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我不是川普鐵粉,我只是反對傲慢地解讀民主(上):川普是怎麼贏的?
圖片

當今天(台灣時間 11 月 9 日)的選舉結果出來時,想必跌破很多人的眼鏡。在社群媒體上,更看到幾乎一面倒的哀號、崩潰及慘叫。

甚至,有的台灣朋友間,竟然因此興起了小小的「刪除好友」潮。讓我不禁想起台灣每到總統大選時,必定出現的「盛況」。

我從美國總統兩黨初選以來,就常和朋友們討論選情,也不時在換日線上發表一點自己的觀察和看法──我一直認為川普有勝選機會,7 月時我更覺得川普真的能贏。接著在選前,我又忍不住概略地整理了這幾個月來的觀察,寫了〈「覺醒鄉民」的逆襲,與「美國夢」的矯情〉。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從選舉過程中,到今天選舉結果出爐,有的朋友戲稱我為「半仙」,也有些較不熟的朋友或讀者,認為我是鐵桿的「右派川粉」。

別誤會,其實我並不支持川普個人,嚴格說起來我是支持沉默的選民。之所以花了這麼多力氣,發表與台灣、美國等主流媒體相比,較為「另類」的觀察與想法,理由很簡單:

我當然反對川普種種歧視性的言語,和不負責任的誇張言行;但我也同樣不願見到另一種形式的霸凌──媒體、大眾用「政治正確」之名,行壓迫意見不同者之實而已。

此外,我其實也沒有「神準」預測選舉結果:我認為川普有贏的機會,但我沒有想到他會贏到連選舉人票都可能破 300,也拿下 80 年代後,共和黨就沒再贏過的威斯康辛及密西根州(筆者撰文此刻 Michigan 密西根州及 New Hampshire 新罕布夏州,尚未完全確定贏家)。

如今,既然選舉勝負已定,明天過後太陽依舊升起,我想應該是時候,在大家情緒稍微平復之後,為大家解釋一下這段時間觀察美國選舉,我所發現的蛛絲馬跡。

(在這裡提醒一下,這篇文章可能會比較長一點,我在接下來上下兩篇文章中,會陸續談談雷根、川普、歐巴馬與希拉蕊,以及美國主流媒體,最後回到台灣。也淺論一下所謂「民主」,讀者朋友可以自行挑選感興趣的部分閱讀,或者,像許多 PTT 網友對待某神萬言書一樣的方式──直接 END 也可以)

支持雷根的民主黨員

川普這次選舉的策略其實很簡單,就是把共和黨的基本盤找回來。我在上周時有約略為大家解釋共和黨的三本柱,川普這次選舉和(反正不會投他)的東岸菁英大唱反調,力圖穩固另外兩大基本票源:「護家盟」與「覺醒鄉民」。

但在這篇文章上架後,有一位一樣與我關心美國政治的朋友指出,我遺漏了另一個共和黨重要的潛在票源,那就是所謂的「雷根民主黨員」(Reagan Democrats)。他說得沒錯。事後看起來,這次川普致勝的原因,就是雷根民主黨選民「回鍋」了。

美國前總統雷根,是近代共和黨的「神主牌」。他也是卸任後順利交棒給副總統的少數範例(另二則是 20 年代的 Harding J → Coolidge → Hoover,及 40 年代的 FDR 交棒杜魯門)。

其實,雷根與川普參選的過程有些許雷同:在 1980 年選舉時,雷根在民調上多半落後卡特,而他在黨內也被以福特為首的「洛克斐勒共和黨」等東岸共和黨菁英否定,認為他在政策上太過保守,一路看衰他。

但雷根卻從民主黨的地盤挖牆腳,最後取得勝利。而這一群「倒戈」的民主黨支持者,也因此被稱為 Reagan Democrats。

雷根民主黨員是一群以密西根為主,分布在五大湖區的白人選民。這些人其實可以歸類於我前文所提的「覺醒鄉民」或「工會勢力」。

更深入點解釋,是這些人平時因為工會(民主黨的大票倉)的淵源,多被歸類於民主黨旗下。但他們由於出身背景的關係,在社會議題上(如宗教、家庭觀念、平權意識等),多半比都會民主黨員保守許多。說白一點,他們其實只認同民主黨所推動的社會福利政策而已。

