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川普鐵粉】番外篇:準副總統、白宮幕僚長,川普勝選的幕後功臣們

【我不是川普鐵粉】番外篇:準副總統、白宮幕僚長,川普勝選的幕後功臣們

上圖右為 Mike ‧ Pence(麥克 · 彭斯)


我一直很喜歡《一代宗師》裡面的一句台詞,宮寶森已退隱的師兄丁連山,曾對葉問說  :「一個門,有人當面子,就得有人當裡子,面子不能沾一點灰塵,流了血,裡子得收著,收不住,漏到了面子上,就是毀派滅門的大事。面子請人吃一支菸,可能裡子就得除掉一個人。」

在這次美國選舉中,川普瘋言亂語,大家都知道他說了一堆種族歧視以及性別歧視邊緣的話,爭議言行也讓他在全球和台灣媒體聚焦下,搶盡目光。但在台灣,卻較少有人討論到他背後助選大將所扮演的角色。

因此,繼我上週敘述選戰主角(「面子」們)的文章後,這次我想跟大家介紹兩位非常重要的「裡子」:副總統當選人 Mike ‧ Pence(麥克 · 彭斯)和共和黨全國黨代表大會主席 Reince ‧ Priebus(雷恩斯 ‧ 蒲博思)二 P(不是 PPAP)。
(編按:本文寫於台灣時間2016/11/12,2016/11/14 川普已宣布將由 Priebus 擔任白宮幕僚長一職)

在台灣,我們可能對川普陣營的兩大「鬥雞」比較熟悉。他們分別是 20 年前的眾議院議長金瑞契 Gingrich 和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 Giuliani──Gingrich 當年是出名的「打柯悍將」(比爾 ‧ 柯林頓),而 Giuliani 則是在 911 事件後當選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的「美國市長」,他們跟川普一樣「私生活豐富」(怎麼跟某打馬悍將好像),言辭犀利,每天都在各大電視台,忙著為川普的言行辯護(簡稱幫忙坦)。在此就先不多加贅述。

低調的功臣,共和黨主席主席 Priebus

這次我第一個要介紹給各位讀者的,是本次選戰中較為低調的大功臣,共和黨黨主席 Priebus。先從本次的威斯康辛州翻盤切入,簡短講一下共和黨內「棄川」的前情提要:

這次川普爆冷贏得共和黨 1984 年後就未曾贏過的威斯康辛州,跌破一票人眼鏡,當然我也嚇到了。但事後孔明回想一下選前最後一週,副總統候選人 Pence 突然去威斯康辛州上演「大團結」戲碼,的確事有蹊蹺。

川普一直把目標放在鐵鏽州(Rust Belt),威斯康辛雖然是 Rust Belt 的鄰居,卻直到選戰後期川普突然去該州造勢,才變成媒體焦點(柯林頓陣營認為穩贏,連去都沒去)。但當時幾乎所有主流媒體一面倒地認為,川普陣營造訪威斯康辛,只不過是要去扯現任眾議院院長,威斯康辛人 Ryan 的後腿而已。

因為,共和黨籍的眾議院議長 Ryan,在選前與川普的關係就非常緊張,一直不願力挺川普。尤其在川普歧視女性的錄音檔流出後,Ryan 更立刻使出「次元斬切割術」,表示他之後只願意輔選同黨眾議院候選人。而川普當然不干示弱,放話若他當選,不排除支持別人挑戰眾議院院長寶座。(說到 Ryan,我個人非常欣賞他。我不是川普鐵粉,但我是 Ryan 鐵粉。關於這位共和黨帥哥明星的小介紹,如果大家有興趣請看文末)

共和黨內的「紙牌屋」大戲,Priebus 暴冷出線凝聚向心力

就在這共和黨內詭異的關係下,Priebus 登場了。Priebus 是哪裡人呢?他正是威斯康辛人。

Priebus 的崛起之路。要從共和黨內的「紙牌屋」權位大戰開始談起。(補充一下,在美國,共和、民主兩大黨,都屬於政治學定義裡的「柔性政黨」,和台灣目前兩大黨的「剛性政黨」非常不同。美國兩大黨,主要是在選舉時建立政策綱要,以及募款、辦造勢活動而已。黨主席不但無法隨時祭出「黨紀處分」約束黨員行為,總統更不會兼任黨主席「以黨領政」。)

時間回到 2009 年,在歐巴馬剛當選時,共和黨選出了有史以來第一位黑人黨主席 Michael ‧ Steele。但 Steele 當選後,歐巴馬的幕僚長 Rahm ‧ Emanuel 立即挑撥離間共和黨,指出 Steele 駕馭不了共和黨,共和黨真正的領袖是右翼電台名嘴 Rush ‧ Limbaugh。

而耐不住性子的 Steele 竟然中計,批評 Limbaugh 是個小丑,共和黨隨即陷入內部路線之爭。兩雄相爭之下,給了「第三勢力」最好的機會。Steele 在 2011 年連任失利,意外敗給了默默無名的威斯康辛州共和黨黨代表主席 Priebus。

