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 2018現場】「智慧」浪潮下,更加邊緣化的台灣廠商──六度參展「大拜拜」,湊熱鬧與看門道

【CES 2018現場】「智慧」浪潮下,更加邊緣化的台灣廠商──六度參展「大拜拜」,湊熱鬧與看門道

CES 日漸走向「科技整合」為主的展覽,圖為中國品牌海爾集團於 CES 2018 的攤位。圖/Kobby Dagan@Shutterstock


一如往常,我在年初時,到美國的拉斯維加斯,參加了一年一度的消費性電子大展 CES(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

這是我第六年參加這場「大拜拜」了——有如「媽祖生」等台灣民間慶典一樣,一到年初,就會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廠商、業界與媒體人士,來到拉斯維加斯會展中心這座大廟,「祭祀參拜」之餘,也在「神壇」刷刷存在感,祈求上蒼(市場)保佑今年風調雨順、財源廣進——「有拜有保庇,沒拜出代誌」。

我想今年展什麼,亮點是什麼,已經有許多媒體報導過了,而對 CES 的基本介紹,也已於去年的文章〈CES 2017全球電子業賭城大拜拜:五度進香,「科技業小商人」的現場觀察〉與大家分享過了,所以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我想要更單刀直入地,簡述一下自己對今年這場展的一些想法:

如許多報導中提及,本次 CES 展加入了「智慧城市」(Smart Cities)、「自駕車」(Self - driving cars)等擁有「智慧」的新展區,亞洲大廠如三星、海爾等也推出了「智慧」家電,讓今年度的 CES ,成為充滿「大(數據)智慧」的展覽。

但是在這個「智慧」的大傘下,我們除了看看熱鬧、「鐵口直斷」一下「未來趨勢」以外,身為台廠、以及電子業關鍵零組件的供應商,我更關心在這些「新」科技趨勢中,台灣廠商所扮演的角色及機會點,又是什麼呢?

本次 CES 展加入了「智慧城市」(Smart Cities)、「自駕車」(Self - driving cars)等擁有「智慧」的新展區。圖/侯智元 提供


更加被「邊緣化」的台灣零件廠

參展的第一天,拉斯維加斯下著大雨,對一個沙漠城市來說,下一場雨自然彌足珍貴,但卻是足以癱瘓城市交通的——兩年前 CES 開展前一天的一場大雨,就造成機場癱瘓,所以我得從舊金山連開九個小時的車去拉斯維加斯——今年的雨,則是造成市內淹水,交通大亂。(當然這種雨若下在台灣的話一定是飛機照飛,淹水的話局處首長請下台道歉。)

過去幾年,我們和眾多台廠的攤位,都是位在展區最北邊的 Westgate(可參考去年的介紹),今年則因為新加入的「智慧城市」展區與歐洲國家廠商的攤位,導致亞洲零件商,都被搬到臨時搭建的「南邊廣場」(South Plaza)。

其實這才不是什麼廣場,而是一個戶外帳篷

亞洲零件商搬到臨時搭建的「南邊廣場」(South Plaza)。圖/侯智元 提供


圈選攤位時看到 South Plaza,我還以為這次終於可以進入人潮較多的 South Hall,沒想到直到親臨現場,才知道是個下大雨時,雨水還會滲入滴漏的帳篷。

其實這已不是亞洲零件廠,第一次被分發到偏遠的「帳篷區」:在另一個歐洲的知名消費性電子展 IFA,眾多台廠早接受過相同的待遇,從去年起,更被移到離展場 30 分鐘車程的「專屬區」。

在繳了很多錢參展,訂了平常價格數倍的旅館後,卻被「發配邊疆」,坐在人潮稀少的展場時,往往會感覺被當成「次等公民」對待,這當然讓我們時常想,是不是還是需要來擺攤?

但大家仍往往都在「賭一個機會」——或許哪天會有個大廠的採購晃過來——也可能沒有,那這些錢就等於是白花了。

亞洲零件商搬到臨時搭建的「南邊廣場」(South Plaza),其實是個下大雨時,雨水還會滲入滴漏的帳篷。圖/侯智元 提供


主動出擊的「拜年」之旅

當然,身為小小的零件廠、「五金行」,如果要降低「空手而歸」的風險,就必須要主動出擊——在參展前就拼命聯絡潛在的客戶,並預約與他們在展期見面的時間。

今年我也如去年般,帶著同仁到各大廠商「拜年」——對小廠來說,來 CES 從來就不是湊熱鬧,而是來「拼門道」:

一到了大廠 invitation only 的會議區,或隱藏在飯店裡的 suite,就要在半個小時至一個小時的時間內,快速了解他們對今年業務的展望;並且與他們的高層,針對目前進行中或規劃中的專案,想方設法爭取更多的資源和參與的空間。

就業務展望來說,若從言談中發現他們都在「打高空」、「打哈哈」,沒有講出具體的 roadmap,大概就知道他們接下來一年可能會很辛苦。而對我們來說,一回去就必須當機立斷地把有限的資源,押寶在他們的競爭對手上——市場終究是現實殘酷的,若跟錯廠商,而品牌廠選擇別的 solution 時,就是錢與時間盡失的悲劇了。
       
綜合來說,CES 這幾年,逐漸與二月在巴賽隆納舉辦的 Mobile World Congress 做出區隔:手機及通訊設備廠大廠,多選擇到二月的 MWC 才發表年度 roadmap;CES 則是日漸走向「科技整合」為主的展覽。

而今年,所謂的「科技整合」就是如前述的智慧城市、自駕車、智慧家電等,將舊技術冠上「智慧」之名的大秀。

當價值來自「整合」和「夢想」(空想),台廠未來更加嚴峻

但我真正關心的是,台廠能因此受惠嗎?

