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柬埔寨的日子──「弱勢幫弱勢」,也能出頭天?

我在柬埔寨的日子──「弱勢幫弱勢」,也能出頭天?

今天的故事,從柬埔寨說起。

17 個月前,我跟太太兩人去柬埔寨教導當地落後村落的婦女,每天坐 2 小時的嘟嘟車,在泥土路上奔波,一針一線地教導他們製作真皮包包,希望幫助他們學得一技之長,至今也一直用我們品牌的力量,持續跟村落婦女下訂單,雖然數量不多,卻也幫助她們多了一份家計的收入。

這個以社會企業為目標的計畫,一開始有許多朋友支持,甚至一路走來還有朋友在香港幫忙販賣,讓我們非常感動,但說真的,幫助婦女的數量不夠多,離我們當初想像的能量,仍有非常大的差距。

然後上個月一群官員來參訪,聽說我們這個計畫後,說了一句話,深深地插進我的心臟裡:

「你們這計畫,說難聽點就是弱勢幫助弱勢啊?」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那位官員其實是好意,點出來一個重點:「只要你做的事業無法獲利,你就無法幫助更多人。」就算你的出發點再良善,面臨殘酷的市場競爭,最終也只會變成一次迸發的煙火──瞬間美麗燦爛,但當太陽升起,一切回復原狀,善意灰飛煙滅。

另外一條路是 NGO,我們在柬埔寨時,去參訪了好幾家 NPO,其中有一家日本 NPO 在當地雇用了一百多名婦女,善用他們傳統的技法,製作觀光商品,設計和做工是非常不錯的。

在產品銷售的通路上,不但在柬埔寨當地有自營店面,更在日本東京等地都有販售點,規模相當龐大,聽起來簡直就是我們社會企業理念的「完成版」。然而在與他們聊天的過程中,最後提到,目前有 80% 以上的經費仍來自募款,透過產品販賣賺得的利潤,仍遠遠不足以支付婦女的生活。意思就是說,想做社會企業,要自給自足甚至獲利,就算以日本這麼大規模、這麼有制度的產銷通路,仍有相當大的難度。

柬埔寨村落裡的人們是善良的,他們還沒受到城市裏人類惡性競爭的汙染,他們很感激我們給他們這份工作,我們當下也覺得好開心,能夠幫助遠方的人們,但是聽完這位官員說話,我的心冷到不行。

因為「弱勢幫助弱勢」這句話,就是赤裸裸的現實。我完全無能辯駁。因為我們自己在商業市場上的無能,導致這善意的計畫始終只能幫助少數的婦女,能滾動的社會意義也就有限,我啞口無言,我沉思了好幾天,仍然啞口無言。

我很期待在將來的某一天,我可以征服所謂的商業市場,然後來個華麗轉身,告訴那位官員,「弱勢幫助弱勢」,也能有出頭的一天。

《關聯閱讀》
柬埔寨少女心大叔Hank,教我不殺價的溫柔
我在柬埔寨打「亞洲盃」:看不到本地貨的混搭國度,人民過得幸福了嗎?

《作品推薦》
從台南小巷躍上日本舞台:不斷犯錯,才能走出森林
「我他X的就不是個好的創業模範」──2k540對決秋葉原之戰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