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來自台灣的姚彥慈,灣區創業的嶄新里程碑:作品獲選舊金山現代藝術館(SFMOMA)特展,比肩矽谷巨擘經典設計

【獨家】來自台灣的姚彥慈,灣區創業的嶄新里程碑:作品獲選舊金山現代藝術館(SFMOMA)特展,比肩矽谷巨擘經典設計

作者前言:對於在世界各地從事設計、藝術或文化創意產業工作的人來說,作品能夠在歷史悠久的美國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SFMOMA)展出,絕對是終生難忘且值得驕傲的一刻。而來自台灣,在美國灣區以小規模新創公司姿態創業的設計師姚彥慈(Sha Yao),卻在 30 歲出頭的這年,便達成了這個生涯的難得里程碑──她的作品,與 Tesla、Apple、Google、North Face 等國際企業產品、知名大師作品並列參展。

筆者乘「地利之便」,親訪了此次展覽,並帶回 Sha Yao 的第一手專訪,獨家刊登於《換日線》──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彥慈在專訪中,對自身的「得獎感言」著墨並不多,反而誠懇而真摯地分享其海外創業過程中,遇到的重重挫折。

原來,這個「灣區奇蹟」的故事,在「熱血勵志」的背後,更多的是從構想到完成商品的多年堅持、從群眾募資成功到與廠商周旋協調的層層考驗,與身為創業者必須三頭六臂、堅持到底的多年努力⋯⋯

週六的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 SFMOMA),遊客、學生、家庭、文青、情侶等形形色色的人們,悠閒愜意地逛著這棟 7 層樓、超過 80 年歷史的美術館。走到 6F,角落有個特展的人潮特別多。走近一看,斗大的"Designed in California"映入眼簾,格外受人矚目。

圖/北加路人 提供

而讓我真正目不轉睛的,是在一入場走沒兩步就看到的"Eatwell Tableware"。

原因是:這個甄選對象是「歷年所有於加州完成之設計」的展覽,入選的產品不過百餘件,但在加州這競爭如此激烈的市場,我們台灣的「國產設計師」 Sha Yao 姚彥慈 在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工業設計所就讀時,所設計出的產品,硬是衝出重圍,獲選為近代加州最重要的設計品之一。

Sha Design 作品 Eatwell 獲選 SFMOMA"Designed in California" 特展,攝於展覽開幕之夜。圖/姚彥慈 提供

與各大國際品牌、知名設計師比肩,作品入選舊金山當代美術館

這個展覽,主要的策展主題,是探討加州當代設計的進化與發展。其入選的產品,可不只是讓人眼睛看了立刻一亮,或讓人恨不得當場掏腰包買下而已──最重要的,是它們創新地應用了時下科技,設計出滿足人們需求的產品。此外,這些產品並非全以設計給大眾、主流消費市場為目的;有更多是針對當代社會、環境議題或特定族群的需求,更細緻及貼心的設計。

Eatwell 入選此展中的「為社會變化而設計」(Design for Social Change),因為它替當今一個不斷在成長,卻又同時被忽視的弱勢族群──罹患失智症的人們──發聲,這套餐具組以關懷失智症患者飲食為核心,讓他們能較好自己打理飲食。

圖/姚彥慈 提供

同時入選的還有 D-Rev’s Remotion Knee,一個能讓普羅大眾也能負擔得起的人工膝蓋(坊間的人工膝蓋通常非常昂貴)。

除此之外,展覽中同時還可見到許多來自矽谷巨擘廠商,近代全球消費者耳熟能詳的設計品,例如:倡導能節省能源的 Nest 恆溫計;電動汽車的先驅者之一特斯拉(Tesla);藉由創新設計來壓低生產成本,進而帶領新科技普及的蘋果桌上型電腦與滑鼠;讓更多人能輕便地去戶外踏青的 North Face 帳篷;甚至是能運用大數據來更了解消費者的 Google Home⋯⋯等。

圖/北加路人、姚彥慈 提供

看到一個年紀跟自己差不多大,同樣是台灣女孩所設計的產品,並列在許多當代最偉大的產品旁,心中的驕傲與激動自然難免。

於是,同樣住在灣區的我,找了天下班的晚上,決定飛奔到她住處附近的餐廳,厚顏地找姚彥慈陪我吃飯、並當個小少女聽她的故事。以下是本次採訪的 QA 整理:

「微型公司」落腳舊金山,灣區發光

問:能否分享一下你獲選 SFMOMA 展覽後的心得?作品被收到現代藝術博物館,對很多人來說簡直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對於其他的夢想家們,你能分享些建議嗎?