儘管默默無名,Priebus 在他的任內卻嶄露頭角,重新整頓了在小布希政府末期崩壞的黨組織與募款機器後,獲得黨內認同,並在 2014 年期中選舉大敗了民主黨。

但他直到川普崛起時,才面臨政治生涯最大的挑戰。川普在初選崛起時,Priebus 並未表態支持,但面對媒體不斷詢問「換川」的可行性時,與國內某黨不同,他一直堅持即使是「某人(佛地魔?)獲得提名」,他仍尊重初選機制,並呼籲黨「團結」。(不是台灣那種團結,他自己並沒有跳下來選)

逐漸地,他以身作則力挺川普,讓許多初選參選人,如率先成為川普砲灰的威斯康辛州長 Walker 歸隊,他自己也成為川普每日固定諮詢的幕僚。即使川普後期經歷性騷擾指控時,他也拒絕黨內"Never Trump"成員的呼籲,從未停止支援川普,而不斷承受著「亡黨黨主席」的指控。

默默相挺川普,同時努力凝聚共和黨內向心力,這位多數台灣人不熟悉的美國大黨「黨主席」,因此被川普視為選戰功臣。未來亦有可能在川普政府中扮演重要角色。另外順帶一提的「題外話」,Priebus(與許多建制派共和黨人相同)對台灣頗為友善,在接任共和黨主席後,更曾經率團來台訪問。

政壇老手 Pence,「黨內沒有敵人的副總統」

Priebus 無聲但堅持的相挺,化解了共和黨內在川普面臨性騷擾醜聞時,接近崩盤的危機,無疑是川普勝選的一大功臣。而另一個同樣重要的角色,則是如今美國的副總統當選人 Mike ‧ Pence(麥克 · 彭斯)。

Pence 是現任印第安納州州長,擔任過 10 年的美國眾議員,並且是外交委員會會長,以及共和黨眾議會黨團會議議長。他立場保守,但又不是鬥雞型的極端(如Cruz),是個資歷完整豐富的政治老手。

其實 Pence 本來預計要繼續在印第安那州參選,角逐州長連任,但他任內印州經濟雖然表現良好,卻因為他實施了備受爭議的《宗教自由重整法案》(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而受到民主黨等進步人士批判,連任之路其實頗受挑戰。這也成了他競逐副總統,「賭一把」的契機。而川普方面,本來各界預估川普會尋找與他同質性高的素人,或是黨內「鬥雞」為副手,但川普卻選擇了在共和黨內和華盛頓人緣極好,處事圓融做事低調的 Pence。

而且在宣布記者會上,儘管川普其實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吹噓自己多會贏(當然又被媒體噓),但川普有講到一個重點:他選擇 Pence,就是為了黨能夠「團結」。而  Pence 也的確幫他做到了。

共和黨的參選人,幾乎都視川普為洪水猛獸,但對他選了 Pence 則是一致好評,連在搖擺州苦戰,最怕川普的候選人也都這樣認為。在川普深陷排山倒海的指控時,從共和黨有多人改支持 Pence 參選總統,可見一斑。

而在副手辯論時,他慢條斯理的口條,成為了希拉蕊副手 Tim ‧ Kaine(剛好也當過民主黨黨代表大會主席)急躁進攻的強烈對比,順利幫忙川普第一次辯論的大敗止血。同時在辯論與專訪時,他更將川普的政策溫和化,製造策略性模糊(但川普有時候反而會公開說他不認同 Pence 的看法,這是製造策略性模糊抑或是唱雙簧就不得而知了。)

到了選戰後期,Pence 除了一般的造勢,他更開始公開呼籲共和黨「朋友不讓朋友孤軍奮戰」及「回家」。



甚至到了選前最後一週,Pence 更現身威斯康辛與 Ryan 和參議員 Johnson 共同造勢,營造「大和解」、「大團結」的劇碼。



雖然川普黨內死對頭 Ryan 在情勢所逼下,勉強說出他會將票投給「每一位共和黨參選人」,卻仍不願意說出「那個人」的名字,但至少因為川普不在,「黨內沒有敵人」的 Pence 出面「搓湯圓」之下,的確已經成功營造出大團結的氛圍,也成功挽回了川普支持者的軍心。(諷刺的是影片裡民調顯示柯林頓 +6)

選戰中無名「裡子」們,故事多不勝數

從這次選戰大局的結果論來說,共和黨在威斯康辛州穩住了他們的基本盤,票數剛好與 2012 Romney 所獲得的票數差不多,只比 4 年前多了 2,000 票。但在柯林頓陣營的白人票嚴重流失下(比 4 年前少得 30 萬票),這樣就足夠共和黨勝選了。所以我其實同意這次選舉不能視為「川普大勝」,而應該說是「希拉蕊輸了」──輸在搖擺州和基本票倉,被川普與其「裡子」們成功鬆動了既有的選票結構,逆轉翻盤。

