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書長的微笑」──談「川普背後的黑手」巴農,與美國那些你可能不知道的「右派媒體」們

「秘書長的微笑」──談「川普背後的黑手」巴農,與美國那些你可能不知道的「右派媒體」們

上一篇文章中談論了我對「假新聞」的一些看法,很謝謝讀者朋友們的迴響,當中有朋友好奇既然美國(和全球多數的)主流媒體普遍對川普感到無比厭惡,那支持川普的新聞媒體到底有那些呢?他們又與主流媒體有什麼深仇大恨?

此外,不少關心美國政治或媒體環境的朋友可能知道,如今川普最信任的人之一:白宮策略長巴農(Steve Bannon)正是所謂的「非主流媒體」出身。這位被許多美國和台灣主流媒體描繪成有如小布希時期的錢尼、策士卡爾羅夫(Karl Rove),或台灣當年被名嘴稱為與總統有「特殊性關係」的「金小刀」,其究竟是何方神聖?為何他會被形容為「川普背後的黑手」,甚至是「仇恨的化身」?

「仇恨的化身」──白宮策略長巴農,為何如此「顧人怨」?

要認識「巴農」這個人,得先從美國選前就開打,如今更是野火燎原的「媒體大戰」開始講起。

首先,承接上一篇文章,大家可以參考這個連結,該文件由美國梅里馬克大學(Merrimack College)傳播學院的一位助理教授梅莉莎.辛達(Melissa Zimdars)所整理,用整整 58 頁 google docs 的篇幅,列出了許多「假新聞」、「不可靠」、「陰謀論」、「有偏見」的網站和媒體。該文件在美國廣為流傳。

當然,梅莉莎自己也承認,其中許多網站她自己也常造訪,用來作為「不同觀點交互印證的來源」,同時,這份文件只是她的「個人意見」(她也揭露了自己是《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主流媒體的忠實讀者),僅作為「學術交流」參考用。

之所以提到這個「假新聞」名單,是因為在裡面,白宮策略長巴農擔任過總裁的布萊巴特網路新聞(Breitbart),以及他的老東家 「卓奇報告」(Drudge Report)均在列。而兩者可能台灣朋友大多不熟悉,在美國卻有許多同溫層讀者的,即所謂的「右派網路媒體」。

在川普正式任命這位「資深媒體人」巴農後,美國各主流媒體更開始口徑一致地集體批判這項任命,並指控巴農思想上充滿仇恨及歧視,諸如性別歧視、歧視猶太裔,與提倡白人民族主義(White Nationalism)等等。

本人其實看起來就是個「大叔」的巴農,「何德何能」可以在還沒開始做事前,就被美國主流媒體同仇敵愾地視為「仇恨的化身」,甚至「邪惡的代言人」?答案其實正是他選前的身分:

巴農在投入選戰前,就是右派網路媒體 Breitbart.com 的執行總裁(Executive Chairman),而 Breitbart 也是在共和黨初選後,於選舉期間力挺川普的「另類右派」媒體代表。

在去年 8 月的時候,希拉蕊就在造勢場合公開批評川普將這些新興網路媒體如 Breitbart、Infowars 等「散播族群仇恨的非主流媒體」 檯面化。但這次選戰的結果,讓主流媒體皆跌破眼鏡之餘,其實在選舉期間老牌傳媒大多不遺餘力的支持希拉蕊,反而也無形中促成這些新媒體的抬頭(理由同樣請參考上篇文章)。

巴農的任命受到嚴厲撻伐,背後與其說是針對他個人,不如說是主流媒體與這些新興媒體,以及主流媒體和川普之間的戰爭一隅。

美國「老三台」的恩怨情仇    

要進一步了解美國的「媒體大戰」,得先從美國各大小媒體的「性格」和「出身」開始談起。

在此先簡單的介紹一下,美國的主要新聞台有三間,也就是台灣熟悉的 CNN(時代華納集團持有),MSNBC(Comcast 集團),以及傳媒大亨梅鐸(Murdoch)家族所持有的福斯新聞台(Fox News)(《華爾街日報》目前也隸屬於梅鐸的集團)。

