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just business"──美國職場的殘酷實境秀

"It's just business"──美國職場的殘酷實境秀

在美國的企業工作,有快樂領薪水、學新東西練腦的時候;也有跟著大家戴著不同的面具演戲、或在槍林彈雨中匍匐前進的時候。我認為要當個快樂的上班族,除了學校教的點點滴滴,最好再弄幾套面具及防彈衣明哲保身。
 
老美的面具深厚,演起戲來栩栩如生。何時演何時休工也分得明,才不浪費心力。大家小的會議可以錯過,HH (Happy hour) 絕對不能錯過。老闆在的時候上班 10 小時,老闆不在中午以後就 work from home。東西可以做不完,但開會時必用心報告自己的功績。
 
有些人演戲只演主角,沒辦法偶爾做做綠葉。這些人專做大案子不做小案子,大老闆的案子永遠先做,其他不重要的人的案子就一年 365 天給它放著。大家每次開會只要說有什麼專案要做,他們可能"no problem"個不停,但時間到了就兩手一攤:「沒辦法,大老闆們一時興起的案子更重要。」
 
有些人演戲只演反派,演不到主角就等時機到了、再把戲份給搶了。業務拿客戶自己研發的專案,說是自己研發而賣點子給客戶的。老闆押著員工做事再搶功;自己暗地拍拍屬下的肩說他真是棒透了,再轉頭對整個公司說這案子是自己帶著團隊做的。我同組的同事甚至曾把我跟他閒聊提到的想法,做成自己的 PPT 跟大家簡報。我微笑地坐在一群人中間跟著大家鼓掌,強忍著感到被背叛的憤怒。
 
演戲歸演戲,大家吃飯或 HH 時,還是像一坨麻吉般地和樂融融。我最佩服老美的就是大家公私分明。很多人都有個上班臉跟下班臉。大家可以拍桌、賴帳、鬥爭;但也可以真心地聊週末去做了什麼不重要的屁事。
 
有天老闆在會議對人發了火。走出會議,我問他還好嗎?

他驚訝地看著我,像我問了蠢問題般笑笑地說:Oh don't worry! It's just business.

過了半天,他轉頭跟他本來開會不爽的那個人談笑風生。

演戲是一門藝術。雖然耗神,但終究沒有在槍林彈雨中想保命來得要命。
 
有次跟公司業務要和某經銷商開會,但他最後沒有現身。

業務笑笑地說:「我昨天把這經銷商的一半生意轉成自己的了。他可能有點不爽我吧!」

我:「呃...... 這樣好嗎?他也算是我們一個老夥伴了,也算用心幫我們經營品牌。而且他公司不大,這樣他自己會不會周轉不靈?」

業務:「你講得都對。但他現在某些優勢不在了,所以我得自己插手保住業績。他不會怎麼樣的!It's just business.」

後來在我們下一次的開會中,這經銷商也真的沒怎樣。我們笑笑地生意繼續談,事情照做。雖然他已經被我們打中了一槍,但畢竟他還是想要我們的生意。It's just business.
 
台灣最大的問題是大家都領低薪。而美國則是越來越多約聘工──明明應該是正職的工作卻給約聘。公司給約聘就可以不用負擔員工的保險福利等(美國沒有健保,所以這些在美國是對員工很重要的保障)。隨時請人走路也比較沒有什麼要煩惱的。雖說,就算是正職,這裡也常 Fire 人不眨眼。在競爭激烈的辦公室,一不留神即躺著也中槍。
 
我老公跟我的部門不約而同地,都在短短幾個月內把好幾個人請走路。雖然公司明明沒有適用期,有幾個來上班不到半年就因為各種績效原因被趕走了。我公司的最絕:
 
老闆與我邊吃飯邊聊天:「我最近發給兩個新人 offer 了!一個是新位子,另一個是要補 A 的。」
 
我大吃一驚:「我昨天才跟 A 開會,今天又收了好幾封他的工作信;他怎麼突然想離開了呢?」
 
老闆:「噢不!我要把他 Fire 了,他還不知道。」(他看著我驚訝的臉,忍不住格格笑了起來)
 
我:「他做得不好嗎?不是才加入不到半年?」
 
老闆:「他太笨了!無可救藥。沒關係新來的這個是某長春藤大學 MBA 的,還雙碩士,應該能比他聰明點。」
 
我:「那你要什麼時候跟他講呢?」
 
老闆:「再等等吧!先把一些工作搞定再說──你不要跟他講。唉,It's just business,你也別這麼驚訝吧!」
 
無言的我於是跟 A 繼續若無其事地合作。聽著他有熱誠地談生意,我心總是不斷地往下沉。他是個很勤奮努力的人;出差時間超過 50%,連節慶都在異鄉的旅館自己一人度過。我想到他前陣子跟我聊到,績效不好被老闆念的煩惱。那時的我盡心地給他打氣,希望能幫他什麼忙。沒想到出乎意料的,他馬上就要被砍頭了。看著他老闆淡定地看著我說,這就是人生(噢不,生意)。這種五味雜陳的心情,我大概永生難忘──當年的《誰是接班人》電視節目,竟變成今日眼前的實境秀。

我想起當年好幾個朋友跟我說,他們找工作時都守著騎驢找馬的精神。上班前三個月絕對不可以更新 linkedin(註一),面試的繼續面試、找工作的繼續找,如果這份工作不適合才有備胎。那時的我,總是沒辦法認同這種沒有忠誠度的心裡。我以為,老闆如良師,公司如第二個家,既然我認定了,就要盡心效忠、用心學習。
 
但現在的我環顧著周遭,競爭險惡的商場。我收回自己當年浪漫的學徒精神,戴緊面具穿好防彈衣,用力地吸一口氣,告訴自己:It's just business.

註一:一家商業客戶導向的社交網路服務網站,目的是讓註冊用戶維護他們在商業交往中認識並信任的聯繫人

《關聯閱讀》
「你們負責把十一億韓元賺回來!」──韓國新創「不成功便成仁」的血淋淋真相
今天的自己,裁掉明天的自己──美國矽谷,真實職場的殘酷與美麗

《作品推薦》
不為賺大錢、只求燃燒熱情──在加州,我看到浪漫瘋狂的美式創業家精神
為自己的平凡鼓掌──那些我當年獨自衝鋒陷陣時,還不太能領會的事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