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世界人才告訴我:永遠不能選擇安逸、抗拒改變,否則淘汰是如此無情
圖片

在「不穩定」中追求「穩定」的新加坡

一早進辦公室,桌上已經放了一張新加坡國內稅務局(IRAS)的繳稅單,換算一下年收入與繳稅的比例大約就是收入之 10% 左右,以這樣的數字,相對於台灣或者曾經待過的中國確實是低了很多。回首闖蕩的來時路,在新加坡生活的最大的感受是節奏很快,這裏很容易感受到世界的衝擊。不到 2 年的光陰,彷彿經歷了許多人事。 

世界經濟放緩,連新加坡都不好過,尤其最近一年,新加坡經濟有明顯起落變化,一下子感覺變蕭條了,可是過段時間,街上的消費人潮回籠,又彷彿沒發生什麼事一樣。

其實目前,新加坡正值產業的轉型之際,不少公司準備用裁員、減薪來凍結人事預算。但是多數新加坡人,才不會乖乖等著自己被裁掉咧,知道公司前景堪憂、就紛紛跳槽到更好的機會去了!所以,儘管景氣不好,可是卻依舊有人事業高升。

另外,貧富差距甚大的新加坡,窮人固然不少,但還是有一大票願意花大把大把鈔票買房置產的人。其中最熱門的,無非就是從中國、馬來西亞開過來新加坡裕廊西地區的高鐵經濟區,帶動了新加坡欲發展的,第二大的中央商業圈(CBD)。

起跑點不同,新加坡公民無懼不景氣

以我家旁邊的正在蓋的私人公寓(condo)為例,在房市開盤當天,我驚呼怎麼大家抽籤喊價搶購千萬的豪宅公寓,誇張得就像搶購大白菜一樣,不仔細看還以為自己是在菜市場咧!當天開發商見買氣如此的好,還順勢小漲一番!雖然,當下有那麼 1 秒鐘,我認真思考自己是不是也乾脆來抓兩把白菜好了,但「外國人徵收高額房屋稅」(15 % + 3 % 的印花稅)的理智告訴我,最好不要隨便付這個冤枉錢。尤其,當天在深入瞭解後發現,以新加坡人(公民)為例,他們若是買房需要 2 成的現金首付,就有 1.5 成可以用公積金來支付,連永久地契的私人公寓也不例外。天啊!光是這一點,就讓我覺得自己根本不是站在同一個起跑點上!

這也難怪即使在經濟低潮的時候,新加坡人依舊可以老神在在,大家似乎滿習慣這樣的高高低低、上上下下的壓力,習慣所有的日常在一種「不穩定」的狀態中牢牢抓住「穩定」的機會,繼續飛快前進。這就是常態、這就是日常,也是我在新加坡所經歷的生活節奏。

高薪資、高物價,花園城市變成壓力鍋?

國際資本造就房產榮景,卻無助於新加坡產業面臨的挑戰。

例如去年,國際油價大跌之後,全球的前 3 大石油公司已約裁掉了 5 萬多人,因為產能嚴重過剩,聽聞光是庫存就可以用到 2018 年,現在就連在新加坡的石油公司總部、研發與生產中心,都裁掉部分人員。

繼而,再受中國經濟大幅放緩的衝擊,新加坡在骨牌效應下,一樣形成內憂外患,波及當地產業和外商公司。

好比說當地過高的物價,提高的營運、人事成本,都讓新加坡面臨無法抵擋,此外眼前崛起的東協各國(諸如經濟日益正成長的泰國、越南等)低成本、低物價的競爭,開始瓜分新加坡原本的優勢。若再加上中國製造產業用低廉價格大量傾銷倒貨東南亞,銷售渠道被大量價廉的商品佔據,新加坡製造業更面臨岌岌可危的困境。

當然,製造業向來不是新加坡的強項,它約只佔新加坡 GDP 的 20% 左右(它的強項主要是在財務金融、跨國貿易、觀光服務、雙語教育等服務型的產業)。但是,製造、出口的衰退,一樣會衝擊新加坡的就業和景氣。

這一點更能夠給台灣很好的啟示:調漲勞工的基本薪資固然是好事,但是整體的投資環境沒有增強,市場行銷的渠道層面不夠寬廣(比如說,中國已經開始將過剩的產能從東南亞轉銷印度,台灣呢?何時才能找屬於自己、又無須仰賴他國臉色的新興市場?)又或轉型的腳步沒有跟上速度,即使強迫企業加薪也是無用,最有可能帶來的惡果就是把製造業逼向困境,帶來更多的失業。新加坡即是前車之鑑。

不過在新加坡,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是,政府官員在經濟議題上,並不會因為自己是執政黨而愛好顏面、粉飾太平,避諱談論國家經濟困境的事,反而更理性的「直視問題」所在,當事情尚未發生前,往往已經精準的掌握市場的分析數據,甚至數次在公開演講、媒體場合直接向人民提出「柔性警示」要人民有充分的準備(不論在經濟轉型的低潮期、IS 恐攻或者茲卡病毒上)。

所以,以今年來講,許多行業已經緊縮外國人的工作名額,對外招聘的名額明顯不如過去幾年(但是,熱門的 IT、金融科技、創新創業或者前瞻性技術則例外)。如果我們還聽見有誰誰誰能擠上其中的名額來到新加坡工作,那真的是幸運中的幸運了!