姚彥慈(以下簡稱 Sha ):作品能能夠被 SFMOMA 這個極具代表性的博物館相中,獲選為"Designed in California"這個展覽的代表作品之一,對我來說別具意義。

加州每天都有各式各樣創意無限的服務與產品產出,例如與 Eatwell 在同一個類別(category)入選的,還有著名的瑞士設計師伊夫.比哈爾(Yves Béhar),為貧窮國家孩童所設計的平板電腦──他是 Fuseproject 的創辦人,也是我的 Role Model 之一,能與偶像同台,實在是太幸運了。

但對我來說,設計最大的初衷是改善人的生活,得獎是附加的肯定。作品入選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的作品反應出這世代的「其中一個」挑戰及解決方式、並多了份對社會關懷的元素,與主辦單位這次展覽以人為本的主題,有了很好的呼應。

問:你以 Sha Design 為名,推出包括 EATWELL 在內的產品,以妳一人主導的「微型新創公司」規模於舊金山創業,至今已逾數年。在灣區獨自創業,對你而言的好處或挑戰各是甚麼呢?或甚至,有沒有甚麼「矽谷迷思」,是你能夠為大家點破的呢?

Sha:從求學時間開始算起,我在舊金山灣區,今年剛好滿 10 年,這 10 年內可謂變化巨大。在這裡有趣的地方,是時常看到一個科技/產品快速的興起,出現在我的周圍造成話題,並且延燒至很多領域。但過了一段時間後,可能它能越來越成熟,也可能因為種種原因被市場淘汰,因為身處於此地創業,感覺自己見證或參與了其中的某些部分。

不過這頭昂貴的房價、物價、與高昂的人力費用是一大挑戰,讓所有新興的創業者肩頭上,都頂著巨大的經濟壓力。

於是,在這裡經營公司,必須時常提醒自己要隨時調整自己,順應生活、更新技能才能生存。例如,在這裡這幾年「數位軟體」(digital)的商品、服務已經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大幅顛覆了以往對「產品」的定義:如今在矽谷這裡提到「產品」,大概八、九成指的其實是「digital 商品或服務」,而「產品設計師」也已經變成「介面設計師」──如果像我一樣,是做硬體產品的設計,還得特別對別人「說明」、「備註」。

「矽谷優勢」在人流、金流、資訊流匯聚,但仍不可能「一步登天」

但話說回來,壓力龐大、競爭激烈的背後,矽谷或灣區一定也有其獨特的優點,才能持續吸引世界各地的人才進駐──在這裡,真的很難覺得自己有多「優秀」,因為有太多太多比自己更強大更聰明,資源比你更多,同時又努力不懈毫不放鬆的人了。

在一個「沒有點子會被視為太瘋狂」的地方,創新的構想在此地不斷發生,就算有很多失敗的案例,但也同時有著許多勵志的故事在這裡每天真實發生──創新的構想在此不斷產生,因此也讓追逐高風險 / 高回報的創投資金,就這樣源源不絕地流進來。

除了大家都知道的「思維開放」之外,這裡也是一個很容易學習新的科技技術的地方。以資源來說,灣區有很多活動、課程、或甚至人脈網絡能互相協助與學習。

舉例來說,因為我的作品在2014年,得到了史丹佛大學長壽中心設計競賽(Stanford Center on Longevity Design Challenge)首獎,讓我不僅得到產學界的認可及打開知名度;最重要的,我也能藉此透過多一個平台認識更多人。如果我有甚麼部分需要協助的,他們(史丹佛中心)會盡可能地幫我介紹人及其他資源來進一步彼此學習。我如今也會回饋該校,分享自己創業和設計的經驗給學員、學生們。

但我也必須指出──雖然我的確受惠於這裏不少的「人脈」(networking),但最終一切仍然無法假手於他人,關鍵還是在於自己。

灣區的資源與人脈也許較其他地區多,但是單靠這樣,絕對沒有辦法幫你「一步登天」。尤其身為外國人──我們的人脈終究沒有當地人來得深厚, 再加上語言背景的限制等──能更進一步整合手上的資源並且有效利用,才能真正受益。

設計完成、募資成功後,才是真正困難的開始

問:這一路走來,你曾經遭遇到甚麼挑戰或挫折嗎? 

