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的戀愛」──川普「綠綠的」?美國還是美國,認真你就輸了

「十分鐘的戀愛」──川普「綠綠的」?美國還是美國,認真你就輸了

最近若觀察許多台灣「主流言論同溫層」內的媒體,或意見領袖們對美國下一任總統川普的看法,想必大家會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在此我簡單用鄉民的口頭禪來還原一下:「食神,我真的猜不透你啊!」

從月初「川蔡」的 10 分鐘電話,創下 1979 年中美斷交以來,兩國總統直接通話的首例;與隨後川普於推特發文:「美國賣了台灣數 10 億美元的軍備,我幹嘛不能接(台灣總統的)祝賀電話?」("Interesting how the U.S. sells Taiwan billions of dollars of military equipment but I should not accept a congratulatory call .")

到本週川普接受福斯新聞(Fox News)專訪時,加碼宣稱自己「不會受制於一個中國政策」。

誰會想到,這位選前許多台灣人和媒體毫不保留地跟著美國主流媒體言論批判、嘲笑甚至仇視的準美國總統,如今竟然讓台灣和兩岸關係,意外地成為這個月來全美甚至全球矚目的焦點之一?

事情演變至今,這一個「徹底非傳統」、「徹底無法預期」的政治人物,某種程度上真的逼所有(包括美、中、台)的政治領袖、「學者專家」、「政治分析權威」、知識分子和菁英們快要崩潰,而包括你我在內,恐怕也不得不面對自己意識形態的複雜,甚至矛盾之處。

比方說:

「我實在恨透了川普狂人的瘋言瘋語不斷,呃,可是他公開替台灣說話......希拉蕊跟歐巴馬好像沒有這樣過......」

「我是 CNN 當家主播安德森(Anderson Cooper)的鐵粉,可是當他報導川普接蔡英文總統電話時的不屑表情,讓我想要扁他......」

「《紐約時報》、《經濟學人》、CNBC......我常看的『U 質媒體』,口徑一致報導川普接蔡英文電話會『挑釁北京』,是『極度不成熟的舉動』,但我一點都不這樣認為啊......」

台灣「特殊」的主權條件,和長期以來被國際社會邊緣化的孤立處境,加上對岸有個國際聲量越來越強大,同時持續「霸凌」台灣外交空間的中國,我們總對任何國際上討論台灣處境,或兩岸問題的議題格外敏感,加上這次的國際熱議,來自川普,與其代表的,影響台灣命運最為深遠,同時也是全球獨強的美國政府。

許多人如今於是開始好奇,甚至難免帶有期待,這個過去被主流媒體長期「妖魔化」的新任美國總統,就職後是否會對兩岸關係帶來新局?甚至,翻轉長期以來美國政府「一個中國」下的兩岸關係定調,以前所未有的程度「聯台制中」?

但很可惜的,再套一句網路上很紅的用語:「(跟川普)認真你就輸了。」根據個人觀察,川普近來陸續公布的內閣人選和他本身的言行判斷,川普上任之後,美國政府在實際政策上,恐怕既不會比較「友台」,更不可能會大幅改變台海兩岸的任何既有現狀。

但或許身在台灣的我們,倒是可以藉此機會,進一步更真實地了解和面對,美國長期以來在兩岸關係之中,扮演的角色。

川普講話的對象,其實不是台灣/中國

為何我會這樣說呢?首先,我們先看看「川蔡電」的時空背景。

12 月初,川普正在美國各州,尤其他本人的票倉,俗稱的「鐵鏽區」進行「感恩謝票巡迴之旅」。而他不斷強調的,其實是美國內政議題中的「救工作」(Save Jobs),12 月 14 日他回到威斯康辛州造勢時就說,他施政最重要的三個字就是 "jobs , jobs , jobs" 。



