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壓境「大買」新加坡,小職員的真心告白

中資壓境「大買」新加坡,小職員的真心告白

那天中午,我和一位台灣籍的公司總監約在餐廳吃飯閒聊。他告訴我,以往的經驗,只要聖誕節和新年快到了,公司就是一堆西方臉孔的主管紛紛「請長假」回自己的國家歡渡聖誕節、新年。他們一請假,通常是短則兩個星期左右,長則可能整整一個月消失不見人影,這算是常態,大家都很習慣了(註1)。不過,不少部門的工程師、員工部屬也會看著自己的小老闆不在公司,趕快追隨腳步放個幾天假!

我就說:「那很好啊,從下禮拜開始你也可以放假了吧?如果不想出國玩,至少也可以在家睡到自然醒吧?」

「不行!」他很認真的回答我。「為什麼不行?」我問。

「你覺得,我應該像那些趁著老闆不在時,跟著偷懶放幾天假期,就感覺『小確幸』的職員一樣?還是一肩擔起責任,可是每個月底收到薪資單的時候,都可以笑著『大滿足』?」他的反詰口氣,不言而喻地肯定了自己的答案。

職務與薪水越高的時候,擔負的責任自然不同。如果可以舒服,有誰不想開開心心的做自己,隨著自己的心意活得開心、活得暢快淋漓?可是,就是因為生活有太多的「責任」,有時很難大膽的追求自己的喜好。

尤其是,中國人像大軍壓境般,大量的人潮湧入新加坡買房置產、投資移民開公司,跨國工作的人也越來越多。比如說,過去新加坡的私人公寓(condo)幾乎都是外國人最愛住的天堂,可是現在卻一間一間的被中國人買走。雖然新加坡人對自己的國家很有自信,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國家條件好,所以外國人喜歡來;大家表面和氣生財,其實不少人私下也是怨聲四起。

新加坡政府有著相對港、台嚴密的「打房」政策,努力「差別化」公民、外國人的各種權益,用「福利」、「政策」保護本地公民,並有效的幫外國人「剃毛」、「瘦身」荷包,比如說新加坡本地人可以用相對的較低廉的價格買進政府組屋(HDB)和優惠的銀行貸款;外國人身份則禁止購買政府組屋。外國人身份只能購買高房價的私人公寓(condo),並且還要徵收 18% 的印花稅,繳納給當地政府,算是相當高的金額。因此,新加坡的房價不至於像香港那樣瘋狂飆漲,但是不斷加溫的購房速度,終究還是透過市場機制墊高了房價。

所以,生活在這裏的人,有誰敢說自己沒有壓力的!外國人來到新加坡,為了節約生活成本,為了更好地融入當地環境,多數人會選擇折衷的方式——申請「永久居留」的身份(PR)。新加坡政府對專業人士大都抱著歡迎的態度,不過若要真正「申請成功」,卻也是一條漫漫長路。

而且,不僅是台灣、南韓如此,大財團的收購風潮盛行,連新加坡公司的職場風向球都在改變中。我這位年薪五百萬的總監朋友也是皮繃得很緊,不敢大意。

新加坡的外資公司相當多,曾經不少大型企業,因為金融海嘯,也經歷過公司拋售潮,有被中東國家買走的,自然也逃不了被中資買走的命運。雖然,那些公司看上去,依舊保有了過去西方體質的組織架構,上從公司的 CEO(執行長)、CTO(技術長),下至 VP(副總裁)、資深總監,依舊全是白人或者是西化程度很高的新加坡菁英,也有不少日韓籍專業人士;公司制度方面,也沿用過去麥肯錫等知名顧問公司團隊所打造規劃的發展方向,繼續前進,整體而言幾乎沒有什麼大變動。但是,資金來源、最上游的老闆卻風雲變色。

這位朋友說:「以我自己的公司為例,我本來應徵的是新加坡的北歐外資公司,之前有謠傳母公司企圖整頓財務,想趁著公司『轉虧為盈』的這幾年脫售,轉手個好價格。結果沒有多久後,公司居然轉眼間變成中國國企的海外投資公司,讓所有人都為之譁然。」他說,他自己也非常無奈,明明投履歷的時候是挪威公司,上班沒幾天,居然招牌換了,搖身一變成了中國公司。他想:「這是什麼情況啊,好不容易以為自己離開中國,來到新加坡,沒想到公司又被收購走,真是到哪都逃不了!」在旁邊有一個新加坡年輕人也自我解嘲的說:「我以前很不想去中國找工作。但沒想到現在,我連在新加坡也要在中國公司上班了。」

我問他,那大家的反應如何?

一開始,大家的情緒當然都不好,完全沒辦法接受這樣的事實。而且大家對中國不放心,多少會害怕明天是不是工作不保,擔心是不是有被裁員的可能。後來,HR 為了安大家的心,向公司上上下下的人精神喊話,叫大家不要擔心太多,請照常工作,薪資絕對不會減少,年終紅利也會照常發放。之後,事實也證明如此。於是大多數的人慢慢接受「併購」對公司本身不是壞事,因為公司的營運資金充裕了,有錢可以擴廠,產能自然增加,銷售渠道變好了,市場的能見度變高了,甚至有機會整合進去一個更大的產業鏈。
 
和他聊天完,我明白,對於一個已經決定跳開台灣工作圈的人來說,想必是早就決心擺脫偏見,才走出來的。管它今天來併購的是美國 IBM、中東的阿布達比石油金主,還是中國的大財團,說穿了,這就是市場自由競爭的結果,適者生存,不適者關門大吉。賺大錢的永遠是老闆。

可是,對於像我們這樣的小職員來說,差別老實說並不大,他一樣繼續在新加坡與世界頂尖的人物一起共事,一起質疑問題、解決問題,一樣要接受市場瞬息萬變的挑戰──沒有什麼比抓住當下的機會更重要,要永遠保持自己的競爭力,為人生的下一站做好準備──那些大老遠從歐洲飄洋過海到亞洲工作的白人,大多也是抱持這樣的觀念。

至於「責任感」──也就是暫時把個人的喜惡擺放一邊,與現實妥協──我無法斷言是好是壞,但這卻是我在新加坡這塊土地上,最常看到的事。

註1:新加坡的「新移民」人口來自不同的種族和國家(包括西方人、印度人、中國人、東南亞移民工等等),為了避免宗教和文化的爭端衝突,全部一視同仁。因此,在新加坡可以過華人新年、佛教衛塞節、印度屠妖節、西方聖誕節、伊斯蘭開齋節和哈芝節。在過去李光耀時代,曾經大規模的興建伊斯蘭教堂,為了就是弭平社會不穩定的因素,提供更多的穆斯林人(或者移民工)有聚會、膜拜的場所。

《關聯閱讀》
全民皆「微商」?理直氣壯洗版賣貨的背後,中國年輕人在想甚麼?
上海台灣七年級生:讓人焦慮的不是中國,是我們對自己的陌生

《作品推薦》
向全世界丟履歷,讓人生比旅遊書還豐富精彩
多元文化職場當前,你有勇於犯錯的勇氣嗎?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