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灣區,見證「老美的狼性」
圖片

「狼性」這兩個字,是近幾年來台海兩岸媒體及網路上的寵詞。

「台灣經濟衰退?因為年輕人不夠有狼性。中國為何富強?因為大陸人有狼性。要想擺脫魯蛇人生?從今務必培養狼性......。」

但我每每看到「狼性」這詞,就忍俊不住地想起「大野狼」。總覺得現在 21 世紀,怎麼大家反而越活越原始去了?

我想,若孔子他老人家從墓裡爬出來看到今日的網路新聞,想必氣壞了──因為發現自己當年盡心倡導的倫理道德、君子之道,到現在的社會反倒成為庸庸碌碌、唯唯諾諾、甚至「奴性」的象徵。而當年所謂「沒文化」、「野蠻貪婪」的行為,幾千年後,竟變成商業社會最崇尚的「競爭力」。

前幾天,跟一對美國人夫妻與他們的幼子吃飯。孩子才一歲多,咿咿呀呀地正在學說話。他的猶太爸爸手上拿了根吸管,在孩子前面晃啊晃的。

孩子不知該如何溝通他很想要拿吸管這件事,沮喪地尖叫了起來。

於是爸爸決定教他一些單字。

爸爸:「來,說"give"!說"give"我就給你。」

孩子生氣地看著他。我想 give 這個字實在滿難發音的,要我是那孩子,應該也會生氣。

爸爸:「不然說"mine"好了──來!跟著爸爸說"mine"!」

我跟老公忍不住面面相覷──我們倆身為「炎黃子孫」,從小要甚麼東西,學的單字必從「請、謝謝、對不起」說起。沒想到在灣區,竟然見識到完全相反的教育。

只能說不論中外,有些人的「狼性」,是從小就被養成的。

美國文化,可從不缺「狼性」

有人說,儒家精神幫助五千年來的皇帝們安穩治國,消彌人類的「野性」,讓百姓安於「小確幸」,不至於日日造反,皇帝開心,百姓也開心;美國文化則因不斷開拓的歷史,很大程度講求「人定勝天」、「征服與競爭」等。這種文化比較能成就領導者,但也難免產生暴力與衝突的副作用。

舉例來說,美國青少年的霸凌(bully)行為特別嚴重,有將近 60% 的人自承在中學時光遭遇過霸凌。社會整體而言,暴力犯罪的發生率也遠比台灣為高。

然而,現下國際化的資本主義社會盛行,很不幸的,「有狼性」的人通常的確較容易事業發達,「有水準」的人則容易成為羔羊。美國人從小被教育要「有狼性」──或者說得好聽一些,要表現自己、要與眾不同、要勇於爭取、要當「溫拿」──所以大家習慣搶著當頭、搶著創業、搶著做大事;台灣人比較講究「中庸之道」,所以很多人志向是成為生活安穩的公務員,或找份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一路到老。

我認為這沒有對與錯、沒有好與壞,也並非所有美國/台灣人均是如此,只是歷史文化脈絡下,社會形成相對普遍的不同風氣。

我甚至會半開玩笑地想,若美國沒成為世界老大,中國皇帝制度沒被推翻,世界反被某某中國大皇帝統治──那社會上可能就變成「狼性再見」、「奴性萬歲」了。但畢竟歷史無法反轉,更何況我現在人在美國這「蠻夷之地」(開玩笑低)。

在美國的高競爭叢林生存,倒也未必需要「狼性」

然而,小的認為,要在「老美」的土地上生存,其實倒也不一定非得跟「狼性」扯上關係。如果你天生不喜歡跟人來硬的,也有不同的路可以選擇:

其一,是在這頭欠缺人手的職業中發光:這分為幾種,第一種是因為產業發展太快,人手不足,例如人工智慧的人才、或是很專業的軟體工程師等;第二種是老美不愛做的、耗時耗力的「苦工」,例如水電工、護士等。第三種是從事普遍來說,我們「老中」比「老美」擅長的領域,像跟數字財務相關的(這並非歧視,而是由統計數字抓個大概)。

總之,工作在缺人時,管他狼性與否,都有你我的一席之地。

其二,是進入相對較不需要「狼性」的產業:例如投身公益組織、加入照護領域,或擔任學校教師、政府公務機關文職人員等等。狼性與否,在這些領域和成功相對沒太直接的正相關──雖說如此,有點狼性,還是很可能讓你步步高升。

灣區行銷「狼性」實錄

前面說了這麼多,我想或許還是有些讀者,會質疑在「文明先進」的美國灣區,怎麼會跟「狼性」扯上關係?當然,每個人的觀感或有不同,以下還是分享我的職場實際經驗,讓各位讀者朋友自行判斷:

陸續在幾個矽谷公司的行銷部門待了些時間後,我發現在美國要吃行銷這行飯,因為有創意的、會講話的、有交際手腕的、念商的人實在太多──所以「有狼性」是基本,沒有真的會被壓扁。當君子這事,還是留給值得的人就好。

同事 X 就曾在安靜的辦公室,不留情面地奚落另個同事 Y「東西解釋不清楚」。雖說可能是 X 自己有聽沒有懂──但他先發制人地直接大聲連講三次,說他不知道 Y 要表達甚麼,把 Y 定得滿頭包。整個辦公室的人基本上沒聽到 Y 說甚麼,但對於 X 的數落可是聽得一清二楚。Y 臉色鐵青,顯然是對 X 的批評完全不服,但他沒有替大聲替自己抗辯。

日後,公司開始傳聞Y表達能力不好──雖然當天根本沒人聽清楚 X 與 Y 究竟誰是誰非。

也有另外一種情況:老闆 A 今年想拼升遷,誰的功勞都要挖到自己手掌心,連屬下 B 的功績也不放過。屬下 B 沒有怨言,覺得這是自然的生存法則。但同時間,每每身旁同事有功績時,他也不忘撲向前分一杯羹,再轉頭分老闆一些,「面面俱到」。結果老闆 A 升了後,力馬開始提攜 B──「大狼帶小狼」,大家互相扶持。

在矽谷灣區,從產業巨擘到新創企業,從創投金主到小小員工,彼此既激烈廝殺、又不時聯手打獵──在這狼性的叢林中,大家都要不真的變成狼、要不假裝自己是狼,要不就是直接昇華,不著痕跡地融入狼群中,冷眼看著這物競天擇的自然定律。

圖/stock_photo_world@Shutterstock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ndrey Bayda@Shutterstock

《關聯閱讀》
越「魯」越適合去美國闖?──平凡人給平凡人的赴美工作經驗談
「大人」們,你有什麼資格批評小確幸?──從「再假都有人信」的美國夢談起

《作品推薦》
「五年後的今天,你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拿美國MBA「經典必問題」,檢視畢業五年後的自己
即使無惡意,這些問題別說出口──我在灣區學習到的尊重

北加路人/北加路人日記

從當業務,做行銷,26 歲報著遠大的抱負赴美念 MBA;到因緣際會,30 歲落腳北加成郊區人妻。用日記紀錄新一代台灣人留美點滴。
性情中人。做行銷但不喜包裝。從商但更在乎人文。愛思考但更愛聽電音及曬太陽。
臉書專頁:北加路人日記
部落格:北加路人日記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