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職場的「路人甲」現象

中東職場的「路人甲」現象

在出發來到中東之前,公司安排了為期一天的文化課程,讓外派員工在出發前盡可能地了解當地文化,縮短適應期。兩年過去了,雖然我已不記得授課講師的名字,但那位阿拉伯裔的美籍講師在課程結束之前語帶哽咽的那一段感性訴求,在這兩年裡曾多次把我從理智斷線的邊緣拉回,因此至今記憶猶新。

那段話的大意是這樣的:「阿拉伯世界的職場文化與西方世界差異很大,希望在場的各位能對未來工作場合遇到的各種現象多一些包容,用分享經驗的態度與當地人相處,拉近阿拉伯世界與西方世界的距離。」

前陣子在工程部門內部的稽核中,發現一個由工程師「穆兄」負責的製程變更出了疏失:該案在沒有完成「開車前安全檢查」的情形下,已經開車運作三年了。我被指派去調查這項安全管理疏失,提出報告與改善建議。

經過調查確認之後,這個疏失造成的影響只有一項:廠區管線圖沒有配合專案內容修改,因此現有的管線圖與廠區的實際管線配置有些不同。管線圖沒有更新是有多了不起呢?請試著回憶一下高雄氣爆之後,管線圖沒有顯示卻實際存在的箱涵。

訪談工廠方的美國大叔時,他一邊找出當時的 email 與管理系統的紀錄一邊表示:「該項變更是在三年半前先以『暫時性變更』的方式通過各項安全評估並且開車運作。當時因為不確定該項變更是否能解決問題,所以採用只有半年時效的『暫時性變更』,就是一個做實驗試看看的概念。半年之後,結果良好問題解決,相關單位開會後決定將『暫時性變更』改為『永久性變更』。因為『暫時性』與『永久性』的各項安全審核標準與作業流程一致,因此改為永久性只需要做一些文件上的更新,並決定交由工程部門的穆兄負責『永久性變更』的流程。而穆兄真正要做的工作其實只有更新相關文件,因為其他工作早已於『暫時性變更』的審查及施作中完成.....」

和穆兄的訪談在美國大叔的隔天,已有 10 年工作經驗的他則悠悠然地說:「這是 3 年前的案子了,我不記得案子的內容了。從沒聽說過『暫時性變更』的事。工廠方面的進度,如果他們不跟我說,我怎麼會知道呢?但不管怎樣,工廠方面怎能在不知會我的情形下就開車呢?工廠要為這個疏失負責。」
 
這整個問題的爭端,用大白話來說,就是決策方(美國大叔)先實驗、後定案,永久改變了作業流程;但負責人與實際執行者(穆兄)則表示「沒告訴我、我不知道、我不負責」。兩邊溝通不足加上負責人踢皮球不關我事的「路人甲」心態,結果就是管線圖跟設計不同的嚴重結果。

許多在此地工作的外籍人士都有過類似的經驗,而對這種事前承諾工作一定做好,處理態度不夠嚴謹,事後雙手一攤不關我事的路人甲態度滿腹牢騷。雖然如此,鮮少有外籍人士會直接出言批評,因為與當地人發生衝突者,多數會在短時間內被派回母國(即使是傲嬌的美帝子民也不例外),職場上,捧好碗裡的五斗米,才是不分國界的真理。

對於路人甲現象,有一種解釋是:「在 20 世紀初發現石油之後,此地的經濟型態由傳統的農漁牧業直接快攻為石油換外匯,國民所得如步階函數一般地大躍進,加上優厚的福利政策,因此許多人的思考與行為模式『資本主義』化的速度緩慢,缺乏積極的工作態度與競爭意識。」不論原因為何,最終的結果都是由本國人民共享,一介外籍勞工實在沒有置喙的餘地。

寫到這不禁令人想起親愛的故鄉台灣:職場上不得不忍耐的路人甲,至少可以用五斗米安慰自己,那對於投票選出,用辛苦納稅錢餵養的路人甲政府,含淚支持是所謂何來呢?

《關聯閱讀》
美國飛舞的彩虹旗,何時飄揚在中東?

《作品推薦》
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上):DHL裝箱,園丁偷走二千萬美元珠寶
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中):外交官遭槍擊身亡,珠寶商妻兒假車禍喪命
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下):「特偵組」給不了交代,嫌疑人加官晉爵副署長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