川蔡通話的前一天,川普在印第安那州公開演講,主軸也只有一個:大力吹捧自己和美國大企業的交手,成功阻止工作外移墨西哥,留在美國。

川普拿他和美國以冷氣機聞名的大型工業集團開利(Carrier,關係企業包括各類民生用品和軍火)的「交涉」為例,宣傳自己透過為企業降稅(700 萬美元),和要求企業家「相忍為國」(其實是以未來的美墨高額關稅恐嚇),成功說服開利集團,將海外工廠和近千個藍領工作,從原先預計外移墨西哥,改為留在美國印第安那州。

當然左右派對他這項舉動其實都有批評,尤其是不少之前支持他的右派如 Sarah Palin 認為此舉無異就是權貴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的復辟,但是川普哪管這麼多,他就是奉行他的 "art of the deal"啊。

從宣布參選以來,川普除了批評歐巴馬和柯林頓的外交無能、「傷害美國人感情」之外,其實深知自己在傳統外交政策上也同樣不夠熟悉。但他非常清楚自己能夠(在總得票其實低於希拉蕊的情況下)當選,同時 4 年後若想連任的「權力來源」是誰?正是飽受全球化下、傳統工業投資和工作機會移出美國之害的,美國勞動階級。

而他也一如選前,不斷在對這些人說話,而且盡說些他們想聽的:這群人關心自己的工作遠勝於國際情勢、不信任大企業與傳統政治人物,同時恨透了搶走自己工作的「中國/中國人」和「拉丁美洲/拉丁美洲人」。

也因此,我們應該可以簡單理解:在當時尚未決定國務卿人選,和所有對外關係重要幕僚的前提下,川普其實所有言論──包括傳統上被歸類為外交關係的相關發言,本質上都仍是在討論「內政」議題。近期任命了石油 CEO Tillerson 擔任國務卿後我們更可以斷言,川普外交主軸將是「喬」產油地區的「待誌」,所以中美關係應還是會衍伸至內政經貿上的議題為主。

中國,和墨西哥等拉美國家,是川普從競選以來就設定好,「砲口對外」凝聚支持者向心力的假想敵。表面上對中國展現強硬態度,完全投其支持者所好。

在這樣的背景下,川普拿「臺灣問題」出來談,當然就不可能是因為「支持台灣的自由民主價值」或「同情台灣的外交處境」,單純是知道這是中共(北京)當局的「痛點」,說白一點,就是要惹北京跳腳,讓美國國內的支持者「看得很爽」而已。

「棒子與胡蘿蔔」,表面言論只是談判籌碼

但是,就算目前只是拿台灣來「惹毛」北京,川普未來是否真的如他所言,打算打破長期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框架,進一步「友台制中」?

(關於甚麼是「一中政策」,前美國在臺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致川普的公開信中,有很詳細跟「苦口婆心」的說明:〈卜睿哲給川普的信:到底什麼是美國「一個中國」政策?〉)

答案當然沒有絕對,畢竟我們談的可是川普。但至少就目前觀察,機率很顯然是不高的:最重要的跡象,是「川蔡電」和川普「不受制於一中」的同時,川普卻任命了與習近平認識 30 年,並稱習為「老友」的 Terry Branstad 出任中國大使。

Branstad 在 1985 年擔任愛荷華州州長(現在是二度回鍋州長)時,就與當年仍在地方沉潛的習近平在愛荷華州見面。川普派他出使中國,不外乎是要利用這一層關係,來擔任他在中國的「白臉」。



《富比世》雜誌也猜測,Branstad 的主要任務,會是鼓勵大陸降低對美國進口物品的關稅,這與川普在推特上表示,中國在貿易上比美國 「聰明」的言論(是的,川普的推特永遠是互相矛盾的,請習慣),其實也就不謀而合了。Branstad 也很聰明,他在川普表示不一定要追隨一中政策時說:「我無法對川普的意見表達任何看法,只希望擔任兩國的橋樑而已。」

