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情不同,美德不同──謙虛忍讓委婉,在美國職場完全行不通

國情不同,美德不同──謙虛忍讓委婉,在美國職場完全行不通

老公的某女同事表現優良。女孩跟老闆討論自己績效,老闆對她讚不絕口。女孩笑容滿面地看著老闆,說:「謝謝老闆的抬愛。我會繼續表現!但老闆,不瞞你說,我最在乎的就是錢了。(I am not here to have fun; I am here to get paid.)我抗壓性很高,我可以加班,我可以盡全力表現。我做得好,你不用給我 pat on the back(拍背:愛的鼓勵), because I am doing my job. 但是我的動力來自於更高的薪水跟獎金,所以希望老闆幫我爭取,讓我能繼續表現。」

於是這位 35 歲的亞裔女孩,現在跟其他四五十歲的老闆們平起平坐,年薪高到破表。

這個故事聽了我眼珠子都要掉出來。因為身為台灣人,我常常把謙虛跟忍讓當美德,講話太直接更會不好意思,久了都快變鄉愿(註一)

老闆說我哪裡做得好,我馬上說沒有沒有,甲、乙、丙、丁都有功勞;老闆、同事把我功勞搶走,我站在一旁安慰自己下次會更好;同事爭先恐後地報備著不重要的功勞,我坐在一旁默默忍耐大家浪費時間;別人問我最近工作如何,我總習慣先撿壞的抱怨,不好意思直接頌揚自己偉大的功績;別人丟給我不想做的事情,我用天氣不好、身體不舒服等種種藉口推託,無法直接地說不......。

在台灣能用的美德,跨越太平洋來到美國公司,變成重重的米袋拖著自己。謙虛、忍讓、委婉在台灣為眾人標榜的美德,所以大家不僅盡量落實,更從小養成了細膩的同理心與觀察力。旁人話中帶話、說反話等,我們都能設身處地地去推測,這究竟是講真的還是隨便講講的。美國這種崇尚直接與自信的國家,很多老美根本不太猜別人在想什麼。他們通常直率、愛表現、積極爭取、鼓勵有野心;造就大家不太需要學著如何設身處地地猜測,因為大家想做什麼都會直說。

於是在美國公司,該是自己的功勞,不好意思說出口,就是不懂得表達自己的優點及貢獻;想爭取卻隱忍不言,就是不懂得表達自己的意見及期望;不想要做的事情不好意思正面打槍說原委,就是說話做人不實在。謙虛、忍讓、委婉,都常讓人誤認為沒自信或沒做好自己工作的象徵。在美國公司,想要什麼就得開口行動:講得漂亮很重要,講了不一定成,但不講就一定沒有。

這些國情不同造成的溝通障礙久了,甚至會造成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錯亂。

我在 MBA 曾上一堂類似心靈成長與溝通的課,一班 15 人,教授每次上課都會以正面心靈轟炸幾個學生,來鍛鍊大家的心智與抗壓性。教授第一堂所教的,就是要大家凡事都只能說「我」,而不能隨意扯到「你」(除非在講一個發生的事件)。說任何事情,要直率地說「我」想要怎樣,並用有智慧的方式表達。

教授說,一般人通常在感覺不自在的時候就開始提到你、他、大家、路人甲等方式表達自己的想法。這種溝通不直接,久了會導致自己的錯亂,把自己的問題擴大成旁人或大家的問題。我事後認為,謙虛、忍讓、委婉這些美德也讓我很錯亂。有禮貌、言不及義久了,我常得用力地提醒自己:究竟還記得自己想要什麼嗎?

這些溝通障礙在組織中就成為管理障礙。老闆、同事、屬下都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什麼時,變成無法向上、向下或平行管理。所以聽到老公的某女同事能夠這麼直接地幫自己、也幫老闆劃重點──「她會好好工作。有錢就做更好,跟愛的鼓勵或其他無關」。 讓我深受啟發。直接的溝通,能幫自己也幫對方省下不必要的時間精力,能讓雙方因為更了解彼此而知道該怎麼互助互利。所以我現在常常自我學習,心裡想的事情都要學會漂亮地講出來。至於講不出口的事,就要學會放下不想了。如果我需要旁邊的人常常猜我在想什麼,那我得反省:不應是「怎麼別人都不了解我?」,而是 「怎麼我沒有好好溝通,讓別人能更了解我?」

註一:孔子說的話,「鄉原,德之賊也。」,意指外貌忠厚老實,討人喜歡,實際上卻不能明辨是非的人。(參考自教育部國語辭典)

《關聯閱讀》
「有話不直說,我們很難理解你的想法」──吳岳錚:德國交換生活教我的事
「主管您好,請給我加薪」──台灣員工的「禁忌話題」,這裡可沒人在客氣

《作品推薦》
隔行如隔山的行銷法則─從「賣感覺」到「拚信任」
為自己的平凡鼓掌──那些我當年獨自衝鋒陷陣時,還不太能領會的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