若你問我答案,很遺憾地,我跟多數外資分析報告一樣:「保持中立」。

因為,不論這次展出的產品有沒有「智慧」,我們仍是繼續做著零件商、代工廠。但在現今「智慧增長」的年代裡,價值的創造在於系統的整合於應用——多數台廠在這方面無法扮演什麼角色。

再說直接點,這整合應用的「新價值」,其實是由全球各大品牌廠所主導創造(或唬爛)出來的,其加值關鍵更早已轉移至「軟體」而非「硬體」:

在美國科技業逐漸整合至 FAAMG(臉書、蘋果、亞馬遜、微軟、谷歌)獨大時,相對聚焦硬體產品的 CES 中央展場,幾乎全變成亞洲品牌廠的天下:如中國的海爾、華為,韓國的三星、LG,與日本碩果僅存「尚未陣亡」的廠商 Sony——而他們在揭示「整合應用」、「智慧聯結」的大旗時,即使部分廠商仍採用台廠的供應鏈(越來越多中韓廠商早已垂直整合),這個「新趨勢」更完全無法為台廠創造新的商機。

品牌大廠的另一端,同時主導著如今科技業發展「趨勢」的,還有另外一群人:多數來自美國灣區的無數「新創企業」:

CES 行程中,某天的晚餐時間,一位友人邀我與一群「在加州玩新創」的人吃飯。言談中,他們盡是天馬行空地講著自己的創業「心法」。但這些「心法」不外乎是:「假使一切如我所期望......」「如果我可以......」不然就是「某某真的非常厲害,他融資募到了多少多少錢......」。

當然創業是艱困且具開創性的,但我總難免覺得,這些人會不會有點不切實際、只是空談?偏偏在矽谷資本高度集中下,這些「(準)獨角獸」在美國募資,遠比在台灣容易得太多,又容易受到亞洲資本、媒體的追捧,因此可能還真的「大有可為」。

但很實際地,對於身為供應商、代工廠的多數台灣廠商而言,你敢把動輒數億、甚至數十億以上資金的廠房投資與產能,賭在這樣「概念滿分、夢想無敵、滿手現金、燒完再見」的客戶身上嗎?

中國品牌華為攤位。圖/侯智元 提供

中國品牌海信集團攤位。圖/侯智元 提供


「抬轎者」的宿命:轎子越來越重、還是只能咬牙苦撐

今年度的 CES,若說要有真正的「重點」,可說是延續了去年以來的趨勢:如何將使用者經驗更優化、加值化——如今要在科技業要創造更多價值,關鍵已非硬體的創新,而是軟體的整合。

如我去年的感受一樣,在今年的 CES 上,我看不到令人眼睛一亮、並且馬上能量化生產的「新(硬體)產品」,更看不到真正的「破壞式創新」,反倒是在「智慧」的大傘下,展出的商品五花八門,沒有什麼聚焦。

而業界的趨勢也越來越明顯:品牌大廠繼續主宰遊戲規則,在硬體端透過供應鏈的整合持續壓低成本;在軟體端則透過自行研發或與 FAAMG 的策略合作,創造以「智慧」為名的附加價值。

上述兩者,都沒有目前多數台廠可以進一步參與的空間。

在 CES 中,近年中央展場的明星無疑還是來自日韓歐美,家喻戶曉的品牌。而中國除了少數一線廠商外,連二線廠也開始來插旗——對他們來說,參展 CES 更像是"happy to be here",宣示意義大於實質意義——我當然衷心希望台灣少數的品牌廠,也能來此參展設攤,但在台廠成本概念掛帥下,我想這大概是要求太多了吧......。

其實我一直堅信,台廠不會在全球科技的舞台上缺席。雖然我們沒有品牌大廠,但其實不論是關鍵零組件或代工,我們仍是世界大廠不可少的「抬轎者」。

問題是,當今科技業在看不到破壞式創新,也沒有令人振奮的獨角獸下,亮點都集中在軟體服務上的創新及加值,而非在硬體的突破——這代表著市場持續不斷的整合,議價能力更集中在少數大廠身上,並導致台廠獲利不斷被擠壓的現實情況,只是越來越嚴峻。

當然,這些問題早已不是一日之寒了,台廠也多是繼續咬牙苦撐、「以拖待變」。我想在短期內,台廠的「邊緣」,大概還是看不到什麼改變的契機吧。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Kobby Dagan@Shutterstock、附圖/侯智元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