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怪川普」?「中國比美國討喜」?關於美國退出《巴黎協議》,我們可以再看仔細一點

「全球暖化怪川普」?「中國比美國討喜」?關於美國退出《巴黎協議》,我們可以再看仔細一點

當川普宣布退出《巴黎協議》(Paris Agreement 聯合國正式協議內容(簡體中文版)),全球輿論再次掀起一股撻伐之聲。包括在因為不屬於聯合國會員國,而無法簽署協議的台灣,各國主流媒體幾乎皆一面倒地站在一個道德的制高點,咒罵美國政府的決定,甚至有如進入歇斯底里的狀態

先聲明,以下這篇文章並非在替川普「宣布退出由歐巴馬簽署的《巴黎協議》,並希望達成新的協議」此一決定「護航」,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本人當然也支持節能減碳,對抗全球暖化。

但是,在急著加入謾罵的行列,「全球暖化怪川普」之前,我們需不需要先搞清楚,到底《巴黎協議》是什麼,然後川普退出真的「有那麼嚴重嗎?」「我們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先來談談,與《京都議定書》同樣對各國毫無約束力的《巴黎協議》

在川普宣布退出《巴黎協議》後,法國新任總統馬克宏首先開炮,開記者會酸了川普一頓。他呼籲大家「讓地球再次偉大」(#MakeOurPlanetGreatAgain),宛如要「代替地球懲罰川普」,歐洲領袖也共同宣示此合約無法再重談

然而說實在的,若從西方各國所謂「對抗全球暖化」的歷史,和全球政經局勢的角度觀察,如今歐洲各國紛紛面臨難民潮、經濟疲乏等問題,這不過是歐洲各國領袖們的「借題發揮」而已:

要知道,早在 1997 年時,民主黨的柯林頓政府,就由當時的副總統高爾代表,象徵性地簽署了《京都議定書》,但在三權分立的美國,任何國際條約皆必須先送國會表決通過,才能真正生效。

當京都協議準備進入各國談判階段,送到美國參議院後,卻受到跨黨派的反對,民主、共和兩黨的議員以 95-0 的共識,通過了 Byrd Hagel resolution,無異議反對美國加入京都協議。接著在 2001 年,共和黨的小布希總統宣布,美國將不會自發性的履行京都協議。

再到了 2011 年,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上,各國擬訂了被形容為「京都議定書的加強版」《巴黎協議》。但事實上,到目前為止的巴黎協議與各國約束內容中,除了新規範出「所有國家同意共同將地球上升的平均溫度,控制在前工業時代(1750 年標準)的兩度之內」這個令人無言的「硬指標 KPI」,以及減少碳排放的參與國從已開發國家,增加了中國、印度等開發中國家之外,針對各簽署國的義務:除了美國在內的先進國家,每年預計共同捐出 1,000 億美元成立基金「對抗全球暖化」之外,真正有意義的「減排目標」、「違約處分」等內容,仍然都由各國「自己決定」。

說白話一點,就是依然「完全憑良心,毫無約束力」。

試問,1997 年的京都議定書簽訂至今,全球的碳排放狀況有因此在各國政府的自我約束下減緩嗎?遍查各大科學統計,答案是沒有。而「退出京都協議」的美國,在過去這二十年間,卻反而從「全球碳排放大國」的第一名寶座,「輸」給了近來不斷放話「美國不做的,我們來」的中國。

再者,美國在柯林頓政府執政時期,不配合(或無法配合)京都協議後,有影響到他們在國際上的地位嗎?如果是沒有,這次的舉動大概也大概不會有任何不同的結果。我想,主流媒體與歐洲元首、中國領導人,與其說是「關心地球」,不如說其實是希望自己處在一個川普不是美國總統的平行時空吧

川普為什麼「敢得罪」歐洲領袖?

