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雨」,美國期中選舉六大「非主流」觀察(警語:若喜歡聽「進步力量或成最大贏家」,請你去看X傳媒)

「紫雨」,美國期中選舉六大「非主流」觀察(警語:若喜歡聽「進步力量或成最大贏家」,請你去看X傳媒)

“Not a blue wave, not a red tsunami, but Purple Rain”——「紫雨」,是個人認為本次美國期中選舉,最適合的形容。

在文章的開始之前,先附上已逝明星王子 Prince,在最能代表「美國精神」之一的美式足球超級盃(Super Bowl)現場,所演唱的《紫雨》版本:

要知道,美國的憲政體制相對完整,相互制衡的機制也相對完善(相對誰就不說了)。不管選舉結果如何,選輸的政黨與支持者其實沒有必要「輸不起」;但反過來說,誇大這次民主黨在眾議院的勝選意義,也毫無道理:

相較於某些國家政治人物普遍喜歡說的「完全執政」,從歷年期中選舉結果觀察(後面會詳述),美國民眾其實更喜歡制衡,也就是所謂的「分立政府」(divided government)。像是雷根總統任內都一直是「弱勢總統」,民主黨更曾在美國眾議院身為多數黨長達 40 年

文前警語:若不喜歡我將要說的「非主流」說法,建議去看《X傳媒》就好

所以,如果想要看主流說法如「這次選舉是『進步的力量』、『藍色浪潮』打敗了川普」,或是喜歡看「這次選舉可以阻擋一位『狂妄』的總統」,請看X傳媒就好;如果看得懂英文,則請直接看紐時(NYT)、BBC、CNN,因為他們提供的言論都差不多,非常「正確」。

我在此提供的,僅是一些個人的看法。以下內容不排除有點「右」、甚至如某些左派人士只要立場不同就會動不動貼上的「極右」,所以不願往下讀的讀者朋友,建議各位就此打住。
 
但如果你願意更深入了解美國政治的不同面向,或至少聽聽另外一種面向的觀察與說法,不妨繼續看下去,我也很樂意和大家討論交流:

觀察一:川普的策略,本就是優先「固樁」參議院與州長選情

首先,川普在大法官提名爭議(詳見:《「性侵未遂疑雲」之外,美國大法官任命的「真正戰場」與關鍵原因》一文)過後,將輔選目標放在他總統大選時勝利的州,把多數時間投入參議員及州長候選人上。

當然,這算是相對保守的策略——但考量到他在總統大選時的總得票其實就沒有超過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這也不失為「實際」的策略。

川普跑選戰時,擁有過人的體力,常可以一天趕三場 (他常說自己 High Energy)。但他自己在接受訪問時明確指出這次選舉自己押寶參議院,尤其旨在打倒「共和黨州的民主黨」“Red State Democrat”,點名「叫陣」他在提名大法官時,「膽敢」投下反對票的紅州民主黨籍參議員。

這些「標靶」名單與選舉結果如下:其中密蘇里州的資深民主黨籍參議員 McCaskill (最後川普一個月去了密蘇里 3 趟);北達科達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 Heitkamp (川普沒去 ND,因為 Heitkamp 民調早已大幅落後);印第安那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 Donnelly;佛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 Nelson ,皆在本次選舉中中箭落馬。

至於蒙大拿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 Jon Tester ,則是在被川普「特別關照」下險勝(較共和黨對手勝出 3 個百分點)。 Tester 不只反對大法官人選,過去在川普提名自己的白宮醫師 Jackson 為「退伍軍人事務部部長」時,更曾經批評 Jackson 的「酒品」,而被川普認為是抹黑,甚至成為「個人恩怨」——所以在選舉時,川普特別去了多數美國人甚少拜訪的蒙大拿整整 4 趟。

反觀「倒戈跑票」(對民主黨而言),支持川普大法官提名案的西維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 Manchin,則在「無風無雨」中高票連任。

在選後記者會上,被戲稱為 “Coccaine Mitch”  (一個自家黨內參議員取的)參議院多數黨(共和黨)領導人 McConnell ,也很酸地 「特別感謝」這幾位落選人當時投下反對票。

