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上)

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上)

〈DHL裝箱,園丁偷走二千萬美元珠寶〉

在我決定要外派去沙烏地阿拉伯之後,多數台灣朋友的反應分為兩種:好好的美國不待,跑去那黃沙滾滾恐怖份子的老巢做啥?或是:很爽耶,可以去帆船酒店、人造滑雪場、宇宙最大購物商場。

是說沙烏地阿拉伯的全名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國,而杜拜則屬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七個酋長國之一,兩者的領土及主權上互不相屬,是兩個各自獨立的國家,其實沒有「九二共識、一阿各表」的困擾。不過,這應該就是多數台灣人對中東阿拉伯世界的想像:黃沙滾滾、社會風氣保守、生活奢華、無所不在的恐怖份子、神秘的穆斯林、取之不盡的石油,是個寥寥數語就可以形容的地區。

在沙國,生活上隨處可見的保守事例確實數不勝數:女性蒙面、女性不能開車、女性工作權受限、女性不能在沒有男性家人的陪同下出國、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餐廳用餐區域男女有別、王室統治且權力世襲、沒有電影院、沒有KTV、禁酒、禁豬肉。

令人驚訝的是,這麼一個橫看豎看都極為保守封閉的國度,卻有著為數驚人的外邦人居住在此。

2014年的統計資料顯示,居住在沙國境內的三千萬人口中,約有一千萬人是來此工作的外籍人士(台灣翻譯:外勞)。這就是沙烏地阿拉伯式的「兼容並蓄」:一個民風保守卻又擁有如此多外邦人的國家。原來在這個次元,也存在一個充滿高科技產品與異星人滿街遊走的大江戶世界。

過去這一年當中,除了沙烏地人,我在工作、生活上來往的人來自四面八方:日本、韓國、中國、菲律賓、越南、印尼、孟加拉、尼泊爾、印度、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巴林、黎巴嫩、土耳其、南非、美國、英國、荷蘭、澳洲、義大利……行文至此,不需要是鍵盤柯南也會感到一種不協調感,東南亞的勞動力輸出大國都上榜了,怎麼會沒有泰國?

於是,我放下這篇剛開始動工的文章,去尋找造成這不協調感的原因,才了解在這背後,竟有一個具備了竊盜、綁架、謀殺、移花接木、警察瀆職、法官貪汙、宗派相爭、政黨惡鬥等元素的真實事件,要人不分享實在太難。在此要向換日線主編大人說聲抱歉,這篇文一點都不符合換日線的知青風,走的是國際政治外交八卦路線啊。

事件開始於一位在沙國Faisal王子宮殿工作的泰國園丁──Kriangkrai Techamong。1989年的某一天,Kriangkrai潛入王子的臥室裡,偷走重約90公斤(當時市值1千2百萬美元(註1),另有一說是2千萬美元)的珠寶首飾。其中,更包含了一顆50克拉的稀世藍鑽。

據說他將珠寶放在吸塵器的集塵袋挾帶出宮,之後將珠寶裝箱,用DHL寄回他在泰國北部鄉下的家──Phrae。在寄出珠寶之後,Kriangkrai也立馬啟程返回泰國老家,躲避隨之而來的追緝。

Kriangkrai到家之後,發現珠寶還真的寄到家裡了(價值千萬美元的珠寶用DHL就能平安送達目的地,空軍一號運美元真的太費工,幾只紙箱加上DHL就可以真正的使命必達。FedEx表示……),Kriangkrai於是將珠寶埋在自家田裡(這個竊賊真的很有天賦,不論運送贓物或是藏匿贓物的手法,都跟我們台灣的高官類似)。

對一個園丁來說,要將這筆天外飛來的財富脫手並非易事,因此在一開始的時候,許多鑲滿寶石的飾品被以一件30美元的低價賤賣出去。不過消息很快地傳開了,一名泰國珠寶商Santi Sithanakan聞風而來,並且將多數的珠寶買下,其中包含了那顆50克拉的稀世藍鑽。

註1:1千2百萬美元,約新台幣3億8千萬元。

好文連載:
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中):
外交官遭槍擊身亡,珠寶商妻兒假車禍喪命

藍鑽石──沙、泰兩國外交冰封二十年的世紀懸案(下):
「特偵組」給不了交代,嫌疑人加官晉爵副署長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