不過可悲的真相是,川普看似「超狂舉動」的背後,展現的其實就是美國在全球仍然唯我獨尊的霸主地位。

而從這次他出訪歐洲、中東,到回國馬上宣布退出巴黎協議來看,川普的外交策略也不難理解:其實他就是要走與歐巴馬完全相反的路線,並且「搶功」,穩固國內的「票源」。(這點後面會分析)

我們來看看這次「川普總統外交之旅」的幾個重點:

在中東,他宣布與沙烏地阿拉伯等伊斯蘭遜尼派諸國結盟,對抗什葉派的伊朗。接著他史無前例地從阿拉伯直飛以色列,並締造現任總統到耶路薩冷的西牆祈禱的首例,又同時與巴勒斯坦領袖阿巴斯會談。

簡單來說,他等於是將棘手的中東問題重新調整,將反恐的工作「發包」給仇視什葉派的遜尼派,當然有許多專家認為川普被騙了,但這些人畢竟也是誇獎歐巴馬與世仇伊朗協談的人。目前中東情勢短期難以解決,川普就暫時將這個問題交給中東諸國「網內互打」了。

到歐洲,他先一改選前宣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是過時的組織,反過來決定續留,並採取強硬措施希望歐洲諸國提高國防預算。接著在眾多元首呼籲續留巴黎協議後,回國立刻「打臉」宣布退出該協議。

川普為什麼敢這樣予取予求,恣意妄為,不怕「得罪」歐洲領袖?

答案很簡單,川普深知他吃定了歐洲諸國,「霸凌」他們絲毫不會減損美國於國際的地位。例如,如果川普真的如不少評論者所說,開始走孤立主義的道路,帶領美國「退出國際政壇」,德國能接下成為北約的領袖嗎?答案是不行。因為德國的國防預算嚴重不足,空軍在 2015 年時更只有一半的戰機處於戰備狀態

這也是為什麼川普敢「大膽使壞」了,因為他知道歐洲諸國領袖只能在握手見面時耍耍小動作,還有在 youtube 上抱怨而已。

就在上個星期天(6/4),北約的秘書長 Stoltenberg 上了電視誇讚川普將為 NATO 帶來正面的改變,所以喜歡看帥哥總統嗆川普的人,跟想看「川普大帝好威風」的人,又可以各取所需看自己想看的了。

「中國比美國討喜」?「退出協議就是不愛地球」?我們可以再看仔細一點

最後,我們回來看一下《巴黎協議》。和如今充斥各主流媒體,一面倒的批判聲中可能因此被忽視的不同觀點。

從全球經濟的面向來看,因為我個人身在傳統產業、也經營電子新創公司,對全球市場多少有一些經驗和體會,想與大家分享:

在全球產業鏈上,今天一個國家,選擇「我們不要骯髒汙染的產業」絕對可行,但是,這個「骯髒的產業」永遠會有其他國家接手,畢竟只要這些產業尚未被淘汰,仍有它存在的必要性。

舉近來「黑到不行」的水泥業來說好了,去年全球最大的水泥出口國是中國,最大的進口國則是美國,中國也有許多水泥廠,是將產品直接船運,出口到美國西岸甚至東岸的。

想想看,美國實行嚴格的環保政策,水泥生產量不足,所以必須遠從環保法規相對「人性化」的中國進口,將笨重、上萬噸的水泥橫越大洋,船運送到美國,請問這樣是「注重環保」、「減低碳排放量」嗎?

《巴黎協議》如前面所述,僅是一個毫無約束,自我打分數的協議。所以當然許多與全球產業鏈脫節的人會覺得這個協議是個「好的開始」,但很抱歉,處於產業鏈當中的我真心覺得,這一如大家在冷氣房喝拿鐵討論暖化危機,不過是個讓人「自我感覺良好」的大拜拜而已。因為現狀一點都沒有被改變。

甚至有媒體開始吹捧中國,認為中國將會受益,甚至接手美國的全球領導人的地位。也有媒體人認為中國會成為比美國討喜的國家。簡言之,在這些人的簡化思考中,中國與美國一個好另一個就不好,簡單得有如太極上的陰與陽。我們乾脆把中美看做一個是白臉(本來就是白人為主的國家),另一就是黑臉(被霧霾燻黑的臉)。

但請回歸事實:身為深受大陸霧霾問題受害者的我們,真的認為中國能有效成為巴黎協議的領頭羊嗎?這可能要先問問近期於天安門慢跑的 Zuckerberg,他覺得北京的空氣如何吧?

