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Bart通勤記:發臭的車廂,卻載著我熟悉的夢想

舊金山Bart通勤記:發臭的車廂,卻載著我熟悉的夢想

我換工作了,正式開始了奔波的通勤人生。從以前 15-30 分鐘的車程,到每天開車再轉 Bart(Bay Area Rapid Transit, 灣區捷運),將近一小時的勞心勞力才進得了辦公室。由於新公司沒有 Work from home 的文化,於是我開始努力學習,如何沒有怨言地去適應這個新的習慣。

灣區捷運通勤初體驗

第一天上班,是從台灣回來第二天的事。清早起床天還沒亮,就急急忙忙地出門,在擁擠的 101 高速公路上橫衝直撞,拼到捷運站停車場,沒形象地披頭散髮、踏著類芭雷舞鞋、外八地衝向月台。發現 Bart 好像不太準時,發現大家到捷運站附近只要聽到風吹草動都會開始用跑的,發現日後要穿高跟鞋通勤好像沒有可能。

上了 Bart,我邊偷看周遭老神在在的上班族們,邊手忙腳亂地整理自己。突然發現 Bart 裡不能吃早餐,發現怎麼車裏頭這麼熱外頭這麼冷。我可能還有那麼點的時差,頭昏昏沉沉地跟著 Bart 沿路急煞急停,肚子一陣絞痛,覺得自己早上出門前喝的那口優酪乳可能就要傾囊而出。

不免俗地,我看到前方一個流浪漢抱著一個垃圾袋躺平在椅子上睡覺,舌頭吐在外頭。在擁擠不流通的車廂內,整節車廂的人都共享他身上的尿香。聽著 Bart 一路瘋狂的ㄍㄧㄧ聲刮著車軌,我心中一直想著,這尖銳的聲音會不會讓他神經突然斷裂,上演舊金山常見的瘋人劇場......畢竟連我都聽到快崩潰了。

半個小時的車程,我一路質問自己是不是瘋了,選擇一個舟車勞頓的新旅程。開車可以到的地方不選,硬是選了個開車捷運走路,google map 三個選項都得用上的上班地點。

半個小時後,我隨著沙丁魚們走出捷運站。映入眼簾的,是繁忙的 Market Street 及兩旁的商業大樓。抬頭望著四周,我心中猛然被一股熟悉感撼動。

熟悉的街廓,想起當年小小的夢想

想起十年前的某大學暑假,我在柏克萊上了些課,下課就 Bart 進城玩。當年非常嚮往自由開放且嬉皮的舊金山的我,曾有股很微不足道的想法:不知道如果有天能在這個城市工作會如何?那個念頭轉眼即逝,畢竟我那時沒綠卡沒工作經驗連大學都還沒畢業。

十年後、幾經波折的今天,我當年那很小很小的念頭,在 Market Street 上變成難以置信的真實。雖然這個夢想伴隨著,得日日花兩小時當沙丁魚;但在人生的路上,能有十年前的夢想會成真的機會不多,我感到格外的珍惜與感恩。

而這意外的緣分與驚喜,也小小地加強了我的信念。如果這種當年看似完全沒有可能的事情,最後竟然會實現──就像美國人很愛講的──人生中其他更多事情,說不定真的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如果很多事情能相信自己,能堅持下去,能勇於做夢;希望人生能有更多這樣的機會,為自己的一小步,享受不可思議的感動。

當然,要到真正習慣通勤可能還要一段時間。但時間久了,我也漸漸地摸索出一些訣竅。通勤要穿大衣,一上車就脫大衣, 因為舊金山太冷但車廂裡頭太熱。手機音樂得先下載,因為 Bart 開到一半收訊就會斷掉。有空位要像大媽一樣用搶的,因為半小時的時間不拿來工作太可惜了。上車前空腹,才不會一開電腦就想吐。

最後,要記得不斷地做夢,期待下個夢想發芽的可能。

《關聯閱讀》
從藍瓶咖啡的創業故事說起:14年咖啡夢,在地攤車走向國際的榮耀與代價
你還在打卡嗎?舊金山夯在家上班:員工、地球、企業主的三贏局面?(上)

《作品推薦》
此一時、彼一時的求職面試:行銷自己,別賣假商品
台灣矽谷大不同:拚戰外商職場,四大中階主管的溝通撇步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oseph Sohm@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