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觀察】 AI 橫行的年代:我們眼中的「未來科技」,已是新世代們的「日常習慣」

【矽谷觀察】 AI 橫行的年代:我們眼中的「未來科技」,已是新世代們的「日常習慣」

人就住在矽谷灣區的我,最近這一年來,開始「正視」週遭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 AI 」(人工智慧):

能取代司機的自動駕車技術是其一。 Uber 和特斯拉(Tesla)在此都花了很大的精神研究,但前陣子由於不同的「車禍」──Uber 自駕撞死人、Tesla 自駕導致駕駛車禍喪命等──這個本來快要起飛的技術,突然從媒體上消聲匿跡。

但話說就在幾個禮拜後的今天, Uber 公佈其要開始投資自動飛行計程車,讓大家在2020年能開始直接從「自駕車」升級到「自駕飛行車」。

接著兩個禮拜前,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工程師也發明了能20分鐘內組完 IKEA 家具的機器人。這機器人跟人類一樣,有「眼睛」跟手臂、能「觀察」眼前的問題、自行「設計」及「執行」解決方案。

它也會經歷失敗、但它不會像人類一樣亂發脾氣,或花了半天時間才發現原來一個重要的零件裝反了。基本上,它可能比大多數的人,包含連樂高(LEGO)都不太會玩的我,還來得適合組裝家具。

AI 在今天的 Google I/O 上也大放異彩:Google 不僅在這一塊將投進更顯著的投資,它今年在AI上也有更全面性的突破。從更人性化的 Assistant (OK Google);更客製化並能推薦當地商家的地圖;到要跟臉書對打、由人工智慧整理並更全面的 Google news ; 及七月即將上市、結合 Assistant 及 YouTube 的 Smart Display (像 Amazon Echo Spot 一樣的家庭人工智慧聲控+螢幕)等。 

我今天看NBA季後賽, 黃金時段廣告放的就是Echo Spot,主打讓阿公阿嬤更方便的聲控加小螢幕。

「看不到的 AI 」,早就存在你我身邊

而在「看不到的 AI 」方面,美國各大電商──亞馬遜、SEPHORA、沃瑪(Walmart)等,都已採用人工智慧的「商品推薦引擎」來陳列自家的產品。透過大數據的蒐集及 AI (機器辨識學習)對客戶的「研究」,這些電商讓大家上網時能看到「鎖定自己需求」的產品陳列方式、 email 也會收到更客製化的訊息。

另外大家常講的「同溫層」,其實也就是因為各大社群網絡(例:臉書)早已採用同樣的方式,用大數據及人工智慧的方式,來「選擇性呈現資訊」。

隨選影音平台網飛(NETFLIX)也跟電商一樣,用機器蒐集用戶資訊、自動學習後,顯示能讓用戶更容易產生共鳴的影片劇照首圖,並「推薦」用戶可能最想觀看的影片。

這些運用人工智能技術開發出的功能,如今彷彿「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在我做出「自以為獨立有主見」的選擇前,在背後其實早已經先透過我的喜好,偷偷「加工」過一番了。

不同類型的用戶(例如喜歡恐怖片vs. 芭樂喜劇片),就算在Netflix上看到同一部電影,也有可能會看到不同的電影主圖。例如之前很紅的影集Stranger Things就有九種以上的圖片類型。

「會說話的 AI 」幫你教小孩,搏盡媒體版面

亞馬遜的 Alexa (人工智能聲控虛擬助理),最近更是搏盡新聞版面──亞馬遜不僅和 google 一樣,要大幅擴增人工智慧的研究部門(例如在波士頓設廠,並增加 2,000 個職位來研發 Alexa 的機器人學習、語言科學、和機器人工程學等技術),兩個禮拜前更推出了「客製化的 Alexa 」──Alexa Blueprints,讓大家能藉由一些簡單的步驟、 20 幾種藍圖,設定專屬自己的 Alexa 助理。這些客製化的功能,可以依據不同的使用情境,套用在諸如遊戲及故事設計、和他人的對答(包含訪客、保母、幫遛狗的人等)之上。

除了大眾化的 blueprints ,它同時也推出了兒童版的 「Alexa Freetime」和 Echo Dots Kids Edition (用塑膠包裝來防摔、及一年免費的 “Freetime” )。