Sha:挑戰或挫折是一定有的。我學的是工業設計,但藉由「設計」來「創業」所需要的能力,遠遠不只是設計本身而已。Sha Design 剛開始時就只有我一個人,遇到種種不會、不清楚「眉角」的事情,就自己上網找資料或四處問人,再怎麼難也得把它弄懂──就像剛剛聊的,好在這裡的資源很多,我不斷從錯誤跟挫折中學習,很重要的一點是,堅持下去就能學到寶貴的經驗。

一個挫折的例子就是「生產線管理」。身為工業設計師背景的公司負責人,對於生產線的了解是絕對必須的。然而,管理生產線本身就是一個全職的專業,所以當因為某些原因我必須是那個自己去「管理生產線」的人時,這件事就有了很大的風險──尤其,這個領域並非完全能從書本上學習,是必須邊做邊學的。

舉例來說,請工廠開發模具、生產作品本身,就存在非常多不確定的因素:雖然可以事前討論並且有前置作業,例如請廠商做一套手板來確定最後的樣子。但是在模具開發完成之前,中間一定會經歷各種問題,而必須一來一回慢慢的修正,就算事前全面評估過後再來開模,也不一定就沒有問題。尤其硬體生產上所開發的模具一旦開發完成,是很難再做大幅度修正的。

因此,找到好的仲介來推薦工廠、找到值得信賴的工廠、簽一個能對自己有保障的合約、跟對應的工廠建立良好的關係及溝通等⋯⋯都是生產的必備條件。這些講求的不只是知識,還有經驗與良好的溝通能力。

當初開發 Eatwell 的模具時,有個仲介幫忙在亞洲找了個工廠生產。我跟工廠簽了 45 天的合約,但是我到第 90 天還是沒看到東西。仲介收了費用之後也是愛理不理,最後好不容易直接連絡到工廠,沒想到卻發現它們竟然都做錯了!和之前討論的設計完全不符。

無論規模大小,成功絕非一蹴可及──堅持到底才會有好的產品

而這些開發模具及生產的資金,其實是我當時在群眾募資平台 Indigogo 上替 Eatwell 集到的。很多人以為群眾募資到錢後就沒事了;但其實拿到錢、真正開始做產品時才是困難的開始。如果不能如期交貨,該怎麼對投資者交代呢?那責任是更重的。

問:天啊!那你最後是如何應對這困境,並繼續向前的?

Sha: 我就買了張機票,直接殺去亞洲坐鎮!

我直接去找工廠談,拿出白紙黑字的合約(雖然不一定有用),好好跟各家工廠老闆溝通、並且耐心地聆聽這中間到底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又該怎麼做才能照著我理想中的藍圖走。我調整心態,努力與合作廠商手牽手地一起做下去。而這一做就是 6 個月。

這中間還包括了對於前期支持者的應對:除了定時向大家報備進度,讓大家知道甚麼時候能收到產品外,也死命地盯緊生產線,深怕再有不可挽回的失誤,但很感謝大部分的支持者都還是願意諒解與等待。

而有趣的是,前幾天我坐 Uber Pool,剛好與一個惠普(HP)的工程師同車。我們聊了不久後就發現雙方其實都有管理生產線、生產新品的經驗:以我從「一人公司」發展起的經驗來說,通常我從一開始的構想點子到生產交貨,都需要三頭六臂地花個兩年左右的時間。

所以當他告訴我,惠普研發產品雖然手上資源比我好太多,但是因為公司太大,牽一髮而動全身,開發一個新產品也往往需要個 2 到 3 年,我心中忍不住舒坦了些。原來我們也有大公司沒有的優勢,只要熟悉市場以及每一步踏實地做,中間雖有各式挑戰,能堅持到底,就能有好的產品。

圖/姚彥慈 提供

採訪後記:希望,下一個就是你

臨走前,我忍不住問 Sha 在此次參展的里程碑後,針對 EATWELL 這個已是「明星級」的產品, Sha design 的「微型公司」,和個人的未來規劃為何。

身為商學院出身的我,難免「一身銅臭」地覺得她會想要拓展通路、擴充公司、發揚光大這套已被 SFMOMA 認證為當代加州最具代表性的設計產品之一。

但她沉默了半晌,堅定地看著我:「雖然我目前大部分的時間精神都花在經營公司上,但有一天,我還是希望能繼續自己的設計師本行,以設計出更多好的產品,並帶給社會更遠大的正面影響為目標。」

能在上班廝殺一天後,聽到這麼正向的故事與分享,真的很讓人耳目一新。我衷心地希望這社會上有更多的夢想家、設計師、創業家,能像她一樣,無畏地為自己的理想所努力。

說不定,下一個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的,就是此刻看著這篇文章的你了。

註:Designed in California 於舊金山當代美術館展出,展期至 2018 年 5 月 27 日。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姚彥慈、北加路人 提供

天下雜誌全閱讀,邀請您加入

感謝您喜歡換日線的內容,現在邀請您用實際行動支持天下

訂閱天下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