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經濟 vs 台灣小確幸,什麼是真正的幸福?

香港大經濟 vs 台灣小確幸,什麼是真正的幸福?

「台灣靠小確幸是活不下來的,小農、小文創、小設計、小咖啡......這些只是經濟 GDP 裡微不足道的碎屑。」──西裝筆挺、頭頂微禿、肚暔凸出的商人們經常發表如此言論。

我不是不相信他們,而是我相信凡事眼見為憑。

所以我決定去香港看看,把我的台灣小文創小設計品牌拉上香港舞台,看看這個由 LV,GUCCI,世界各大名牌…...組成的繁華之地,會反射出什麼樣的影子?

果然,我跳的是單人舞,但是那些不願與我共舞的香港人,心中其實充滿痛楚。

小學時候,我是看成龍、洪金寶、元彪長大的;國高中時候,我的生活裡只有賭神和四大天王。發哥、華仔、歌神、城城…...佔滿了當時唯一的電視螢幕;大學時候,香港有前衛潮牌和公仔設計師…...現在的香港,除了 LV,GUCCI,UNIQLO,H&M…...我不知道還剩下什麼?

這不就是文化創意產業活生生被剝皮之後的下場?當文化創意都被拿去當人肉叉燒包之後,吃飽肚子的扁平世界消費文化,把香港消費得一毛不剩。

我所認識的香港朋友也感到很不甘心,他們很懷念過往那個隨處可見特色小店、獨立設計師的香港,我也很懷念來香港找最前衛潮流設計的年代。然而如今這一切幾乎都被過高的租金、世界級的大品牌,如潮水般湧入的中國土豪吸乾抹淨,一根骨頭都沒吐出來地吃掉了。

一開始這種吃人不吐骨頭的遊戲,還沒讓人看出真相。前幾年的香港的確好到不得了,名牌如雨後春筍出現,房價節節高漲(有房地的屋主開心),服務業零售業景氣大好,老闆員工一起賺錢…...然後呢?當中國土豪開始直奔歐美消費,海市蜃樓瞬間崩塌了,香港人才發現什麼都沒剩下。房價高到買不起、日常消費變太高、小創業家被店租壓垮,等到警覺真相,一切都已經來不及。

我認識好幾組香港朋友來到台灣生活或創業,原因?

「香港活不下去了...…」

「台灣物價便宜,又有很多特別的小店。」

「這裡店租便宜,我可以開間小店,雖然薪水沒香港高,但可以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這次前往香港,我的台灣小文創品牌落腳舞台是香港中環 PMQ,類似台北松菸文創,在彈丸之地的精華地段,難得聚集了一群獨立設計師。但整體來說香港的消費金額並不高,有點令我訝異。

問了香港朋友,才知道如今在香港消費的都是大陸客,然而大陸客只消費名牌,PMQ 這種設計師舞台只有香港本地人或外國人才會來逛,然而香港人的消費卻因為購房與生活成本的墊高,趨向恐懼與保守。

「香港人的薪水不是台灣人的兩三倍嗎?」

「是啊沒錯,但消費力道看的是心理狀態,不是實際收入。」

你想當個薪水不多,但生命中充滿小確幸的台灣人,還是薪水很多,但被大經濟嚇到恐懼緊張的香港人?

這些往往都是選擇,而我,會選擇幸福。

對了,回到文首那群衣裝筆挺,頭頂微禿,肚暔凸出的商人們,我也很想問他們:「讓你幸福的是,你的小孩笑得很開心,還是 GDP 很高?」

說不定他們真的會說出 GDP 很高這個讓人翻白眼的答案…...

後面還加註:「因為經濟好,我有賺錢,小孩才會開心啊!」

若是這樣,老實說我還真想一巴掌下去,叫他們去柬埔寨看看,那邊的小孩有多窮,但他們的眼神有多快樂。

幸福永遠來自心態,而非外在。


《關聯閱讀》
香港生活大不同──租個房子要人命
別看扁小確幸!台灣年輕人的終極競爭力:別人沒有的浪漫情懷

《作品推薦》
我在柬埔寨的日子──「弱勢幫弱勢」,也能出頭天?
以文化鍍金,極上消費主義全面殖民──談「文創」,台灣品牌怎麼贏日本?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綾小路 葵 CC BY 2.0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