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後的今天,你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拿美國MBA「經典必問題」,檢視畢業五年後的自己
圖片

申請美國學校的 MBA 時,有道經典必問題:「五年後的你,想做什麼?」

我當年把 MBA 畢業的夢想寫給代辦:「我想進台灣的大藥廠,做 OTC 藥品或維他命的行銷。」──因為幾家自己有興趣的藥廠行銷職缺,徵才寫的不外乎要 MBA、工作經歷三年以上、業務行銷背景佳等。

這跟我的背景不僅相符,與我的興趣更是相投。

記得當時我還偷偷替自己的「目標明確」感到驕傲。結果代辦竟劈頭就說:「這目標太小了,這樣你進不了排名前面的 MBA 的。」

他們希望我寫些「大事業」:例如當顧問、創業、改善台灣環境等大事,並安撫我說如果最後我做不到也不算說謊──反正學校日後,也不可能會拿你當年寫的 ESSAY,來要求你做同樣的事。

但日後我還是來了美國──抱著當時同樣的夢想、拿了我希望拿的實習、實習完拿到正職,研究所二年級開學前,就簽了畢業要去的台灣公司......一切都在這當年為自己鋪好的「康莊大道」上順利前進。

人算不如天算──藍圖再周全仔細,還是繞道而行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結果我在要畢業的前兩個月,跟我現在的老公開始交往,並在一畢業後,決定跟他搬來灣區從頭開始,萬分抱歉地打給前東家毀約。

矽谷灣區,鮮少我當初夢想的藥品公司,反是充斥著我最沒有經驗的科技公司。好不容易找了家願意幫我 sponsor 的科技公司,最後卻沒有抽到 H1B。拿著 OPT 工作到一半,有天公司總部竟決定從美西遷到美東──我只好又離開這公司,留在美西邊弄簽證邊找工作,從醫藥產業轉回零售,跌跌撞撞地直到今天。

回顧五年前到今日生涯路上的種種──雖然我當年的藍圖畫得很周全──我可謂完全沒有實現當初自己的夢想,但也繞到了另一條還算 OK 的路上。

而我周遭的朋友們,有些真的達成自己夢想──創業成功、在喜歡的公司慢慢往上爬、辦到身分留在美國等。有些則像我一樣拐了彎走上另一條路──有跟未婚夫來美國念書,念到一半走不下去,最後畢業反而跟美國人結婚而在這定居的;有在要拿到身分前,突然被診斷出罹患癌症,只好放棄身分回台灣接受治療的;有本來申請上知名 MBA,後來卻因為在台灣也拿到一份高薪的工作機會,放棄就學留在台灣不出來的......大家的故事,都不一樣。

然而,我大部分的美國同學,卻幾乎都達成了他們五年前規劃的目標。

因為對美國人來說,在美國本地發展,主要的變動來源大致上僅有經濟大環境──例如美國 08 年發生金融海嘯重創經濟時,很多畢業生被迫選擇 plan B。

相對而言,普遍來說,走國際學生赴美發展的路途,變動就大了許多:簽證是個巨大的問題、跟哪國人交往是個問題、有沒有辦法在異鄉孤獨地堅持下去是個問題、自己或家人的健康也會造成異動等。當這些變動出現時,有些人選擇堅持初衷、有些人則做出當年意想不到的選擇。

圖/EQRoy@Shutterstock


無心插柳下的「人脈網絡」,反而成為職場貴人

五年後的回顧,還有另一個讓我感到有意思的重點,那就是 MBA 的「人脈」:

從 MBA 的申請直到畢業,Network/人脈,簡直是個被大家提到快爛掉的關鍵字──「念 MBA 的最大資產,就是人脈的拓展」;「念 MBA,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好的工作及交朋友」;「沒交到有用的朋友,你等於白繳了MBA學費」......等等。

大家整天人脈長人脈短的,跟人聊天都不自在了起來。

五年後的今天,我深切地體會到,MBA 的校友力量固然深厚──例如我前份工作的老闆就是校友,她對我特別地提攜,我也覺得跟她聊天特別投機。

然而,「人脈」的本質,其實還是「真正的朋友」:

日後職場相遇,真正會為你挺身而出,真正會成為你意想不到貴人的,不會是那個你約過一兩次 informational interview 的某人、不會是那個你在某社交場合聊過幾句的某某、也不會是你其實不太熟的臉書朋友。而是你在念書的過程中,所交到真正的知心好友。

大學或研究所時期交的朋友,常會被稱為「人脈」,主要是因為大家未來在工作路上,重疊的機率相對高,比較能互相幫忙──但所謂的人脈,還是必須有真正的友情為基礎。

我老公前後把他兩個伴郎,都推薦進自己的公司,無怨無尤地幫他們 mock interview(模擬面試)──不為了甚麼,就因為他們是兄弟;我當年和一個同學,常常聚在一起聊感情世界或跑去喝酒,從來沒跟彼此正經聊過工作或功課,我也因此從來沒想過畢業後三年,她竟會成為我職場上的貴人──她推薦我進公司、教我其所學、還跟我分享公司的八卦。

我當年沒把「用心經營 MBA 人脈」當成一回事,因為我本來的目標是要回台灣。但沒想到卻因為心態上無求於人,加上愛玩愛交朋友,最後轉身一看,發現人脈竟已默默地在身旁。

所以,「五年後的目標」不重要嗎?

我和朋友分享了自己的五年回顧。

我:「天啊,我當年鋪好的工作路轉了個大彎,沒特別訂目標經營的人脈反而喜遇貴人。你不覺得諷刺嗎?我們以後是不是該直接『既來之則安之』,免得想太多後,得不到又感到沮喪?」

他反駁:「但你若全然不想未來的目標,構想哪怕是『幻想』一下人生未來的五年、十年長甚麼樣子,那豈不是很容易什麼都做一點、或什麼都沒有做,最後一事無成?」

他繼續說:「你若不想著有朝一日要升到經理、總經理,你怎麼會願意現在先鞠躬哈腰地從小的做起?你若沒幻想自己未來的正樣,你怎麼會願意整天邊餓肚子邊跑步?」

我默默地想:也是。我差點忘了自己大學其實就想念 MBA 了,所以才會在整日夜唱夜遊之餘,仍不忘硬著頭皮花上更多時間,念原文教科書。

他:「沒有夢想,不預設目標,你碰到困難時就會放棄轉向,一帆風順時就會忘了繼續努力。」

「更何況你人在美國──這裡的人什麼不重視,最重視『潛力』與『夢想』。就算是不自量力、做春秋大夢也罷──相信自己可以辦到、相信自己想要做到,比起漫無目的甚至直接放棄,你不覺得這樣至少比較有機會接近目標嗎?」

《關聯閱讀》
為什麼我不念MBA?一個「現實」的情境分析
不為賺大錢、只求燃燒熱情──在加州,我看到浪漫瘋狂的美式創業家精神

《作品推薦》
即使無惡意,這些問題別說出口──我在灣區學習到的尊重
你們「中國人」,憑什麼買下美國的路?──異國求生存的無奈中,只能寄望「娘家」會更好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Eugenio Marongiu@Shutterstock

北加路人/北加路人日記

從當業務,做行銷,26 歲報著遠大的抱負赴美念 MBA;到因緣際會,30 歲落腳北加成郊區人妻。用日記紀錄新一代台灣人留美點滴。
性情中人。做行銷但不喜包裝。從商但更在乎人文。愛思考但更愛聽電音及曬太陽。
臉書專頁:北加路人日記
部落格:北加路人日記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