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假的!我眼睛業障重啊!」──四大類「假新聞」橫掃全球,我們到底該相信誰?
圖片

自從川普當選後,新聞界開始檢討他們在這次美國大選中,為什麼對於結果的預測,錯誤會如此之大。但是這檢討只是短暫的,最近佔據多數篇幅的反而是「假新聞」的崛起,及如何「對抗」這種現象。

舉例來說,CNN 知名主播 Amanpour 就認為,媒體必須要揚棄「假公正」,要「誠實」而非「中立」,方能追求「真相」。(天下翻譯在此

但 Amanpour 本人自從英國脫歐(Brexit)之後,就已進入一種「絕望狀態」,她對於「他所認知的真相」與「選民所看到的真相」之間的差距感到憂心,已非近期的現象。

而社群媒體臉書在遭到「協助擴散假新聞」的輿論批評之下,也決定在網站上除了已經有的新聞篩選演算法外,再加入檢舉假新聞的選項,以及提供「經認證的第三方公正單位」如 ABC 新聞網(政治新聞組組長是前柯林頓政府白宮發言人)等,幫忙使用者「篩選新聞」。

CNN 的「新聞公評人」(Ombudsman,在媒體內擔任自律監察與事實查核等工作)Brian Stelter,也義憤填膺地跳脫觀察者的角色,擔心地指出媒體生病了。

他說,許多人藉由社群媒體散播假新聞,所以他呼籲大家少看如對手福斯(Fox News)的「假新聞」網站。Stelter 並且在他的節目上,與因為錯誤報導小布希的從軍紀錄而下台的 CBS 知名主播 Dan Rather(電影《真相急先鋒》(Truth)即以此事件為劇本),討論要如何「嚴格檢視」川普。

簡單來說,近來有不少美國的主流媒體人,已把自己視為「真相」的捍衛者,並且把與川普的「對抗」提升至一個黑白二元的是非之爭。

「後真相」時代,如何看待四大類「假新聞」?

要找到媒體人在川普當選後進入 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橋段其實很多,大家不妨去 youtube 上搜尋"media meltdown"就可以看到飽。但這不是本篇文章想要討論的重點,在這裡我想藉機談談,在所謂「後真相」的世界,究竟我們應該如何看待「假新聞」這回事?

我認為,近期美國新聞人 Eric Weinstein(艾瑞克‧維恩斯坦,數學家與經濟學家,同時是納創集團主席)在推特上將假新聞分為四類,大致上應已囊括所有假新聞的形式。這四類「假新聞」分別是:Narrative driven(論述導向的)、Algorithmic(演算的)、Institutional(機構或體制的),與 Factually false(事實性錯誤)。

因此接下來我想就借用他的分類,依序來跟大家討論一下假新聞。不過在此之前,請容我先套一句海濤法師的名言:「假的!我眼睛業障重啊!」來解釋一下上述這些假新聞之所以產生,最根本的原因很可能在於:在如今資訊爆炸、各式言論或報導多如繁星的網路世界,不論是大小新聞機構、媒體,政治人物甚至我們讀者自己,主觀意識上非友即敵的「業障」,卻已經重到習慣先入為主地尋找支持自己想法的「事實」(而且通常一定找得到)、或是將對方的論述都先當成是「假的」再說。

簡而言之,所謂假新聞或「後真相」,反映的不過是如今我們總喜歡用對立取代相互理解的一個無奈局面罷了。

「假新聞」之一:夾敘夾議,是評論不是新聞
 
回到主題。首先,「論述型」的假新聞,其實很簡單,就是媒體人自己的業障。

媒體機構不論中外,其實都有「立場」(金主、主要廣告客戶、主要讀者群、或是媒體主管等都會影響一家媒體的樣貌),而記者或編輯都是人,也一定都會有主觀上的好惡與判斷。而過去的新聞學大多會將「新聞」和「社論」、「評論」分開──新聞歸新聞、只單純報導真實發生的事情,盡量不帶任何價值判斷,並且透過如「平衡報導」、「採訪不同消息來源」等方式,讓報導變得相對周延。