換言之,其實川普對中國,擺出的就是標準的「棒子與胡蘿蔔」或「黑臉白臉」的架式──川普一方面展現,為了達成目的不惜打破數十年中美關係框架,挑戰北京最底限的「姿態」(但主要還是做給美國人看),一方面派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相對信賴的代表「搓湯圓」進行實際談判。

跳脫傳統框架,北京錯估的新總統

而球在這時候,也就來到了北京手上──是要因為川普在美國的公開言論而「暴走」,跟著對美採取實質強硬態度,最後可能真的導致雙方進一步對立,甚至美國一中政策的重大調整?還是忍一時之氣按兵不動,隨川普的邏輯,進行官場(如台灣立法院)習以為常的:「台上打群架,台下喝酒搓湯圓續攤聯歡」,爭取更多談判空間?

從中國目前的回應來看,北京當局選擇的很顯然是後者:北京透過半官媒《環球時報》以「不抱各種幻想,準備與川普掰手腕(比腕力)」等文章連批川普做做樣子;但實際上真正的官方回應,卻頗為自我節制和避重就輕,只到「懲罰台灣」為止: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川蔡電」的隔日,先說:「這是台灣搞的一個小動作,不可能改變國際社會已經形成的一個中國格局。」

接著在川普進一步挑戰「一個中國」原則後,外交部長王毅則利用瑞士訪問時,回答記者提問說:「不論是蔡英文當局,還是世界上什麼人什麼勢力,如果試圖破壞一個中國的原則,挑戰中國的核心利益,最終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我想這樣講吧,正如同川普「挑戰一中」,最終主要是說給美國人聽一樣,北京如今的回應,主要目標也只是說給自己人和「台灣民眾/蔡英文政府」聽而已。

但有趣的是,透過目前北京官方明顯被動,且前後不一致(前面試圖定調是台灣的小動作,後面卻被迫回應川普)的回應方式,可以看出北京在「川蔡電」的時候,完全沒有料到川普會有「加碼演出」的可能。

而綜合我幾位來往兩岸政商界和學界的前輩朋友表示,就他們所知,北京當局也的確和台灣相似,「完全沒有料到美國總統會是川普」。也因此對這位本來就難預期的非典型政治人物,和其主要的幕僚、謀士,完全缺乏其他美國政治人物所具備,相對有系統性的了解與研究。這次川普突如其來的「把外交當內政」連出兩招,更大出北京原先「川普不懂也不在乎外交,所以短期不會有大動作」的預期。

揭去偽善面具,認清「美國就是美國」

回到台灣,針對川普這位非典型的政治人物,短短時間內引爆的「台灣議題旋風」,我想過於樂觀,如相信美國未來會極度「友台」、甚至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或是過於悲觀認為「中國會拿台灣殺雞儆猴」,都不是太切實際的想法。

但這事件個人認為,仍有以下兩點,或許蠻值得我們共同思考:

第一,不管總統是誰,美國就是美國,臺灣就是美中之間的籌碼:

川普是個「不諳/不按牌理」出牌的政治人物,本質上則是個「沒有中心思想」的投機商人,因此個人認為,他看似「違反常理」的行徑,其實不過就是更加直白的,精算過後利益的行為。

以「不受限一中框架」這件事情來說,川普一方面拿臺灣問題「捅」一下北京痛腳,讓選民大呼過癮;二方面是拿臺灣當籌碼,告知中國「我可不甩歐巴馬和之前總統的規矩,你最好給我更多」。目的就是在未來的中美談判中,取得(他最在乎的美國藍領選民)更多好處。

沒錯,美國政治人物可從來沒有甚麼「愛台灣」這回事(其實台灣政治人物多半也沒有)。川普充其量就是在「消費臺灣」而已,但歐巴馬和歷任美國總統,儘管沒有表現得這麼直白,但誰不是如此?

