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皆「微商」?理直氣壯洗版賣貨的背後,中國年輕人在想甚麼?

全民皆「微商」?理直氣壯洗版賣貨的背後,中國年輕人在想甚麼?

我的大學同學轉換跑道,開始經商,最近經營起自己的品牌。前陣子在他臉書上貼出一則新聞:「今年年底之前,中國最大的第三方支付系統『支付寶』就要進軍台灣。」我這位同學喜孜孜地表示樂見此事促成,因為「支付寶」代表著「錢潮」將如源頭活水滾滾而來,暗示著未來可能不必顛簸遠赴異鄉,就可以「在台灣賺飽人民幣」。對,他用「賺飽」這幾個字,並且表示非常爽快。

也是,不用到對岸喝地溝油,吸「爆表」的北京霧霾,又可以滿足追逐淘金的美夢,聽起來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連我都心動。但這種幾乎赤裸、坦率又世俗的語氣,讓我的心臟抖動了一下。因為,寫在臉書上──這個大家習慣追求美食、旅行、生活、名嘴文化,以及每個小幸福當下的「臉書」裏,顯得太突兀了吧。可是,我卻約略聞到一點,台灣年輕族群裏,少有的積極意念、狼性風格的味道。

一旦跨出熟悉的交友圈,自然會得到不同的新刺激點。這種「積極的意念」,對於經常接觸中國、跑中國的人來說,並不陌生,因為在那裏,時常都可以感受到這股氛圍的感染力。但更多時候的真相是,他們不管有料、沒料,都一定要端出個「樣子」。

但我不打算討論粗淺的「狼性」,而是轉向觀察中國整個氛圍和環境的現況,與時下中國年輕人的思維。最明顯的觀察,就是現在各式各樣的創新創業熱潮,大從國家政府、經濟開發區的鼓勵補助,到網路平台的集結募資,如新三板、眾籌網等,以及小到幾乎沒有創業門檻限制的微信平台。在這裏,創業,簡直像一種爆發潮,遍地開花。但相形之下,新加坡則沒有這樣的環境與模式。

先從小的說起吧。以我自己的微信(wechat)通訊軟體,前陣子才剛飽受的「轟炸」之苦為例。為什麼說是轟炸?主要原因是中國很流行的微信「電子錢包」,帶動的一股熱血年輕人們的「微商」創業熱潮。

大家都知道淘寶的光棍節,很厲害,年年營收創新高。在中國,不僅僅有淘寶這種大型的購物平台,熱得紅紅火火;就連「微信」這個通訊軟體,也都流行起一種小型的「個體經濟」商務平台,它強調人人可以開「微店」、人人可以做「微商」。只要有創意,處處是商機。

這種「微商」模式的興起,就是利用自己在通訊軟體朋友圈的影響力,做一種小型的商業行為,開設「虛擬」的微店,沒有實體店面,沒有店租壓力,也無須鋪設通路,你儲存了多少人脈資源,就有多少額度可以消費的商業存摺。

於是,這變成了一種靠友情相挺、靠口碑傳遞的經營方式。朋友圈裏,有朋友把商品上架,大家搶著買,用二維碼的方式下單,「電子錢包」交易買賣。然後,人人都可以創業、人人都可以當微商。

這「微商」的概念,是從「網購」的熱潮延伸過來的消費力量。在過去的一、兩年,我認識的不少中國年輕朋友就這樣開始,借用微信(wechat)通訊平台的力量來分一杯羹,紛紛群起創業,尋找機會、創造機會、抓緊機會。

微商與創造機會、抓緊機會

「微商」這股野火的風潮吹得很旺盛,連我身邊的一位女性朋友也加入當中。她是從公職醫院退下來的護士。

很奇妙的是,不管在哪個國家,護士一直都是辛勞與薪資無法正比的職業,她要日夜顛倒的輪班,經常以一種快速不停歇的工作節奏奔波於病人、醫生和行政事務之間。

於是,她辭掉工作,決定去追求自己的創業夢想,而這個「平台」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後來,她開始在微信上賣起蛋糕,起初只是興趣,後來竟越做越好,也深受顧客肯定。

在通訊軟體上「微商」的成功案例不少,失敗的案例更多。因為門檻很低,所以,很多人紛紛加入微型創業的行列,躍躍欲試:從職員業務,到打字秘書,就連家庭主婦也都不例外。

所以,如今常常一打開微信,就會發現大家「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有時候,這樣的風氣也會讓人很困擾,覺得自己手機裏的「朋友圈」動態,變得不是自己的一樣,有些人發文的頻率又特別的高,有被大舉攻佔的感覺。
 
微商很紅,是非也不少,在中國自己的境內,也曾經引起不少撻伐的聲音。有資本家評論「這是做不大的『微商』」,有文青部落客更不滿的表示「在朋友圈內,毫無節制的兜售自己的商品,是一種令人討厭的行為」。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隔岸觀火,更可以反觀自省。與其說,我從 wechat 看見中國年輕人勇往直前追求目標的創業精神,倒不如說看見,他們向我演繹了一套不可思議的推銷伎倆,一種接近於強迫洗腦,洗劫手機版面的置入性行銷來進行「微商」,真的太叫我驚奇了。

