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年輕人,活該買不起房?從新加坡公積金制度,看見台灣面臨的危機

「弱勢」年輕人,活該買不起房?從新加坡公積金制度,看見台灣面臨的危機

2014 年巢運紀實。圖/巢運:無殼蝸牛全面進化 專頁

問題:新加坡的年輕夫妻為什麼比我們更容易買得起房?

她 27 歲,我女兒幼稚園隔壁班的英語老師。她是一個非常標準的新加坡女孩,棕褐色的華人臉孔、滿口流利的英文,喜歡提著名牌包打扮時髦,追求輕熟女的豔麗。

雖然,有時候我默默覺得幼兒老師這麼入時的打扮,好像跟育兒職業有一點點的違和感,但是後來發現,其實天天可以看見她那種未來充滿希望、自信的笑容,還是讓人感覺非常舒服。那幾天,她正好從澳洲拍完婚紗回來,熱切地告訴我:「我最近已經買房子了!我真想結婚後,不用上班在家就好,但是沒辦法,我的房子要還錢,所以我還得繼續上班。」(按:新加坡人繳費都喜歡說成「還錢」)我聽了眼睛都亮起來了,哇賽年紀輕輕就可以擁有自己的房子,真好!想當初,我 27 歲的時候,人生還一片茫然,更別說什麼規劃成家立業,拿出高首付買房子。

「那你們平均存幾年的薪水,可以買到一套房子呢?」我好奇的問她。

「大概 5 年差不多吧!」她回答。

5 年的房屋所得比!天啊,跟台灣年輕人不吃不喝要花 15 年才買得起房子的命運,真的是天壤之別。而且 15 年對年輕人來說,應該是最黃金的關鍵期吧,但是光奮鬥一間房子,應該也差不多飽了──顯示已耗盡精力。

在新加坡的幼稚園當英文教師(約 2,200 元新幣上下,約 5 萬多台幣),其實稱不上頂尖的職業、也不算優渥的薪水(以當地生活物價指數的比例來計算的話)。但身為新加坡年輕人的她,卻完全不用擔心自己買不起房子、結不了婚。試想,在台灣的我們,若是相同的年齡、同樣的職業層次也可以如此輕鬆辦到嗎?很殘酷的是,在台灣別說是幼稚園老師了,其實就連國立大學的助理教授,每個月薪水六萬多塊,沒有富爸爸,他一樣買不起台北市的房子。這是助理教授朋友,親口告訴我的事。

年輕人提高「擁屋率」:新加坡多元化的公積金當助力

大多數年輕人沒有辦法靠自己的能力買房子──這種事在新加坡很少發生。可能有人會說,拜託~新加坡人住的是國家蓋的政府組屋 HDB,只能擁有 99 年,有什麼好羨慕的!

好吧,我個人的看法是能夠擁有 99 年,也差不多夠一輩子用了啦,而且重點不是房子本身,而是「社會制度」的結構機制,可以照顧到多少層面的族群。就算房子是國家蓋的,你依舊要花錢去買,它的平均價位通常約在 30-90 萬新幣不等(約 700 多萬至 2,000 多萬台幣不等),依不同的大小坪數、位置距離偏遠、活絡程度來決定市場價錢的高低。

但為什麼新加坡的年輕夫妻更容易買得起房呢?因為跟台灣很不一樣的,他們的年輕人可以用中央公積金(CPF)帳戶買房子。他們的公積金,有點類似台灣年金制度的概念,但是涵蓋的範圍更廣泛。以新加坡公民為例,它是由每個人每個月的薪水裏提出20%,以及雇主另外提撥出16%的金額,存進去自己的公積金戶頭,可以用來作為投資計畫、終身醫療、個人教育(包含配偶、子女的教育)、購買房屋、老年人退休等多功能的用途,甚至可以作為個人生涯理財的規劃工具之一。

如果擁有房屋是一種達到個人務實財富的防護衣,那麼在新加坡,公積金首先最被優惠到的就是年輕人。它最好用的地方在於「可以提錢出來買房子」,裏面不但有自己的錢,還有企業公司幫你存的錢,照新加坡人的說法是,「算是不用白不用」。

所以,當新加坡的年輕人決定要結婚買房的時候,通常也不太需要向父母伸手要頭期款,年輕人可以透過自己平時儲蓄的公積金「預支」現金幫助自己,就連整個社會企業、國家制度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這件事。只是,之後一定要按照時間,歸還進公積金裏面,否則會受到法律制裁。

我曾經聽過最經典的例子,就是一對新加坡本地夫妻,兩人都是公民,用公積金買房,以及政府的各項補貼,最後只掏了 5,000 塊左右的新幣(約 12 萬台幣),就成交一套房子。當時聽得我們大家嘖嘖稱奇,直呼不可思議。(不只新婚夫妻才有保障房,後來新加坡也針對單身人士買房給出優惠條件。)

