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即政治」──新加坡給台灣政府的三堂課

「經濟即政治」──新加坡給台灣政府的三堂課

為什麼許多鄰國羨慕新加坡?我覺得答案絕不是因為它治安良好,也不是因為它乾淨繁華,更不是因為新加坡人很會說英語。而是他們擁有深知國家「處境」的政府,知道什麼要做什麼不要做。

新加坡政府是出了名的「雷厲風行」──如果真的要做,那就要做到最徹底、最好──這個新加坡政府所擁有的「核心價值」,才是真正讓鄰國羨慕又嫉妒的原因。
 
可是,所謂「要做,就要做到最徹底、做到最好」的概念是什麼?這樣的「核心價值」又能給台灣的政府官員什麼啟示呢?
 
第一課:成功是從困境開始

舉例來說:最近新加坡也跟台灣一樣面臨相似的問題,就是「製造業」產值有逐年衰退的隱憂,主要的原因來自:(一)昂貴的水電費、(二)勞動成本高、(三)東協與中國的拉力。因此造成產業外移,讓他們的「製造業」也有屬於自己的困境。

跟台灣一樣,新加坡政府無法抵擋本地的產業外移。但它的做法是鼓勵企業將「研發總部」留根新加坡,而政府提出實際政策:每年固定發放高額獎金,作為研發總部留在本地發展「高端技術」的獎勵,鼓勵產業升級,由政府出資購買「高度自動化設備」(朝向工業 4.0 邁進),將效能升值,減少對低階人力的依賴。

另一方面,對於想要外移的企業工廠,他們非但不會被冠上「不愛新加坡」的「罪名」,甚至還會得到新加坡政府淡馬錫控股監督的「政聯企業」協助。
 
原來,新加坡的「政聯企業」很早就開始往外地輸出「工業園區」,輸出技術性服務,把「產業外移」化為「技術輸出」。

例如我們較熟悉的中國蘇州新加坡工業園區、無錫新加坡工業園區,就是新加坡利用自身「園區形式」的技術性服務所設立的。大多數有走訪過這兩地的人都知道,這兩個地方的城市景觀,有別於中國臨近的二、三線城鎮,幾乎可以用別有洞天的花園城鎮美喻之。縱使,後來蘇州新加坡工業園區一波三折,也沒有影響新加坡政府在中國沿岸繼續設置工業園區的決心。(蘇州地方政府在工業園區旁邊,仿照了相似度極高的「蘇州新區」,導致新加坡虧損,迫而減少持股。)

但其實新加坡政府佈局全球市場,並不侷限於中國。由淡馬錫控股監督的裕廊集團、勝科城鎮發展公司(Sembcorp)等幾家公司,在全球「六大洋洲」都有佈局,遠如英國、南非、印度、智利、巴西、澳洲,近如中國、越南、菲律賓、印尼 、台灣等地,都有新加坡工業園區、相關工程的身影 ,尤其這幾年經濟蓬勃發展的越南,更與新加坡政府合作密切。
 
新加坡之所以到處設置「工業園區」的另一個原因,是由於它們自己本身幅員狹小,沒有腹地,又無天然資源的「宿命」。過去,新加坡曾是一個連「水資源」都要仰賴馬來西亞臉色過活的小國家,它們擁有的籌碼真的少之又少。(但後來他們致力發展淨水科技、建造水庫, 解決這項困境後,開始獲得優勢,將淨化過的水資源,再以高價賣回馬來西亞。)而且,勞動成本也遠不及鄰近國家低廉。因此,新加坡政府把「工業園區」的發展眼光,投注到其他國家身上。
 
而他們的優勢是:有良好的友邦關係、裕廊石化工業園區的良好「新加坡經驗」、以及龐大的資金。於是,新加坡政府鎖定全球各地的發展中國家擴大市場,一方面是利用其國有資本的多角化經營,避免「雞蛋全放在同一個籠子裡」,二方面則透過這些重大投資、開發案,擴大它的國際政經影響力。
 
第二課:「要做,就要做到最徹底、做到最好」

最近一、兩年,大家討論異軍突起的東協十國。而東協十國的崛起與新加坡政府的促成有密切的關係。舉例越南來說,從 1995 年開始,新加坡已經開始籌建「越南新加坡工業園區」(VSIP),用他們最擅長的園區形式建設與發展當地。

在越南新加坡工業園區內強調的都是「現成的工廠」,提出「從上游到下游」的垂直整合服務,新加坡在這個工業園區內,以優勢的資本和人才,從開發、設計、規劃、管理、咨詢完全整合,提供了廠房、物流、變電站、污水處理,強調外資工廠可以「拎包入住」的到位服務,並且周邊土地的開發都是從無到有,造橋鋪路、綠化街道、推出房地產等等,完全以「造鎮」的長期發展形式,立足於當地。
 
