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的「邊緣人」被主管「發配邊疆」後,如今卻紛紛升遷加薪──職場上,「幸運」才是王道嗎?

辦公室的「邊緣人」被主管「發配邊疆」後,如今卻紛紛升遷加薪──職場上,「幸運」才是王道嗎?

這一篇文章,想和在本土或外商職場上打拼的朋友們,談談在工作上的「氣數」,或者說「機運」。

我知道有很多年輕朋友肯定不信這一套──當年初出茅廬的我,一樣覺得沒有甚麼可以擋住我的,畢竟連「藏鏡人」都會喊出「吾命由我不由天」、「墨教授」更囂張地喊出「天還不是我的對手」。(對,我是資深布袋戲迷)

不過工作久了之後卻發現,冥冥之中,似乎還真的有那麼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操縱著一切⋯⋯。

從辦公室裡的「邊緣人」,紛紛被「丟包」開始講起

我來說說一個親身碰到的例子:

幾年前,我服務的公司和一間你現在常會在《變形金剛》系列電影中看到的某電腦公司,組成「策略聯盟」。

本來那間中資電腦公司只是客戶,後來兩間公司決定一起成立一間子公司,專門負責幫中資公司代工電腦──持股比例是 49%(我的公司) vs 51%(客戶公司)。

成立新公司後因為要即刻開始營運,公司高層就決定,先從各事業處拉人進這間新的子公司,並交由各部門自行提交人選。

這時,如果你是部門經理,會優先把誰丟去一間前途茫茫的新公司?

基於人性,我們應可以很假設性地推想為:「我用不順手、我不想用、我看不慣」的屬下──這些人,也簡稱為部門中的「邊緣人」。

結果確實也是如此:在各部門中除了極少數「自願前往」的同事之外,絕大多數前往新公司赴任的人選,根據非官方、跨部門的「私下統計」,多半是在該部門中,與主管有意見矛盾、績效表現相對較不出色、或是負責業務相對可取代性較高的人。

而這些辦公室裡的「邊緣人」們,也就很快地在一紙紙的人事命令下,被「打包」送去新的公司了。

當時,我所服務的公司其實經營狀況可說相當順利,尤其年終分紅往往十分可觀,多數同事自然並不那麼希望前往一個全新的環境、重新適應一切還不確定的職場生活。

尤其考量到現實的收入變化──依據公司公告,這些派任新子公司的同事,雖然當年度分紅照領,但隔年就要「看新公司營運狀況而定」。

當時的我,(還)不算是公司內的「邊緣人」,所以其實也有點暗自慶幸沒被「丟包」新公司,更能感覺到這些「被送去當童養媳」的同事們,眼神中的哀怨與莫可奈何⋯⋯。

圖/Erik Kalibayev@Shutterstock

「殊不知」子公司遭收購後,迅速擴大且成為「外商」

「殊不知」(but)──職涯中最常見的「意外」就是這個「but」──「but」這間客戶公司的市占率,在全球市場中越來越大,更成為除「舒化奶」之外,置入性行銷各電影、美劇的另一個大宗。

然後常見的套路就出現了:這間雙方合資成立的子公司,被對方公司完全收購!

這間子公司搖身一變,成為了一間「荷蘭商」公司──雖然說骨子裡還是一間中資公司,但由於業務量與日俱增,加上身為「外商」(不管是中資還是荷蘭資),在如今該地產業中的平均行情比較法則下,待遇都確實明顯比本土公司要好上一截。

換句話說,當年的職場「邊緣人」,如今領的薪水都比同期的「主管愛將」還要多;而且因為是新公司位置很多,爬上去的速度也快很多。

看到這裏,或許不少人會「事後孔明」地說:「中國科技業、紅色供應鏈崛起,本來就是時代趨勢」;「『鬼島』本來就是越來越差,機會在外面還不把握,是你們自己笨」;「根本是因為台灣老闆識人不明,誤判人才」⋯⋯等等。

不過,在當年的真實環境與情況下:「台灣」母公司營運穩定、「新公司」一切未知;多數同事(不管是「邊緣人」或主管們)也習慣了既有的環境和工作模式。此時,真的能夠在諸多不確定因素中,「確信」子公司會變成如今樣貌、並且主動挑戰新工作環境的人,究竟有幾個?

這件事情於是讓我深深體悟到,在職場上,真的有所謂「氣數」的存在──有時看似是一個壞的結果,其實卻可能是另一個機運的開始。

然後「邊緣」也要「邊緣對時候」,像我就「邊緣」得不對時辰,現在相對之下成了「科技薪跪」⋯⋯。

幸運也是一種實力?「邊緣人」也能出頭天?──更重要的關鍵,可能是「應變」的能力

當然,雖說職場上有時「幸運也是一種實力」,一時的「邊緣」或「失志」,更不代表你就必然會「魯蛇一生」,但這當然也絕不是在說不用培養實力,「只要運氣好,工作再怎麼隨便都能領高薪。」或是「運氣若不好,在鬼島再怎麼有才或努力也沒用。」

比方說,拿上面的這個實際案例來說,事實上若我們把時間點拉長一些,也可以近一步看幾個重點:

第一點,所謂在原公司表現相對不受主管青睞的「邊緣人」,到底是因為「本來就比較傾向不同的思考、做事方式」,因此與原主管「八字不合」,後來反而在新公司有所發揮?還是「向來就是績效差、工作較不賣力的員工」,但純粹因運氣好,在被「發配邊疆」後反而坐領(相對)高薪?

第二,如果是後者,他真的能在新公司「持續」坐領高薪、直接升遷,不用跟上業務拓展所需要的專業能力與工作步調,還能持續留在該公司內嗎?──而如果真的如此,那麼這家「新公司」的競爭力,又會是如何?

第三點比較沈重些:台灣整個科技(代工)產業,現在正面對外來強大的競爭與後起之秀的急起直追,相對於過去「科技新貴」的年代,大環境真的已經大不相同。我們的企業大老們和政府官員諸公,不知道有沒有真的意識到這個嚴重的問題?

第四,正因為外在環境不斷在變,我想現在在職場上的同輩們都會有同感──不論哪個行業,所謂的「金飯碗」早就不再存在,「安逸」與「順遂」恐怕在未來的日子裡,都只會是「短暫」而非「恆久」的。

這時候可以怎麼辦呢?恐怕除了依靠「幸運」之外,唯有自己也隨時注意產業趨勢、並且終身學習、培養所需要的關鍵能力,才有可能在機會來臨時「不但看得到機會、也抓得住機會」,將成功路上,必須被動仰仗「幸運之神眷顧」的機率性,降到最低。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自己也擔任基層主管幾年了,完全可以理解當初老闆的選擇,有時候並不是那些「邊緣人」表現不好或是無法栽培,很多時候是一種無法言喻的默契和相性。我有帶過我覺得真的「無法拯救」、「無法理解」的團員,但他在另一位主管的帶領下卻大放異彩。套句芭樂劇愛講的:「你不是不好,只是我們不適合。」

如同我最近在運動深深體會到,常用的肌肉最知道如何使力省力,不常用的就會缺乏鍛鍊運用起來加倍辛苦,但你能說那些缺乏鍛鍊的地方不重要嗎?當然如果自己只會自暴自棄、自怨自艾甚至在組織內擺爛,那你根本就是依靠在那些肌肉附近的有害體脂肪。

天命、氣運、氣數要怎麼走,我們不曉得,
但我們還是可以隨時做好準備、做好應變。

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leungchopan@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