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亂世中齊心,和平終將不再只是想像──我在約翰‧藍儂的紐約「慶生會」

在亂世中齊心,和平終將不再只是想像──我在約翰‧藍儂的紐約「慶生會」

歷史上曾經發生許多重大槍擊案,而在 35 年前的此時,查普曼的一陣槍響改變的不只是全世界,更是扼殺了整個音樂界,因為他殺了約翰藍儂。

當初會選擇 10 月前往紐約的主因正是為了能在草莓園上幫約翰藍儂慶祝 75 歲生日,但更意外的卻是除了草莓園外,另有一個在中央公園為約翰藍儂而舉辦的萬人牽手排和平符號的紀念活動。

和平,看似簡單,要達到卻不簡單。

紀念活動當天,在我們還沒走到活動現場時,遠遠的就聽到了歌聲,循著歌聲前進,放眼望去人們愜意的坐落在草地上盡情享受陽光的沐浴,而往來的人群中更夾雜著許多嬉皮穿著的人,頓時讓你覺得自己似乎回到了 60 年代般,整個活動現場分成三區,一區是報到區,當完成報到手續後將會領到一個約翰藍儂紀念水壺,另外兩區則分為舞台表演區以及排和平符號的區域。

在我們排和平符號的區域附近,我發現現場有許多老師帶著小朋友一同來參加,每個小朋友手上都拿著 Imagine 的歌詞單,有些小朋友很努力的在練唱,還不斷問老師什麼時候要唱,而我卻聽到了有一個小朋友問著老師說:為什麼我們要選這首歌唱呢?又為什麼很多人沒有拿歌詞單卻都會唱呢?

老師回答:「聚在這裡的每個人都是為了這個約翰藍儂的理念而來的。因為約翰藍儂曾說過:『一個人作的夢,夢想只是夢想而已; 一群人共同作的夢,夢想就會成真。』而這首歌就是要我們持續作夢,想像和平的到來。」

我不知道小朋友是否能夠理解這段話的含義,但當你身處在那樣的區域內時,大家不約而同地一起唱歌,同時一起對天空比著和平符號時,我在每個人的臉上看到了和平的種子。儘管世界各地戰亂不斷,但就如同小野洋子說的:一個人作夢可能是夢想,但兩個人一起作的夢就是現實。

這場活動是由小野洋子舉辦的,當直升機要來空拍和平符號前,小野洋子本人上台講了簡短的幾句話,不外乎由衷的感激大家前來一起參加這個盛會,希望大家能夠繼續傳承約翰藍儂的理念,將和平帶到世界各個角落。

當直升機開始在空中盤旋拍攝時,大家一起對著天空比著和平符號唱著 Imagine 這首歌時,在那個當下,不只唱出了對於約翰藍儂的思念外,更道出了我們對和平的願景。

不要不相信你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會有其背後的影響性。

在抵達紐約的第一天時,我們幸運的能夠近距離觀賞小野洋子的音樂表演,儘管我不是很能領教其音樂的藝術價值,但當小野洋子開口講話時,你仍能感受到其話中的正面力量,她提到與約翰藍儂曾製作過《Some Time in New York City》這張專輯,裡面有著政治色彩強烈的曲目,更被評為反應最差的專輯,但卻在多年後小野洋子碰到了一個來自俄羅斯的歌迷,他告訴她自己有多愛這張專輯,事後小野洋子心中感動不已,因為她明白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會影響的不是當下,而是更久遠的未來。

草莓園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因為當你走進去就像走入和平的懷抱。

每年 10 月 9 日於約翰藍儂生日當天,來自各地的歌迷將會一路從達科塔大廈朝著草莓園來替約翰藍儂慶生,而原本在達科塔大廈應該會看到小野洋子在窗台點燭向歌迷致意的畫面,卻因今年碰到達科塔大廈外觀正在整修而無法看到此景。草莓園就位在達科塔大廈的不遠處,沿著公園小徑走向草莓園的路上會聽到陣陣歌聲、以及許多攤販販賣著各式各樣的披頭四等商品,當你走到草莓園時,看到的是人們圍繞著 IMAGINE 符號,有人帶樂器伴奏、有人獻花、更有人打扮成約翰藍儂的樣子坐在旁邊,在這裡沒有種族、國籍、性別之分,大家聚在一起,單純地唱著一首又一首的經典歌曲,來緬懷這位傳奇人物。

或許就像 Dave Davies 唱著那首歌詞一樣:We r not two.We r one.

35 年前的槍擊,殺害了約翰藍儂,卻殺不了那背後的和平理念,就像小野洋子眺望天空對約翰喊著:你聽到了嗎?有人喜歡我們那張風評很差的作品,批評得再慘的作品終究還是有人注意到了。所以我不會放棄自己的理念,我希望你們也能加入這個行列,讓和平能夠不再只是想像,而是現實。

《關聯閱讀》
紐約最美的街景,在人們伸出援手的瞬間
「你,從哪裡來?」──為何人與人之間的愛與理解,要止於國界?

《作品推薦》
聊聊「Postcrossing」──我們交換的不只是明信片,而是一段正在被遺忘的年味
「請給我一片地板就好」──在台灣,我們真的能讓外國人「賓至如歸」嗎?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nna Pa 提供

畢業就出國