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國際、改變思維,「綠色家園」在台灣,不是不可能

借鏡國際、改變思維,「綠色家園」在台灣,不是不可能

自從日本福島事件後,台灣有越來越多的人期待將來能夠減少「核電廠」的使用,並且加強「綠能」的發展。大家都明白綠色能源的好處,可是我們的政客、名嘴通通不看好,但是,於此同時,歐美中日澳洲等多國,卻仍有意識地往太陽能等領域大步前進。因此,我們到底能不能如同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所提出的新能源政策,尋找新的藍海,擴大國家的內需,讓台灣有機會成為綠色家園呢?或許,我們可以借鏡國外的經驗後,智取精華,集思廣益 。

台灣與世界的現況

目前全球綠能兩大市場,歐美國家主要是透過抵制,雙反中國、台灣(反傾銷、反補貼),來提升本國產品在自己國內市場的銷售量;而中國太陽能產業,則有兩個趨勢,一是產業外移與世界終端市場做有效連接來規避雙反,二是繼續擴大內需市場。所謂的內需是指大型電站、中小型電站、屋頂電站,以及其他場所應用,如停車場、牧場、學校等。

而台灣當然也想盡辦法與外國市場接軌,但國內市場真的感覺疲弱很多。目前大多數的人,對太陽能的接觸,多停留在初階的光轉熱能的太陽能熱水器;對於光轉電能的太陽能發電,普遍接受度不高。主要的原因,在於以下幾個思考盲點:包括價格太高回報率太低;認識不足的不信任感;綠能家園跟我無關,是政府和財團的事等等。這也成為台灣綠能發展的困境。但其實,在其他國家,因為新的商業模式崛起,已經逐漸「翻轉」這樣的觀念。

彭博新聞社(Bloomberg)等幾份重要資料顯示,目前全球太陽能電力的趨勢,大型電站的比例有逐漸持平、下滑的趨勢,而「個人化的屋頂電站」有逐漸攀升的跡象。這樣的數據呼應了歐美、中國透過「新商業模式」,成功擴大市場的趨勢。

所謂個人化的屋頂電站,即是指「小型電站」的一種。簡單來說就是「利用自家屋頂,自己生產電力,將多餘電力賣給台電」。其實不少人都知道這個概念,可是它終究在台灣沒有辦法發展起來。主要原因是,台灣沒有建立起完整的政策、技術與商業模式配套,所以發展不起來。

「全民動起來」的綠能發展

綠色家園,靠政府、靠財團做不夠力,要人人動起來,才有實現的可能。現在許多國家對於太陽能電力的發展,例如美國、德國等國家,不再只是透過補助或稅收優惠等方式來倡導太陽能電力,而是鼓勵接受新的商業模式,來減輕負擔並且達到效果。以不同的美國公司為例,他們分別提出所謂的 PPA 商業模式Yieldco 商業模式,最近受到不少關注仿效。

比如說,Yieldco模式,起源於紐約,是中國人構思發想的模式,它結合了金融平台的投資工具,透過上市公司公開募得資金後,發行股債券,然後專門轉投資在已經建設好的再生能源上面(尤指太陽能),協助再生能源公司擴產,再將獲利分紅給股民。

如果,我們說 Yieldco 模式是透過投資促進「全民參與」,那麼 PPA 模式就是務實型的「全民動起來」。
 
PPA 模式(英文全名 Power Purchase Agreement),起源於美國公司,它是延續了利用自家屋頂安裝太陽能板的概念,自己生產綠能電力,將產生的綠能電力賣給國家電網的模式。

不同的是,這個模式背後有商業政策的配套改良,讓屋主能用較低的成本(註一),享受到綠能電力的產值,解決此方案參與者,初期必須投入高額資本的困境。

這個模式,強調的是承包方、屋主家、銀行三方面的合作關係,由彼此簽訂「新能源買賣合約」,說白了就像買房貸款的形式,重點在銀行方的支持度。大家能做的,就是讓出自己的屋頂空間,做為小型的環保綠能電站,之後再以這個小型電站的營利,支付銀行貸款、甚至獲取額外報酬。
 