也正因為新加坡公積金制度的多元化、彈性化,開始讓我想不透為什麼台灣的年金制度只在乎「退休」這件事?台灣年金制度,最初的善意,當然是為了照顧社會上相對弱勢的族群──老年人。但是,這幾年隨著台灣經濟的疲軟,低薪停滯不前,社會的財富資源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上,年輕階層幾乎快要變成「青貧族」成為「經濟弱勢」的一群人。而且更現實的問題是,當年輕人越是經濟弱勢,老年人越是無法安心退休。

台灣年金制的單一功能,只追求退休的財富,其實對很多年輕人來說,根本就是太遙遠了,而且實用性太低,眼前的「低薪高房價」關卡都過不了了,何來談退休?但卻對社會現狀造成很大的危害。多少年輕人就為了那一份穩定的工作,拋棄自己的夢想,拋棄夢寐以求的工作。而這個背後的原因都來自於年金制度深藏著關鍵性的困境­──缺乏彈性化、人性化的制度。而且,台灣年金制度的「差別待遇」更若有似無的預示著,只有「特定族群」才有機會擁有無後顧之憂的退休未來,人與人之間形成沒有必要的對立,不少年輕人都感到慌恐不安。

因此,以台灣目前的社會危機來看,並不是只有大刀闊斧「縮減」特定族群的年金差距就可以充分解決問題,而應該是慎重思考整個社會制度的周全性、策略性、遠見性。

我在新加坡任職公部門的朋友告訴我,他們政府很早就意識到退休金與國家財政負擔的問題,所以新加坡公務員並「沒有」因為身份特殊而享有特別的退休待遇,他們不論哪一個行業,皆一視同仁,全部使用公積金。唯一的差別在於,如果你的薪資所得越高,那麼你的公積金戶頭的儲蓄,可以存得越多,那你也有機會為自己存更多的退休金。因此,很多人都想為政府打工,因為政府高薪養廉。在這裏,你只能憑自己積極進取,去競爭、去爭取高所得的工作,不論是菁英主義下高薪待遇的政府工作也好,還是競爭激烈的私人企業也罷,反正靠自己的能力去爭取、去競爭、去前進、去施展你的熱情就對了。

治標不治本的台灣居住政策與年金制度

台灣老是喊著要改革,從年金制度到居住政策,不論是 20 萬戶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也好,還是最近又為了救經濟的全面鬆綁房貸取消打房的政策。這兩個看似好消息、好政績的的新聞,到底能夠深入體制精髓多少,還是終究淪為表面的改革?年輕人的聲音開始質疑,難道不會讓弱勢的年輕人被貼上「社會標籤」,還是說兩天捕魚三天曬網的打房政策,終究只有好康到貪婪的投資客?可是,事實上,社會上還有一大群不甘心的年輕人,從小到大努力這麼久,拿到高學歷,也有了頗有名聲的工作,以為人生就此完美。可是,實際上並非如此。即使生活觸礁,每天依舊要自我催眠擁有正能量爆肝過日子,還是追不上像天一樣高的房價。但是他們仍然有買屋夢。

在新加坡,這麼高薪水的地方,許多當地公司、外資企業還是願意為僱員提撥出 16% 的薪水(那絕對是一個不少的數字),即使會增加公司的人事成本,依舊不影響當地企業、外資企業對新加坡的投資。

可是,反觀台灣,我不曉得未來的政府能夠做多少,只知道如果政府依舊過度地站在「資方」立場,只會讓社會資源繼續僵化,許多台灣的富豪企業並非沒有錢,有更多的企業是選擇隱匿財富、作假帳、逃避課稅,這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既得利益者一邊想要賺人民的錢,一邊卻又不願意擔負起該有的「社會責任」,台灣社會只會像過去一樣,富則恆富,窮者恆窮,年輕人只能用「出走台灣」來跳脫「惡性循環」。因為,當政府選擇保護那些經濟資源的鞏固者的同時,就形同是在剝削年輕人,把更多的「年輕族群」變成「弱勢」的代名詞,推向社會的邊緣化。

因此,很希望我們可以看看別的國家再重新思考我們自己,是否身為年輕人的我們,也可以重新擁有一個平等而競爭的機會。我想這應該是大多數年輕人的心聲。

《關聯閱讀》
改革良機,調整公務員待遇和年金制度是當務之急
政府人事預算爆表,台灣面臨養不起的未來──改革,已經不能再等!

《作品推薦》
新加坡「職場老將」天文數字年薪背後的祕密:分享,創造真正的「人脈」
「他」眼睛裏的台灣:樟宜機場那一夜,印度裔司機告訴我的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巢運:無殼蝸牛全面進化 專頁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