當經濟低潮來臨之際,世界人才怎麼思考、怎麼做?

在台灣老一輩的人最常碎碎唸的一句話是:「年輕人,一份工作要做久一點,不要動不動就換工作!」以前我對這句話深信不疑,但是在我離開台灣後漸漸動搖了。除非我們是公務員,否則以現在全球化的產業急速變遷的情況下,我們真的可以守著一份無法滿足生活開支、又沒有未來前景的職缺很久嗎?應該很難吧!

進入海外職場後,發現許多有能力的人,他們這樣做:他們守的不是一個位置,而是一份專業,在同一個領域中持續的累積、耕耘經驗,然後把「專業」變成「同心圓」一樣擴大、擴散出去,強化自我競爭力。

現在多數的公司發展,有它的壽命盛衰與週期,如果公司好的話,那當然很好;可是全球競爭,若是不好,難道要繼續守著那個「位置」一直到年老嗎?這樣做很危險,容易賠掉自己的職場生涯,因為不用等到老,早就被裁掉了。

不過,在新加坡的國際人才市場,還有另外一種案例:

有一個從韓國來的 K 先生,他原本在韓國的公司就是一個小有名氣的資深總監,但是來新加坡之後,職位卻連降兩級變成主任工程師,吸引他的條件不外乎是這幾點:
一、他想要離開韓國
二、新加坡優渥的薪水
三、小孩教育環境的問題
(「雙語教育」是吸引外國人才來新加坡的動機之一。對西方人來說,他們希望讓孩子在這裏學到一點中文;對華人來說,則希望有更多交流英文的機會。)所以讓他甘願屈就在一個不對等的位子上。

之後幾次,他其實也遇到很多不錯的挖角機會,但他不願意嘗試,因為他不想離開新加坡,不想讓孩子喪失難得的教育機會,所以他選擇犧牲自己。然而,很現實的是,在這波的裁員名單中卻赫然發現他的名字,當然主要還是跟工作表現有很大的關係,主管卻以「英文溝通不良」為理由裁退他。他中年失業了。難道,這是他當初夢想的結果嗎?而這樣的故事,在新加坡同樣屢見不鮮。
 
一個地方再美好,都會有該說再見的時候。不要因為抗拒改變,而選擇逃進另一個安逸。我曾經聽過一位策略執行長,他用飛機向上爬升的「動態平衡」來鼓勵每一個人的職場生涯。他說:「我們應該像坐飛機一樣,飛機燃燒燃料變成動力爬向天空。每個時代都會有亂流般的經濟低潮,但周圍的空氣環境,會幫助你扶搖直上,對抗地心引力,達到一種『向上』的動態平衡。」

世界上沒有什麼真正的穩定,高薪更不是一個穩定的常態,人的價值也並非用金錢去定義。但是,如何把它(薪資、職涯成果)維持在一定、甚至能夠進步的「動態穩定」狀態,卻是如今高競爭下的必備能力,也在在考驗人的能力、考驗人的智慧。

「工作,除了增加金錢收入之外,最重要的是增加自己籌碼的主動權、選擇性,這樣職場生涯才走的長遠」,「也就是說你的能力有機會走在市場價值前端,而且隨時能夠被需要,那麼高薪的工作永遠不會只是與你擦肩而過」。

不論身處新加坡、台灣,或世界各地,我想,面對全球變化迅速的環境,應該要努力的是:永遠不要安於現狀,把身上的「熱情」和「價值」完全發揮、燃燒殆盡直到巔峰,才能讓自己身強體壯的職涯黃金期,不留下未來的遺憾。

▍早鳥預購價(單本99):換日線夏季號→向全世界投履歷
▍出刊限定絕版方案:(四本+創刊號=499元)

《關聯閱讀》
新加坡學生念大學前必須學會的事:獨立思考、綜觀國際的判斷力
「不安穩,就是我的安穩」──從欠繳房租到逆轉人生,我的新加坡經驗
《作品推薦》
出國闖蕩、留台創業不可行?──關住你的,從來不是學歷文憑、也不是這座環海的島嶼
【夏唯盛@新加坡】致經濟部長李世光:開放+配套,讓台灣年輕人出得去、回得來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oyfull@Shutterstock

夏唯盛/Hey, Singaporelah !

夏唯盛(1981-),國立成功大學現代文學研究所畢業。現居赤道之虎新加坡 Lakeside。
學生時代是縱情閱讀、熱愛文學的少女文青,有數篇文學創作散見各大報,為《反思身體:跨領域教學實踐與研究誌要》共同作者。
現在喜愛烘焙療癒心理學,更專注於生活細節、社會文化議題,立志當個海外觀察家分享日誌,如訊息交流站般,為世界、為人們傳遞溫度,希望台灣的未來更美好。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