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中國人」,憑什麼買下美國的路?──異國求生存的無奈中,只能寄望「娘家」會更好

你們「中國人」,憑什麼買下美國的路?──異國求生存的無奈中,只能寄望「娘家」會更好

之前看到一則新聞,講的是分別來自台灣與香港的一對華裔夫妻,悄悄地在舊金山某豪宅區標下其路權,而他們也開始考慮向社區收停車費。

這新聞在舊金山一度引起軒然大波,但大家的焦點都放在:這對「中國」的年輕情侶,竟然買下了別人的路!而忽略了他們其實是合法競標。

換言之,這件事情若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其實並非「中國人又把別人的地給買了」(更不用說買路的根本不是中國人了),而是舊金山市府,為何會允許把張三門前的路賣給李四?

然而在美國,相關新聞的焦點,卻總是圍繞著「探究這些買家的背景及動機」。

這是如今身為「中國人」,在世界各國,最常被別人攻擊的地方──沒錯,不論來自「台灣」或「香港」,許多移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但在多數老美眼裡:「你們都一樣啦!」

外國人眼中的「老中」,往往被評為「愛買地、愛炒房」,老外也常覺得自己買不起房子,「都是老中的錯」(放眼美加紐澳皆如是)。

說來好笑,但我覺得當各國都在爭取外來投資的同時,「愛投資」、「向錢看齊」,卻反而成為「老中」們在美國,頭號被歧視的點。

「華人」投資反被歧視,但美國人想過問題癥結嗎?

從我小時候開始,先是比較有錢或怕共產黨「武力犯台」的台灣人「去去去,去美國」;接著是這十年來,中國經濟崛起,大陸的高官、富商等,每年不知有多少人瘋來加州買房:

灣區舉凡 Cupertino 、 Palo Alto 等地區,只要華人聚集的地方,往往就會開始「房價高、學區好」的迴圈。華人群聚效應也很快,大家一個拉一個,慢慢地在別人的 Downtown 開始蓋中餐館、中文學校、心算速讀班、珍奶店等等......

舊金山市中心幾棟高檔大廈內,如今更有高比例的「中國年輕人」入駐──不同於他們的科技新貴鄰居們,是「靠自己的薪水來住貴的」,這些中國年輕人很多靠的是「父母的愛心」,才二十出頭就住到這些昂貴的華廈。

當這些世界各地的需求,把房地產炒得高高的,讓當地老美都快沒地方住的時候,他們所見的,就是那些黑頭髮小眼睛的人住在他們買不起的地段;所聞的,就是中國人直接用現金超標買房、眉頭都不皺的故事。

這時候他們的憤怒,很容易就轉到「這些中國人」身上。

很少人能理性地想,為什麼他們的政府,沒有設立更嚴格的法律來限制外來者買房(在歐洲如德國,或東南亞的不少國家均有相關措施),或為什麼國家沒有更公平更良善的房地產市場?也很少人會很理性地想,這些所謂的「中國買家」,讓多少的「老美賣家」在賣掉他們的一百年破房時,賺到了好大一桶退休金?

這些故事都太複雜了,大家不想探究──大家只想探究,為什麼現在有這麼多亞洲人、中國人,在「我們的地盤上」?

價值觀的差異,加深誤解與對立

普遍(當然並非絕對)存在於「東西方」之間的價值觀差異,也是造成如今「老美」容易看「老中」不爽的主因之一:

比方說,華人或說亞洲的父母,普遍較一般老美「寵溺孩子」:舉例來說,我在健身房的更衣室,常常看到亞裔的孩子,年紀一把了還什麼都媽媽長、媽媽短的:「媽媽幫我吹頭髮」、「媽媽幫我拿這個」、「媽媽幫我擦防曬油」、「媽媽幫我從外面倒水」等等。反觀老美的媽媽,總是不見人影。

另外,華人通常也更願意「投資」後代:幫孩子先繳學費、寧願讓孩子補習而不是去打工、或是在經濟上無限奧援,只求孩子「專心追求卓越」、「出人頭地」就好。

我們社區就有個中國老爹,幫自己的大學生兒子一個人買了個三房的厝。結果兒子自己住大房子無聊,就整天找一群中國朋友來開趴──我每每往窗外一看,這些年輕中國孩子開的車各個敞篷、雙B、拿名牌包,有時開趴還會用豪華音響全音量聽周杰倫。

反觀我的白人同事們,高中大學誰不是在打工賺零用錢;而我老闆今年 36,仍在還 MBA 學貸。

寵歸寵,華人也以「出虎爸虎媽」聞名,對孩子的望子成龍比老美更甚之:以比例來看,華裔和亞裔人口在美國的平均教育水平及薪資,都較其他民族為高。日前哈佛大學甚至還被亞洲學生聯名控告,說其以種族比例制度招生,導致亞洲學生現在 SAT 要考得比白人學生還高個 140 分,才有可能被錄取。

而華人學生多的高中,通常也比其他高中競爭許多──例如灣區的 Palo Alto 或 Gunn ,都是華人很多的頂尖學校,但同時也常有高中生受不了競爭而自殺的新聞出現。