“ Freetime ”的操作方式,和一般的 Alexa 相似,但回覆不大相同:它提供適合孩童的內容,讓爸媽能控制小孩所使用的內容及時間,甚至鼓勵小孩用「請」、「謝謝」等禮貌助詞,來和 Alexa 對話。這一軟體+硬體,剛好成為一套父母的好幫手。

《華爾街日報》及其他媒體也不忘自娛娛人一番,說 Alexa 以後應該可以直接幫我們養小孩了。

亞馬遜不只在Alexa的研發上投入大筆經費,在行銷上也不手軟 (例在超級盃黃金廣告時段大肆推廣Alexa)

與 AI 對話的時代,不是「將要來臨」,而是「已經」來到

還記得當初這些「語音虛擬(人工智慧)助理」(以下簡稱 Voice)如 Apple Siri, Amazon Echo/Alexa, Google Home, Microsoft Cortana 等剛推出時,我本以為這股潮流可能會撐不久──畢竟手機已經很方便了,而跟機器人講話又實在很沒有溫度。

但 Voice 的勢力,硬是在身旁默默地、緩緩地增長: 2016 年電影《WHY HIM》推出時,James Franco 在家中跟聲控機器人對談,那橋段還有點像只在矽谷才會發生的新奇事。但去年我造訪朋友在洛杉磯的家,她的 4 歲小孩,已經能在客廳透過 Alexa 自在地開電視、聽音樂、聊天。

我瞪大眼睛站在一旁,發現自己真的是老了。我們這一代可能還覺得跟一台機器講話很彆扭,小孩跟它們講得可習慣的。

而去年去公司的跨年晚會,坐上Lyft (Uber競爭對手)要回家時,我發現司機的身旁,放了個Echo Dot。他雀躍地向我介紹:「這個感恩節假期買的新玩具──黑色星期五特價 $29.99 (約新台幣 900 元)— 比我車子加滿一缸油還便宜。」

他說,因為自己一個人開車常會無聊,所以就買了台 Echo,沒事跟它講講話,保持清醒也比較不孤單。他最後還邀我和他的 Echo/Alexa 一起玩 Trivia (機智問答),我們玩了好幾輪⋯⋯。 

我盯著窗外燈火通明的舊金山,在上上下下的小山坡上,邊和司機對著一台巴掌大的機器輪流講話。那一瞬間,我發現自己似乎不自覺地在見證歷史的一刻──我們「已經」正式邁入跟機器人講話的時代了。                                                                                                                                   
嶄新的時代,作為「人類」的價值

聲控智慧助理的普及,提升了生活中的娛樂及方便性,但也讓亞馬遜及谷歌等科技巨頭,能夠取得更多客戶的資訊,並藉由大數據的累積,更容易了解自己的客戶、並提供客製化及自動化的服務。

這些數不盡的 AI,讓我們的生活更便利,但也同時讓我常想不清楚,「人類」未來的方向在哪裡。

我之前在公司的一個會議上,看過一張 PPT ,說的是 65% 目前在學的小孩,未來會從事「今天尚未存在」的工作。由於科技的進步、大數據及人工智慧的崛起等,我們的職場形態也會不斷地改變。

在以前,一份工作可能可以做到天荒地老;小孩也許能走爸媽當年走過的路。但現在大家連人生都還沒過到一半,可能工作轉眼間就被機器取代,而得出去找新頭路了。

以前農業、工業革命,讓機器取代了多數人類從事的,勞累粗重的工作;而現在人工智慧的發達,則正開始取代週遭可能「要用一點點腦」但沒有太勞心的工作;以後人類能真正彰顯價值的,可能就只剩下「需要很多腦力、很多創意」的工作了。

但若我又不聰明又沒創意,那該如何轉型呢?會不會連工作都找不到,生活都成問題?

我想,科技的進步與人類的想像力,始終沒有盡頭──或許,「最終極」的人工智慧,其實會像科幻作品《攻殼機動隊》描繪的未來世界一樣,把擴增記憶體、甚至人工智慧介面,直接裝進你我的腦子裡,並且隨時可以連線他人,和廣大的數據資料?

也許這樣,我們就能「直接轉型」、「人機合一」,而不怕被機器取代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decoret@shutterstock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