在 70 年代,美國社會開始開化,但經濟則在卡特時期歷經了石油危機,傳統工業區開始步入衰敗。雷根與其競選團隊,發現這一群白人選民對民主黨產生了疑慮,於是以經濟發展、恢復就業等政策支票號召,加上草根的溝通方式成功「拔樁」,讓他在 80、84 年接連獲得勝選。

但是這群選民,在美國經濟轉好,柯林頓(先生)打著溫和左派路線下,被民主黨成功收編歸隊。民主黨也因此重新建立起東岸,五大湖區難以撼動的「藍牆」 (blue wall , 藍色為民主黨代表色),讓共和黨自 90 年代後的屢次總統大選,都選得非常辛苦,總得票率只在 2004 過半(這次也沒有)。

「那些你不知道的平民偶像」相挺,川普打破藍牆

川普想勝選,必須要打破這面「藍牆」。因此重新找回這一群 Reagan Democrats,成為他的首要目標。但他剛開始的目標很保守,只希望能成功翻盤賓州,跟近年來「藍化」的維吉尼亞州,(後者因為希拉蕊 ‧ 柯林頓提名維吉尼亞州參議員 Kaine 而作罷。)

先插句話,這次選舉結果,有許多看來無法接受結果的「一日觀察者」會認為,這是美國「選制不公」造成的,「明明希拉蕊的全國總得票數較高,為何竟是川普當選?」

我認為,的確美國總統大選的選舉人制度,各州「贏者全拿」的方式,一直不無檢討聲浪。但如果相對熟悉美國的聯邦體制和歷史(我們總習慣說美國美國,但其實是 The"United States"of America),就會了解到,選舉人票制度的精神,是為了保障小州的權力/權利。

不一定恰當但最簡單好理解的舉例:試想像一下,如果今天中國民主化,各省獨立但組成聯邦,各位覺得今天要選一個「民主中國聯邦大統領」代表各省利益,若你是小省的居民,會希望這場選舉選出來的人,是省內的共識公推,還是考慮「十三億人的感情」?

插播結束,回頭來看一下川普的策略。那麼,在這些 Rust Belt Blue Wall 州的選民結構,按照族群來劃分的話很簡單,就是白人為首黑人為輔。而川普除了過去十年成為電視明星外,他其實也一直耕耘他在藍領白人中的地位,甚至還曾客串在這族群中非常受歡迎的 WWE 摔角。

這次選舉,我們在台灣看到的,是許多好萊塢影視明星為希拉蕊站台。但是大家沒發現的是,美國所謂的「平民英雄」,其實都是支持川普的。

例如很多台灣人不知道,國家大學體育協會(NCAA),尤其 NCAA 美式足球,在美國養不起職業球隊的小州,重要性大概僅次於耶穌。而這次美式足球教練如 Lou Holtz , Mike Ditka 皆為川普站台,而選前一天川普更在位於波士頓近郊的 New Hampshire 宣讀 NFL 新英格蘭愛國者隊教練 Belichik 寫給他的公開支持信。其他鄉村音樂的歌手如 Kid Rock,也都在川普活動中駐唱。這些人對地方選民的號召力,對亞洲只認識好萊塢及紐約的人來說,是很難理解的。

在政策上,川普則主打經貿「重啟談判」(是否有點熟悉?),以保護國民就業及安全為主軸,主張重新審視移民政策,民主黨藍牆內重新召喚了這些隱性的白人選民。正如同拍攝《資本主義愛情故事》(Capitalism :A Love Story)紀錄片批判華爾街的美國大左派導演 Michael Moore 所說,川普代表了這些藍領白人的聲音,他願意代表他們的利益向車廠嗆聲,讓投給川普成為他們對「財團」(是否又是一個熟悉的名詞?)最大的"FXCK YOU"。


川普分化民主黨鐵票區,破解歐巴馬「致勝方程式」

這半年來,我一直對川普的競選造勢行程感興趣,因為他去的地方都不是大城,而是中小型的工業城市。這些城市是我身處於波士頓象牙塔時,從來沒有聽過的地方。而在我 Google map、Wikipedia 這些地方後,才發現他們的共通點皆是在「主流觀點下」,經濟「不進步」(重工業,製造業),族群「不正確」(白人)的地方。

在這策略逐漸發酵後,他也迫使希拉蕊回防密西根,甚至還去了希拉蕊從沒去到的 Wisconsin(威斯康辛州)、Minnesota(明尼蘇達州),這些讓當地人作夢都不會想到,竟然會有共和黨人在總統大選時,會去造勢的地方。