個人認為,這個 PPA 模式,相對較有機會有效地讓綠色能源走向普及。因為,它解決了早期 EPC 模式的缺點(即購買設備、安裝開銷等壓在單一投資方):因為投資高昂、回收慢所帶來的龐大風險,造成只有少數的大型企業有興趣參與,效果有限。

PPA 模式若推行順利,強調的是「人人動起來」的概念,積沙成塔,分散成本,也省去了單一投資者一開始購買設備和安裝的大筆開銷。另一方面,政府補貼與否,也將不再是影響政策成敗的因素,重點是觀念的普及,以及金融機構對社會和環境的支持度。

未來不能忽略的「智能電網」

最近許多人在談論「智能電網」新趨勢,但它實際的面貌為何?

打個簡單的比方:假設其實全球糧食的存量是足夠的,但某些國家天生擁有充沛的糧食,經常吃不完,造成浪費;但世界上卻有其他國家,因為缺乏糧食而造成飢荒。受限於距離因素或產銷結構,糧食充沛的地方,無法即時把過剩的糧食運送過去,就會造成糧食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甚至糧食危機。

相同的概念,我們用在電力分配不均上:有些區域的家裏用電充足,難免造成不必要的浪費,可是卻有另一些偏遠地區的人,無法享受到充足的供電。這時候,如果有「智能電網」的話,它就可以將電力使用狀況數位化,與雲端大數據結合,做資源的整合與分配,快速反應、限制部分過度用電的區域電力,將電力配送到缺電的地方去。

此外,如果要發展新能源的多元電力,如生質能、火力、風力、太陽能電力等並存的話,「智能電網」更是不可或缺的關鍵。如果我們關切世界動向,就會發現日本、澳洲、德國等幾個國家,目前都努力朝「智能電網」的方向前進。

為什麼它重要呢?比如,以屋頂太陽能電站為例,如果家家戶戶安裝,那麼在大量零碎的電力產生併入電網時,極有可能造成電壓的不穩定性,衝擊整個電網。台灣就曾因為過量的電力造成電網不穩定,把電器、設備燒壞的案例。這也是為什麼每年台電公司限制綠能電力供給量的原因。

在台灣,其實陸續已有智能電網的建構工作。但由於台灣的互聯網、智能化城市住宅、綠色能源推廣,都進行得比較緩慢,加上資金有限,所以仍有漫漫長路要走。可是,如果我們願意放長遠的眼光去看,若是能利用原本太陽能產業在台灣的發展基礎,去擴大、提升內容項目的產業連結,我想應該有機會為台灣創造許多截然不同的新契機。

綠色家園:台灣要怎麼走?

若是如同總統候選人所言,台灣要推行新能源政策,那麼擴大內需是必要的。可是,我們卻有許多現實問題要面對。

首先,當然是太陽能電池本身研究發展問題、新能源政策的明確度,以及其他的人為因素,比如說台灣的違章建築太多,尤其是中南部真的有不少的屋頂加蓋;還有新能源推廣後,可能會衝擊電網的潛在風險。最後是,環保風氣盛行與否、企業是否領頭推廣的問題。

台灣的太陽能製造業,幾乎還是屬於製造代工性質,集中在中上游產業,少有深具「品牌」的下游廠商來推廣。其實,台灣的太陽能產業正缺乏的是有品牌的領頭羊(像三星、LG 那樣的品牌效應),來改變多數民眾的綠能意願。

試想,若是以台積電在台灣的聲望與氣勢來做這件事,難道會有人不想跟進嗎?可惜,當初它的太陽能市場策略方向錯誤,最後不得不認賠殺出。不過,這又是另一件事情了。
 
本文由夏唯盛、Adam 共同執筆

註一:電力購買協議(Power Purchase Agreement,PPA)安裝太陽能板的使用者(屋主家),只需支付購買光伏發電系統產生的電力,而非購買設備本身。(參考自 SunEdison、北極星太陽能光伏網)

《關聯閱讀》
「鼓勵創新」人人會說,但到底可以怎麼做?看李奧納多「代言」的Climate KIC,如何連結產官學新關係
不再一昧補助,德國綠能從錯誤中學習

《作品推薦》
多元文化職場當前,你有勇於犯錯的勇氣嗎?
「經濟即政治」──新加坡給台灣政府的三堂課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國泰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