而這三間新聞台在晚餐後的黃金時段,皆是由知名主播為觀眾「說新聞」。

和台灣電視節目不同的是這些主播不光是「讀稿機」,或是某些朋友會形容的「花瓶」。她/他們皆是「大明星」,有權力決定每天要報導的內容,和詮釋播報的角度──即使在新聞時段邀請相關的政治人物,或是電台簽約評論員討論,甚至激烈爭辯這些新聞也沒關係。

而在這次選舉期間,MSNBC 和 CNN 都明顯表態支持希拉蕊:MSNBC 向來被歸類為「進步左派」,他們的電台口號也是"Lean Forward",本來就不可能是川普的「同路人」。CNN 一開始立場並不算鮮明,但到了選舉逐漸白熱化期間,開始大力支持希拉蕊,節目上通常僅有一位支持川普的名嘴擔任「葉問」,力拚支持希拉蕊的評論員。在川普公開說 CNN 是「假新聞」後,CNN 和川普之間的關係更演化到有如私人恩怨般地緊繃。

梅鐸家族所經營的福斯新聞台,則是三大新聞台中唯一的「右派」。梅鐸旗下的《華爾街日報》從名字就可以得知,主要讀者是所謂的「右派菁英」;而福斯電視台的主要收視族群則不同,是較為年長、重視宗教信仰、相對保守的右派觀眾。他們的立場當然在菁英中看起來土裡土氣,所以也常成為左派脫口秀消遣的對象。



梅鐸家族在這次選舉並未支持川普,《華爾街日報》也沒有像往常表態,因為川普針對自由貿易抱持懷疑的態度,與呼籲重新針對現有貿易條約進行談判的傳統共和黨(或右派菁英)立場不一致。

福斯電台的主持人也因此分裂為「挺川」和「倒川」兩派,並為了是否支持川普而公開「網內互打」,甚至彼此叫囂。

比方說,在共和黨初選辯論時,川普曾指控福斯電視台力捧的美女主持人梅根 · 凱利(Megyn Kelly)在辯論中對他犀利的提問,是因為她「全身都在流血」。導致凱利從此視川普為不共戴天之仇。(正所謂川普的業障發言自作孽、不可活)

但接著福斯電視台中最力挺川普的主持人漢尼提(Sean Hannity),卻宣稱凱利是希拉蕊暗樁。兩派人馬相互叫陣,也間接導致選後凱利與另一位福斯新聞台的女性主持人蘇斯特倫(Van Susteren)跳槽至 MSNBC。近期,則有傳聞指出 MSNBC 將會稍往保守派靠攏。(或許與兩位福斯的女主播跳槽有關)

順道一提的是,這些電視台其實大都與體制內的政治人物維持良好的關係,不少政治人物退休以後會到電台當評論員甚至主持節目。如我提過的柯林頓時期白宮發言人史蒂芬諾伯羅斯(Stephanopoulos)(ABC),小布希白宮發言人佩里諾(Perino)(Fox News),前阿肯色州州長赫卡比(Huckabee)(Fox News)都直接在卸任後成為電視主持人。CNN 也請了前歐巴馬謀士阿克塞爾羅(Axelrod)開 podcast

但總而言之,這三家電視台不論立場如何,在這次選舉中的光芒其實在左右派網路新媒體的夾擊下,喪失了不少風采。在反體制當道的年代,這些電視台充斥著基層選民聽膩的言論,到底還對他們有多少影響力,其實大家用想的大概便能知曉。

新興網媒口味更重,「右派媒體」與巴農的崛起

「老三台」在大選時的影響力式微,帶給左右兩派「新媒體」快速崛起的機會。接下來我們就一起來看看巴農代表的「右派網路媒體」:

說到右派網路媒體的元老,一定要先講到馬特 · 卓奇(Matt Drudge),與他擁有 20 年歷史的「卓奇報告」(Drudge Report)。

卓奇報告之所以會竄紅,是因為當年比爾 ‧ 柯林頓(Bill Clinton)的陸文斯基事件(雪茄案)。卓奇在網媒剛起步時,就以 mailing list 的方式提供給付費讀者他所整理的每日新聞,之後逐漸轉型成為今天的新聞整合網站。

卓奇本人是出櫃的同志,為人非常低調。在千禧年前後他曾主持過一些電視節目,但是近十幾年間幾乎已不再出現在公開場合。

這 20 年間,卓奇報告成為許多媒體人每天必定光顧的網站。它雖然排版單調但內容豐富,也常常成為右派「帶風向」的首選。

卓奇引用的新聞連結包括,但並不僅限於主流、進步派媒體如《紐約時報》或《華盛頓郵報》,他也會引用美國右派的地方報如《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華盛頓時報》( Washington Times)或是英國右派媒體如《每日郵報》(Daily Mail)的報導,所以可以當作一個「左右均有」(但右為主)的當日新聞懶人包來瀏覽。

卓奇同時也培育了不少右派媒體人,如巴農的前任老闆,已逝的「右派戰神」,也是 Breitbart.com 的創辦人安德魯 · 布萊巴特(Andrew Breitbart)。

布萊巴特是卓奇的第一任員工,在 2005 年自立門戶成立了 Breitbart.com。布萊巴特是一位好戰的右派人士,並將打倒左派、摧毀華府的體制,與打垮主流媒體視為他畢生的志業。

另外,身為猶太裔的他也極為支持以色列右派,所以布萊巴特也成立一個以色列分局,並力挺以色列總理納坦尼雅胡(Netanyahu)。2012 年驟逝的他,與這次總統選舉相對較有關係的「代表作」,是 2011 年踢爆希拉蕊特助阿貝丁(Abedin)前夫維諾(Weiner)的不雅照 。

布萊巴特不怕被扣帽子的好戰,使他成為許多右派人士心中的英雄與「戰神」。這也導致他 2012 年在散步時因為心臟病 43 歲壯年早逝時,由於死去得非常突然,被一些極端、陰謀論分子(Conspiracy Theorist)傳言他是「被歐巴馬暗殺的」。



回到正題,在布萊巴特過世後,本文主角巴農便接棒主導 Breitbart.com。巴農有七年的海軍經驗,也曾經在投資銀行龍頭高盛(Goldman Sachs)任職,還參與過電視劇《歡樂單身派對》(Seinfeld)的製作,稱得上是閱歷甚廣。

與時常上電視的布萊巴特比較起來,巴農相對低調,若要說巴農是位「集所有歧視於一身」的人,其實有點言過其實,不如說他「人緣極差」比較正確。

比方說,班 · 夏皮羅(Ben Shapiro),一位哈佛大學畢業,猶太裔的 30 世代保守派新星、網路媒體 Dailywire 創辦人,曾任職於 Breitbart.com。但是他在去年因為與巴農不合而離職,在外界給巴農冠上諸如種族歧視等指控時,我覺得夏皮羅對巴農的評論頗值得與各位分享。

工於算計的「奸巧」媒體人──前員工對巴農的評價

在巴農剛被任命為選舉團隊總裁時,夏皮羅指出巴農其實是為了追求個人名譽而支持川普,並綁架了 Breitbart 這個媒體,用以達成他的個人目的。

他指出,Breitbart 的金主默瑟家族(Mercer),其實本來支持共和黨的另一位呼聲也相當高的初選參與者泰德(Ted Cruz),但是巴農卻倒戈支持川普,並把網站變成了宣揚川普理念的平台。更利用 Breitbart 向 Alt Right(「另類右派」,通常較傳統右派更為極端)靠攏。