我們必須明白,國際現實上,美國在冷戰後就是全球秩序的主宰者。差別只有美國要在表面上當個「善霸」或是「惡霸」,還有和美國政府談判時,自己能有多少籌碼而已。

「一中政策」當然也從來不如卜睿哲或歐巴馬政府解釋的「不該拿台灣當籌碼」這麼美好,單純就是過去幾十年來,「一中政策」和「維持現狀」最符合美國利益:既能和崛起大國維持邦交和增加商業往來,又能以捍衛民主價值之名制衡中國勢力,同時大量軍售(小布希政府和歐巴馬政府任內對台軍售都超過 120 億美元),如此而已。

要知道,美國可從來不是「世界和平」的追求者,甚至不是「貿易自由」、「市場開放」的信仰者:前者我想不用我多說,越戰、韓戰、波灣戰爭、伊拉克戰爭,還有如豬玀灣事件等無數世界各地的小規模軍事行動,哪一個沒有美國的參與或介入?後者則請大家參考「門羅主義」。簡單說:(當下的)美國利益至上,甚麼對我有利,我當然就這麼做,接下來怎麼解釋怎麼包裝,就是全球 PR(公關)的問題而已。

那麼對美國總統來說,要怎麼判斷「美國利益」?當然我們不排除理想性格強烈的政治家總統(常常被暗殺),但對多數的政治人物而言,判斷很簡單:「能讓我/我的政黨成功連任的事情,就是美國利益」。

要記得,當年國共內戰時,介入協調停火的是美國,韓戰時不允許蔣介石「反攻大陸」的是杜魯門,對中國重啟外交的是被當今美國政治人物視為國寶的季辛吉,與台灣斷交的是卡特。

而近幾十年,中國對臺灣的態度,一直很一致,就只有一個字,「捅(統)」。美國當然也非常清楚「中華民國在臺灣」的國際空間不斷被打壓,美國政府本身的態度是關鍵。季辛吉時代之後美國外交政策等於實際上犧牲了臺灣的國際空間,但不論如何,台灣仍然要繼續向美國買武器「維持台海兩岸軍事平衡」(順便成為美國在太平洋島鏈的前哨基地以防"Worst case scenario"),這樣算是臺灣的「盟友」、算是「愛台灣」嗎?

傳統外交顛覆中,臺灣反而「有機可趁」

如同我先前所說,川普如今代表的「美國利益」,和過去有所不同,因此外交政策必然會和歐巴馬有所不同。但最終現實的川普,如果能在未來的對中談判中取得他想要的妥協結果,按照現在的國際現實,他完全沒有必要激烈改變兩岸的現狀(如支持台灣獨立)──因為,那很可能會更根本地傷害美國利益。

第二,認清現實後,臺灣其實還是有許多機會積極爭取更多空間

但我們也千萬別急著絕望或憤世嫉俗,認為臺灣只是中美賽局中的一個棋子,永遠沒有任何機會主導自己的命運。

國際政治局勢正如同各國的利益和「共識」,永遠是動態的,沒有甚麼事情恆常不變,今天的「傳統」,也永遠來自於當年的「創新」。川普如今(就算只是表面的)挑戰美國幾十年來的「一中原則」,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以目前的情況來說,個人認為川普的當選,其實至少讓臺灣的國際處境,甚至地位有一個「重新洗牌」的機會──籌碼多少沒有改變,遊戲規則也沒有改變,但玩牌的對象(或者應該說莊家)換了──變得比以往都更不可預測,更愛「不按牌理出牌」,同時,大家也都不太清楚,這傢伙是甚麼來頭,甚至不太知道他到底是來打牌,還是來「翻桌」的。

例如,川普和歷任美國總統很不一樣的行為之一,是他的「推特測風向」──包括美國總統歐巴馬、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內的各國元首,現在因應社群媒體潮流,都會透過臉書等工具和民眾「搏感情」或宣傳政策。但絕大多數的政治人物臉書都是由幕僚團隊經營,幾乎沒有一個國家領導人像川普這樣,如此「隨興」地自己透過推特「放話」。(雖然無法確定所有「推文」都是川普本人所發,但從川普的推特上時常前後不一互相矛盾、充滿情緒和一般口語,而且幾乎是愛講甚麼就講甚麼的調性看來,至少可以確定幕僚能夠「干涉」他老人家的「言論自由」程度,非常有限)