川普的另一個重點,就是瓦解「歐巴馬聯盟」(Obama coalition)的致勝方程式:黑人選民。自 8 月開始,川普就開始進行他的「Inner city 請益之旅」。

他說,如底特律等衰敗的城市長期處於民主黨「統治」,但是民主黨完全忽略了他們的權益,僅是用社會福利「策略性綁樁」,每 4 年回來跟他們要選票,這些人已經退無可退, "what do you have to lose?",不如試試支持他。


當他開始這些活動時,主流媒體嘲笑他在演戲,以一個白人身分,對弱勢黑人族群講這些話。但選舉終究是現實的,只要黑人族群不支持希拉蕊,就算只是不出來投票也好,都能成功壓抑歐巴馬的致勝方程式。

與之前的菁英共和黨候選人不同的是,先前小布希選擇開發的族群是拉丁裔選民,McCain 及 Romney 在少數族群上,則對這些大城中的少數族裔完全沒有著墨,導致慘敗。

這次選舉,在川普花了非常多時間心力經營下,在如 Ohio(俄亥俄州)及 Michigan(密西根州)等州,造成民主黨的大城市票倉,票數沒有開出來,先撇開希拉蕊本身的受不受歡迎不說,至少川普的策略是成功的。

那拉丁裔呢?媒體一直放大川普對拉丁裔諸多瘋狂的話(如知名的築牆說),但是其實這不過是精算過後,為了博取選票、分化族群的聳動語言而已。(而說到為了選舉分化族群,我不禁再一次想起台灣)

其實,川普早已做好犧牲拉丁裔的準備。因為在墨西哥邊境的州,不是共和黨鐵票州、就是民主黨鐵票州 (California 加利福尼亞州、Arizona 亞利桑那州、New Mexico 新墨西哥州、 Texas 德克薩斯州)。在投票意向幾乎是壓倒性差異的地區,他完全沒有必要花太多時間經營。

那佛羅里達州呢?拉丁裔居民居多的 Florida,不是最重要的搖擺州嗎?

在這裡,川普看準的是美國的拉丁裔移民,因為原國籍的不同,在政治光譜上也有不同的立場。舉例來說,佛羅里達有不少的古巴裔美國人,他們移民美國,多是因為被卡斯楚迫害。但歐巴馬第二任期的一個重要「政績」:與古巴的全面解凍,早已得罪了許多古巴裔選民。

川普更因此,早早獲得了「豬玀灣事件老兵協會」等組織的支持。所以在拉丁裔選民上,川普交給之前在初選敗給他的古巴裔參議員盧比歐「固樁」,他則顧好白人佔絕大多數的佛北(Florida Pan Handle),他就有可能險勝。在亞利桑州,則是與菁英色彩較濃厚的 McCain 保持距離,慘勝即可。

再一次強調,如今選舉既然大勢已定,我其實也如前面所說,沒有預期到如此大幅差距的結果。因此絕對沒有任何「事後諸葛」,或嘲笑選前誇誇其談,選後自圓其說的「評論家」們的意思。會「補刀」寫這篇文章,只是想分享自己一路以來的一些觀察、思考與心得,希望遠在台灣的我們,也能多嘗試自己觀察、自己獨立思考,關心結果足以影響全球的美國政局。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我們休息片刻,再來看看下篇:「希拉蕊是怎麼輸的?

《關聯閱讀》

【美國大選】我不是川普鐵粉,我只是反對傲慢地解讀民主(下):「藍瘦、香菇」,希拉蕊是怎麼輸的?
【美國總統大選】〈雙語〉一年又七個月,我的美國大選第一線採訪之旅
【美國總統大選】一窺堂奧──我的美國大選選務經驗

《作品推薦》
【美國總統大選】「覺醒鄉民」的逆襲,與「美國夢」的矯情
告別「CP值」思考,台灣企業才有「夢幻成真」的希望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Gage Skidmore  CC BY 2.0

作者大頭照

侯智元/逆襲的田橋仔

侯智元,對許多東西略懂,不學無術,不務正業的黑五類田僑仔。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畢業。
喜歡看球,打球,運動。
台南製造,溫哥華、台北、紐約、波士頓加工。
讀書時讀了戴季陶、吳濁流的憂國憂民,郁達夫、鐘理和的顛沛流離,畢業後卻改跑砂石廠、工地,現在則在認識電子業,完全跳 tone 的人生。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