夏皮羅也說巴農是個「進化版的川普」,愛攀權附貴,懂得利用自己的名號換取更好的機會與地位,但同時也是個有仇必報,並會言語羞辱人的爛老闆。

但在巴農被任命為資深顧問時,夏皮羅自己對巴農的評論開始顯得稍有緩和,改稱他並不認為巴農心懷白人至上主義,但的確是藉由討好他們來換取選票。

接著他指出巴農因為好戰的個性,有他的白宮將會像隻鬥雞,成天與反對他的勢力作戰。套用《教父》的用語,夏皮羅說巴農自詡為「戰爭時的策士」(wartime consigliere),並會致力將共和黨改造成一個歐式右派政黨。

對巴農開炮的前員工,可不只夏皮羅一人。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這段訪問,這是 Breitbart 現任總編輯波拉克(Joel Pollak)與同樣因和巴農不合,而與夏皮羅同時離職並轉支持希拉蕊的前 Breitbart 韓裔發言人科特巴德拉(Kurt Bardella)的激辯。(夏皮羅與科特巴德拉辭職起因是出於 Breitbart 記者與前川普競選總幹事發生肢體衝突但巴農選擇支持後者)。



影片中,節目主持人雷蒙(Lemon)與前共和黨黨員、總統獨立參選人麥克馬林(McMullin)皆為由左及右對川普的嚴厲批評者,所以這個片段是個「一打三」的局面,波拉克指出他並不認為巴農如他們所說的「集所有仇恨於一身」,但其他三人當然繼續指控 Breitbart 如今已是另類右派的傳聲筒。

「秘書長的微笑」

言歸正傳,巴農到底有多「邪惡」呢?其實我覺得由於他的低調,除非與他長期熟識的媒體人,我想其實主流媒體記者除了篩選出他的種種極端言論聚焦外,對這個「神秘藏鏡人」也沒有太多的了解。

但是就光從與他共事過的人,最後大都成為他的人格批評者這點來講,我相信他的確在人格上有嚴重缺失,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他與川普能成為好搭檔的原因吧。

除了他與主流媒體的深仇大恨之外,近期川普對 H1B 簽證的限縮也有巴農的身影。早在去年,就有許多文章指出川普與巴農認為矽谷的亞洲人太多了,影射兩人的種族歧視傾向。

但這些口徑一致的文章,其實是源自於 2015 年底巴農還任職於 Breitbart 時與川普的對談從第 16 分鐘開始兩人聊到了 H1B 簽證的現況,川普的論點其實是美國大學培育了不少人才,但是卻無法留才,他認為許多人畢業後被迫離開美國,無法再入境實為國家的損失,政府應該要留住能夠創造工作機會的高階人才。巴農的觀點則不同,他認為許多美國人的工作機會被成本低廉的外籍勞工搶走。

但兩人最後同意聯邦政府需要制定嚴格的移民法規,讓「經過篩選的」外籍人士合法留在美國。聽完這一段訪問,我想大家會對最近關於移民的討論有更深的認知。

談到這裡,簡單下個結語吧:巴農是網路右派媒體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他師從布萊巴特,並繼承他的衣缽,但是缺少了師父的群眾魅力。他與布萊巴特的政治理念、與華府的體制派的確格格不入,而且兩人也從不避諱地表現出他們的不屑。

但到底他是否如主流媒體所稱,從幕後操控川普,或是信奉各式各樣的歧視思想,其實我覺得仍需時間驗證。

然而,他好戰與不畏戰,並且習於算計的個性,的確與他的上司很像,這也不禁讓我聯想到,與其說他像「馬總統的金小刀」,不如說更像陳水扁總統時期,因「兩顆子彈」案而聲名大噪的,那一抹「秘書長的微笑」。

《關聯閱讀》
柏克萊派對009:抗議──言論自由發源地的火光、警笛與槍聲(2/1柏克萊事件現場)
【我不是川普鐵粉】番外篇:準副總統、白宮幕僚長,川普勝選的幕後功臣們

《作品推薦》
「都是假的!我眼睛業障重啊!」──四大類「假新聞」橫掃全球,我們到底該相信誰?
致我職涯與人生的榜樣──辜成允董事長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vnews.tv@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