威斯康辛州,就是一個可以以小觀大的"Case Study",選舉期間,威斯康辛其實一直不是兩黨候選人的重點,川普陣營總共只去過不到 5 次,而且集中在選戰後期,更不用提希拉蕊陣營了。但其實贏下威斯康辛州的基礎並不是由川普鋪下,而是他的「裡子」們。

川普的確狂,但他身邊所用的人的確有他的一套邏輯,若大家有興趣,可以一一繼續談。裡面不乏一些選前被歸類為「948794」狂的政治素人,例如自封為「最危險的同志」,公開表示特別喜歡黑人的帥哥英國同志,或是力挺川普的黑人警長 David ‧ Clarke 等。當然美國選舉期間,如警察「誤殺」黑人所引發的 Milwaukee riots 等社會事件,也值得一一探討。

總而言之,每一次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當然各國的選舉都一樣),其實都遠遠不只是總統候選人間的個人對決而已,背後永遠有社會氣氛、政經結構的變化,與政黨、競選團隊內外之間錯綜複雜的競合角力。當中許多「裡子」的人物背景、選戰故事,更常常比電影還精彩,在意識形態的嚴肅對立之下,或許暫時放鬆一下看看這些人物的故事,也不失為舒緩情緒的好方法。

更重要的是,如同我在 8 月份的〈明星、政客、開發商──為什麼「三度進化」的川普真的能贏?〉中所說:

「但最終,我們應該認清川普就是個不動產開發商。我們都知道,不動產開發商最擅長販賣願景和夢想,說得明白一些就是,他們販賣未完成的商品,讓買家在房屋還沒開始蓋之前就付錢。

他們現在說了什麼,與成品完全沒有關係──我們也都知道,成品通常與我們在展示間裡看到的 3D 模型天差地遠。

個人認為,其實從川普的用人哲學中,或許我們也能一窺他選後真正上台,極有可能放下之前用誇張言行「騙選票」的「94 狂」行徑,改為務實主義的執政風格。

附錄:威斯康辛州,與共和黨政治明星,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 Davis ‧ Ryan)

威斯康辛州雖在美國總統選舉中 20 多年來都是民主黨天下,但在參眾議員和州長選舉上,卻常是「驢子(民主黨)和大象(共和黨)」的激戰區。

2010 年共和黨先爆冷奪下參議員,由塑膠廠 CEO 素人 Ron ‧ Johnson 擊敗有 20 年資歷的立場保守的參議員 Russ ‧ Feingold。新任州長 Scott ‧ Walker則因 2011 年因為在任內初期試圖刪減公務人員福利(好像台灣南部某神)而被公務人員公會串聯罷免。但這個罷免公投不但失利,而且 Walker 更在 2014 年順利連任,成為政壇新星(直到成為川普第一個砲灰)。雖然他無法更上一層樓,他卻成功整合了共和黨在威州的資源,串聯了各地方勢力。



Ryan 是威斯康辛小城 Janesville 人,他也是 2012 年與 Romney 搭配的副手,他是共和黨的帥哥明日之星,也是對政策及及預算瞭若指掌的"Wonk"(書呆子)。

從美國許多採訪中可看出,他對政策規劃較有熱情,本無意角逐眾議院議長握有實權、但需要分配各種利益的麻煩差事。但由於前共和黨眾議院議長 Boehner 在去年抵擋不住茶黨勢力,被逼宮下台後,共和黨派系彼此不服,於是行事作風相對中道較無爭議的他,被拱上眾議院議長大位擔任「共主」。

Ryan是個愛做 TRX(懸吊訓練),喜歡週末回家陪家人做選民服務的中生代眾議員,他與川普算是完全相反的人,Ryan 在造勢時對政策朗朗上口,競選也總是拿著一本小冊子解釋他的預算改革方案"A Better Way"。

這次大選中,他遲遲不願意接納川普,直到最後一刻才勉強鬆口。但在大選時,雖然 Ryan 與川普切割,但在共和黨和威斯康辛都有高人氣的他,仍拚命地為其他共和黨候選人如參議員 Johnson 造勢,鞏固了重要的共和黨金主,及"Never Trump"代表之一 Koch Brothers 的持續奧援。

《關聯閱讀》
歧視的潘朵拉盒子已被打開──川普當選第一天,在美國的我幾乎沒有勇氣出門
我是川普討厭的人:外國人、女性、手很小──恐懼,會帶著我們走向何方?

《作品推薦》
【美國大選】我不是川普鐵粉,我只是反對傲慢地解讀民主(上):川普是怎麼贏的?
【美國大選】我不是川普鐵粉,我只是反對傲慢地解讀民主(下):「藍瘦、香菇」,希拉蕊是怎麼輸的?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Stone@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