圖/作者提供

觀察二:美國期中選舉,執政黨第一任期向來「輸多贏少」

另一個必須注意的事實是:從歷史紀錄上來說,美國歷任總統當選後「第一個期中選舉」的表現,絕大多數時候都是以「失敗」(劣於總統大選時的結果)收場——近代極少數的例外,是「 911 事件」之後小布希的第一次期中選舉,還有二戰前羅斯福的第一次期中選舉。

就數據表現上來說(請見下表),川普(共和黨)這次的眾議院席次數;以及還能在參議院上有斬獲(維持多數並增加席次),算是過關了。

美國期中選舉總統政黨「選輸」紀錄與流失席次(眾議院):

2018 川普(Trump): - 26 席,共和黨
2010 歐巴馬(Obama): - 63 席,民主黨
2006 小布希(Bush): - 30 席,共和黨
1994 柯林頓(Clinton): - 52 席,民主黨 
1982 雷根(Reagan): - 26 席,共和黨
1974 福特 / 尼克森(Ford / Nixon): - 48 席,共和黨
1966 林登.詹森(Johnson): - 47 席,民主黨
1958 艾森豪(Eisenhower): - 48 席,共和黨
1950 杜魯門(Truman): - 29 席,民主黨 
1946 杜魯門(Truman):- 45 席,民主黨

美國近年「總統上任後第一次期中選舉」所屬政黨席次變化(眾議院 / 參議院):

川普(Trump): -34 / +5 ,共和黨
歐巴馬(Obama): -63 / -6 ,民主黨 
小布希(Bush): +8 / +1,共和黨
柯林頓(Clinton): -54 / -9 ,民主黨
老布希(HW Bush): -8 / -1 ,共和黨
雷根(Reagan): -26 / 0,共和黨
卡特(Carter):-15 / -2 ,民主黨 
福特(Ford):  -48 / -4 ,共和黨
尼克森(Nixon): -12 / +2 ,共和黨
林登.詹森(Johnson): -47 / -3 ,民主黨
甘迺迪(Kennedy): -4 / +4 ,民主黨
艾森豪(Eisenhower):  -18 / -2 ,共和黨
杜魯門(Truman): -54 / -10 ,民主黨
羅斯福(Roosevelt):+9 / +9,民主黨
胡佛(Hoover): -52 / -6 ,共和黨

看到這裡,相信讀者朋友應該更清楚文章開頭所說的,美國選民在期中選舉時「分立政府」(divided government)的投票傾向——不是因為特定總統不合己意,就說這類結果是「人民進步的力量展現」這種程度的評論,可以解釋的。

觀察三:主流媒體、知名巨星追捧相挺的「明日之星」紛紛落敗

美國主流媒體、好萊塢明星、都會菁英支持的民主黨「政壇明日之星」,在這次期中選舉紛紛落敗,也是值得注意的觀察重點:

這次選舉,共有 3 位被特別視為明日之星、備受主流媒體關注與青睞的民主黨籍候選人:德州的參議員候選人 Beto O’rouke;佛羅里達州長候選人 Andrew Gillum ,及喬治亞州州長候選人 Stacey Abrams

當中, ”Beto”  (本名 Robert Francis)除了有 NBA 「小皇帝」LeBron James、碧昂絲(Beyonce)等巨星的加持,更募到了對手 Cruz 兩倍,7,000 萬美元(約新台幣 2.1 億元)的競選經費;蕾哈娜(Rihanna) 及「吹牛老爹」(Diddy)則力挺現任 Tallahassee 市長,本身也有一些「選舉經費爭議」的 Gillum 選佛州州長;而脫口秀天后歐普拉(Oprah),則是積極替 Abrams 站台⋯⋯。

這些有全球名人加持、深受主流媒體愛戴的候選人,選舉結果雖然都高於基本盤,但最後仍然落敗。而各大立場較「進步」的美國主流媒體,此時也不意外地要激動問上幾句:「這些人怎麼會輸?」

順帶一提的是,歐巴馬在這次選舉也是積極地為民主黨候選人站台——但一如往常,他在站台時大部分的時間,都還是在講他自己。( 46 分鐘內用了 I, Myself 89次)

