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東到台灣:「非我族類」的分化與壓迫,才是我們必需面對的難題

從中東到台灣:「非我族類」的分化與壓迫,才是我們必需面對的難題

最近,在台灣為了選前選後種種議題爭論不休時,我所身處的中東,其實更加動盪。

在沙烏地阿拉伯處決了國內的什葉派領袖人物 Nimr al-Nimr 之後,伊朗的示威群眾攻擊了沙烏地阿拉伯的大使館,使得兩國關係急遽惡化。GCC(Gulf Cooperation Council)成員國及部分遜尼派主政的國家也紛紛以斷交或召回大使表態,局勢看起來一觸即發。

身為一個行動與居住自由都被公司限制的歐美企業外派,我對於當地的局勢只能從路上數量變多的警車與臨檢嗅出一絲絲變化。(題外話:這就是「邪惡帝國主義」外派的優點與缺點,公司盡一切手段保護外派人員的安全,減少員工在異地生活的不便,另一方面其實也多少限制了員工與駐地的連結。)

許多分析指出,這場表面看似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宗派之爭,實際上是兩國數十年來在中東的區域霸權與美蘇代理人之爭的延續。但是從「外交是內政的延續」這個角度來看,也可以對這些相關國家的反應作出一定程度的理解。雖然在沙烏地處決 Nimr al-Nimr 之前,伊朗早已放話警告沙烏地阿拉伯不準動手,但是對沙烏地的主政者來說,若是真的不處決,豈不是告訴國內的什葉派反對份子,伊朗可以當你們的外援靠山,請放心地在國內從事反對運動?

表態與沙烏地站在同一陣線的其他國家,也有著告誡境內什葉派反對份子的味道。這樣說來,似乎這些國家人民的政治傾向與宗教信仰是高度相關的:遜尼派與什葉派、政府支持者與反對者。基於宗教信仰而產生的政治對立,並不普遍存在於台灣人的生活經驗之中,或許有些難以想像,那麼它們在真實生活中的樣貌又是如何呢?

場景一:某次在遊覽巴林王國時,曾遇過計程車司機向我抱怨那些整天惹是生非的什葉派反對份子影響治安,咒罵那些人是異教徒,不是真正的穆斯林(當時 OS:你是連我一起罵嗎?)。「葉門那個什葉派盤據的鬼地方,老子打死不去。」他說。但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卻是巴林境內,什葉派居住地區的破敗、與遜尼派居住地區的繁華。

場景二:前陣子公司內部在進行員工評定,消息指出有一名員工 A 表現良好,因此被放在提名升遷的名單之中。名單一路到了有決定權的某位沙老總手上,完全不認識 A 的老總看到 A 的名字之後就直接將 A 踢出名單,只因 A 的姓氏是什葉派穆斯林的姓氏,此人非我族類。

請容許我用一句簡潔的「區域發展不均與機會不平等」對這兩個場景做出總結,這就是我看到的宗派之爭在真實生活中的(某個)樣貌。

而執政者在這些矛盾之中所扮演的角色,並不是立場超然的調解者。相反地,政府在各方面的歧視政策反而使得國內的什葉派穆斯林處境更為艱難。在不能獲得公平待遇的情況下,什葉派穆斯林起而抗爭是可預見的事。

宗派之爭只是表象,矛盾起源於不公平的政府施政,這種不平等對於被統治者中的某個群體特別優待,製造出一批既得利益者,他們相信自身的利益與統治階級的利益一致,他們接受統治階級為了維繫政權而編織的意識形態,他們忠心地擁護統治階級。至於被歧視的、被犧牲的一方呢?「他們非我族類、他們還有口飯吃就該謝天謝地,他們破壞皇城內的和諧、出來鬧事死有餘辜,」這就是巴林司機、沙老總言行的內在邏輯。

統治階級真正的核心價值是權力以及隨之而來的利益。宗教、種族、地域只是用來劃分被統治者,維繫政權的工具。這個手法雖然在人類歷史上一直存在從未消失,但不代表它是一個長治久安的作法。它所引起的人民分化、矛盾對立, 終將導致整個系統崩潰, 而惡果則由全部的人民,不分族群一起承擔:近代最惡名昭彰的案例當屬盧安達大屠殺。1930 年代,比利時為了殖民統治之便,在盧安達刻意區分胡圖族與圖西族並給予差別待遇,在這兩個各方面都很接近的族群之間埋下了仇恨的種子。這個仇恨延續到盧安達獨立建國之後都沒有化解,最終導致了 1994 年的大屠殺,造成數十萬人死亡。

回過頭來看看台灣,你/妳是否感到有點熟悉?重北輕南的區域發展、獨厚特定財團的土地開發、某些族群的優惠退休制度、每逢選舉必定重出江湖的政策買票,一樣的手法在你/妳心中民主自由的寶島,用著不同的劇本上演,你/妳看見了嗎?

當那些不論身份與族群,同樣被政策欺凌的弱勢族群站出來為自己發聲,卻被忽視、被打為偏激、被打為藍綠惡鬥、逢中必反、破壞傳統價值的時候,你/妳聽見他們真正的吶喊了嗎?

換日線是一條人為虛構的線,地球才不管人們在她身上畫的線是直的歪的,她還是自顧自地對著太陽轉啊轉。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同樣的概念用不同的劇本在異地上演,台下的觀眾卻搖身一變,覺得此事與我無關,或者認為這是「國情不同」,自己是擁有國際觀的「多元文化」體驗者?!觀察與聆聽,從身邊開始。

《關聯閱讀》
「媽媽叫我不要來杜拜」
我在年輕的中東國家:科威特

《作品推薦》
中東職場的「路人甲」現象
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上)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AMISOM Public Information CC BY 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