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帶風向」(Framing)的基本功——瞎子摸象的資訊時代,別輕易地覺得「自己什麼都懂了」

識破「帶風向」(Framing)的基本功——瞎子摸象的資訊時代,別輕易地覺得「自己什麼都懂了」

美國在 3 月 24 日這個週末日,有個大遊行 March for our lives,以學生的聲音,來訴求更嚴格的槍枝管制。

由於今年來,美國的校園槍擊案數量節節上升、加上之前的佛州槍擊案成為最後一根稻草——從這個月開始,全美各地,就不時地出現抗議的聲浪。

我因為在 3 月 14 日,親眼目睹了舊金山 Market Street 上 National School Walkout 的遊行,被這些書都不念了、得跑上街遊行的孩子們震撼到,所以也就順便追了一下這 March for our lives 的新聞。而我臉書上,也充滿著各式鼓吹嚴格槍枝立法的新聞、及當天各則扣人心弦的演講(例如連金恩博士的 9 歲孫女也跳出來說話)等。

好奇心使然,我昨天跑到美國「保守派」新聞 Fox News 上,想探探他們對這遊行的觀感。結果,福斯新聞網站 3 月 28 日的頭版,寫的也是這遊行:

但它的角度跟其他所謂「自由派」新聞媒體完全不同——它引據了一個大學教授採樣 256 人的研究,說遊行的組成其實僅有 10% 是學生、平均年齡老到有 49 歲、有些人去遊行只是為了聽演唱會、然後其實遊行並非主辦單位說的 80 萬人,而是只有 1/4 的人參加。

相較於《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大篇幅的報導「人民的眼淚與怒吼」;福斯新聞頭版的總結,是這個遊行其實比你想像得「還要假很多」:別相信你看到的其他新聞,因為根據這 256 人的樣本,這遊行其實真的普普而已。

美國舊金山 March for our lives 遊行現場。圖/EddieHernandezPhotography@Shutterstock

美國舊金山 March for our lives 遊行現場。圖/David Tran Photo@Shutterstock


「瞎子摸象」的資訊時代

上述這些種種「論點」與「事實」,其實都是一件事情的很多面向——就像瞎子摸象般,肥肥的象腿是大象、彎彎的象鼻子也是大象。大學教授的研究可能是真的,人民的眼淚怒吼、感人的演講可能也都是發自肺腑的。

然而,人民若只收看其一新聞台,他們一定會覺得另一方的人簡直是豬頭:「自由派」可能覺得「保守派」沒血沒淚,死這麼多人、這麼多人都走上街了,居然還冷眼旁觀!「保守派」可能也覺得「自由派」都在騙人,明明研究證明這遊行只是普通而已,還拼命說嘴假惺惺!

於是,這也造就了美國社會今天分裂嚴重,雙方都拼命指責對方要不騙人製造假新聞、要不就是眼界小沒知識。

這也讓我想起之前剛開始對投資有興趣時,會不時地看美國的彭博商業新聞——但在看了一段時間後就不看了。因為在把時間拉長、追蹤幾個月後,我發現它所說的「財經趨勢」往往不斷地自打嘴巴:今天股市漲了,立刻跳出很多新聞說「經濟局勢穩健」;明天股市跌了,版面立即反轉為「預測經濟即將蕭條」。我還曾在某天,看過正反兩個論點同時被放在頭版:一個說要熊市一個說要牛市,看得我都要精神分裂了。加上現在川普上任(畢竟他也是個常常舉棋不定的奇葩),新聞更是五花八門,各種選項一應俱全。

這是個資訊發達的時代,也還是個瞎子摸象的時代。有些新聞,若只看一面,日久之後,就會很氣跟自己不同觀感的人——而我氣的那些人,很有可能也覺得我面目可憎。若情緒激昂,我們有天看到彼此,搞不好還會不分青紅皂白地想跟對方幹架。

光看網路上的資訊,這世上有無數「堅信自己是對的」,並且對撻伐異己極盡殘忍之能事的「網友們」,在美國、在日本、在台灣,彷彿到哪裡都是這樣。如果網路反應現實——我不禁擔心我們這一代到哪天,搞不好將很快有面臨內戰或戰爭的風險。

商場上的「奸巧」framing 無所不在,識破者則會「被當人才」

這也讓我想起在商場上,商業簡報(presentation)的其中一項重要技能——Framing。

"Framing"之意,在於說故事時(簡報、與同事或客戶溝通時等),由一個對自己絕對有利的面向呈現事實,以達到引導聽眾的效果。如果聽者沒有聽出弦外之音、或發現事情其實還有另一個面向,思緒很容易會被講者所「預設的框架」或「所佈的局」給限制。

隨便舉一個粗糙的例子來解釋:今天某品牌銷量漲幅較去年同期差、但較上個月好。「很會"Frame"」的人可能會從後者切入,再佐料一些今年以來自己所做協助的,成長業績的活動,好讓大家覺得這牌子似乎接下來只會一直成長——而且是因為「我的」關係。

但如果大家沒有注意到這牌子 YOY(與去年度同期相比)其實下跌,而這個月會比上個月好、其實只是因為現在是感恩節連假;注意力很可能就會被扭轉,因而下了錯誤的結論。

這個功夫,在台灣老一輩中簡稱為「奸巧」、年輕人則習慣稱為「帶風向」,但我在美國,不管去了哪間公司、跳了哪個產業,這都是老闆非常重視的「溝通技能」。

懂得 Frame 的人,簡報比較不會被老闆釘、講話比較有說服力、開會比較能掌控大家討論的方向。週遭的老美同事由於都相當重視這門功夫,我常看著他們用各種 framing 的功夫「把黑的說成白的」,或「乾坤大挪移」真正的重點。

不過很重要的一點是:會受到人尊敬的老闆、領導者,往往也是最能識破 framing 的人(也許他就是靠這樣起家的 XD)——此外,如果聽者能不管旁人怎麼 frame,還是馬上點出癥結或問到對的問題,職場上的多數老美就會真心佩服你,覺得你很聰明有能力。

「非真非假」的世界,練習不衝動驟下結論、多方參考、自己求真

這個「framing 的功夫」,魔術師用它來變魔術、上班族用它領導溝通、政治家用它來塑造敵我善惡、媒體用它來導引讀者對世界的認知、即使是歷史學者或教育家,也會用它來影響世代價值觀的養成。

這種「只闡述事情某一面向」的溝通方式最惱人之處,在於這些資訊「並不完全是假的」,但也「不完全是真的」。

身為「觀眾」,我們能做到的,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先不衝動下結論:畢竟我們非聖人,不可能甚麼都知道,只能仰賴週遭各種「被 frame 過」的資訊度日——如果很想摸清楚,我們就必須凡事親臨現場、花大量時間來搜查舉證;如果沒有這種時間,我們的責任就是要先冷靜地看看各方資料,而不馬上覺得「跟我相反意見的人都是豬頭」。

畢竟世上很多事情,我們都只是搞不清楚狀況的配角。最要命的,就是作為瞎子摸象的其中一員,抓著一隻象腿後,就高興地覺得自己其實一切都懂了。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Hayk_Shalunts@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