凡此種種的「華人文化」,讓華人孩子如今即使在美國長大,普遍仍比老美的孩子晚獨立:只會念書、對人生的其他卻抓不太到什麼方向;比「狼性」,也沒有房貸學貸千斤重的老美來得狠。

而老美們也常會覺得「這些華人」要不是些「土豪闊少」,就是些書呆子乖乖牌,只會埋首苦幹,沒甚麼個人風格特色可言。

然而,因為華裔移民或其後代不論自願或被迫,普遍「苦在前頭」地念書學專業技能,爸媽又願意幫忙打點,因此通常大家一出社會,已經比老美更有機會先「贏在起跑點」:一個 30 歲的「老美」,可能身上還背著大學與研究所的學貸喘不過氣,一旁的「老中」,卻有房有車無事一身輕。

這種種不同的背景、文化及教育方式,造就了如今「老美」與「老中」間的差異,也造就了更加根深柢固的刻板印象:老美可能很難體會到老中爸媽的苦心與犧牲,更無法體會其子女很可能一輩子走的路都被爸媽所遙控的苦──比較簡單的故事,就是:「老中又把我們的錢與機會都搶走了。」

面對越來越深的敵意,只能低調自處

老美「都」歧視「中國人」、「亞裔」嗎?當然不是如此。

但若要說過去「享盡優越」的美國白人,乃至拉丁裔、非洲裔等移民,對如今「來勢洶洶」的華人族群完全沒有「疙瘩」,恐怕也只是過於天真的幻想──

說穿了,這些「疙瘩」的起因,不過就是因為彼此文化或生活方式的不同:

但經濟好、景氣好的時候,美國無疑是個「多元種族與文化的大沙拉碗」,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彼此尊重相安無事。偏偏在時機不對、景氣不好,加上有心人在旁鼓吹時,這種種不同的點滴加起來,「不喜歡」的感覺就會加深

當習慣把薪水花光(live paycheck by paycheck)的老美,看著越來越多「黑頭髮的」把房子價格又炒高了,他們一定難免會看我們有那麼點的不順眼;而當老美開始失業,看到「鄰居老王」明明不是美國公民卻有工作,也難免會覺得有那麼點的不公平──這些乍看之下都是人之常情,但久了社會就會開始動亂。

個人認為,華人如今的處境,跟當年的猶太人其實有些許相似之處。歷史上,猶太人一直在不同國家生存。而猶太人一直都以「投資理財」及「重視教育、家庭」聞名。在他們在居住的國家內,也往往擁有比較多的財富與權力──當然,還有伴隨而來的,當地居民的「歧視」。

他們曾被人形容為「放高利貸的大鼻子」、「沒血沒淚的商人」等。更常常每隔一段時間(在景氣不好的時候)就被政策針對性打壓──最後,到了二次世界大戰時的德國,「猶太人」更在納粹黨煽動民粹主義下成了「萬惡的標靶」。

就算在外落地生根,不能沒有「娘家」回

自從川普總統上任後,種族歧視與彼此不諒解的對立氣氛,在美國漸漸浮出檯面。

這一切與總統個人言行「或許有關」,但更與景氣、時機有「絕對相關」:當大家都在賺錢、經濟起飛、每個人笑哈哈時,不同種族間比較能相護包容;然而現在全球化的旋風下,財富的分配卻越來越朝兩極化發展,讓每個國家的中產以下階級都苦不堪言,於是大家紛紛開始用最簡單的方式:「責怪非我族類」,來替眼前的困境尋找「代罪羔羊」。

因此,時機不對時,身為一個國家中的少數民族,不得不格外小心謹慎。

你若問,台灣人才拼命外流到各國討生活,大陸有錢人則拼命把錢財往世界各國送,但在外國人眼中,常常分不出彼此差別,「一視同仁」地以冷漠甚至歧視相待,大家該怎麼辦?

我只能說,在別的國家生存,就算法律上是個「公民」,有時候在種族主義的幽靈環伺下,終究還是會被當成「小媳婦」甚至「二奶」的角色:今天主子心情好,大家開心。今天主子沒吃飽,大家當小的,就要小心被「逐出家門」。

這也是為什麼,猶太人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拼了命地要以色列建國一樣──有(娘)家可以回,很重要。因為再怎麼樣,家裡頭的人血濃於水,當然還是會吵架,但是至少彼此了解,有那麼點的感情。

所以你說,來自台灣的我們,不管到哪裡落地生根、有了成就,能不回過頭來關心自己「娘家」的大小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努力讓台灣變得更好、更有國際地位嗎?

另一方面,尚在外頭打拼的台灣人們,在外國人眼中,一時半刻恐怕仍很難跟廣大的中國富人「切割」,這時也只能盡量廣結善緣,且行事低調點吧!

《關聯閱讀》
走出台灣,我才開始認真尋找自己的根
【川叔時代 ‧ 美媒生態】好萊塢的「洗白」政策與美國華人的螢幕形象

《作品推薦》
成功,光靠專業真的夠嗎?談談跨越中美職場的「頭號潛規則」
「比鈔票更大的力量」──致「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先生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arrarorro @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