民主黨佛羅里達州長參選人 Andrew Gillum 選前聲勢高漲,被黨內評估勝選機會極高。圖/取自 Andrew Gillum 臉書專頁

觀察四:共和黨「輸」在哪裡?傳統票倉中產白人、女性選民流失嚴重

前面大致點出幾個目前「主流」解讀的盲點後,我們來看看川普這次期中選舉,真正「輸」的地方在哪裡:

從這次期中選舉結果的投票結果,可以看出共和黨在「郊區族」 (suburb) 選民中慘敗——美國的大城市郊區和台灣不一樣,通常是中產、中上階級白人族群的聚居地,「suburb」因之也有「大城白人為主的菁英」之意。

原本這些人,是傳統上的「共和黨票倉」。但在 2016 年時的總統大選,及後續的補選都可以看出,共和黨的中產白人選票正在嚴重流失,尤其以女性選民最為嚴重。

當然,以川普的言行舉止來說,流失中產菁英、女性選票,其實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如果你看過我先前的文章,也會知道他本來就不是靠這些人當選的。(詳見《覺醒的鄉民》一文與後續的相關分析)但若要在 2020 順利連任成功,共和黨(川普)仍得想辦法補足這一塊的選票。 

至於在州長選舉方面,共和黨看似從過去的高點「衰落」,失去了 6 席。但其實在「深藍州」(以下的「藍」都是指民主黨)——如歐巴馬的故鄉伊利諾,先前共和黨候選人會勝出,本就不是因為「川普魅力席捲」,而是由於伊利諾州選民厭惡極度貪汙的民主黨籍州長;而在逐漸「藍化」的內華達,新墨西哥的州長選舉其實也不太令人意外。

反倒是在川普連任重點的威斯康辛州,州長華克卻連任失利——這點如部分媒體所說,鴻海「支票至今未兌現」的投資案在當地所帶來的爭議,不僅沒有為共和黨加分,反而帶來負面的觀感。在此建議如果郭董把工地取個名字如 "X紅谷",或是把閒置的"總部"改為"軟X園區"可能會改善觀感。

同時間,共和黨卻因為現任民主黨籍州長 Malloy 民調是全聯邦最低的 21%,而差點贏得「深藍」康乃迪克州的州長選舉;也在同樣是「深藍」的麻州、馬里蘭,及 Vermont 順利連任。所以州長選舉與在地議題關聯性較大,不一定與全國政治掛勾——但也有例外,如前面所說的,這次佛州與喬治亞州的民主黨候選人,就吸引了許多「全國性」的資金與明星。

觀察五:抱怨「選制不公」?民主黨過去才是最大獲益者

說到這裡,另外一個可能「更冷門」的觀察重點,是在「州參眾議院」的選舉中,民主黨成功的「光復」幾個藍州的議會:

這些基層選舉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呢?當然有!如「進步人士」最愛抱怨的,就是「共和黨愛玩」(?!)的「傑利蠑螈」—— Gerrymandering

但我想台灣大部分的讀者不知道的是,民主黨過去才是「傑利蠑螈」的最大獲益者:「選區規劃」的主導權,其實就是在州長與州議會的手上——所以當一個州達到「大三元」(Trifecta,指州長、州參眾議員多數均為同黨)時,基層政治人物不分黨派,總會大玩「Gerrymandering」。

這也是為什麼過去民主黨曾經 40 年霸佔眾議會,但同樣的政黨現在卻在抱怨「不公」了。

其實真正的關鍵,是因為民主黨近年長期忽略了「草根政治」:尤其在歐巴馬任期,他們共丟了 13個州長與 816 席的州議會席次——這只能怪自己太「自我感覺良好」。從這個角度看來,民主黨從歐巴馬時期的「超低基期」反彈,我覺得也是意料中事。

歐巴馬主政八年任期,民主黨一共失去 13 個州長與 816 席州議會席次。圖/取自 Barack Obama 臉書專頁

觀察六:民主黨「贏」在哪裡?「偏左」訴求走向中庸,打敗分化的共和黨派系

這次期中選舉還有人說,民主黨是贏在「女力大爆發」。(?!)