但隨著市場競爭和讀者習慣的改變,如今即使是歷史悠久的主流媒體,也越來越傾向在新聞報導中,表達一定的立場。例如先前我的文章中所述,從本次美國總統初選以來,美國主流媒體就不斷鋪陳希拉蕊勝券在握的論述,並且排斥甚至批評其他「不準」的民調。又如 CNN 的主播可以公開把宿敵 Fox News 打成"Fake News",就知道其實這場戰爭,其實並不是真的只是單純分辨「真偽」新聞而已。

在「世界新聞潮流趨勢指標」的台灣,我們對上述「論述型」的假新聞一定更不陌生。明明是同一件政治任命或抗議行動,收看某「工業報」或某 T 台、某天台;與收看「三民自」,就常能看到彷彿發生在平行宇宙的事件報導。

這也是為什麼根據蓋洛普所做的最新民調顯示(話說蓋洛普現在到底準不準,其實我也不能保證),目前美國人對媒體的信任感,已來到歷史新低的 32%

當然,「信任感」和「收視/收看率」有時候完全是兩回事:當主流媒體「選邊站」之後,認同它們觀點的,自會持續收看,並加入他們的同溫層。而不認同的人,就會找尋不同的「新聞」來源,這也間接地促成新媒體的竄起。

說穿了,這一類把立場、觀點偷渡到「新聞」之中的今日「媒體通例」背後,其實是主流媒體彼此之間、和主流媒體與新媒體之間,對於論述權的爭奪。

當然,一則新聞從媒體的取材、兩面(或多面)觀點呈現的篇幅比例、到報導角度獨厚某些名人,向來多多少少一定會反映媒體或記者的立場。但如今比如說美國許多媒體紛紛開始緬懷歐巴馬的政績,或在標題直接點出對川普就任所感到的「憂心」等立場鮮明的文章,究竟還是不是新聞?也不免讓我感到懷疑。因為加入過多主觀意識甚至是情緒的評註文,早已不是「新聞」而是「社論」了。

「假新聞」之二、三:演算法 + 專家意見,「U 質好文」的同溫層

「演算類」的假新聞所指的是,現在許多人獲得新聞的渠道早已從直接訂閱媒體,變成仰賴社群媒體針對新聞排序的演算方式。因此,假使上述的論述性假新聞是第一層的「假」,那再經過「演算法」整理和同溫層流傳後,讀者看到的是不是「假 + 假」的新聞?或者說,只是不斷在強化特定觀點,從而建構出彼此南轅北轍、各自信仰的「真相」?

繼續跟著 Weinstein 的論述,他所歸類的「體制性」假新聞,指的是透過「專家」或「研究機構」的高度,發布乍看下是新聞,事實上卻只是藉由學術高度,拉抬某個論述重要性的「宣傳文」或「感想文」罷了。

舉例來說,相信各位讀者只要打開臉書,對於動輒數千讚、數萬讚,朋友間瘋傳的「U 質好文」一定不陌生。因為社群媒體演算法的「加持」(以臉書來說,就是「讚」數),我們難免產生從眾效應,認為這一篇文章相對來說「比較具有參考價值」,甚至「一定就是真相」。

社群名人、國際巨星、或是廣為人知的學者專家發表的「意見」,也有這樣的效果。但我們或許常常因此忽略,也許知名科學家不見得那麼了解政治、教育名家不見得那麼了解經濟或財稅,甚至他們的消息來源也可能是錯誤的,因而導致錯誤的結論。

「真正的」假新聞:以假亂真,是會「出人命」的

最後當然就要講到真的假新聞。這些假新聞在發達的網路世界到處流竄,例如選舉期間,一個取名類似美國地方電台的網站,就公開發布教宗支持川普

另外有一些假新聞網站如 Onion,只是純粹由消遣角度出發,目的是提供娛樂。但由於現在越來越多這樣的類新聞網站及討論版,無時無刻在發布消息,卻很容易使讀者混淆。

在去年底最轟動的案例是,有一則被統稱為"Pizzagate"(比薩門)的假新聞事件:網路上流傳有民主黨黨員私下運作一個未成年性交易的集團,並透過不起眼的小餐廳當作幌子掛羊頭賣狗肉。雖然主流媒體已查證這則新聞為捏造,但在 12 月時仍有一位「鄉民」千里迢迢由北卡羅萊納州帶著步槍趕來「主持正義」,所幸無人傷亡。

從比薩門事件我們可以思考的是,這則新聞很「狂」,但為什麼還是有民眾願意相信?為什麼有人寧可相信網路謠言勝過老牌主流媒體?