如今已經「貴為全球汙染王」的中國,當然要積極減碳。但是話說回來,環保固然人人有責,富裕國家當然有本錢將製程落後及高污染的產業鏈轉移至外國,自己坐享 not in my back yard 的高品質生活。反觀承接這些生意的貧窮國家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這也是為什麼《巴黎協議》延續京都協議,讓各國自己下目標,因為要達成共識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在天安門慢跑的 Mark Zuckerberg。圖/Mark Zuckerberg 臉書專頁

環境保育的真相:已開發國家政府的表演,恐不如產業科技的真正革新

不論美國有沒有續留《巴黎協議》,美國這個全球消費大國,仍然不斷從國外進口眾多物資,而不論這些海外生產的物資,生產過程是否環保,他們在當地生產,加上運輸到美國所衍生的碳排放總量(請參考「碳足跡」相關研究),一定都高於在美國當地生產。

說穿了,川普看似瘋狂,退出巴黎協議的邏輯,其實一直沒有與他的經濟戰略脫鉤,那就是振興美國的製造業。而這個政策對美國搖擺州的選民來說真是天籟之音,我想他這個大動作對明年甚至是 2020 競選連任是加分的(當然他也非常有可能因為別的原因大失分,例如之後的聽證會)。

所以,川普明明大可以將《巴黎協議》送參議院審核,因為在美國憲法的規範下,任何條約都需參議院 2/3 表決通過才能實施,而在這個門檻之下,《巴黎協議》要通過本來就極為困難,但他卻選擇逕行在白宮宣布退出,就是因為他想獨攬這個「政治利多」(當然,要說他純粹是因為自戀也可以啦)。

再次強調,我認同 Climate change,我也認同環保的重要性,但我認為只要是有政府過度介入的任何事情,它的效率一定會大打折扣。更何況是由一個沒有民意基礎,充滿與地方脫節的「知識分子」所領導的組織呼籲?

環保與經濟發展一直被看作一個零和遊戲(參照水泥業採礦問題),若再加入政治因素,則往往會讓問題更複雜,甚至沒完沒了(如環評)。但這背後的關鍵原因,是由於部分產業的工藝上仍有許多環保科技尚無法克服的問題,或是有許多其他的因素造成產業整體的進步緩慢(可參照這篇)。

在美國,即使沒有《京都協議》或是《巴黎協議》,民間的環保意識仍然在抬頭,也沒有絲毫減緩綠能產業的發展,Tesla 也仍然熱賣。這是因為「科技始終來自人性」,我也深信科技和民間有真正需求、市場性的創業和創新,才會是環保跟減碳的最大推手。

其實歐巴馬自己也說,美國政府退出所產生出來的空缺,將由美國州政府,企業,公民團體接手,這其實也是個不錯的結果。

那台灣有沒有機會藉此表態,加入《巴黎協議》?當然沒有,因為聯合國不承認我們是一個國家,不得不繼續讚嘆「偉哉聯合國」了。

《關聯閱讀》
從我在舊金山最「綠」的朋友說起:巴黎氣候峰會後,人類減碳競賽的起跑點
夕陽產業的悲哀:真的不是我們要當壞人──來自「萬惡」水泥業第四代的真心話

《作品推薦》
【雙語】川普執政百日的「成就」──我一些和主流媒體不同的看法
「秘書長的微笑」──談「川普背後的黑手」巴農,與美國那些你可能不知道的「右派媒體」們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Albert H. Teich@Shutterstock、附圖/Mark Zuckerberg 臉書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