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睛裏的台灣:樟宜機場那一夜,印度裔司機告訴我的事

「他」眼睛裏的台灣:樟宜機場那一夜,印度裔司機告訴我的事

下了飛機,準備離開樟宜機場的那個夜晚,已是當地時間的凌晨兩點鐘。新加坡與台灣沒有時差。我在德士招呼站搭 Taxi。坐上了一個印度裔新加坡籍男人開的車。

新加坡的計程車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跟台灣不一樣,新加坡的計程車,有不同的顏色,不同的品牌,不同的起跳價格。而且,在樟宜機場還可以看見高檔的德國「賓士」車種計程車,司機會穿戴整齊站在車門旁邊迎接你的到來。

用高級豪華車當計程車,這種景象在其他國家不算多見。

突然間,我深深想起,曾經有個朋友第一次來到新加坡旅遊時,在德士招呼站看見停了整排的白色賓士計程車,她非常驚訝,大聲驚呼說:「天啊!這個國家到底是多有錢啊,怎麼連計程車都是賓士!會不會太豪華?太浮誇了!」當時,我在一旁忍不住噗哧笑出來。因為,很多年前我初次來到新加坡的印象也是如此。

也就因為這樣,有些人評論新加坡是一個過度重視國家門面的城市,以至於在深入社會底層文化後,有一種巨大的落差。當然,這背後也說明了貧富的差距懸殊。

但是,新加坡作為一個外資、外商公司的聚集地,是老外們最愛的亞洲地點之一。這裏不乏身價破千萬、破億的富豪或者高級主管,出入機場。好比說,一個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上櫃的董事長、歐洲財經顧問團隊公司的老總,或者是中東杜拜來的阿拉伯蒙面大叔––––那種平常已經習慣坐超跑、坐好車的人,如果你要他擠在破破舊舊的中古計程車裏,好像也怪怪的,似乎變成了一種怠慢。

所以,有人告訴我,要用「小國家大器度」的角度來理解新加坡。作為一個商務型的國際城市,想要有周到的待客之道,當然要這種高規格的款待,更何況這些人是來創造當地經濟與就業環境的。

我走到計程車旁邊,一位蓄著灰白鬍渣的印度裔司機為我開車,他開口第一句話便問我說:「從中國哪裡來?」我不想責怪他「問錯」問題,還是很有耐心且語帶堅定的回答他:「我不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他說:「奇怪,今天在機場接到的客人,怎麼幾乎都是台灣人!」我非常開心亢奮的告訴他:「昨天是台灣的總統投票日,大家投完票了,今天當然全部飛回新加坡,準備明天好好上班。」這位司機很能聊,就像台灣的運將先生一樣,話好多,又非常精通國際新聞,略懂中國歷史,從「台海兩岸」聊到「中國人在印度」的種種事蹟,聽得我大開眼界。同時,因為很少有印度人願意敞開心胸地談論「台灣」,所以算是滿特別的機會。

我的英文不是特別厲害。他的印度腔又帶點「星嘎坡英文」的語調,讓我聽得有點燒腦,要很專注才行。後來,我也順勢邀請他一定要來台灣旅遊,告訴他,台灣是非常棒的國家。

他馬上熱情的回應我:「很多年前,我就非常想去台灣玩了。但是,我是穆斯林,我的朋友告訴我,台灣很少穆斯林可以吃的食物,而且太多豬肉了,我的朋友不建議我去台灣。或許台北可能還好一點,可是台北以外的城市,似乎更少穆斯林餐廳。所以,我的朋友推薦我乾脆去中國深圳,聽說深圳有非常多的穆斯林餐廳。」

聽他說完,我心裏默默反思在腦海中摸索:「不會吧!台灣有幾十萬的穆斯林勞工,難道那些席地而坐在台北火車站,被謾罵得滿天飛的『穆斯林』都是假的?可是,我們居然無法提供一個可以讓穆斯林安心的空間和食物。難道我們真如此不友善嗎?」

他的描述,他的眼光,讓我重新審視台灣。

以新加坡為例,它雖是華人為主的社會,但是穆斯林人口在這裏的比例相當高。新加坡人為了更友善的對待穆斯林的文化習慣,有許多餐廳、熟食中心是貼有 Halal(清真)的食品認證標誌。這種食品認證的標誌,對於虔誠的穆斯林來說,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它代表整個屠宰的過程符合宗教上的意義,沒有受到其他污染。而且,在新加坡的每一個超市也會有穆斯林的雞肉生鮮專區。蛋糕店,也會專賣穆斯林可食用的蛋糕,甚至普遍到在許多工作職場上,都特別提供了穆斯林的專用冰箱、專用微波爐,這些地方是嚴禁放 Haram(非清真)的食物。

像我自己就曾經在新加坡發生一件有點丟臉的事情,起因是因為我對穆斯林文化認識太少。

有一次,我跟朋友在西餐廳吃飯,它是一間賣義大利麵、牛排、漢堡的餐廳。一開始,我沒有意識到它的特別,只是覺得好像滿多包頭巾的東南亞女性坐在裏頭。當時,我手上外帶著一份隔壁家的泰國打拋豬肉飯,本來想回家再吃,但因為真的太餓了,又看著同桌的人吃東西吃得津津有味,所以決定拿餐廳裏的湯匙偷吃一口我手上的打拋豬肉飯。結果,服務員看到了,當然是嚴厲地制止,我原本以為他要責備我帶外食進來,後來仔細一聽,原來是不能帶豬肉進餐廳,而且我又拿穆斯林的湯匙碰了豬肉。這無疑像是拿素食菜色去炒豬油的道理一樣,簡直是犯了大忌。

後來,我誠心的向店家致上歉意,他們也很寬容的接受。

來到新加坡後,我開始對穆斯林文化有更多的理解。同是異鄉人的處境,也開始深深的覺得那些台北車站的穆斯林,似乎沒有得到該有的尊重。

假如,從全世界宗教人口分布圖來看,廣義的基督徒約莫占全世界人口的 33%,而穆斯林佔全世界人口的 19%,佛教徒才占全世界人口的 6%。可是,在台灣的我們不小心就會很習慣以「6% 的眼光」去思考全世界?

我們自詡為最有「人情味」的台灣,但這「人情味」其實是人種、膚色限定的,我們對歐美英的白人敞開懷抱,可是又對某些宗教種族忽略、視而不見;我們所謂自詡的「美食天堂」,其實說穿了就是大中華料理的一千種、一百種,可是對於那些為我們勞動工作的穆斯林移工,為了想多了解台灣的穆斯林旅客,又能夠提供多少選擇?我們可以為他們保留多少的社會空間呢!

我想,這就是那一夜在樟宜機場,那位印度裔新加坡籍司機讓我明白的事。

《關聯閱讀》
「請給我一片地板就好」──在台灣,我們真的能讓外國人「賓至如歸」嗎?
異樣眼光裡,我們其實沒有太多不一樣

《作品推薦》
中資壓境「大買」新加坡,小職員的真心告白
全民皆「微商」?理直氣壯洗版賣貨的背後,中國年輕人在想甚麼?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ichie Chan / Shutterstock.com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