答案從前面三項如今主流媒體已經時常採用,「不那麼假」的「假新聞」中,似乎已能看出端倪:因為主流媒體越來越立場鮮明,與許多讀者、觀眾實際感受到的「真實狀況」截然不同。這些讀者因此乾脆完全按照喜好、立場決定資訊來源,在同溫層中相互取暖,也因此逐漸開始分不清、或不願「面對真相」──這樣的狀況不只發生在「鄉民」之中,學術圈和菁英專業人士之間的「同溫層」,同樣有著這樣「一言堂」的現象。

選舉過後,主流媒體不是沒有自我檢討,如知名的政治記者 Chuck Todd 近期訪問前布希政府發言人 Ari Fleischer 就說許多主流媒體圈內人其實都知道,希拉蕊在美國中部(heartland)是多麼地被厭惡,但是卻怕在報導中說出實話,因為他們畏懼被扣上性別歧視的帽子。推薦大家去此聽整集訪問

所以,主流媒體既然知道消費者/觀眾的「習性」、也知道自己核心讀者之外,另外有一群意見南轅北轍的讀者,卻選擇無視,自然也不能怪另一群消費者不買帳了。

但無論是基於商業市場、或政治立場考量,選擇無視「非核心讀者」之後,又自我感覺良好地去批評自己不認同的「非主流」媒體「都是假新聞」,我就認為有失厚道了。

「川普正在利用主流媒體對他的厭惡」

回到 CNN 的「新聞公評人」Stelter。近期他於節目中訪問 Newsweek 專欄作家 Michael Wolff,Wolff 近期有一篇文章寫到川普「利用了媒體對他的厭惡」。主流媒體若再繼續為了與川普作對,降低自己篩選新聞的標準,其實反而得不償失,會加速賠上消費者對他們的信任。他與 Stelter 的對談交鋒,個人認為非常值得一看。除了前述連結可看完整對談之外,也為各位讀者簡單整理如下:

Wolff 講到,他了解不少主流媒體認為現在是「國家興亡之際」,所以必須「捍衛真理」,但在他的眼中,這些媒體卻也似乎因此開始在未經嚴格審視下,就出了不少報導。他建議主流媒體應該秉持一貫追根究柢的標準多與川普陣營溝通,這樣才能理解他們的邏輯與脈絡。

但 Stelter 卻認為,這樣是對川普「輸誠」(如:你是誰,你代表什麼,你要做什麼)。Stelter 問 Wolff 是否認為現在(主流)媒體在向川普宣戰,Wolff 同意,但 Stelter 卻認為「這是向謊言與謬誤宣戰」。

最後 Wolff(似乎火氣也上來了)批評身為媒體公評人的 Stelter,理應做好觀察員的角色,每週卻自我感覺良好的在節目上有如傳教士般的宣揚反川普理念。對 Wolff 來說,媒體不應該是故事的主角,他說:
 
"I think you can border on being sort of quite a ridiculous figure. It’s not a good look to repeatedly and self-righteously defend your own self-interest. The media should not be the story. Every week in this religious sense you make it the story. We are not the story."
 
互相對立取代相互理解,無法幫助這個世界更好

從上述的對談,我的理解是,在如今的美國媒體圈中,已經呈現壁壘分明的對決氣氛。在許多主流媒體人眼中,如今如果「你不跟我一起對抗政府的話就是叛徒」。從這個心態來看,也難怪在他們眼中不符合他們立場的報導,只要有任何一絲可議之處,就會通篇被打成「假新聞」。

但還記得前面討論到的,第一類的「論述型假新聞」嗎?真正的假新聞當然存在,但其實很多時候,這些主流媒體眼中的假新聞,只是和它們一樣夾敘夾議,不同的是「立場」而非「真偽」。甚至,如今連這些主流媒體自己也越來越自砸招牌:

例如,近期國際知名、聲譽卓著的主流媒體如 Washington Post 或 New York Times 越來越多報導是引述「知情人士」,針對川普陣營的八卦諸如內鬥或混亂做匿名、側面的探訪,不然就是直接的抨擊川普的政策,鮮少有公開的正式訪問,有失原本的高度。