確實,民主黨在傳統共和黨票倉州提名的幾位眾議院候選人,如退役女性軍人 Mikie SherrillAmy McGrath ,表現均極為亮眼。

然而,只用「女力」帶過,也未免太淺薄了些:要在傳統共和黨票倉獲勝,這些新科眾議員所提出的主張,當然得比較「中庸」——而這也預示著眾議院民主黨的新領導方針,以及該黨未來的走向,「有可能」會從歐巴馬時期的所謂「偏左」或「進步」,趨向折衷之道。

例如,前述議員候選人在選舉時,都與代表「舊金山進步左派」的眾議院少數黨(民主黨)領袖 Pelosi 保持距離——甚至有民主黨眾議員候選人公開表示,他們當選後不會支持 Pelosi 續任眾議院(接下來變成多數黨)發言人。

所以, Pelosi 未來要如何整合民主黨內的「進步派」和「保守派」民意,仍有待檢驗與觀察。話說川普也不忘在推特上酸一下,說自己「恭喜 Pelosi 當選,若她無法在(民主)黨內獲得足夠的票數(續任黨團領袖),我可以鼓勵共和黨議員支持她。」

至於共和黨失去眾議院多數的一大敗筆,也是派系問題:自從「茶黨」(Tea Party)竄起後,共和黨的領導階層就一直無法有效的整合黨內派系。如 Boehner 與 Ryan 都代表「相對中庸」,或被茶黨酸為 “Rino” (Republican in name only, 或用台灣術語來說的「紅皮藍骨」),Ryan 更在接任時表示並無長期擔任發言人的意願。

這次敗選後,也有把這次選舉戲稱為 "dixklash" 的「川普派」的kuso節目說,這些「被掃地出門的共和黨眾議員」早該被淘汰了——因為他們不支持川普的政策,或特意與川普保持距離 (川普自己也在選後記者會這麼說)。另外,也有不少人怪罪萊恩(Ryan)在表明會辭去眾議院發言人一職後沒有馬上卸任,反而以跛鴨的腳色拖累了其他的眾議員,導致在募款上遠遠落後民主黨:

從數據上來看,此次選舉民主黨所募得的資金確實遠遠超過共和黨——共和黨的募資金額,僅有民主黨的 2/3,導致在最後衝刺階段許多候選人抱怨「缺乏糧草」。

其實選戰經費的「此消彼長」,也是本次期中選舉一個值得觀察的重點:在歐巴馬上任後,其與菁英階級的友好,成為民主黨的「超級募款機」——自 2008 年起,民主黨整合了華爾街投行,矽谷 FAANG 等大企業,在選舉經費上已經逐漸超越共和黨,再加上好萊塢藝人的「積極投入公義,正義」, 2016 年更成為美國政治史上,第一次共和黨在參眾議院募款皆輸民主黨的年份。

所以現在到底哪個政黨代表的是「上流菁英」、「資產階級」?我想這次選後大家也要改觀了。

至於「健保」、「移民政策」、「美國弱勢人民、進步價值或成最大贏家」等分析,去看《風傳媒》就好,在此就不多說了。

期中選舉後的美國政局展望:「口水」恐怕仍多於「牛肉」

民主黨接下來,預計在國會(眾議院)中推派幾個重要委員會的召集人,而其主要人選如: Larry Nadler, Cummings, Schiff, Maxine Waters 等人,皆可說是「鐵桿反川悍將」。

例如 Adam Schiff 被戲稱「住在 CNN 與 MSNBC 攝影棚內,每天忙著上電視討論川普『通俄門』」;即將接任情報委員會召委(Chair of 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他,也已經明白指出選後將好好對通俄門「查好查滿」。

Ellijah Cummings, Maxine Waters 兩位資深非裔眾議員,也將接任重要職位:可望接任調查委員會的 Cummings 曾公開明言「會揭露川普政府內種種貪污腐敗惡行」;極可能出任財政委員會召委(Finance Committee Chair)的 Waters ,則曾鼓勵民主黨支持者只要一遇到共和黨政治人物,就要「勇敢的站起來」。

