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中)

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中)

〈外交官遭槍擊身亡,珠寶商妻兒假車禍喪命〉

沙國皇室發現珠寶失竊之後震怒不已,一方面要求泰國立即緝凶追回珠寶,另一方面派出三名外交官(Abdullah A. Al-Basri, Fahd A. Al-Bahli, Ahmed A. Al-Saif)及一名與沙國皇室交好的民間友人(Mohammed Al-Ruwaili。關於此人,有另一種說法他是沙國情報人員)前往泰國參與調查。泰國方面則由警察中將Chalor Kerdthes組隊負責偵辦此案。

泰國的警察中將有多大呢?在我當年服役海巡的經驗中,與中將級別相符的應該是海巡署副署長或是海岸巡防總局長這一個級別的高官,泰國方面對此案的重視程度由此可見。

1990年1月,泰國警方發布聲明,表示已逮捕竊賊Kriangkrai,並且追回多數失竊的珠寶,可惜稀世藍鑽不在其中(有些報導指,泰國警方只追回半數失竊的珠寶),竊賊Kriangkrai隨後被判刑七年。3月份,由警察中將Chalor率領的調查團隊帶著找回的珠寶前往沙國,舉行珠寶歸還儀式。

故事讀到這,毫無懸念應是個完美結局。不過,劇情卻急轉直下……不久之後,沙國皇室譴責泰國方面歸還的珠寶有80%以上是假的,是用劣質寶石甚至塑膠製品魚目混珠的假貨。

泰國輿論頓時炸開了,因為稍早的2月1日,沙國派出的外交官Al-Basri在曼谷遭人槍擊頭部身亡。五分鐘之後,另外兩名沙國外交官也在曼谷遭人以同樣行刑式的手法槍擊身亡。兩星期後的2月14日,被認為掌握許多未公開資訊的沙國皇室民間友人Al-Ruwaili失蹤。一時之間各種陰謀論即傳言甚囂塵上,兩國關係也隨之惡化到了谷底。不甘受辱的沙國將兩國的外交關係降格為代表處層級(chargé d'affaires),不再更新25萬在沙國境內泰籍勞工的工作簽證,並且禁止沙國人民前往泰國觀光。

20多年來,泰國因這些禁令造成的經濟損失超過60億美元。2006年泰國國王蒲美逢登基60周年的慶典,即便全球有20多國皇室派員觀禮祝賀,沙國皇室照樣不給面子缺席慶典。此外,因為沙國政府縮減泰國穆斯林前往麥加朝聖的簽證(Haj visa)數量,也造成泰國政府與境內穆斯林關係緊張。我詢問過沙烏地人,不少人對於這個案件一無所悉,只知道政府禁止沙國人民前往泰國,不過他們倒是很一致地非常在乎能不能去泰國觀光這件事。據他們說,政府禁令雖然還在,但最近幾年在做法上已經比較鬆綁了,如果去泰國被政府抓包,頂多就是罰款或是護照被撤銷,兩三年之內無法申請新護照。

看起來整個事件在沙國譴責泰國歸還的珠寶是假貨、是劣質品之後,進入了比原本更糟的狀態,除了竊賊Kriangkrai入獄之外,珠寶下落不明,三名外交官遭殺害,一名沙國公民失蹤,都亟待調查探明真相。更有甚者,根據泰國媒體報導,有多名泰國高階警官的妻子在一些晚宴上穿戴的飾品與沙國失竊的珠寶相似,看過照片的沙國官員更指證歷歷:這些就是失竊的珠寶。沙國政府自此認為泰國警方高層涉入此案,施壓泰國要求重新調查,泰國也於1990年6月重啟調查。

1994年6月,泰國珠寶商Santi(就是那個向竊賊Kriangkrai買珠寶贓物的人)的妻子與14歲兒子的屍體在一場車禍中被人發現。法醫認定兩人是被毆打致死,車禍只是掩人耳目的假車禍(某百年政黨在「被自殺」的造詣還是高出許多)。

次年,原泰國警方的調查團負責人──警察中將Chalor被逮捕,以涉嫌殺害珠寶商Santi妻兒的罪名遭到起訴。調查過程中發現,另外有四名同為警察的共犯參與此案:Chalor一伙人先是綁架了珠寶商Santi的妻兒並勒索數百萬泰銖的贖金,在收到贖金之後卻翻臉不認人,將兩人殺害並製造假車禍。犯案動機有些報導認為只是單純的謀財害命,有些較為陰謀論的報導則指出,案件的導火線是Chalor和Santi分贓不均,或是掩蓋一些泰國高階警官在沙國珠寶失竊案中的罪行。

整個訴訟過程長達十多年,在這中間有兩名法官因為向Chalor索賄遭定罪,而法院對Chalor的判決則猶疑在死刑與近乎終生監禁的有期徒刑之間。在這過程中,Chalor一貫地採取無罪抗辯,而且還在獄中組了一個搖滾樂團,自命為泰國貓王並發行名為Jailhouse的唱片(這是向貓王致敬嗎……)。直到2011年,Chalor才由泰皇特赦,將原本在2009年由泰國最高法院作出的死刑判決改為50年有期徒刑。

好文連載:
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上):
DHL裝箱,園丁偷走二千萬美元珠寶

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下):
「特偵組」給不了交代,嫌疑人加官晉爵副署長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