最近一則來自《紐約時報》的報導《中國法官譴責川普破壞司法獨立》,更被不少包括亞洲和美國的讀者譏笑,這是「一百步笑五十步」。(相關報導

我們可以說,如今美國的媒體已經進入壁壘分明的白熱化對決狀態:兩邊都在建構屬於自己的「真相」,但雙方都離現實越來越遙遠:反對川普的,目標就是要建立一個川普獨裁、但又無知無能導致被架空,同時又法西斯、心理不正常等種種有時互相牴觸的現實;支持川普的,就要樹立出川普是 Andrew Jackson、Ronald Reagan 再世的明君形象,同樣可笑又不符實情。

簡而言之,如今雙方僅採用符合他們論述的材料,來譜出他們想要的論述(Whatever Amplifies the Truth)。

怪川普、怪媒體,但我們自己也有責任

會有這種現象當然不是只能怪媒體,因為川普陣營擺明就將《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這兩間報社當作敵人,而且政府本身在政策推動上的確有很大的瑕疵與爭議。川普自己更時常有不符合總統高度的言論。川普上台後種種爭議、政策推動不力,川普自己的口業非常值得批判。

但是,是不是要將所有的相關報導八卦化、負面化似乎值得商榷──因為這樣下去,最終結果就是讀者從此將很難了解事件完整的樣貌。

話說回來,在這個媒體紛紛「選邊站」,並且對決氣氛越演越烈的時代,作為讀者、觀眾、消費者,我們如果不想被捲入而不自知,恐怕自己也要多提醒自己,盡一些「媒體識讀」的責任:
 
例如,我們第一步或許可以先認清,按照 Weinstein 對假新聞的四種分類,除了「真的假新聞」之外,其餘三個尤其是「論述」和「演算」類假新聞,本質上其實是非常主觀認定的。而媒體的本質其實也一直就是將資訊加工並呈現給群眾,差別僅是加工的程度罷了。

例如我們常常在新聞上看到「某某公司的財報超出或是低於預期」,這其實也是一個文字遊戲:超出或低於誰的預期?為什麼是數字超過或低於預期而非人為的預測錯誤?難道數字錯了嗎?

因此,與其對媒體報導或社群網站上的資訊照單全收,我們不如認清自己和媒體都有一定程度的主觀與立場,接著嘗試透過直接參考資訊的「原始出處」,降低主觀對自己的影響。

接著,由於資訊的發達與興盛,現在接到訊息的來源太多元,因此一定的判斷與篩選絕對必須。但同時間我們也應該兼顧不同立場的交互印證,培養出屬於自己的判斷和獨立思考的能力。

另外,撇去「純然的假新聞」不談,多數報導中難免會有立場,甚至部分報導中也會有一些錯誤或謬誤,但是我們若因為自己不認同,就把這篇報導的觀點全部打成「假」,其實也是在妨礙對另一群人的認識與了解──當你所呈現的角度不被接受就說世界已進入「後事實」時代(post-truth),而與你立場不同者所相信的事實為「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時,除了暴露出自己的傲慢與偏見之外,也無益於社會上的理解和交流。

要知道,輿論逐漸兩極化的結果,就是反對的群眾永遠都在「震怒」,支持的永遠在歌頌領導人,失去真相之下,兩造雙方都將對方視為逢 X 必反,X 媒不可信。但是,媒體當放羊的孩子當久了,如果我們也隨之起舞,狼真的來了的時候,誰會先發現呢?

《關聯閱讀》
「川普當選,祖克柏不用負責嗎?」──2016年代表字:Post-truth後真相
別當劣質媒體的奴隸──新聞真真假假,如何分辨優劣虛實?

《作品推薦》
致我職涯與人生的榜樣──辜成允董事長
CES 2017全球電子業賭城大拜拜:五度進香,「科技業小商人」的現場觀察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侯智元/逆襲的田橋仔

侯智元,對許多東西略懂,不學無術,不務正業的黑五類田僑仔。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畢業。
喜歡看球,打球,運動。
台南製造,溫哥華、台北、紐約、波士頓加工。
讀書時讀了戴季陶、吳濁流的憂國憂民,郁達夫、鐘理和的顛沛流離,畢業後卻改跑砂石廠、工地,現在則在認識電子業,完全跳 tone 的人生。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