不僅如此,所謂「要做到最徹底、做到最好」的概念更是,從硬體到軟體,乃至與當地越南政府的行政交涉、優惠稅務的實施 (諸如企業稅、個人稅、進出口稅等) 與銀行的融資貸款服務,無不替外商設想周到,一應具全。即使這裡租金極高,仍成為外資廠商在越南落腳的首選之地。

而且根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當時的描述, 新加坡工業園區的成立,都是由政府高層親自到跨國企業拜訪招商(如韓國三星 LG、美國微軟、福特、寶橋、英特爾、日本佳能等等),他們要的就是吸引外資到當地投資,增強「園區」的可靠性和穩定性。於是,由淡馬錫控股所監督的技術性整合服務——「工業園區」模式,有如葵花寶典的吸金大法,為他們帶來相當豐厚的盈利 。
 
最後,關於「新加坡工業園區」的模式已不斷地複製、進化、產業升級。從 1995 年到現在,新加坡單在越南就已成立了五個大型工業園區。

我們如今看到,許多製造業往東南亞遷徙,新加坡既是幕後推手之一,當然更是最大的獲益者。另外在中國方面,新加坡也持續增加南京、四川等地,打算再複製、再擴大。產業方面,則看準工業 4.0 將是全球未來的新競爭,規劃升級為物聯網、雲端大數據等具有自動化、智慧化的工業模式。
 
第三課:用「行動」贏得尊敬的小國──經濟、外交都雙贏

小國要在國際生存,本來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尤其還沒有土地、人口、天然資源等優勢。因此,對新加坡來說,如果不極力創造「經濟價值」來作為強而有力的後盾,那麼新加坡這個國家可能隨時會消失不見。這是已故前總理李光耀先生坦言,最大的隱憂。
 
因此,對新加坡來講,經濟即政治。一直以來,他們都展現出「小國大外交」的氣度,鮮少讓民族情緒影響國家經濟的方向,儘量的跟潛在的敵國做朋友,把「國家存亡」的「問題」擺在前面,歷史包袱的情緒擺在後面(指日本曾經南進東南亞地區攻打佔領新加坡一事)。理智拉攏美國、日本、韓國、中國等各方經濟勢力,進入東南亞區域,開創東協的經濟前景。因為,新加坡政府知道,唯有透過吸引外資來增強自己的經濟實力,同時也通過自身國有財務進行「海外投資」的經濟擴張,才能確保國家安全 。
 
而且,單就合作國(如越南)來說,新加坡以經濟行動代替「金錢外交」,積極透過工業園區的投資、招商,協助吸引外資進入合作國。如此,不只是新加坡政府、企業的長線投資,更能幫助合作國增加出口、提升 GDP、創造工作機會,深耕其經濟實力。如此,用行動來贏得尊重的蕞爾小國,幾乎是創造了「合作國、外資廠商、新加坡政府本身」的「互利」,緊緊的鞏固雙方政治、經濟與外交關係。
 
在面臨全球經濟大衰退的時刻,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倖免。只能說,事前的未雨綢繆很重要。如今反觀台灣,私人企業往往有很好的產業實力,可是卻很少得到政府單位的助力。主要還是因為「政府部門本身就是小確幸的根源」。

在經濟政策上自我設限多、沒有行動力、也缺乏靈活度,執行效率更是慢好幾拍。對於國際市場的佈局偏向「消極」應對,很少規劃出全面性的政治經濟對策,更不要說有真正「走出去」國際戰略。即使有,也是趨於保守,跟風世界潮流。

因此,大篇幅的描述鄰國經濟模式的因果遞嬗,不是為了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而是希望讓我們更清楚看到,當我們還深陷在「非理智」情緒,政府部門跟民意爭執的你死我活時,我們鄰近國家早已經「部署」好區域性的經濟整合,學會跟潛在的敵人當朋友,把國家「經濟問題」提升到鞏固「國家地位」的外交層面來處理 ,準備迎接全球化經濟的挑戰。而台灣的我們,跟得上嗎?

《關聯閱讀》
閉門「拚經濟」?──消失在國際投資人雷達上的台灣
一窺亞洲的人才大戰:大馬、台灣各有優勢,各有苦衷

《作品推薦》
新加坡「淡馬錫模式」給台灣的啟示:政府官僚要改革,別再逼走國際人才了
離開那些年的小確幸,我們在獅城生活,付出了你所不知道的代價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