雖然,最後商品都成功銷售出去,也把自我的形象牢牢的定位在商品上面,可我偶爾真希望,他們能夠使用個人專頁平台,讓朋友有選擇的權利,選擇「要?或者不要?」接受對方這樣的商業訊息(類似臉書粉絲專頁的點讚功能)。我想,這應該是網路活動要顧及的基本禮貌吧。
 
用創業的新版圖,為自己擺脫低薪環境

但說真的,目前的中國青年到底有多愛創業,多熱衷創業?或者換個方式來說,誰都不想成為貧富差距底下的犧牲者,只有靠自己積極擺脫無法改變的事實–––低薪水的環境,努力開創事業版圖,達到財務自由?
 
再舉一個故事。我在中國,曾經遇過一位替公司高管開車的司機,他看起來不怎麼年輕、有點閱歷豐富的老態相貌,可是實際年紀卻算小,只有三十歲左右。他負責的工作就是接送高管上下班、或者去上海、南京等城市開會,偶爾兼差打打雜跑腿。他從來沒有什麼機會出國,唯一接觸的外國人,大概就是公司裏來來去去的國際主管,為他帶來外面世界的故事。

一開始,我們問他,為什麼年紀輕輕的,不多去外面的世界闖闖,而且司機的薪水頂多也只是少少的幾千塊人民幣,我們很納悶這麼低的薪水,怎麼足夠應付起中國如今的生活物價,該不會又是啃老族吧?
 
結果,有天他忍不住告訴我們,他有「在職創業」,也就是經營副業的意思啦,他除了在公司當司機有穩定收入之外,自己還有一份額外流動的被動收入。原來,他與朋友在當地合夥當股東開了一間車行,用他以前在外面打拼的儲蓄老本,合夥買下近百輛的車子出租給人。每個月,他可以得到很不錯的財務收入。

當下,我們大家都聽了瞪大眼睛,面面相覷。因為,平日見他總是窩在手機前追美劇,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沒想到居然這般懂得自我規劃,還真的不能隨便以貌取人啊。

後來,我在新加坡認識的一些海外華人、海外年輕人都是走這樣的路線,在不影響正職工作、沒有利益的衝突下,除了正職的工作之外,也開始經營起第二份、第三份收入。不過,像這種情況在台灣的職場,不見得能夠被允許,因為老闆可能會覺得你不容易駕馭,而且通常容易有負面的形象。

中國的崛起,連中國年輕人自己都感到「焦慮」

當然,年輕人奮鬥的故事在每個地方比比皆是,但是整體社會營造出來的氛圍卻很重要,無形的氛圍會把我們帶往不同的方向去。在台灣,我們喜歡談夢想,很多網路平台教我們去旅行、去找空白的自己,連我們自己都深深耽溺在當下的小幸福的感覺,來掩飾我們對未來不確定的焦慮。可是,我們卻很少去思考,在追求完這些「幸福」過後,然後呢?該怎麼樣做才能勇敢的走向未來?

在中國,如今的中國年輕人當然也追求村上春樹式的「小確幸」,有時候我覺得他們反倒追求得更「大膽」、更「理直氣壯」。是因為,他們願意在追求小確幸的同時,也將心力放在大目標的追求上,放膽去做。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候,談論如何開創事業版圖,討論如何合作交流、如何共享彼此的資源,為追求理想而更積極上進。更遑論那些擁有專利技術的創新創客,以及願意提供更多補助的創業平台。

小米創辦人雷軍曾經提出一個「飛豬理論」說:「只要站在風口上,連豬都能飛起來。」對很多中國的年輕人來說,我只要站在這個風口上,我有「夢想」,就等於有(翻身的)機會。所以,大家都在尋找「夢想」,尋找創業鋒頭、尋找天使基金的投資人,甚至尋找那個足以改變世界的力量。

當然也並非人人都是富二代,面對中國經濟的強勢崛起,不要說身為台灣的我們感到「焦慮」,其實就連中國自己的年輕人也倍感「焦慮」,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瘋狂洗版的「微商」誕生,也不會有那麼多只講求金錢至上、人脈至上的人在潛規則底下投機取巧,就是為了想要一夜爆富、還有那麼多窮苦的民工,遠離家庭漂在上海、漂在北京各地,為了打份零工、掙一棟房子的錢。或許,我們只看到媒體爭相報導的中國富豪、阿里巴巴各大頭條,可是其實背後又有多少手足無措、憤怒和不快樂的人,為自己爭取一線希望的曙光,而努力著。

《關聯閱讀》
別看扁小確幸!台灣年輕人的終極競爭力:別人沒有的浪漫情懷
上海台灣七年級生:讓人焦慮的不是中國,是我們對自己的陌生

《作品推薦》
向全世界丟履歷,讓人生比旅遊書還豐富精彩
多元文化職場當前,你有勇於犯錯的勇氣嗎?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