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南小巷躍上日本舞台:不斷犯錯,才能走出森林

從台南小巷躍上日本舞台:不斷犯錯,才能走出森林

先從一張看起來不起眼的寄件單說起,這是一大箱寄送到日本的台灣包包,而這是一則台灣獨立設計師的勵志故事。

包包是在台南設計製作的。台南自從 4 年前開始,開始了屬於這個老城市的文藝復興,一如當年佛羅倫斯由梅迪奇家族的資助下,展開了整個城市的大復興,台南則是由來自台灣各地的創作者和設計師自主聚集,展開了老城逆襲的劇本──鋪天蓋地的媒體報導,數百家的老屋民宿開張,上百家的獨立咖啡店開幕,數十個文創設計品牌成立,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本來蕭條的老街轉為遊人如織,本來破敗的老屋古意翻新,一番新氣象,讓台灣人好不振奮,原來老文化可以有新生命,而且可以很有趣。

約莫4年前,故事中的包包設計師徐家柔攜家帶眷移居台南,選定這座老城作為品牌的開展,因為台南有歷史文化──台灣第一座首都;有製作職人──台灣代工黃金年代的出口大廠紛紛設立於此;有美好生活──悠閒慢活,人口不多。

追夢是很辛苦的,必須將失敗視為奠基石

但是獨立設計師其實是很辛苦的行業,首先,並不會有創投送錢給妳,因為創投大部分是「投機分子」,等妳紅了才會捧錢上門,想分一杯羹。第二,創業初期沒錢請人,所有雜務都要自己打理,從買布買皮採購五金,到裁布、裁皮、車縫到製作,通通要自己來,更遑論設計師 4 年前帶著一個小孩,還懷有身孕......還好故事中總有個魔法師型的綠葉腳色,教導主角要怎麼強化能力,幫助主角成為拯救世界的人物。

在這個設計師故事裡,魔法師綠葉角色其實正是由在下擔任。因為擔任過電影導演,廣告監製,行銷文案......等等工作,深知一部電影的拍攝,最重要的精神固然來自創作者,然而電影是否能夠成功賣座,卻必須抓準觀眾,成本,發行費用…等看似無聊的雜事。

台灣有不少新興文創商品,而這些設計商品的成敗,通常來自於創作者本身的喜好,是否被客人接受,成功與失敗基本上仰賴著設計師的天份才情,但失敗的機率高於 95%。為了避免這樣的困境,這個品牌從一開始,我就導入了成本,營銷,純益率等看似惱人的數據分析,並透過每一次的銷售,與客人閒聊的過程,取得寶貴的 focus group 意見,收齊情報後,以市場分析引導著設計師的創作方向。

當然教科書上的方法,通常只是參考,實際作戰完全不是那回事。4 年來,這品牌從一開始的 3 款設計作品,到現在販賣的 33 款作品,中間至少還夭折了 20 款短命的作品......每一個熱賣的款式,都是「一生懸命」換來的:設計師的絞盡腦汁(上百幅的設計圖,數十本爛掉的筆記本),販售人員的情報收集(我們的店員經常與客人聊上一小時,就為了收集客人真心的想法),無數打版打樣的失敗(我們倉庫內堆積了上百個失敗的樣品,還不包含已經丟掉的)。

理性的堅持,不斷嘗試才能走出自己的方向

最尷尬的是,夥伴們經常會問:「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做這麼多無效的事情?」我很想告訴他們,真正的成功,一如 uniqlo 創辦人柳井正所說,是一勝九敗啊!唯有不斷犯錯,我們才能知道哪條路是錯的,刪掉所有錯誤的選擇後,你才能逐漸找到走出森林的方向。

直到今年,在台南的蹲馬步,終於有了成果,陸續有日本,香港甚至西班牙的商社紛紛接觸我們,你所看到的寄件單,正是蹲馬步之後,迎向國際市場第一步的正面重拳。

如果要我分析,為何從台南小巷出發的獨立設計師品牌,可以被國外市場接受?我的答案是:在地全球化。這看似教科書的答案,卻是真實的感受,唯有在地化,你的設計商品才會有特色,但特色商品會面臨市場太小眾的問題,這時候就要透過全球化,讓看似小眾的特色商品,獲得足夠的市場胃納量。

所以至今,這個獨立設計師品牌用台南孔廟,台灣小籠包等文化元素設計出得獎連連的包款,更傾聽消費者的心聲,為他們解決旅程中的不方便,設計出結合護照套/手機套/皮夾/斜背包等多功能合一的旅行包款,在競爭激烈的包包市場中,暫時站穩了腳步。

然而真正的成功,絕對是一勝九敗,我們的品牌,目前只累積了無數次的小失敗,還在等待著那個大成功的到來。

《關聯閱讀》
【Euphie@華盛頓】致小英總統:「小確幸」創業,真的無法立國嗎?
土耳其「惡魔之眼」的文創商品之路,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以文化鍍金,極上消費主義全面殖民──談「文創」,台灣品牌怎麼贏日本?

 

責任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