而這一次的「兩岸問題熱議」,也正是從川普的推特開始延燒到全球的──很顯然的,傳統外交辭令/外交途徑宣言,和外交專家們或嚴肅媒體字斟句酌的論述,在如今的網路社群時代,傳播效果已遠不如「網紅」川普的一句推文。

在外交上宣傳臺灣,從這個角度大膽思考,那麼是否臺灣外交、對美關係相關單位,也可以跟著「另類思考」一番?除了傳統必須爭取的國會議員、華府政要之外,也多把資源投入「社群經營」,透過美國的社群名人增加美國大眾對臺灣處境的認識、認同或表態支持?

甚至,舉個比較誇張的例子,總統蔡英文用臉書帳號回應,或"TAG"川普,要他多說說對台海現狀,或台灣加入聯合國的「個人意見」,儘管無法影響美國實際政策,但有沒有可能,順勢打破了更多過去傳統外交下,我們根本不敢想像能夠突破的「框架」或「限制」?

其實以川普的「網路」個性來說,他是一個容易被刺激的人,如果能在台灣早上 @ 他,他或許就會在美東清晨 3、4 點開始對台海議題連珠炮,這也不見得不好?

在選舉的時候,他往往起個大早上推特發文,發文完後緊接著上福斯電視台的晨間新聞開始定調一天的的話題,如果沒上電視,他也會緊盯 MSNBC 的"Morning Joe"。Morning Joe 主持人之一為前共和黨眾議員 Joe Scarborough,另一位為 Mika Brezinski,她的父親 Zbignew Brezinski 是卡特的國家安全顧問。

Scarborough 在川普初選時警告媒體川普有可能會勝出,但在大選時卻又與川普時常隔空吵架,但選後才又透漏其實他是川普最重要的媒體友人之一,從這點就可看出川普操作輿論與玩兩手策略的奧妙。深知川普的習慣的話,我建議逆向操作與他玩玩推特,一定會有如川普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under budget , ahead of schedule"的效果。



而在實際的政策面上,當我們認知到川普儘管表面上不按牌理出牌、時常瘋言瘋語,但他所作所為的最終目的,其實很可能都是極現實地在「固樁」時,那麼,與其執著於「川普一上任,TPP 可能馬上被取消」的「悲情」和「負面」(其實就算 TPP 成功推動,台灣未必就能加入啊,反正就美豬啊,美豬吃嗎?),不如靈活一點,積極尋找、聚焦既能增加美國勞工階級就業,又能符合台灣產業發展利益的相關政策。這很可能就是我們主動出擊,爭取更多對美國商業談判籌碼,避免進一步被國際社會邊緣化的利器。

簡單的做個小結:面對這個完全非典型的未來美國總統,如果把他隨興、口無遮攔的種種言論一一認真看待,那還真的是「認真你就輸了」。但是,川普時代的來臨,也代表著許多傳統教條將很可能被一一顛覆,對於台灣在這樣既有國際秩序下的「弱勢」而言,若能快速掌握趨勢、大膽跳脫過去既有的框架、主動出擊,卻反而「危機就是轉機」。

謝謝各位耐心看到這裡,最後送上大 S、小 S 出道時的 MV:「十分鐘的戀愛」,祝台美關係長長久久、幸福美滿,超過十分鐘。



《關聯閱讀》

川普當選全球新局,台灣該何去何從?──從一個我們塵封二十年的發展規劃談起
你好大,我不怕!──向你不知道的古巴,學「逆境外交」

《作品推薦》
【我不是川普鐵粉】番外篇:準副總統、白宮幕僚長,川普勝選的幕後功臣們
【美國大選】我不是川普鐵粉,我只是反對傲慢地解讀民主(下):「藍瘦、香菇」,希拉蕊是怎麼輸的?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總統府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