電子書出版比例正在快速升高。未來出版社或許也會更願意投資在電子書出版的技術上、實施可能更親民的電子書訂價策略,並拉近「電子版」和「實體版」上市的時間差。

畢竟對出版商而言,電子書還有個實體書沒有的好處──在於「隨時隨地都可以『綁架』消費者的信用卡,零時差購書」,不是嗎?

而我也想到,並且會向《換日線》編輯部提議,我們作者群(或者只有我?)是不是可以把長篇大論型的文章或系列(比如我現在這篇),考慮透過電子書的方式呈現出版、在電子書平台上發表;並且定期推薦一些電子書的書單,而這些平台也可以提供給《換日線》的讀者一些優惠和折扣,營造「媒體平台」和「電子書平台」的雙贏環境,對於讀者和出版社、媒體平台來說,可能也都是一種新的交流和體驗。

不知道現在看到這篇文章的你,覺得這樣的構想如何呢?我個人是挺樂觀其成的──畢竟現在「內容付費」的趨勢在媒體上,一直沒有太成功的實踐案例,而更有越來越多人只讀「臉書」不讀書了啊。

當然,也可以想見,同樣有很多讀者「還是喜歡手翻紙張、紙本的感覺」。別擔心這一點:喜歡翻紙本書、欣賞紙本刊物設計、美術等等的人,透過電子書的閱讀體驗之後,還是可以購入紙本書刊收藏啊──

這並不是一種「互相取代」,而是「一起復興(慢)閱讀體驗」的關係。就好像在如今串流音樂當道的時代,還是有不少人著迷於黑膠唱片、真空管機的「典雅聲音」──黑膠唱片龐大的體積、當然比不上方便的串流音樂;串流音樂,也永遠取代不了「音質好又可以裝文青裝 B 」的黑膠(誤)──但重點還是音樂(內容)本身:

不同的載體,給予內容(音樂、文字)不同的生命。正如披頭四的經典名曲,可以在 iPod 上聆聽也可以在高級音響室內欣賞一樣──只要正體中文的閱讀文化不死、甚至持續茁壯,「電子書」便功德圓滿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