未來,這些民主黨內相對的「激進派」,要如何「滿足」其對 2016 年挫敗的怒火,我想會成為未來兩年美國政局的觀察重點。有趣的是,同時間也有退休的民主黨人士,如前賓州州長 Rendell 或康州參議員 Chris Dodd ,呼籲民主黨「選後應該好好與川普政府合作」,要他們 legislate, not just investigate。

在接下來的兩年,我自己的猜測是,兩黨目前僅存的共識,就是通過所謂「肉桶政治」(Pork barrel,意指政治分贓)下的《基礎建設案》:川普在競選總統時,就將其納入為他的主要政見之一,但當選後卻沒有積極推動——我相信他也知道推動此案其實難度不高,因為誰不愛預算的「雨露均霑照過弱勢」呢?

但除此之外,我想兩黨的共識應該不多——尤其又有許多參議員準備要參選總統,而民主黨傳統以來都是由參議員挑戰總統大位(反觀共和黨由州長出線當選機率較高),所以恐怕還是「口水」多過於政策「牛肉」。

而在民主黨參議員紛紛為了「準備總統初選」請假的同時(「極左派」的 Booker, Harris, Warren等人大概出席率會非常低),川普應也會在參議院增加更多席次下,繼續通過法官任命等有利於自己的政策。

觀察小結: 2020 川普能否連任?看民主黨「打出什麼牌」

最後,在此簡單總結一下:

我認為美國多數的選民,還是喜好「分治」、「制衡」(Check and Balance)多過於「一黨獨大」——這點從總統當選人多半會在上台執政後「能立即反應民意」的第一次期中選舉「被翻盤」,就能略知一二。

但「制衡」代表的也是「需要協商」、「大家坐下來好好談」。只是「協商」兩字,在今日的美國政局中,看起來格外的過時(在其他某些國家亦然)——所以我想,接下來兩年美國政策推動的「大方向」,應該仍是停擺多過於做事吧。

那這對 2020 川普的「連任之路」,有什麼影響呢?

我想川普這人其實並不「難猜」:當民主黨贏得眾議院多數,需要「部分分攤執政責任」時,他們只會變成川普更大的箭靶。而「鬥嘴吵架吃豆腐 grab you by the ___」,正是川普的「強項」與痴漢「興趣」——換言之,期中選舉選前選後美國「兩黨惡鬥」、「各說各話」的情況,不太可能翻轉。

而在這次期中選舉,共和黨在川普勝選總統時意外「順便」奪下的威州、密西根及賓州的表現,是不及格的。我想川普若要重新進攻鐵鏽區,他應該會繼續試圖分化民主黨,並凸顯民主黨的「極左路線」,以重新吸引上次支持他的「藍領民主黨」(Reagan Democrat)選民——至於還會不會成功?我覺得現在更要看其國內政策(如增加就業)的推動,以及在國際上(如「對中貿易戰」)等的「實際戰果」了。

外界預估,期中選後美國政治將走向兩黨「相互制衡」的局勢,但共和黨川普連任總統的機率仍高。圖/取自 Donald Trump 臉書專頁

但簡單來說, 2020 年 ,川普應該還是會贏下 Florida、Georgia、Arizona;重點在保住 Ohio, North Carolina ( 2016 共和黨州長落敗該州、也逐漸「藍化」)及試圖再次於密西根州或威斯康辛州勝選——但如果鴻海說要「投資」之處還是一片空地,恐怕很難,所以在此呼籲鴻海快成立生態公園。

換言之,民主黨接下來推出哪位候選人來「決戰 2020 」,成為關鍵:

如果你問我的預測,我會說若是民主黨派出如同樣痴漢的前副總統拜登等「知性保守同時想跟川普打架的老白男」出來對決川普,川普的連任成功率大概只剩下四到五成。

但如果民主黨還是學不到教訓,推出一位好萊塢與東岸大城菁英紛紛搶著牽手支持,大家一起上脫口秀罵川普與其支持者的「左派明日之星、『進步』價值代言人」參選總統?

川普的連任勝率,將至少有七成以上。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onald Trump 臉書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